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骗走我的心【活动进】

    办公室内:

    安歌的表情自始自终还算是平静的……虽然心里是无边的愤怒啊。

    这样的女人……简直是不配做人父母。

    林欢欢一边吐槽,一边偷瞄着安歌的表情,随后眸子里闪过一抹算计,顿时停下了要离开的动作,立刻上前坐在了安歌的面前。

    “安安……其实啊……我也没有那么嫌弃我这个女儿……”

    顿了顿,林欢欢嘴角勾起一抹谄媚的笑意,继续开口道:“我生了女儿……你生了个儿子,我们俩是高中同学啊,多有缘分的事儿啊……倒不如结下娃娃亲吧?你觉得怎么样?”

    能让自己的女儿做上薄家未来的少夫人的位置……

    这个绝对是一件值得吹牛逼一辈子的事儿。

    如果自己能办妥这件事,自己就一定可以嫁给张扬了。

    以后自己就可以靠着自己这个女儿啊……享福一辈子了。

    安歌:“……”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她居然脑子里还有这样的念头?

    娃娃亲?

    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脑子啊。

    安歌简直是气得不行,攥紧自己的小手,努力平抚着自己的怒火,良久之后,缓缓地开口道:“我没有去没有经过别人同意就主宰人一生的习惯……希望……你也别有这样的坏习惯。”

    安歌见林欢欢还不走,随后继续说道:“我还有课……麻烦你先离开。”

    林欢欢在安歌这里吃了个闭门羹,脸色有些难看,见安歌态度坚决的模样,也只能悻悻离开。

    安歌见林欢欢终于离开了,这才觉得自己的办公室清静了不少。

    有林欢欢在,真的是乌烟瘴气的厉害,让人难受。

    ……

    下午结束最后一堂课,薄凉来接安歌下课的时候,安歌忍不住将林欢欢今天的事儿全数给说了出来。

    “唔……早知道我就拒绝的……结果应下来了,真的是头疼的事儿。”

    “本来就没有什么矫情,没想到她却用了高中同学这个关系来邀请我,实在是够了。”

    “气死我了……真的是心疼她家的闺女……还有那个张扬,呵……家里又没有皇位要继承,在那边摆谱,简直是混蛋。”

    薄凉听着安歌的话,勾了勾唇,缓缓地抬手握住了安歌的小手,随后笃定的开口道:“如果不想看到她们的话,我可以保证让他们一辈子都不能出现在你的面前。”

    薄凉的话语低沉,极其磁性十足。

    掷地有声……

    满是霸道。

    安歌听着薄凉如此袒护的话,当下怒火就消去了大半。

    “嗯……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她也没有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儿,我就是看不惯她的行迹,毕竟是高中同学,听说老师也会去,我本来也想去摆放老师的,这刚好是个机会,看不惯她的行迹,我就不看好了,何必自己跟自己置气呢。”

    “不错。”

    薄凉听着安歌的话,见安歌有了这个思想觉悟,当下就放心了。

    薄凉眸子深邃,主动握住安歌的小手放在唇边啄吻。

    如果不是安歌为林欢欢这等人求情……

    按照自己的个性,直接是将一群人逐出国,干脆去非洲养老好了。

    ……

    第二天:

    因为要去参加宴会,本来安歌想着在自己衣柜之中随意的挑选一件礼服就好了。

    偏偏……薄凉却不应允了。

    薄凉亲自带着安歌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家顶级私人订制礼服中心,这里的礼服都是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精品礼服。

    无论是哪一套,都是出自名师之手,价格不菲,款式精致。

    安歌被薄凉直接牵着进了中心之后忍不住开口念叨:“家里衣柜里有很多礼服我一次都没有穿过的……”

    毕竟……平时穿礼服的机会不是很多。

    重点是……薄凉的个性是喜欢……一下子给自己准备几十套让自己去选。

    所以就导致了许多礼服完全就没有穿过就被搁置了。

    薄凉听闻安歌的念叨,薄唇勾了勾。

    “女为悦己者容……另外,我倒是觉得……我十分喜欢看你穿的精致漂亮,因为会有一种说不出的骄傲在其中。”

    安歌:“……”

    好吧。

    听着男人的话,安歌小脸微红,忍不住小声的嘀咕道:“那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就不漂亮和精致了?”

