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4章 分歧

    以身为饵,这是沐姓老者给黄守儒出的主意。似乎是对黄守儒和安天伟之间的恩怨颇为了解,沐姓老者断定了安天伟必然会来。

    黄守儒虽然没有沐姓老者如此笃定,但来自于黄老太爷的权威不容置疑,不管他愿意不愿意,都必须配合沐姓老者演这样的一出戏。

    黄守儒不是很清楚,但是沐姓老者和安天伟却都非常清楚,黄守儒的这个饵,安天伟必然会吃,而且还是那种一口吞!

    现在未知的只是,安天伟会以什么样的手段和在什么时间来选择吞下沐姓老者为安天伟特意下的这个饵。

    沐姓老者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安天伟也同样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但是,还有一点也许令沐姓老者没有想到,在安天伟的眼中,不单是黄守儒是饵,沐姓老者也是一块可口的干肉。

    送上门来的,不吃白不吃。

    沐姓老者的底安天伟并不清楚,但通过思晓晓,他知道这个老者姓沐。就此一点就够了。

    来的还真快,而且是以这样一种很让人不舒服的姿态出现在安天伟的面前,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浪费了沐家和黄家精心准备的这次款待了。

    但安天伟并不着急。

    想要吃到大鱼,靠急是不行的。现在不单要比手段还要比耐心。

    黄守儒和沐姓老者都是身为高处之人,有的是要忙的。而且,现在安天伟在暗,他们在明,主动权在安天伟这一方。

    只有懂得将自己的优势和长处发挥到极致的人,才会在战争着获得最大的收益。

    龟缩不出虽然是很不光彩的一件事,但在情势不利的情形之下,这也不失为对相互耐心的一种考验。

    这一等,就是十天。

    黄守儒在清源市等了十天,但连安天伟一根毛都没有见着。就算沐姓老者是老太爷点名派下来的,黄守儒的心里也有了阵阵的烦躁之感。

    “沐老前辈,那个安天伟会不会就此选择龟缩不出了?”黄守儒问。

    沐姓老者正在闭目养神,听到黄守儒如此一说,只将眼睛稍稍的睁开了一点,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黄先生,有时候想干成一件事,耐心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和素质。”

    黄守儒砸了砸嘴巴,却没有说话。

    这么简单的道理他难道不懂?还用得着一个外人来教。说实话,如果说这沐姓老者不是黄家老太爷指派下来的,黄守儒连鸟都不会鸟这种人。

    装神弄鬼!这是黄守儒心里真实的想法。但是却不敢溢之于言表。

    在如此安静的等待之中,又是五天过去。而安天伟却依旧一声动静也没有。这次连沐姓老者也都有些不敢了确定了。

    露天场里凌华公司分部/长被打伤这件事,沐姓老者可以百姓百是安天伟出的手。安天伟的身上有沐家天衍之术的气息,这点不用怀疑。

    如果安天伟尚在清源市,沐姓老者也百分百可以肯定安天伟必然会来吃黄守儒这个饵。

    可是,如果有一种情况发生,那么他们这个鸿门宴可能就白摆了:安天伟已经离开了清源市。

    这个假想很让沐姓老者心里不舒服。因为这个假想一旦成立,那么即是说他们隐世家族在尘世的这次出山,便出现了纰漏,而特别是沐家以天衍之术成名的隐世世家,这个纰漏就更加是低级错误。

    这种错误别人可以犯,但沐姓老者的身份地位不同,是绝不可以犯的。

    卡着了这一点,沐姓老者现在就算是知道安天伟已经离开了清源市,他也必须坚持下去。

    但沐姓老者毕竟是隐世世家之人,也不可能就真的这么干等。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沐家隐于俗世各地的各种暗哨眼线都疯了一般的四处出击。出击范围正是以清源市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沐姓老者寄希望于他手底下的这些力量,能够在这样密不透风般的搜捕中,能找到关于安天伟的一些线索。

    但令沐家老者失望的,安天伟仿佛真的就是人间消失了一般。

    又是五天过去。整整二十天!

    前十五天黄守儒还能耐心等待,但过了十五天这个心理期限之后,黄守儒便显的更加烦躁,对于沐姓老者的态度也明显的有些生疏,甚至是讨厌!

