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3章 我是来给公主送喜帖的

    产婆见状吓了一大跳,赶紧替席若颜遮好:“皇上可以进来看公主了,可是几位公子,公主身子极为虚弱,你们怕是不便,先出去等着吧。”

    席若颜整个人陷入半昏半醒的状态,她知道有人进来了,而夜倾绝就在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冰凉,似乎比她还要害怕。

    可是她没有力气睁开眼。

    她仿佛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她的无言哥哥,前面是万丈悬崖,而她,则是纵身跃下了那万丈悬崖。

    没有任何的话留给她。

    她在梦里面,歇斯底里的叫喊着他。

    祈求,希望他能够回来。

    可是除了空荡荡的悬崖还有她歇斯底里的回声,什么都没有了...

    都没有了,她的无言哥哥。

    席若颜陷入梦中不敢睁开眼睛,甚至害怕睁开眼睛,梦中的一切,竟都是那么的真实。

    无言哥哥,如果有那么一天,我老了,不好看了,你会不会喜欢上别的女人。

    梦境中,仿佛又是曾经的那个席府,当年的那个席府。

    她总是这样不厌其烦的问着那个温柔的男人。

    如果有一天我老了,不好看了。

    你会不会娶别的女人,会不会纳妾侍,我不如她们聪明,万一她们扮起柔弱来,欺负我,欺骗你,你又会相信谁。

    明知道男人不会纳妾,但是席若颜总是喜欢这样不厌其烦的问着他,她想知道答案,哪怕男人每一次给她的答案都是不同的。

    他说,只要颜儿。

    他说,永不纳妾。

    他说,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

    他说,有颜儿足以。

    他说,颜儿才是最好的。

    这世间女子都比不上颜儿。

    即便有一天,颜儿变得人老珠黄,在他的心中,颜儿永远都是年轻时候的样子。

    太多的他说,如今都成了一场梦。

    席若颜慢慢的转醒,当她对上男人一张担忧的脸,终于控制不住心中浓浓的恐慌,一头扑进男人的怀里,哭的泣不成声:“相公,我...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不好的梦,我梦到了...我梦到了无言哥哥...梦到,梦到他跳下了万丈悬崖,梦到,我将永远失去他....”

    她现在,连自己的孩子也顾不得看了。

    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很慌,很慌。

    她害怕,害怕这一幕若是真的发生了,她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

    “表嫂,你可能是生产的时候才紧张了,江大人都离开半年了,你怎么突然这么担心他了,再说了,江大人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对一些事情早就想看了,活着多好啊,他又岂会想不开。”

    “可是....”

    席若颜还想再说什么。

    这时,殿外传来张怀德通禀的声音:“公主,有一位公子要见您。”

    夜倾绝闻言皱眉,俊颜满是不耐。

    说张怀德不懂得见眼色行事,这么些年,怎么还越长越回去了。

    殿外,没有得到皇上的回应,张怀德心中也是充满不安,并非是他不懂得规矩,不懂得见眼色行事,而是,这人他认识啊,曾经和江大人在一起的时候,他见过这个男人,他叫江尘,是江大人的身边人。

    只是....

    江大人在公主心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他是清楚知道的。

    所以他怎么敢拒绝,加上公主突然早产,喊的又是江大人的名字,这江尘的到来...

    “回皇上,是江大人之前身边的贴身侍卫。”

    “江尘?”

    一听到江尘的名字,席若颜也顾不上身上的疼痛了,挣扎的从夜倾绝的怀里起来:“相公,你听到了吗?是江尘,我认得江尘,我曾在江清风的身边见到过他,他是江清风身边的贴身侍卫,一定是无言哥哥发生了什么事,一定是他出了事,你快,你快放他进来!”

    感觉到她的紧张,夜倾绝也知道自己拦不住她。加之她现在又刚生产,夜倾绝大手紧了紧。

    替她把凌乱的衣服整理整齐:“放他进来。”

    “相公,你们先出去吧。”

    在看到男人的脸色又是一瞬的难看。

    席若颜知道又伤到他了。

    “相公,我没事的,只是才生产,身子有些虚弱,你放心,我真的没事的。我现在只是心里有些慌,我想见到江尘,我想问问他,江清风到底怎么了。”

    夜倾绝心疼的看她一眼,轻抚她的发丝:“好,不要激动,我让你见。张怀德。”

    “奴才在。”

    “让他进来。”

    “是。”

    张怀德怀揣不安的将江尘领进来。

    众人也识趣的都退了出去,夜倾绝也是如此,临走前,他看了一眼席若颜。

    漆黑的眸子深处充满疼惜和无可奈何。

    对于这个女人,他一向是不舍得拒绝,不舍得将她怎么样的。

    他这一辈子,算是被席若颜给吃的死死的了。

    殿内浓浓的血腥味还未散去,虽说已点了熏香,但是席若颜小产过后的血腥味,还是扑鼻。

    江尘进来后,看到躺在床上一脸席若颜的席若颜。

    “草民,叩见公主。”

    席若颜虚弱的看他一眼:“你是江大人身边的心腹侍卫,无需对我行礼,起来吧。”

    “多谢公主。”

    席若颜盯着他望了许久,像是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江尘,你突然进宫,可是因为江清风的事?”

    “草民是来为公主送喜帖的。”

    “喜帖?”

    席若颜手心微微一紧,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他。

    像是没有反应过来。

    江尘微微一笑,若非是细看,很难看出他笑声中的苦涩。

    而席若颜此刻可能是因为才生产的缘故,竟没有注意到江尘的这些细节。

    “江尘,你说什么?你给我送喜帖,是...”

    “没错,大人在游历时,不小心被毒蛇咬伤,一姑娘救了大人性命,那姑娘眉宇间与公主甚是相似,而且,林姑娘善解人意,温柔活泼,大人与她相处数月便被她的真诚所打动。因为京城与那里相离甚远,大人又身上余毒未清,所以不能亲自前来。”

    放在锦被里的手又是一紧。

    江尘不卑不亢:“所以大人委托草民前来,只会公主一声,大人余生已有了依靠,虽然那女子毕竟不是公主,但是大人相信,总有一天,大人会爱上那名女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枭宠狂后2073》,方便以后阅读枭宠狂后第2073章 我是来给公主送喜帖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枭宠狂后2073并对枭宠狂后第2073章 我是来给公主送喜帖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枭宠狂后2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