    薄凉闻言眸色微动,安歌鲜少会这么主动地跟自己打情骂俏,这绝对是一个好现象。

    薄凉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流光溢彩,随后上扬唇角,淡淡的开口道:“怎么会?你在我心目之中始终如初。”

    如初次相见。

    那个勇敢善良的安歌……

    始终如初……

    安歌听着薄凉的话,眸色微动。

    这四个字,真的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啊。

    ……

    “薄先生……薄夫人……”

    店员见薄凉和安歌的身影之后立刻殷切的上前打招呼了。

    安歌报以浅淡的弧度,薄凉则是淡淡的开口道:“礼服准备好了嘛?”

    “准备好了,虽然只有一天的时间,但是我们筛选到了十八套世界顶级礼服供您选择。”

    说完,店员示意其他店员将礼服全数都推了出来。

    安歌闻言眸色闪过一抹诧异……

    十八套!

    那就意味着又有十七套要被打入冷宫了嘛?

    安歌心里又有一点心疼了。

    虽然说顾家也是生意做得还不错的,但是因为顾伟和张琳白手起家,所以顾家的三个孩子从小就见证了顾伟和张琳的辛苦奋斗,因此格外的节俭,并不奢侈浪费。

    ……

    “嗯……”

    薄凉见店员将礼服推出来之后,便踱步上前,颀长的身子站在陈列的礼服面前,认真的筛选起来。

    一旁的安歌见状忍不住开口道:“薄凉……剩下来的十七套可不可以退?”

    “我已经全部买下了。”

    安歌:“……”

    好吧。

    安歌有些心疼,无处发泄,不能在店员面前表露自己的情绪,只能用手掐着薄凉的胳膊,来让自己缓解一下心疼。

    薄凉则是感觉到胳膊的疼痛感,看着安歌心疼的模样,唇角的笑意浓了几分。

    这个模样的安歌,瞧着真的是可爱极了,自己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

    薄凉替安歌选择了一套鹅黄色的小洋裙,裙摆是采用流苏款……披肩的形式将礼服呈现在视野之中,腰身收紧,完美的凸显了身材。

    “试试看……”

    “嗯……”

    安歌有些闷闷不乐,心疼钱,见薄凉这么说了之后,只能硬着头皮拿着礼服向着更衣室方向走去。

    店员见状立刻站在更衣室门口等候着。

    薄凉眸光无比深邃,视线一直紧盯着更衣室的方向,等着安歌盛装的出现。

    ……

    十分钟后:

    安歌独自换好礼服之后,在更衣室内看了好久之后,有些发懵,这才走了出来。

    果然不出安歌的预料,薄凉颀长的身子一直在外站立着守候着自己,见自己出来之后,目光便聚焦在自己的身上,闪过一抹惊艳。

    安歌有些无所适从,小脸微红得厉害,忍不住小声的开口道:“还好嘛?”

    鹅黄色……一般属于比较嫩色的颜色……

    安歌一直觉得自己已经过了属于小姑娘的年纪了。

    现在穿着这样款式和颜色的礼服,有些不习惯。

    虽然……自己之前经常穿。

    “很漂亮。”

    薄凉眸子里尽是赞许……安歌虽然身体不是很好,但是皮肤保养得非常好。

    白皙透红,很是水润,嫩滑。

    宛如少女……

    薄凉踱步走到了安歌的面前,亲手整理安歌身上的礼服,这一套礼服将安歌的先天优势全数都展现出来了。

    例如……腰肢纤细,不盈一握,双腿修长……

    “嗯。”

    安歌点了点头,看着薄凉眸子里满是溢美之词,忍不住小声的开口道:“我觉得……怪怪的……”

    店员见状忍不住开口道:“夫人……您这一套礼服是法国设计师恩斯亲手设计的追梦,全球只有一套啊……因为薄先生对礼服的要求非常的高,我们才敢调货过来的。”

    安歌:“……”

    安歌抿了抿唇……脸上虽然有些感动,但是更多的是……肉疼钱。

    顿了顿,安歌忍不住小声的询问道:“那一定很贵吧?”

