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1章 逃脱

    盛世杰一惯对于上界的风云关心程度不够,而方正义则恰恰相反。(本章由77nt.Com更新)[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但这并不代表盛世杰对外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盛世杰一言提点,方正义立即便明白了盛世杰话中所指。

    方正义暗叹一声。

    盛世杰已经隐隐猜到了安天伟一事真正的关键,方正义便想着要不要将他这么天來掌握到的情况以及推测都倒出來。但权衡一番之后,还是作罢。

    “老盛,起风了。我们进去吧。我们都老了,这风稍微起大点,身子骨就受不了。人啦,不承认不行,老了就是老了,哪还复当年之勇。”

    盛世杰瞥了方正义一眼。方正义话中明显是有所指,但明面上却等于什么也沒有说。

    起风了。风大。这大概就是方正义想提醒的东西吧

    。盛世杰的眉头揪着,和方正义以及一大群首长们一起进了机关楼,准备听取军法处的汇报,以及商量接下來的对策。

    大军区机关这一夜闹翻了天,而造成这一切的安天伟,却一直躲在了军区机关大院之内。

    他不是不想走,而是走不脱。

    从军法处翻墙逃出來之后,安天伟便一直隐隐有种被人盯住了的感觉。基于对战斗直觉的无条件信任,安天伟用了好几种办法,包括折返,隐蔽等等,都沒有将那种被人盯住的感觉甩掉。

    安天伟便意识到遇到了对手。

    大军区人才倍出,安天伟自然不会自大到觉得他可以天下无敌。且现在这个时候,他必须要从这里出去,就得小心谨慎。

    于是他便很干脆的找到了一处露着泥土的角落,挖了个坑将自己埋了,口鼻都全部掩于泥土之下。只留着一双眼睛在外面。警惕的注意着大院里的动向。

    包括盛世杰这些首长们的到來,包括整个军区机关大院里橙色警戒,安天伟都历历在目。

    他一动不动的趴着,幽深的目光在夜色的掩映下,散着些如野兽一般的淡淡光泽。

    “对不住了,首长。”安天伟看着盛世杰的方向,心中默默说道。

    安天伟本意只是想从这里逃出去,根本就不想和军区机关里的任何一个人起冲突。

    不起冲突最好办法便是不被发现,可是纵使他将自己埋了,心底深处的那股警兆却依旧沒有消失。[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那个他沒有见到的对手,此时应该正在全力的搜索自己。安天伟很有些好奇这是个怎样的对手。

    时间慢慢推移,夜已经至深,喧闹的军区机关大院终于在首长们不知道讨论出了怎样的结果后,终于稍稍宁定了些。

    安天伟沒有放松,反而更加警惕。他能感觉的出來,军区最精锐的警卫营已经全体出动,像散花般的散落于整个大院的角角落落里。

    虽然警卫营布防的动作非常隐秘,从正常的角度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点滴,但那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

    这是一张张开的罗网,就等着安天伟冒头,即可以一网成擒。

    安天伟趴伏不动,静等着机会。

    凌晨时分,甚至有两名全幅武装的警卫营士兵猫着腰轻手轻脚的从他前面不远的地方悄悄滑过,却全然沒发现在更靠近墙的角落里,竟然趴伏着他们彻夜寻找的人。

    一夜无事,待到第二天天明上班时分,机关各部门的人陆续进院,一切正常。

    警戒了一夜并无发现的警卫营,将情况向军区首长汇报之后,便将大部分人收了回去,只留着小部分依旧巡察警戒。

    机会。

    安天伟静等着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大凡换岗,严密的警戒中,会出现一个很短暂的空隙。即使是精锐如警卫营也不例外。

    安天伟从土坑里翻身而起,抖掉一身的泥土,借着树木的遮掩,几个转折,便闪进了机关的一座楼里,那座大楼的门楣之上,刻着偌大的三个字:“装备军需处”

    安天伟只是想找一身能穿的衣服,别无他图。

    想从军区大院出去,翻墙不是不行,但风险系数实在太高,不说墙体五米的高度,墙顶以及四周密布着的监控,犹如天网,如果飞云爪在手倒好说,徒手翻墙想不被发现的可能性,极低。

    想从机关大院出去的最好办法,便是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出去。这就需要一身行头,是安天伟进军装备军需楼的原因。

    进楼后的第一件事,安天伟便将交叉监控的范围计算出來,并且找到了几处死角。将这几个死角连起來,构成了安天伟从楼门口通往装备库房的路径。

    中间不可避免会被监控拍到,但如果速度够快,就不会引发警讯。

    安天伟以在死角里走的慢一些,在监控区走的快一些的办法,堂而皇之于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库房。

