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太后慕容月

    永源宫

    帝王满身煞气,冰冷的五官,俊美的逼人,却不敢让人为之对视。

    他的周身所缠绕的,全是冰冷能恨不得将人冰冻三尺的寒冰。

    从他迈腿进入永源宫的那一刻,永源宫里所有的一切,恍惚间,都像是结了冰。

    “奴才拜见皇上。”

    “奴婢拜见皇上。”

    “微臣参见皇上。”

    无视那一众跪拜的奴才,夜倾绝直接大步迈进里殿,帷幔遮掩,他难以看清里面之人的面容,他的大手伸出,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伸向那面帷幔。

    “皇上不可——”

    刘太医慌忙上前就要阻止,最后还是晚了一步。

    夜倾绝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掀开帷幔,望着床上躺着的虚弱妇人。

    她的鬓角已经生了不少的白发,昔日那张倾城绝色的脸上,此刻,也有了皱纹的痕迹。她衣着奢华,身上穿的,是绫罗尊贵,象征着她身份的绸缎。

    身上戴的,全是这个世上价值连城的稀有珍宝。

    他冰冷的瞳仁寒冰在蔓延,气势逼人。

    慕容月虚弱的睁开眼,稀薄的光亮因他掀开帷幔,而显得刺眼,当看到来人是她,她扯着唇,虚弱的笑了笑:“皇上终于舍得来看哀家了?”

    夜倾绝依旧是冷冷的盯着她,那冰冷的瞳仁,恨不得将她的全身都给戳出无数个血洞。

    “滚下去!”

    他的声音冰冷无情,冷酷的好似一把刀刃,在场的人听的浑身一个哆嗦,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狼狈的退了下去。

    他阴晴深沉的眸子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狠狠的瑟缩着。

    这一刻,拳头也被他用力的握紧,光洁的手背,可见一片青筋。

    盯着她脸上涂抹的胭脂水粉,依旧是那么的花枝招展,他阴冷吐字:“朕说过,不需要你再穿的花枝招展,朕足以应对一切!”

    这儿子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她又怎么听不明白他的意思。

    可她别无它法啊。

    他那狠心的父皇,临死前将所有对他忠心的大臣,所有的兵权,都给了他另外的一个儿子。她为了助他登上皇位,她一个女人,只能这么做。

    她也不过四十多岁的年华,可现在却要每日用胭脂水粉来遮掩,她的皮肤松弛衰老的很快,就连她的体力,也大不如从前,就像是一个已经七十多岁,已到末年的老人。

    慕容月闭上眼,快要流出眼角的泪,被她给逼了回去。

    “好了皇上,如今哀家就算是想给你丢人也丢不了了。哀家得好好的养身体,哀家还不想这么早死。你已好久没有来哀家这了,今日来了,就陪哀家多待会儿,和哀家说说话,可好?”

    夜倾绝没有正面回应她的问题,只冷声道。

    “太医怎么说的?”

    忌床事,多吃些补品,调养身体。

    “哀家身子本就弱,如今又夜里着了凉,感染了风寒,无碍。”

    慕容月的话,夜倾绝自然是产生怀疑的,不过听到她这么说,他也没有过多的回应。

    “听说你将席暮云的女儿接进宫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枭宠狂后103》,方便以后阅读枭宠狂后第103章 太后慕容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枭宠狂后103并对枭宠狂后第103章 太后慕容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枭宠狂后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