    店员懵逼了。

    薄夫人居然会担心钱的问题。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啊。

    薄先生和薄夫人……可是最不缺钱的啊。

    店员咳了咳嗓子,弱弱的开口道:“价格……确实是很高……但是对于薄先生来说,应该……不算多。”

    “因为……这一套不是这一批礼服里最贵的。”

    安歌:“……”

    好吧。

    安歌沉默了。

    一旁的薄凉则是忍不住轻扬唇角,随后宠溺的将安歌顺势搂入怀中,薄唇落在女人的发丝之上,很是邪魅温柔。

    “价格永远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适合你,另外,你喜欢。”

    安歌:“……”

    好吧。

    安歌点了点头,随意的翻看了一下剩下来的十七套,果然,薄凉的眼光毋庸置疑,这一套的确是最适合自己的。

    “嗯,那就这一套吧。”

    “好,安排造型师过来。”

    “好的,薄先生。”

    店员大喜过望,生怕出什么纰漏,见安歌和薄凉都应允了,连忙安排造型师为安歌打造造型。

    安歌看着自己身上的礼服,抿了抿唇,凤眸很是璀璨明媚。

    其实……自己选择这一套礼服最重要的也是因为这一套礼服的名字。

    追梦……

    这个名字真好听。

    很少女的一个名字。

    安歌凤眸再度染上了几分笑意……

    ……

    因为安歌本身的皮肤就已经很好了,造型师只是简单的略施粉黛,顺带给安歌将长发扎成马尾,更加显得俏皮可人。

    完全像个学生模样。

    “薄夫人,您看下,您满意嘛?”

    听着造型师的询问,安歌点了点头。

    “麻烦了。”

    略施粉黛……很淡雅的一个妆容是自己喜欢的。

    “好的。”

    安歌结束了自己一身行头的装饰,一旁的薄凉也换上了关炎送来的礼服。

    为了搭配安歌的鹅黄色的礼服,薄凉选择了一套黄色,绣着刺绣的领带。

    两个人站在一起,般配极了。

    ……

    “走吧,薄夫人……”

    薄凉主动伸出胳膊,示意安歌伸出小手挽着自己的胳膊。

    安歌闻言忍不住轻笑出声,缓缓地上扬唇角,随后伸出小手挽着男人的胳膊。

    “嗯,薄先生。”

    ……

    到达满月宴,安歌才知道原来小姑娘的名字叫做张乐乐。

    嗯……原本请帖上都是林欢欢和那个张扬的合照。

    好不容易……有点小姑娘的信息了。

    满月照,模样还没有彻底张开,但是不得不说,长得还不错。

    名字也很不错。

    快乐……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寓意。

    ……

    “薄先生……薄夫人……你们来了啊,欢迎欢迎。”

    安歌和薄凉的出场无疑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聚集。

    薄凉和安歌这无疑是全会场最吸睛,最矜贵的一对儿了。

    张扬和林欢欢立刻上前欢迎。

    林欢欢更是得意洋洋……安歌的出现,可是给足了自己的面子啊。

    这下子好了……自己在张扬面前又立功了。

    “嗯。”

    薄凉淡淡的应了声,态度不咸不淡,带着几分高冷和疏离。

    一旁的安歌则是报以浅淡的弧度,视线落在林欢欢身上的礼服,美眸一怔……

    林欢欢身上的礼服……和自己的……是一模一样的。

    重点是……店员刚刚介绍过,这一款是全球限量版,只有一套。

    薄凉买下的,自然是正品了。

    那么林欢欢身上的……

    林欢欢站在一旁,走进安歌之后,看到安歌身上的礼服和自己身上的如出一辙,脸色一变,随后直接没脑子的扯着嗓子开口道:“老公啊……你不是说这套礼服是全球限量版,只有一套的嘛……为什么……薄夫人身上也有一套啊。”