    而这一切,其实都没有逃脱过安天伟的眼睛。

    自他看了思晓晓传过来的照片之后,已经打定了要单刀赴会的想法。但他以前就不是个冲动型的人,更何况经过了天衍之术的加成,就更加能够忍耐。

    其实,这二十天,安天伟一直只和黄守儒和沐姓老者相隔不超过两百米。也即是说黄守儒和沐姓老者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范围之中。

    安天伟隐藏的很深。甚至于他早就已经计划好了这可能是一场耐力和耐心的比拼,早早的便让思晓晓准备了一些干粮。比如说饼干水之类的生活必需品。

    在他监视着黄守儒和沐姓老者的二十天里,便用到了以前打狙击时的龟息之法,让自己的心跳减缓,整个人身上的气息完全隐匿。

    这样的好处便是可以尽可能的减少需要动作的次数。这二十天里,安天伟其实真正有过动作的次数只有三次。这三次动作都是要进食。

    龟息之法虽然可以让安天伟少进食,但绝对做不到不进食。

    所以这二十天来,黄守儒一日比一日的烦躁,沐姓老者一日比一日的心虚,安天伟一一都看在眼里。

    安天伟的藏身之处,便在露天场不远的一座山丘之上。

    这座小山丘的高度实在不怎么样,山丘上也就稀落的长着几棵并不粗大的树木,一眼就能看个通透。无论是从哪个角度看,这个山丘都不是易于藏人之处。

    所以,沐姓老者这二十天来对露天场周边的如同地毯式的探查,根本就没有将山丘当成是重点。自然也就根本没有发现在小丘的土里正埋着他极为想要抓住的人。

    真等到等二十五天,黄守儒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找到了沐姓老者,想要摊牌。

    “沐老前辈,家父对您信任有加,我本人对于您的能力也绝对抱以信任。只是,您看,现在的这种状况之下,安天伟出现的概率可能性已经很低。我们是不是可以撤了?”

    沐姓老者面色不愉。但他又确实提不出更好的建议。

    如果继续这么等下去,万一安天伟真的不在清源市了,只会让他的脸越丢越大。现在黄守儒亲自来商议,其实是给沐姓老者一个可以下的台阶。

    这个台阶只要是在俗世里混的人,基本都会下。

    可惜,沐姓老者不是俗世之人,对于俗世的这些拐弯抹角的东西并不是太清楚。而且,就算是清楚,老实说,以沐家的隐世身份,其实对于俗世之人是抱有一定的偏见和轻视的,自然也无需要去管黄守儒这个小辈的想法。

    被黄守儒这样的顶着鼻子问,其实沐姓老者感觉是丢了不小的面子的。

    所以,对于黄守儒的这个提议,沐姓老者只是哼了一声,连答都没有答。

    这倒不是这位沐家老者不愿意回答,而是实在不好回答。他没有答案,怎么回答?

    可沐姓老者这种态度着实让黄守儒心里很不舒服了一把。他虽然碍于黄老太爷的威信,不敢对沐姓老者如何,但是他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自沐姓老者那儿退出去之后,黄守儒便直接下到了露天场的货场之中。

    这些天,他们一直就是以露天场的办公楼为家,虽然衣食无虞,但堂堂黄家公子,在这样的小地方困守了二十多天,连根毛都没有捞到,这本就是件很丢脸的事。

    更何况黄守儒还是那种心欲和权欲都非常强烈之人,怎么可能受得了再将这种状况继续下去?

    “走!”黄守儒到了货场的中间,脸色阴沉的可怕,哪里还有半点在沐姓老者面前的那种恭敬。

    “少爷,去哪?”一位瘦瘦的老人问道。

    “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不想再在这里多呆一天!沐家那老头愿意呆在这儿就让他呆这儿好了。”

    “可是,少爷……”

    “难道我的意思说的还不够明白?”黄守儒将文明棍往地上一戳,双手扶着文明棍的弯柄。

    刚才答话的老人便感觉到一阵寒意。

    黄家这位少爷大概已经怒火攻心了,如果再有谁杵了他的意,下一步就是暴起杀/人了。

    老人二话不说,便直接转而去安排黄守儒离开之事。

    黄守儒来时,沐姓老者为了给安天伟造一种假像,所带的随护人员并不多,包括沐姓老者在内,只有七个人。黄守儒这一方五个人,沐姓老者那边两个人。

    现在黄守儒要走,自是黄守儒这一方的五个人一起撤离。但随同而来的老人知道黄守儒的脾气,不怎么喜欢跟人随行一车,所以他们五个人要撤,至少要两辆车。

    当两辆车从办公楼那边的车库开出来时,一辆车很快停在黄守儒的面前。黄守儒将戳在地上的文明棍一抬,跨进了已经被随行的老人打开的车门之内,坐到了后座上。

    “那老东西,我看就是一个神棍!”黄守儒靠到了后座椅背上,闭目养神的说道。

    老人关好车门后,听到黄守儒如此一说,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自己则上了另外一辆车。

    两辆车在货辆里甩卖了一个急弯,便直向着露天场大门冲去。

    沐姓老者站在窗前,面色如土,怒发冲冠。

    “小辈!”沐姓老者恨恨的咬着牙暗声道。(..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宦海特种兵1674》,方便以后阅读宦海特种兵第1674章 分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宦海特种兵1674并对宦海特种兵第1674章 分歧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宦海特种兵1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