第1923章 一份名单

    沈天放也不知是因为一直说话的缘故,还是因为心里烦躁,在听罢安天伟再一次提了次最后一次机会后,觉得口特别干。

    他转过头,在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口袋里摸了会,摸出了一包中华烟来。

    “啪”的一声点着火,沈天放将中华烟朝桌面上一扔,滑到了安天伟的面前。

    “不会!”安天伟道。

    沈天放没有接话,“滋滋”的深吸着烟,一支烟很快被他吸去了一半。

    厢房里,顿时变的烟雾缭绕了起来。

    安天伟不怎么抽烟,但也不反对别人抽。在部队当新兵那会儿,他们几个战友喝大了之后,也会叼根烟充梁山好汉。

    他抽的是耍烟,不上瘾。

    沈天放的烟抽到大半,便找了一个铁盒,掀开盖子当成了烟灰缸,将烟头放到铁盒里摁灭。

    接着他又点了一根烟,也不说话,滋滋的点着,继续抽了起来。

    安天伟这次的耐性出奇的好,一直就陪着在抽闷烟的沈天放,连个哈欠都不打。

    连续抽了三根烟之后,沈天放感觉到舌尖已经被烟薰的有些发苦,才没有继续抽。

    隔了会,沈天放才道:“你既然说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么我也想问一句,玄真子现在如何了?”

    沈天放问此问题时,神情有点紧张。

    这个问题放在这个时候问,其实挺敏感。大凡沈天放还有另外的一点办法,也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跟安天伟摊牌。

    “活死人了。”安天伟很镇定的回道。

    “真的?”

    “嗯。在这个事情上,我没有必要骗你。说句实在话,你不是真正的隐世圈之人,隐世圈这儿的恩恩怨怨,我不想强加给你。这里的水太深,你走走浅滩可以,深水区,会淹死人。”

    沈天放长吁一口气。

    如果玄真子真的已经成为了一个活死人,那么他的下一届位子铁定不保。

    一旦失去了p股下面的这个位子,那他就会什么也不是。

    这是体制的一个鲜明特征,同样也传导给了染上了半个体制的协会。

    “还有一些人!”沈天放道。

    安天伟看着沈天放的眼睛发亮,在等着沈天放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

    “那些人具体是什么来路,我也是一无所知;这就像那九个人一样,都是玄真子事先安排好的人。我只负责将这些人接引进龙虎山就行。”

    “他们进入龙虎山的具体身份是什么?”

    “游客!或者更准确的说,应该是隐世圈的一些小门派。”

    “如果是隐世圈的门派,参加宗门大典也无需接引,怎么还要用到协会这个牌子?”安天伟有些不明白。

    “因为,他们……不是国内的!”

    “原来如此!”安天伟心下透亮。

    他记得有一次在龙虎山里看到了魏碑,这个魏碑与他曾有过一面之缘,或者说交过一次手,以煞气护体形成的不动千重山著称。

    魏碑本人就是属于东南亚一带的人,据说他们是在那边染了黑的,能够动用的势力和力量都很牛。

    沈天放将最后的这一点底交出来,是希望安天伟能真正的放他一马。

    玄真子已经折了,会长主/席什么的当不成,借着这些年的打拼,也能够过上好一点的生活,但首先他必须得度过眼前的这道坎。

    安天伟能猜的到沈天放和玄真子之间必然是做过什么交易,否则以沈天放的身位,不可能这么听玄真子的话。

    现在这些交易已经不重要了。而沈天放在关键的时候,头脑还算清醒,没有走的太偏。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玄真子让我接引时,给了我一个名单。虽然玄真子让我将人接来之后就将名单烧掉,但是我留了个心眼,这些名单还在我手上。”

    沈天放说着,又转头去床上摸了半天,才在一个极为隐秘的角落里,摸出了一张折叠成小方块的纸。

    将叠纸摊开,上面细细的记录着一个个的人名。

    安天伟数了一下,这份名单上的人数,足有七十二人。

    七十二?这个数字似乎有点意思。

    八八六十四,每一个八极位占一个,阵眼算一个,正好七十二。满打满算,这就是八个八卦阵的人员编制。

    玄真子看来真的有些丧心病狂了!安天伟心下暗道。

    如果这八个八卦阵都是用来引爆的,说丧心病狂都是轻的!

    这份名单对于即将召开的宗门大典意义重大,安天伟知道沈天放这次是真的立了大功!