    这一套礼服,还是张扬送的,特地让林欢欢开心的。

    张扬听着林欢欢的话,脸色有些难看。

    林欢欢真的是没脑子,一点儿眼力神都没有啊。

    张扬抿了抿唇,随后抬手推了推林欢欢的胳膊,示意林欢欢别说了。

    林欢欢不明所以。

    一旁的宾客围观过来,则是嘀嘀咕咕,窃窃私语,显然也是在好奇礼服的事儿。

    这对比之下产生美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原本这一套礼服,林欢欢穿得也是可圈可点的,但是……因为安歌穿了之后,立刻凸显出林欢欢的劣势了。

    例如……林欢欢的皮肤是和安歌比不了的。

    无论是产前还是产后林欢欢的身材也是和安歌没有可比性的。

    ……

    会场内的气氛仿佛一瞬间就凝结了,一切都变得尴尬起来。

    薄凉淡淡的睨了一眼眼前的林欢欢和张扬,随后缓缓地开口道:“没想到……林小姐有喜欢穿赝品的习惯。”

    林欢欢听闻薄凉的话,脸色是青一阵白一阵的,难看得厉害。

    真的是气死了。

    的确……

    自己和安歌身上的礼服。

    如果是全球限量版,只有那么一件的话,那么自己身上的那一件一定是假的。

    这个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一想到这儿,林欢欢更加尴尬得厉害,只能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开口道:“我……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可能是商家的噱头吧,不可能是全球限量版一件的,也可能是两件吧。”

    林欢欢在努力的自圆其说。

    薄凉但笑不语,身侧的宾客们则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实在是太有趣的事儿了。

    自己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张扬的头更加抬不起来了。

    全球限量版,那可是七位数啊……

    这一套赝品只需要一万。

    因为礼服无法准确的辨别出真伪来,所以自己就随意的搞了一套,没想到……居然这么巧啊。

    张扬觉得自己的脸面也没有地方搁放了。

    ……

    最后是安歌主动打破尴尬的。

    “薄凉……我发现高中的老师和同学在那边,我们过去打声招呼吧。”

    “好,听你的。”

    薄凉主动揽着安歌的腰身,跟着安歌手指的方向踱步走去,并未理会张扬和林欢欢。

    待到薄凉和安歌离开之后,围观的其他宾客见林欢欢和张扬俩人极其尴尬,忍不住捂嘴偷笑,随后离开。

    ……

    林欢欢见其他人都散了……忍不住对着张扬开口道:“老公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不是说我生孩子辛苦了,所以奖励我一套我喜欢的礼服嘛?”

    听着林欢欢的话,张扬忍不住气不打一处来。

    “够了……我们俩还没结婚呢,别老公老公的叫……”

    林欢欢闻言脸色有些难看,心里更加委屈了。

    自己可是好不容易的才给张扬生了个孩子啊。

    虽然自己生这个孩子也是有目的性的。

    “你也真是的,非得要什么礼服……真的是败家娘们,晦气……”

    林欢欢:“……”

    林欢欢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看着张扬很臭的脸色,只能作罢。

    张扬见林欢欢不再张口的模样,心里更加憋着火了。

    “行了,还愣着做什么啊……赶快去跟上啊,努力跟薄先生和薄夫人套近乎,这样的话……以后我才能有和薄先生合作的可能性,你和薄夫人是高中同学,这个先天优势,怎么也得利用起来啊。”

    林欢欢是满肚子委屈啊,但是又不敢发作,只能点了点头。

    “好吧。”

    说完,林欢欢虽然心里百般不情愿,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跟安歌和薄凉寒暄。

    尤其是跟安歌穿着一模一样的礼服。

    她的是正版,而自己的是盗版的。

    这个……实在是太气人,太没面子了啊。

    让自己在那些老师和同学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啊。

    即便如此,林欢欢也是没有法子,必须得硬着头皮上前寒暄。

    没法子,谁让自己必须得听张扬的,不能得罪张扬啊。

    ……

    “马老师……好久不见。”

    安歌见到原先的老师,情绪很是激动。

    “你是安安?”

