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章 为主

    刘必平说的诚诚恳恳,看着前头不远处的卫老太太,又朝卫老太太行礼:“老太太好,一路辛苦。”

    卫老太太亦含笑回敬:“总督大人言重了,我们不过是来探亲的,何谈什么辛苦不辛苦。”

    她笑了笑看着旁边的百姓们,叹了口气:“百姓们才真是辛苦,祭祀盛典又遇上这样的事,着实是让人心中难过。”

    胡先生目光阴沉,看得出来,卫老太太这就是在故意说之前的话-----卫安说了,这件事不是什么天意而是人为,因此要一路追究到底。

    现在卫老太太便也故意这么说,就是要挑起百姓们的怒火,让这件事得以彻查。

    真不是省油的灯,这两个祖孙,一个比一个难缠,看着就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不过也没什么区别,胡先生不动声色的牵了牵嘴角。

    审案?

    弄清楚这个案子?

    好啊。

    他倒是想看一看,沈琛跟卫安到底是有什么过人的本事,能够跟四大家中的许家做对。

    俗话还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沈琛他们竟不懂这个道理。

    他就看着到时候沈琛跟卫安会怎么碰一鼻子的灰。

    果然,卫老太太的话音刚落,之前岸边的百姓们便哗啦啦的跪了一地:“请钦差大人作主!”

    若是真的不是天意而是人为,那这件事就太恶劣了,根本就是在跟他们榕城的百姓过不去,也是触怒海神的不可原谅的大事!

    死了这么多人,始作俑者一定要受到惩罚!

    沈琛点了点头,便冲刘必平客套的笑了笑:“原本是要去叨扰的,可是眼下这情况,看样子也吃不成了,这么多百姓伤亡,我如何能吃得下?刘总督爱民如子,怎么忍心看这些百姓受苦?不如我就借花献佛罢,刘总督和各位大人的心意,我便心领了,只是今天这接风宴的菜金,不如就捐给这些家中有人伤亡的百姓,如何?”

    倒是真的会做顺水人情!

    说什么吃不下,根本就是不想吃,不想给刘必平这个面子,而且还不动声色的在百姓们面前露出一副爱民如子的青天大老爷的模样!

    刘必平心中冷笑,对着眼前的这个钦差却着实又起了几分警惕的心思-----这么年纪轻轻,先是能斗倒夏松和楚景行他们,后来还能在隔省追杀之下逃脱一劫,如今遇上这样的事也能四两拨千斤,化解尴尬和为难于无形。

    这份本事.....

    怪不得能既得临江王的喜欢又能得隆庆帝宠幸。

    他要提起精神,不能小看眼前的这个看上去风度翩翩的少年郎了。

    他心里闪过无数念头,面上却还是一副祥和冷静的样子,连声道:“这自然是应该的,应该的。不过请吃接风宴跟捐献菜金没什么关系,百姓们的安抚善后工作本来就是我们官府应当做的,榕城知府会处理妥当,大人费心了......”

    想在他们的地界上查案,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沈琛微笑摇头:“话虽是这么说,可是案子涉及到了钦差的安全,又牵涉了这么多条人命,真的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话,简直是万死不足惜!这案子,我想亲自审,若是不叫我审......”

    他笑了笑,看着刘必平,叹了口气:“恐怕也不行,圣上给我的圣旨上明白的写着,我有监察之权,刘大人,为了百姓,还请您行个方便。”

    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口口声声是为了百姓着想,为了百姓伸冤,还故意扯出了隆庆帝的圣旨,他们要是不答应,倒是显得别有用心,不爱护百姓了。

    刘必平再一次领教了沈琛的口舌之利,最后终于还是答应下来。

    百姓们便都伏在地上请沈琛作主。

    沈琛不顾刘必平和那些官员,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老伯处俯下身来,亲自扶起了他,又让百姓们都站起来:“诸位放心,这件事关乎钦差,关乎国体,也关乎百姓,这些人都是冲着我来的,因此才让你们受了这么大的苦楚。我若是不查出个子丑寅卯,无颜面对朝廷,也无颜面对百姓,大家都累了,还是先各自回家中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便会开始查访审案。”

    他遣散了百姓,才回头冲刘必平笑道:“大人不会怪我越俎代庖吧?”

    刘必平脸上的笑意已经浅淡得几乎没有了,目光冷淡的摇头:“怎么会,钦差大人多虑了。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官衙已经布置好了,请大人移步前往休息。”

    沈琛却又拒绝了:“不必了,我们此行就是为了修建市舶司的,要耽误许久,怎么好意思叨扰官府?先就近往驿馆住下,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他朝刘必平看了一眼,轻声道:“辜负大人的美意了。”

    竟从头到尾就驳了刘必平的每一个提议,半点迁就的意思都没有!

    嚣张至此!

    真是黄口小儿!

    刘必平怒极反笑:“大人既要如此,也只得罢了。请恕下官招待不周,下官还有公务在身,便不陪大人了,请大人恕罪。”

    沈琛仍旧不动气,云淡风轻的点头:“好说,好说,大人贵人事忙,自去忙便是,不必顾虑我。”

    刘必平拂袖转身,胡先生便忙跟着一众属官和幕僚跟了上去。、

    这个沈琛!

    跟泥鳅一样,而且极为知道如何利用百姓舆论的力量让人低头,实在是个难缠的对手。

    他随着刘必平的轿子一路小跑,直到刘必平到了签押房,才跟了进去,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部堂。”给刘必平行礼。

    刘必平皱着眉头心情不好的让他起来,目光阴冷的问:“他要查这件事的始末,留下什么把柄了没有?”

    这件事做的不算坏,只不过沈琛实在是太狡猾了,所以才会一直钻空子胡搅蛮缠。

    偏偏他还牵扯上了百姓,把话说的一套一套的,让那些百姓们跟着他的思路走,还真的觉得有人在背后搞鬼。

    胡先生知道他如今正在气头上,急忙分辨:“部堂请放心,所有的事,都不会牵扯到我们身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闺密事90》,方便以后阅读春闺密事九十章 为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闺密事90并对春闺密事九十章 为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春闺密事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