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陪伴,较量

    “听,她在动。”

    小丫头很配合自己的爹爹,在容珏附耳贴着姜琳琅肚子上时,又精神十足地踢了一脚。

    容珏语气有几分抑制不住的惊喜地响起,抬眸却见姜琳琅苦着脸哎哟叫了一声。

    立即就变了脸色。

    “怎么了?”

    姜琳琅哭笑不得地轻扶着自己的腰,一只手抚着肚子,“这丫头,力气也忒大了些,方才那一脚,踢得我有些疼。”

    闻言,容珏先前还新奇惊喜的神色便全然不复存在,低眸望向姜琳琅肚子里那块肉的眼神,隐隐含着几分阴寒的威胁戾气。

    “等她出来,我替你出气。”

    语气阴寒地吐出这几个字来,容珏眯了眯那狭长而漂亮的眸子。

    不知道是不是容珏这个当爹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以至于原先还活泼闹腾的小姑娘立即安分老实了下来。

    接下来一下都没闹她的娘亲了。

    姜琳琅一边感慨这孩子还没出世就这么精,一边又不忘促狭地白了一眼板着脸的容珏——

    “我千辛万苦为你怀的这个孩子,你可不能打她。”

    她毕竟是现代人,接受的思想教育和古人的棍棒下出孝子可不一样。更莫说这个孩子来得时机那样妙,一路艰辛万苦都坚强地挺了过来……

    她好不容易保住的孩子,怎么都舍不得动她一根汗毛的。自是也不愿意容珏打孩子。

    容珏见她先前还同自家闺女吃味,这会儿就护犊子起来,嘴脸变得可谓是飞快了。

    不禁扯了扯嘴角,“难伺候。”

    嘴上这么说着,手却很是温柔体贴地在她肚子上轻轻安抚式地给她按摩。

    姜琳琅瞟了眼外头的天色,面上笑意止不住,但是心底却越来越苦涩和不舍。

    她知道,方才容珏看了两眼窗外……

    该是天一亮,齐睿的人便会让他回去。

    这般想着,姜琳琅依偎在容珏怀中,轻轻闭上眼,咬着唇,状似撒娇地呢、喃一声。

    “你陪我睡会吧。”

    没听见他的回答,她便蹭了蹭他的脖子,仰头,睁开眼,唇亲了亲他的下巴。

    “好不好?”语气轻柔带着请求。

    “好。”

    容珏拗不过这样小意柔声求他的姜琳琅,揽着她,小心翼翼地将她身子放平躺好。

    然后才合衣在她身侧躺下。

    “睡吧。”

    姜琳琅侧着脑袋,目不转睛地望着容珏,不肯闭眼,后者见状,无奈地轻叹息一声,手伸出来,将人搂进怀中,抖开被子给她盖上。

    大手落在被子外头,轻轻地拍抚着她的肩一侧。

    “我在这,好好睡。”

    似是知晓她的心思,容珏补充着说道。

    姜琳琅果然,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只是手却抓着容珏的衣服不肯松开。

    这样没有安全感的睡姿,叫容珏眸光微闪,半晌,才轻溢出一丝无声的叹息。

    目光静静地注视着她恬静的睡颜,温柔而眷恋。

    这么久了,肚子倒是大了,可人却没有胖,这般瘦,瞧着一点精气神都没。

    他越看越忍不住拧眉,齐睿根本照顾不好她,却强留她在皇宫。

    琳琅,再等等,很快,很快我就能带你出去。

    即近天明时,外间有细微的响动,容珏注视着姜琳琅的那双眸子,轻轻眨了下,眸光里的温度一点一点褪去。

    动作缓慢而小心地起身,将那抓着自己衣裳的小手轻轻地辦开。

    无声地下了地,将被子给她掖好。

    站在床边,容珏深深地望了一眼睡得香甜而乖巧的女人,俯身,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随后,转身,不再拖泥带水,怕多看一眼,就没有出去的勇气。

    直到门合上,殿内床上闭着眼“睡着”的女人睁开眼。

    安静地凝视着那扇关上的门,姜琳琅无声地咬紧了唇,手眷恋又徒劳地抓着身侧留有余温的枕头,眼眶湿润。

    眼前一片模糊之际,她听到自己细细的呜咽声,她怕被人听到,不禁一口咬着被子,任凭眼泪打湿被子,不肯放出一声哭泣。

    殿外,容珏的脚步在最后一节台阶上顿住,耳尖微动,唇微抿,眸子深了深。

    拳握紧,他艰难地迈下那一步,走到殿外。

    那里,齐睿一身白衣,不知在树下站了多久,身上都沾了霜露。

    听到脚步声,才回过头,将视线从纷纷落叶中移回。

    见容珏衣裳微褶皱,他眉头轻颦,眼里的厉色一闪而过。

    “朕都按照你说的做了,你记得你的承诺。”他的声音像是在冷水里浸泡过,沙哑又冰冷。

    答应给容珏沐浴换衣裳后,再偷偷将人带回宫,给了他三个时辰和琳琅相处。

    这三个时辰,齐睿想象过无数的画面,不管是琳琅喜悦的还是久别重逢的悲伤的亦或者是温柔乖巧依偎着容珏的……一帧帧,一幕幕,都令他妒火中烧。

    嫉妒得发疯。

    寝殿内是夫妻重逢时间过得飞快的幸福画面,而殿外,他便站在树下,整整三个时辰,不知是在折磨自己,还是在做什么。

    漫长的三个时辰里,他只要一想到,容珏已经被他打入天牢,他却还是要被逼得将琳琅送到他身边,叫他们相见和重逢。心里就像是被一根针反反复复地扎着同一个地方。

    细密的疼痛。

    “放心吧。”容珏只是表情阴冷,语气冷淡没有波动地应了一声,随后姿态依旧优雅矜贵地出了栖霞宫。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回宫,而不是回天牢。

    齐睿呵呵低沉笑了一声,望着容珏挺拔清隽的背影,眼眸里阴霾几经起起落落,随后视线看向栖霞宫那亮着一盏灯的寝殿,目光微凝。

    玉玺他要,琳琅——

    他也绝对不会放手。

    “皇上?”阿全站在齐睿身后,见他久久不语地望着寝殿的方向,不禁出声唤了一下。

    容珏自有影卫看押带走,齐睿并不担心他能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封了武功的情况下逃走——或者说,琳琅在,他便不怕容珏会逃。

    听见阿全的这声唤,齐睿眼里逐渐恢复了几分温度,语气却不大畅快。

    “走,回去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相公是奸臣496》,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相公是奸臣496陪伴,较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相公是奸臣496并对我的相公是奸臣496陪伴,较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我的相公是奸臣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