    马老师听着安歌的呼唤,循声定格在安歌的小脸上,忍不住激动道。

    “是啊……”

    “我就说是你嘛……当初你可是我几个学生之中的佼佼者啊,我对你啊……实在是太记忆犹新了。”

    马老师回忆起安歌原先学音乐时候的艰辛,忍不住有些心疼。

    她是自己少有的几个学生之中,有灵气,又比较勤奋的了。

    听着马老师的话,安歌有些受宠若惊,随后看向身侧的薄凉,轻声解释道:“这位是我高中时候的音乐老师……”

    “马老师,这个是我的丈夫,薄凉。”

    马老师见安歌羞涩的跟着自己介绍薄凉的身份,忍不住打趣道:“时间就是这么快……你都结婚了……对了,有孩子了吧,孩子几岁了啊?”

    安歌:“……”

    听着马老师的话,安歌脸色微微一变。

    想告知薄擎的存在,但是又隐约觉得自己撒了谎。

    最后还是薄凉薄唇抿起,缓缓地开口道:“马老师……有孩子了,过完年六岁了。”

    “恭喜啊,恭喜啊,男孩女孩啊。”

    “男孩。”

    “男孩啊,那你以后也可以教他弹钢琴的。”

    “嗯,听您的。”

    安歌嘴角再度勾起温柔的笑意,事实上……心底却有些涩然,总觉得……有些隐瞒马老师了。

    安歌思来想去……决定别注重细节了,就此作罢。

    ……

    安歌和薄凉的出场,让原先高中同学,忍不住有些雀跃和激动。

    毕竟是一个班的同学……

    安歌可是那个年代的标准女神啊。

    而且是学霸级别的人物。

    一直都知道顾家有两个女儿……

    安歌是出了名的学霸,至于顾念则是调皮浑水摸鱼,样样也都没有闲着。

    高中时候的男生,都想着是不是可以采撷一把,奈何安歌的个性实在是太过于高冷了,生人勿近,因此也没有给班级里男生们机会。

    男生们对于这样的女神,也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这不是顾安安嘛?”

    “是啊,长得越来越漂亮了啊……”

    “天哪,她身上的礼服……不是和林欢欢的撞衫了嘛?不对,她身边的男人……是……好熟悉啊,是薄凉,莫斯科的商业巨头,最近刚来K市投资的。”

    “哇……”

    “好帅,好有钱啊。”

    周遭同学们议论纷纷,安歌均是报以浅淡的弧度。

    好多年没有见了……大家彼此多少都是有些陌生的。

    ……

    “安安,快跟老师聊聊你最近在做什么啊,你的琴艺可是我所带的学生当中最好的,我一直引以为豪的骄傲啊。”

    安歌听着马老师的夸赞,忍不住羞红了小脸。

    “多谢马老师,我现在在K大的音乐系做老师,课时不算是很多,工作压力也不是很大……”

    安歌如实告知,随后轻声道:“嗯,之前手腕受过伤,所以音色把握得不是那么准了。”

    马老师听闻安歌的话,心里一紧,立刻查看安歌手腕处的伤势,果然,在安歌的手腕处发现了一道伤疤,似乎是割伤。

    马老师心里心疼得厉害,见安歌有些泄气,连忙说道:“安安,你可不是那种会泄气的人啊,音色把握的精准程度和手腕有一定关系,最重要的还是勤学多练……最主要的肯定还是天赋了,你是我认可的,绝对有天赋的学生。”

    听着马老师的话,安歌顿时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

    “嗯嗯。”

    ……

    其他同学见马老师和安歌寒暄,忍不住凑上前来询问安歌和薄凉的情况。

    “安安啊,你是怎么和薄先生认识的啊……你居然去了莫斯科啊。”

    “这些年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啊,原来那么神秘啊。”

    “对了,你们婚礼办了没?薄先生是不是还有什么爵位啊,说来听听,让我们也可以羡慕羡慕。”

    安歌:“……”

    安歌听着周遭女同学们喋喋不休的询问,有些局促。

    “嗯,一次意外去的莫斯科……不是爵位……只是普通的商人而已。”

