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除夕追忆,不归之痛

    傅悦直接瞪圆了眼,显然是没想到自己小时候那么能折腾。

    楚胤见她瞪圆了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紧接着含笑道:“还好当时是冬天,天气阴冷,且在之前还下了雪,火势蔓延得不快,很快就被扑灭了,你也没损伤,不过那年的除夕夜因为这事儿,大家都被你吓个半死,从那以后,再也不敢给你靠近烟花这种危险的东西!”

    傅悦当即否认道:“我不信,你肯定是在骗我,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蠢事儿!”

    竟然放烟花把房子烧了,太笨了,怎么可能会是她?

    不存在的!

    楚胤无奈摊手:“这种事儿我骗你做什么?你若不信,可以问问大嫂,看看我可曾骗你?”

    这种事情不管真假,傅悦绝对是不会好意思去求证的。

    所以,她勉强信了,不太自在的轻咳两声,才故作随意地问:“那后来呢?我把院子烧了,有没有被罚?被打了还是被骂了?”

    楚胤叹了一声,哑然笑道:“哪里舍得?”

    “嗯?”

    楚胤淡淡笑着,似乎在追忆当初的事儿,悠然叹声道:“大家都最疼你了,哪里舍得惩罚你?你娘亲倒是很生气,不过并非气你烧了院子,而是气你这般胡闹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说要罚你禁足面壁思过,可老王妃最护着你,哪里舍得禁足你?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傅悦坦白自己知晓自己的身世后,楚胤对她倒也没有和以前一样什么都不说,虽然不肯和她说起十三年前庆王府发生的事情,可偶尔会和傅悦说一些她小时候的趣事儿,或是说一些他们以前的事情,而傅悦也很喜欢问这些,事到如今,她恢复记忆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过是迟早罢了,他知道阻止不了,也没有再做徒劳的隐瞒,所以,只要他觉得可以说的,从来不会瞒她。

    傅悦了然点了点头,然后眨着大眼睛炯炯有神的问:“喔那父王呢?”

    楚胤神色忽然有几分恍惚和哀思,微微笑着道:“你父王就更不用说了,大家都说老王妃才是最疼你的人,护着你从来不讲道理,其实不然,仔细算起来,怕是没有人比你父王更疼爱你,对于他来说,只要你开心,哪怕捅破了天,都不过是小事儿,天塌下来,他都会撑着!”

    聂夙是一个怎么都挑不出错处的人!

    他是一个忠臣,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王爷,是一个尽职尽责从无私心的好主帅,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一个温柔赤诚的丈夫,是一个可严可慈的父亲,是一个铮铮铁骨的男人,楚胤从小到大最敬佩的男人不是他的父王,而是聂夙!

    所以说起聂夙的时候,他神情有些复杂,言语间透露着的,是他对于这一位长辈的敬重,以及浓浓的遗憾和追念。网

    傅悦听着,整个人都怔然失神起来,许久都没有开口再问。

    那些零碎的记忆中,很多都有父王的影子和声音,她虽然怎么都看不见他的模样,可是,她知道,他一定对她特别好,是一个很好的父亲,和她说话的时候,总是那么细腻温柔充满耐心,好似她是一件易碎的珍宝,要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不然就会碎掉一样,他背过她,抱过她,甚至让她坐在他脖子后面,然后撑着她满院子的跑

    可是现在,死了

    而她,这么多年来什么都不记得,浑浑噩噩的活着,忘记了所有不该忘的,不过还好,她会想起来的,会清清楚楚的想起她的父王,她的娘亲,她所有的亲人和残缺的过去

    楚胤见她一脸的黯然失落以及自责悲伤,伸手将她拉入怀中,大掌缓缓握着她的手,低声道:“臻儿,别急,慢慢来,顺其自然就好!”

    傅悦点了点头,闷声应下:“嗯!”

    楚胤搂着她,为围扯开一抹笑,轻声道:“其实,若是他们在天有灵,知道他们的臻儿还好好地活着,还如此坚强,一定会很欣慰的!”

    只是,也会很心疼吧。

    他们放在心尖上倾尽所有去疼着护着的掌上明珠,在他们死后,受尽折磨几经生死,才好不容易活了下来,他们在天有灵看着,该是何等心痛呢?