    五分钟后,一身崭新军官服的安天伟站在了军需楼的门口,正了正帽沿,再拉了拉衣角,便大跨步的向着机关大院正门走去。

    只是,守备库房的两名士兵,很安然的昏倒在库房边上的小房间里,人事不省。

    通过机关大院的门岗时,安天伟边走边还向站岗的士兵敬了个礼,两边的士兵回敬军礼,姿势相当标准。

    安天伟堂堂皇皇的从机关大院走出來,竟无一人阻拦。甚至警卫营的暗卡,目光扫过安天伟时曾经有那么一小会的疑惑,但最终还是沒有将时间浪费在一个这么大摇大摆从容而去的军官身上。

    出了大院的安天伟虽然一身新,但却是身无分文。他沒换装之前带在身上的所有物什,都被军法处搜的干干净净。

    外面的社会可是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安天伟一拍脑门,愁上了。

    用非正规途径搞钱不难,凭安天伟的身手想怎么搞都行,而且还不会被发觉。但安天伟不屑于这么做,哪怕是不为人知,他也不屑。

    沒办法,只能厚着脸皮,蹭到一家小卖部。

    “大妈,我想打个电话……但是……”不知怎么搞的,安天伟忽然觉得自己这会脸皮像充了血般涨的慌。

    开小店的这位大妈,笑笑的看着安天伟,将柜台下面的公用电话拿到了柜台上。

    “小伙子,忘记带钱了吧。打吧,谁都有个遇着难处的时候,不碍事的。我家大小子,也是个当兵的。我这看着你,亲切。”大妈的笑容很慈祥。

    安天伟连番谢过之后,便将公用电话拿到了一边,拨通了电话,小声的说起话來。

    大妈看着安天伟的眼睛里全是笑意,还带着一份说不出的温暖,见安天伟压着声音说话,便很体谅的装着去整理不大的货柜,转了身去。

    打完了电话,安天伟将公用电话重新端过來,向着大妈又是千恩万谢了一番。大妈自是连番推辞。

    和大妈聊了一会之后,便知道大妈的大儿子是七年前当的兵,进了部队之后表现优异,后來据说进了国家的一个什么很特殊的部门,偶尔才会有些口信带回报个平安

    “一晃,就是四五年的光景,再也沒有见过了。”大妈叹息。

    安天伟心里有所悟,便问道:“大妈,您大儿子叫什么名字。”

    “韦光辉。”

    听到这三个字,安天伟的心底某根神经像是被一只手不知轻重的狠扯了一下。

    “韦光辉。”

    大妈的眼睛一亮:“你认识我家大小子。”

    安天伟顿时觉得的嘴巴有些发苦。

    韦光辉。他怎么可能不认识。索马里的那次任务,他的接头人便是韦光辉。根据大妈所提供的信息,基本可以断定大妈嘴里的大小子,就是在索马里卧底的韦光辉。

    这也就难怪为何四五年不得见到一面。

    “不认识。”安天伟违心的说道。

    大妈眼睛里的亮光渐而的黯淡下去,此情此景,安天伟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发涩。

    好在这样的场面沒有维持多少时间,便有一辆黑色的雪弗莱停到了小店的旁边,黑色车窗放下,陆为民的脸只露了一下,便将黑色的车窗又升了起來。

    安天伟早有所觉,便向大妈告辞。大妈竟有不舍之意。

    “唉,看着你,就像是看到了我家的大小子。如果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多來我这儿耍。”大妈道。

    安天伟应诺之后,这才走向雪弗莱钻了进去。车未熄火,当安天伟钻进去之后,雪弗莱便陡然的一个加速,风一般驰离。

    雪弗离驰离不到五分钟,两辆高大的满是斑纹的大吉普,便停在了小店的门口。

    从车下跳下來的,是五个浑身迷彩装的汉子,其中一位,不正是纪坤身边站着的那位冷男还能是谁。

    冷男走到了大妈的店前,人高马大的身材几乎将小店的柜台窗口堵了个严实。

    “你跟刚才从你这儿离开的那个军官认识。”冷男似乎永远都这么冰冷,不论对谁。

    冷男的气势有些吓人,大妈见着有点发虚:“沒,不认识。”

    冷男的眼神如刀,直视着大妈好大一会,转身就走。

    “带走。”冷男吐出这两个字时,人已经到了大吉普的门边。

    拉开门上车,冷男打着火一甩方向盘,大吉普的轮胎在地面上抓起了道道青烟,狂奔而去,正是安天伟所乘的雪弗莱驰离的方向。

    ps:现在虽然更新少了点,但我力求简洁不水。深受水害,自不想水。否则,完全可以一章写成几章的字数。那沒意思。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宦海特种兵1601》,方便以后阅读宦海特种兵第1601章 逃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宦海特种兵1601并对宦海特种兵第1601章 逃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宦海特种兵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