    安歌并没有说薄凉曾经在军区的高位。

    毕竟……这些事儿也不见得都是她们所关注的。

    大多数的人都是好奇心,然后就是八卦的心理在作祟。

    安歌平淡依旧的话语,让同学们还是觉得无比熟悉。

    女同学们则是忍不住心里满是羡慕嫉妒恨……

    没想到……女神最后嫁给男神了。

    安歌实在是运气太好了都。

    ……

    同学之间,多少年之后的再度相见,自然是少不了攀比的。

    安歌并没有搀和其中,尽可能的将自己和薄凉说得很一般。

    事实上……因为最近薄凉的安好入驻K市的事儿在媒体上炒作的是沸沸扬扬的,大家想要忽视都困难。

    安歌和薄凉直接成为全场关注的焦点了。

    薄凉是个极其讨厌应酬的人,原先在莫斯科的时候就是如此。

    如今因为对方是安歌的同学和老师,薄凉的态度稍显得客气了些,对于他们的询问,薄凉几乎都可以做到回答的程度。

    这对于薄凉而言已经是莫大的进步了。

    “薄先生……您新公司的名字叫安好……请问是不是有特殊寓意啊。”

    一个女同学忍不住眼睛里冒着桃花看向薄凉……

    薄凉淡淡的睨了一眼女人一眼,随后挑眉反问道:“这个还需要问?”

    安歌的名字有安……

    安歌这个名字又是根据顾安安这个名字衍生出来的。

    安好之中的安自然是随了安歌啊。

    女同学自讨没趣,惹得众人哄笑声一片。

    “薄先生,您是怎么对安歌展开攻势的啊?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一见钟情……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上辈子或者是上上辈子就开始的事儿了。”

    薄凉的话语平淡,低沉却格外的有磁性,明明说着甜言蜜语,本该是油嘴滑舌的,偏偏男人低沉的语气让人完全沉迷其中,丝毫都不觉得是油嘴滑舌,反倒是浪漫极了。

    女同学们更加沉迷于薄凉无可自拔了。

    这实在是太让人羡慕的一件事儿了。

    安歌看着薄凉在众人面前人缘那么好,忍不住哑然失笑。

    明明高冷矜贵的不可方物,偏偏就是有女人前仆后继的想要往薄凉的方向扑。

    根本拦都拦不住啊。

    索性自己就不拦着了。

    毕竟……如果薄凉管不住自己的话,自己再拦着也是没有意义的事儿。

    ……

    其实林欢欢很早就挤进人群之中了。

    本来指着孩子的满月宴可以在同学面前好好的炫耀一把的,没想到……反倒是让安歌出尽了风头。

    林欢欢暗暗气恼,早知道自己就不邀请安歌和薄凉来了。

    把自己的风头都给盖住了,实在是气死自己了。

    ……

    林欢欢几番想要掌控话语权,却发现根本不给自己机会,气恼的不行,只能直跺脚来气。

    ……

    众人寒暄之后,迎来了小家伙的满月排队正式开始。

    安歌看着月嫂将小家伙抱来抱去……眸色微动,忍不住凝视着月嫂怀里的小人儿勾了勾唇。

    林欢欢则是一直挽着张扬的胳膊四处迎客,俨然是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身侧的高中同学则是看不下去了。

    “马老师……你说林欢欢也真是的……都没结婚呢,甘愿给男人生孩子。”

    “是啊,何止她没有名分,孩子也没有名分啊。”

    “有些人啊……其实看重的哪是名分啊,是钱呗……”

    有人直言不讳的说中了关键点,安歌闻言勾了勾唇角。

    每个人选择的生活不一样……

    因此……没有必要指点人家的人生。

    ……

    看似是小家伙的满月宴,事实上……来参加的权贵,商界人士见薄凉前来了,纷纷上前搭讪,试图寻求合作。

    薄凉不想应付,见安歌已经和老师同学们打了招呼之后,便直接牵着安歌的小手离开了片场。

    安歌被男人一路牵着小手,勾了勾唇角。

    怎么觉得自己和薄凉好似热恋的情侣一般。

    是啊……开诚布公之后,两个人没有什么隔阂了,变得也比原先亲昵多了。

    试着释怀比什么都要好得多。

    ……

    安歌和薄凉牵着手走在街道上,并未选择开车,而是让关炎将车开走。

    安歌依偎在薄凉的怀里,皎洁的月光倾洒在两个人的身上。

    “薄凉……其实我很羡慕林欢欢……唔,她是看到小公主愁死了,其实我觉得可爱极了。”