    庆幸她活着,也心痛她活着!

    傅悦从楚胤怀中出来,红着一双眼,却坚定骄傲的扬着下巴看着楚胤,微哑着声音,却带着几分倔强斩钉截铁的道:“我一定会让他们更欣慰的!”

    楚胤看着她,静默片刻后,正要说什么,却被楚馨打断了。

    “二叔,二婶!”

    俩人齐齐看去,看到楚馨蹦蹦跳跳的走来,手里还拿着几根点燃了正在不停地燃烧闪烁的烟火棒子们显然是刚才燃放了一些烟花后特别兴奋,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

    傅悦见楚馨就这样跑来,有些心惊肉跳,忙道:“小馨儿你慢点跑,万一摔了怎么办?”

    说话间,楚馨已经跑过来道他们面前了。

    已经九岁的小姑娘,已经差不多高到了傅悦的肩膀,今夜除夕夜,所以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色,模样张开了许多,看着是个美人坯子,一双眼睛明亮有神,却毫无杂质,如今因为笑得开心,眉眼弯弯的,嘴巴也裂开了一个很大的弧度,很是好看。

    她一过来,就立刻问楚胤:“二叔,可不可以让二婶跟我一起放烟花啊?”

    楚胤挑眉:“你娘亲不是跟你一起放么?”

    楚馨努了努嘴没好气道:“还说呢,娘亲就在一边看着,管这管那的念个不停,不好玩,再说了,二婶不是也很喜欢烟花么?嘿嘿嘿,以前二婶看不见就算了,可现在二婶看得见了,在这里坐着看有什么意思?一起放才好玩呢!”

    傅悦倒是尴尬了:“呃这”

    她能说,她怕她一不小心再把楚王府的院子烧了么?

    楚馨过来抓着傅悦的袖子摇啊摇:“好嘛好嘛,二婶,你跟我一起放呗,我跟你讲,那边还有好些个可以燃放出花朵图案的呢,娘亲特地命人弄来的,以前都没有过,二婶和我一起去放呗,一定好看极了!”

    傅悦轻咳了两声,才不太自然的笑道:“小馨儿,这事儿还是算了吧,我不会放烟花,万一”

    重蹈覆辙,可就不好收拾了!

    可这种话,哪好意思跟楚馨说啊!

    她不要面子的啊!

    楚馨立刻拍着胸脯道:“我教你啊,又不难,就点个火而已,二婶那么聪明,肯定看着就会了的!”

    突然被戴高帽,傅悦简直是心花怒放,可是

    她扭头看了一眼楚胤,眨了眨眼。

    楚胤失笑,摸了摸鼻子正要说什么,楚馨后面就传来冯蕴书有些不悦和严厉的声音:“馨儿别闹,你二婶身体不好,哪能跟你一起胡闹?”

    楚馨一听见冯蕴书的声音,顿时蔫了。

    “娘亲”

    冯蕴书几步走来,睨了一眼楚馨,绷着脸没好气道:“还玩不玩?不玩就回去休息,少在这里折腾你二婶!”

    楚馨即刻仰着脖子回嘴:“不要,天儿还早着呢,我才不去睡,而且今夜是除夕,是要守岁的,哪有人刚天黑就睡了的!”

    冯蕴书道:“不想睡就玩你的,我陪着你玩就好了,你二婶身子弱,哪能和你一起玩?”

    楚馨撇撇嘴,似乎在嘀咕什么,可是很小声,冯蕴书没听见。

    她站在傅悦边上,傅悦听觉又好,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就是你陪着我才不好玩呢!”

    傅悦抿唇笑了笑,而后敛去笑意,一本正经的对冯蕴书道:“大嫂,我的身体没那么弱了,倒是不妨碍去放个烟花什么的,不然这样好了,我和小馨儿一起去放烟花,唔为了我的身体着想,我不动手,就陪着她一起就好了!”

    “这”

    楚馨见她家娘亲一脸的迟疑,急忙道:“娘亲,你看二婶都答应了,你就别管了,大不了我不累着二婶就是了!”

    冯蕴书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之后才以询问的眼神看向楚胤。

    楚胤倒是没意见,道:“大嫂不用担心,臻儿现在好了许多,放个烟花不过小事儿,让她们去吧!”