    “你很不错!”安天伟道:“玄真子能给你的,我和龙虎山都能给。当然,这就需要看你怎么做了。”

    原本玄真子出事之后,沈天放对即将到来的换届已经不抱有一丝期望,颇有些心灰意冷的想法。

    这就是他将玄真子给他的那份名单拿出来的直接动机。

    现在听安天伟这么一说,就像是绝处逢生一样,沈天放灰败的眼睛顿时一亮。

    “我该怎么做?”沈天放颇有些急色的问道。

    “我不知道玄真子给了你什么,或者说承诺过给你什么。但是我们的体量你也看到了,不是玄真子一个人可比的。你需要的是什么,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安天伟道。

    “玄真子答应我在换届之时以龙虎山的名义站在我这一边。这件事一开始我和有跟长清子掌座透过口风,但长清子对于外界的事不怎么关心。”

    玄真子这是钻了空子!

    安天伟摆了摆手道:“这个不是什么大事,你又何至于走到这一步?现在既然已经走回来了,那么,你对那些接引的人脸熟,就暗中指认好了。”

    “好!”沈天放一挺腰杆,回答的干脆利落。

    这大概就是位子对人的吸引力所在吧!安天伟暗想。

    倒了玄真子这颗大树,又来了安天伟和龙虎山这颗更大的树,沈天放知道这才是他真正的唯一机会。

    安天伟让他指认那些人,这原本就是他应该做的。

    有了安天伟的许诺,沈天放做起来就特别卖力。

    现在天色已经微微泛着光亮,最黑暗的时候已经过去,正是黎明到来之时。

    沈天放穿好了衣服,和安天伟一起走出了厢房。

    此时此际,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龙虎山虽然涌进来了这么多的人,但此时也变的很是寂静,有种喧嚣落尽,天地为之一空的感觉。

    安天伟和沈天放需要在宗门大典召开之前,将这些人全部挑出来。至少,得将这些人认全。

    名单只是名字,可没有画像。

    另外还有一种办法是用惑心去翻沈天放的记忆,但安天伟实在不愿意去接触沈天放的脑回路。

    那真心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特别是像沈天放这样的人,还不知道脑回路里面装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情,看那样的记忆,肯定是一种让人不堪回首的折磨。

    还是用直观的辨认比较好!

    当然,安天伟可不是自己一一去认,而是将沈天放直接带到了长清子那儿。

    通过登山人员的记录名册,在里面找出相对应的人员,而后让长清子一道令下,发动龙虎山众多弟子去寻踪觅迹。

    事情走到这一步,基本尘埃落定。

    安天伟和长清子提了一嘴他答应沈天放的事。

    长清子对这个事,有点排斥。他无为而治的本质在那儿,很不想介入尘世太深。

    “长清子就是钻了你这个空子!”安天伟道,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如果长清子一早和沈天放有着良好的交流,也不至于玄真子能利用到沈天放。

    虽然玄真子一定会想其他的办法,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有沈天放这么便利,要多费一番手脚。

    很多的大计划,就是因为一些小麻烦,才露了。

    长清子想想安天伟的话,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他以前的做法,可能是有些过枉了。

    就算是历代天师,哪一个不是行走于红尘之间,除妖降魔?

    “好吧。这件事,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办。不过,既然这件事是你揽下来的,你就当这个接头人好了;反正我是不行。”

    “行!”

    两全其美的解决了暗桩和沈天放的事,安天伟的心情一时大好。

    在心情大好之际,一般人都应该弄点什么活动。

    安天伟却很奇怪的在这么高兴之时,陡然记起了那个枯瘦的老头。

    老头的那双眼睛仿佛就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一般。

    “还真是个麻烦的老头。”安天伟抓了抓头,决定去看一看枯老。

    枯老的藏经楼,很少有人来。

    而枯老就盘坐在藏经楼门前的一块方石上,长长旱烟管横在双膝之上,眼睛微闭,也不知道是在禅坐,还是在睡觉。

    安天伟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时,正准备猛的吼一嗓子,吓一吓这老头。

    却不想他离枯老还有十来步时,老头的眼睛便缓缓的睁了开来。

    老头的眼神此时又满是昏黄,像是刚刚睡醒。

    “小子,来了啊?既然来了,就坐吧。”枯老道。

    安天伟左右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枯老所说的座位。稍一想便即会意,老头这是要以天为顶,以地为椅呢。

    没挑没捡,安天伟就着枯老的边,双腿一盘,大刺刺的往地上一坐。

    侧脸看了看枯老,见老头就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搭理人,眼睛已经闭上了。

    安天伟不在意,双眼微闭,立即顿入禅定之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宦海特种兵1923》,方便以后阅读宦海特种兵第1923章 一份名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宦海特种兵1923并对宦海特种兵第1923章 一份名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宦海特种兵1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