    安歌抿了抿唇,这个世界……有时公平,但是有时却不会。

    有些人不想要孩子,却赐了孩子。

    有些人一心想要求子,事实上……却什么都没有。

    安歌说完之后感觉到身侧男人有些僵直,暗暗咬了咬唇,自己是不是又说多了啊。

    真的是够了。

    安歌有些着急,忍不住停下脚步来跟薄凉解释。

    “那个……我不是很会说话,其实我没有其他意思。”

    见安歌有些着急的要解释,薄凉的眸光越发的深邃缠绵。

    “嗯,我知道……”

    见薄凉眸光很是平静,凝视着自己满是宠溺的眸光,安歌微微的松了口气,随后小声的嘀咕道:“你比孩子要重要……”

    所以……要不要孩子可有可无。

    现在……重点是薄凉在自己的身边就足够了。

    薄凉听闻安歌的话,眸子越发的温柔似水,好似可以滴出水一般。

    薄凉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声,随后大手握住了女人的小手。

    “嗯,你比我重要。”

    安歌:“……”

    什么意思?

    薄凉比孩子重要。

    自己又比薄凉重要。

    安歌简单的理清楚这其中的关系,忽然恍然大悟。

    其实薄凉想说的是……自己很重要啊。

    安歌闻言心里美滋滋的……

    两个人继续牵着手在月光下散步,安歌走累了,薄凉便背着。

    有的时候还乐意提供公主抱。

    很是亲昵,十足的像个恋爱中的人儿一般。

    ……

    自从安歌和薄凉在孩子的满月宴上露了面,来学校找安歌帮忙的同学便不胜枚举。

    安歌本来就是个性格寡淡的人,因此……全数拒绝了。

    这种事儿,凡是开了先例,以后就后患无穷了。

    ……

    闲暇的时候,江主任还是会主动来顾家给安歌做艾灸,帮安歌暖子宫。

    安歌在江主任的帮助下,痛经已经好受多了,从一开始的常人难以忍受到现在的人为可以忍受了。

    ……

    周日清晨。

    天气也开始逐渐的变暖,春意盎然……

    安歌觉得自己身体好了,周末的时候便不打算闲着。

    安歌走下楼,到了一楼客厅,就看到薄凉陪着袁老爷子跟顾伟在下棋。

    老爷子和顾伟下棋的时候就喜欢喊上薄凉,毕竟有人观棋,这棋局才热闹。

    安歌想凑上前胡乱瞎指画的,就被薄凉哄着离开了。

    老爷子现在脾气倔强的狠,如果棋局被扰乱了,自然是要发火,找麻烦的。

    ……

    安歌想着去给张琳和宁爱帮忙,再度被张琳和宁爱给从厨房哄了出来。

    安歌虽然个性比起顾念要内敛一些,但是厨房里的东西忙活得也少,所以啊,张琳便不想让安歌帮忙了。

    有的时候不是帮忙,而是帮倒忙。

    至于薄擎则是周末的时候被顾念接去了傅家,陪着龙凤胎一块儿玩。

    ……

    安歌闲来无事,只能重新回了二楼……思来想去……倒不如去帮薄凉整理一下书房了。

    做一个贤内助啊。

    薄凉的书房特地摆放了一架钢琴,是薄凉派人从意大利空运回来的。

    安歌走进书房之后,习惯性的走到钢琴面前弹奏一曲,嘴角扬起明媚的笑意,随后修长的手指从黑白键上离开,向着书柜方向走去。

    安歌简单的将薄凉书柜里的书整理了一番,除了经营管理的社会案例,其他就是一些语言的,薄凉需要和各个国家的商人打交道,虽然都有翻译,但是到底还是没有懂他们语言来得方便。

    安歌见薄凉的手机还落在书桌上,勾起唇角,向着给男人带下去,安歌刚抬手准备触摸薄凉手机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上面备注是江主任。

    安歌美眸一怔……

    江主任给薄凉打电话了啊。

    是因为什么问题?

    是薄凉……他那方面的问题嘛?