    说着,他转头对傅悦道:“小心些,别伤着自己!”

    傅悦点了点头:“知道了,有那么多人看着呢,没事儿!”

    看着楚馨拉着傅悦欢欢喜喜的走向那边放烟花的空地上,冯蕴书十分无奈。

    楚胤却忽然敛去了笑意,看向左后方不远处的屋顶上那一抹不甚清晰的身影,蹙了蹙眉,冯蕴书正要说什么,可还未开口就看到他看向那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冯蕴书也看到了那抹身影,正怔愣着,楚胤就收回了目光对冯蕴书道:“大嫂,你在这里看着她们俩,不过别过去扫了她们的兴致,我去一下!”

    冯蕴书点了点头:“好!”

    楚胤这才转身离开。

    长明楼比邻墨澜轩,是楚王府最高的建筑,是一座三层高的阁楼,用处是观景,站在上面,可以看到整个王府的模样,甚至王府外面绚烂多彩的烟花,一片过去,十分夺目刺眼,自然,也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墨澜轩前面那一片空旷的地方,看到那里的人。

    燕不归已经在这里坐了许久了,虽然王府到处灯火通明,可这里太高,下面的光照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相当微弱了,加上他全身上下都一身黑色,几乎隐没在了夜色中,若不是眼神好且仔细看,是绝对看不见上面坐着一个人的。

    许多年了,燕不归已经十多年没有真真切切的过年了,以前他是很喜欢过年的,全家人团聚在一起,和乐融融的吃着喝着玩着笑着,仿佛所有的纷争和烦恼,在那一家团聚的日子里,不过是一粒尘埃,自从聂氏灭亡他伤重捡回一条命后,他没有再过过任何一个节日,特备是过年,虽然每年年关前后他都会待在暨城,可从不曾庆贺过这一日,仿佛,不触碰,不沾染,不参与,就不会想念,可到底是自欺欺人,他每年的这一日,都会很想他们,想他的父王娘亲,兄长妹妹,祖母二叔,克制不住的想着,有很多次,他都要喝的酩酊大醉来麻痹自己,好像那样,才能暂时忘记曾经的阖家欢乐和现在的孤身一人,忘记这天差地别,忘记这锥心切骨的仇和恨

    如果不是傅悦在这里,他今夜不会待在楚王府,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呆着,看不见这繁华世间的喜庆欢乐,也许,心里会好受一些。

    可现在,他的妹妹在这里,他只想好好看着她,哪里也不去,这样,仿佛一切都还是当年的模样,这些年什么都没发生,只是他们都长大了而已。

    就这样看着傅悦许久后,轻微的动静从后面传来,燕不归稍稍回神,转头看了去,看到楚胤不知何时上了屋顶,正朝自己走来,手里似乎还提着什么东西。

    燕不归稍愣片刻,在楚胤走到旁边坐下的时候,才问:“你怎么上来了?”

    楚胤没回答,自顾的打开一坛酒,然后递给了他:“藏青酒,酒窖中拿来的,喝吧!”

    燕不归狐疑片刻,倒是没说什么,直接接过了那坛酒。

    然后,捧着酒坛仰头大灌了一口,只是拿酒很烈,他一口下去,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然后,忍不住道:“好烈!”

    不过一口下去,也整个人都暖了!

    楚胤冷嗤:“你酒量何时那么差了?”

    燕不归道:“一年没喝酒了,突然喝这么烈的,有些受不了!”

    自从去年喝醉了酒乱来了一次轻歌失踪后,他就没有再喝了,也没心思喝,这一年来那么多事儿,那里有心事借酒浇愁?

    楚胤没说话,捧着酒坛子小饮了一口,反应不大。

    燕不归晃了晃手里的酒坛子,忽然道:“好像也是这个酒吧?那一年,父王教臻儿喝酒,他自己倒好,酒量无人能及,是典型的喝多少都不醉,可却忘了臻儿第一次喝酒,就让臻儿喝了这么烈的,结果那丫头一口下去喝上瘾了,一脸喝了几口,然后就醉晕过去了,一天一夜才醒来,那一次,因为这事儿,祖母直接给父王动了家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113》,方便以后阅读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第113章 除夕追忆,不归之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113并对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第113章 除夕追忆,不归之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