    安歌美眸闪烁了几分,下意识的抬手接通了电话。

    很快,电话那头就响起了江主任熟悉的话语。

    “薄先生……您来,按照您原先的吩咐,我来打电话跟您汇报一下安小姐的情况。”

    安歌刚想开口,江主任那边已经把话给说出口了。

    安歌抿了抿唇,只能作罢。

    听着江主任的话……原来薄凉居然细化到让江主任定期汇报自己身体情况了啊。

    “安小姐的腹部情况好了一点,痛经情况也好了很多,但是整个身体偏虚弱,加上子宫壁比较薄……怀孕的可能性依旧不是很高,所以……抱歉,薄先生。”

    安歌:“……”

    伴随着江主任将吩咐的话给说了出来,安歌美眸一怔,整个人僵直的愣在了原地。

    什么……

    怀孕的可能性依旧不是很高?

    说的是自己嘛?

    自己不能怀孕嘛?

    不是不能怀孕的人是薄凉嘛?

    安歌简单的动脑子想了想……瞬间就找到了答案。

    一定是……薄凉吩咐江主任这么说的。

    明明是自己怀孕可能性低,他却要偏偏怪罪到他自己的身上来。

    安歌当下心里就不是个滋味,错杂,痛楚的情绪在心头交织蔓延开来,最重要的是来自心底深处的惊愕。

    没想到……

    居然是自己。

    “薄先生,您放心吧,我会继续料理安小姐的身体,她整体的情况在好转。”

    安歌不想让江主任发现是自己接听了电话,从而知道了秘密,强忍住眼眶里的眼泪,学着薄凉的声音和语气道了一个嗯字,随后挂断了电话。

    不让江主任有所怀疑……

    安歌挂断了电话之后,直接跌坐在沙发上,慢慢消化这个事实。

    薄凉这个大傻瓜,何止是傻瓜啊。

    简直是木鱼脑袋,他怎么想出这个法子来啊。

    亏得自己还一直想办法安慰他……

    安歌此时此刻,心里就是对薄凉不断的心疼啊。

    事关男人自尊心和骄傲的事儿,他却丝毫都不在乎。

    安歌攥紧小手,既然是善意的谎言,此时此刻自己知道了,也不方便去戳破。

    安歌情绪有些激动,足足缓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回了卧室,刚刚江主任只是说了自己身体的部分问题,自己得去查个清楚才行。

    安歌用学校有事做借口,硬是让薄凉让自己一个人回学校去。

    安歌很是执拗,薄凉见状也就不强求了。

    安歌选了两家K市最权威的妇科门诊,做了一系列详细的检查之后,果然和江主任说的问题差不多。

    子宫壁薄,另外身体虚弱,支撑不了孕育一个孩子所需要的精力。

    很可能孩子保不住……大人也有危险。

    另外,之所以怀孕概率低,也是因为之前自己大姨妈来得乱七八糟的,伴随着腹痛等等的征兆,其实都意味着不排卵,以及卵子少的问题。

    安歌越看这些结果心里越不是个滋味。

    安歌心灰意冷的回到了顾家,顾家人已经准备吃午餐了。

    薄凉见安歌情绪不是很高涨,主动上前整理了一下安歌额前的碎发,宠溺道:“怎么?谁惹你生气,不开心了?”

    听着男人低沉磁性的话,安歌忍不住弱弱的开口道:“你……”

    薄凉闻言再度眯着眸子……勾了勾唇角,下一瞬,安歌则是直接伸出小手将薄凉抱入怀中。

    “我觉得你是个大骗子……”

    欺骗自己他不育的事儿。

    薄凉听闻安歌的话,眸子一怔。

    下一瞬,安歌闷闷的话语在耳边响起。

    “骗走我的心了。”

    ------题外话------

    大年二十九啦,恰逢情人节,冒泡的正版小仙女送上14沧海文学网币

    抢到2、4、14、21楼的小仙女,送上214沧海文学网币。

    抢到14楼的小仙女将会额外送一套军婚出版实体书一套,咳咳,这个暂时兑现不了,得等上市,哈哈,编辑说是……三月,咳咳,我觉得希望不大,得往后推迟一两个月的样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限制级军婚391》,方便以后阅读限制级军婚第391章 骗走我的心【活动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限制级军婚391并对限制级军婚第391章 骗走我的心【活动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限制级军婚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