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卧底和搅局

    半步天级,距离真正的天级高手,仅差一线,却远胜于一般的地级九重后期巅峰!

    高原没想到,这位吴千良老前辈,居然是这么牛叉的一位大能。

    压抑住激动的心情,高原举着烛火,将石台上的那几行小字,迅速看了一遍。

    原来,这个吴千良年少时,得遇一位异人,修炼了一门绝学——玄天九幽魔功。

    凭此功法,他未满四十岁,就成为了一位半步天级的大高手,威震当时的古武界。

    当年的五毒教李教主,使用美人计,派自己的女弟子接近吴千良,谋夺玄天九幽功。

    吴千良一时不察,被这位女弟子骗到五毒教,身陷重围,中毒被擒。

    那李教主百般折磨吴千良,索要玄天九幽功的秘籍。

    吴千良故意颠倒功法的内容,害的那李教主,还有那女弟子,走火入魔而死。

    而吴千良也被困在这里,一百五十余年,最终寿尽而死。

    临终时,吴千良留下遗言,说什么后世有缘之人,若是在他坐过的地方,磕一百个响头,就能获得玄天九幽魔功的功法秘籍!

    高原对此嗤之以鼻。他没有磕头,而是在吴千良刚才做过的地方,隔空拍了一掌!

    只听啪的一声响,一块巴掌大的石板,被高原一掌,拍进了石台的内部。原来这巴掌大的一部分石台,底下已经被吴千良给掏空了。

    高原举着蜡烛,往那空心石台里,照了照,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然后,他捡起那块巴掌大小的石板,先看了看正面,又看了看侧面和底面。

    正面无字,但是侧面和底面,却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玄天九幽魔功,练至小成,就能突破地级,若是练至大成圆满,未尝没有突破天级的可能!”

    只看了这第一句,高原就决定了,这门玄天九幽功,他一定要练。

    再往下看,高原发现,这玄天九幽功,与他现在修炼的霸道升龙诀,有许多地方是相通的。只不过这玄天九幽功,比霸道升龙诀更加完整、更加博大精深。

    “既然这两门功法,有许多相通之处,那我转修玄天九幽功,应该比较容易吧?”

    想到这一点,高原便将整篇功法默记于心。然后他离开囚魔洞,另寻了一处,僻静阴凉之地。

    接下来,高原盘膝而坐、抱元守一。他按照玄天九幽功的功法,全力运转自己的内气。

    没多久,附近的天地灵气,渐渐被高原的气场所引动,朝着他汇聚而来。

    两个小时之后,高原头顶上的那一小片天空,居然聚起了一片乌云。

    又过了一刻钟,乌云越聚越厚,只听轰隆一声响,一道闪电从高原头上的那片天空,一闪而过。

    一眨眼的功夫,瓢泼大雨,漱漱而下,砸在高原的身上。

    但高原却对此,毫无所觉。 一缕缕白色的水汽,从他的周身,升腾而起。

    原来,那些雨水还没碰到高原的头发、衣服和皮肤,就被高原周身的那层气罡,给蒸发了。

    等到云收雨散之后,高原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心道:“吴千良说,他当初耗费了三年时间,才练成了玄天九幽功的第一层,这速度已经很了不起呢。而我怎么只用了两个小时,就练成了第一层?”

    高原当然不会认为,自己的修武天赋,要比吴千良高得多。

    他想了想,便认为这是由于,自己以前修炼的霸道升龙诀,与玄天九幽功颇有相通之处。

    他先练了霸道升龙诀,再转修玄天九幽功,等于是为转修玄天九幽功,打下了深厚的根基。

    所以他的修炼进展,才会如此迅速。

    就在这时,一阵微弱的呼喊声,传了过来:“高少侠!高少侠你在哪儿?”

    原来是五毒教的人,见高原迟迟不归,便出来找他了!

    高原连忙站起身,整了整衣衫。然后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疾奔而去。

    接下来的几天,高原埋头修炼,丝毫不提囚魔洞、吴千良之事。

    当他练成玄天九幽功的第二层时,他已经在五毒教,待了快一周了。

    现在的高原,力气比以前更大了,大概有五千斤之力。

    而普通的玄级四重高手,大概只有三千多斤的力气。

    能达到四千斤的、与高原同阶的武者,绝对是凤毛麟角。

    而玄天九幽功,共有九层,练至第五层,方为小成。

    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

    所以,高原也该下山了。

    今天下午一点,高原在司马玉兰的带路之下,走出了野林大阵,离开了五龙山。

    与高原同行的,还有常波等人。这帮阔少,刚刚走出五龙山,就哭得稀里哗啦的,仿佛逃出了虎穴狼窝一般。

    高原劝慰了他们几句,就跟他们分道扬镳了。

    与此同时,一名五毒教的长老,将一个纸团,绑在了一只赤羽鹰的左腿上。然后这只赤羽鹰,双翅一振,从长老家的窗户里,飞了出去。

    赤羽鹰是一种很少见的猛禽。它的传信才能,比起飞鸽传书,还要安全快捷。

    几个小时之后,川西省熙宁州,大雁河边。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上,闭着双眼钓鱼。

    不远处,有一个英俊潇洒的青年,正在练拳。

    那青年的拳法,刚猛快捷。他挥拳踢腿之间,也能引动,周围的几丝天地灵气。

    不过他的修为,只有玄级二重,远不是高原的对手。

    他刚刚打完一趟拳,一头赤羽鹰,就在他的头顶上,盘旋鸣叫。

    那青年平举左臂。

    那只赤羽鹰,乖乖的降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青年解下了,绑在赤羽鹰左腿上的那个纸团。他将纸团展开一看,瞬间就变了脸色:“师父,五毒教发生了巨变,南宫叔父不幸身死!”

    那位垂钓于河边的中年男子,猛的睁开了双眼:“你说什么?南宫灵峰死了?是谁杀了他?难道是梁无愧那个匹夫?”

    梁无愧,就是梁教主。

    “不是梁无愧干的。”青年说道:“据咱们安插在五毒教的另一位内线所言,杀死南宫叔父的,是一个名叫高原的家伙,他只有二十出头。”

    “什么!南宫居然死于一个毛头小子之手?”中年男子十分惊诧:“他可是玄级七重的高手啊,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如何能杀得了他?难道是趁乱偷袭?”

    “不是,那小子是一个玄级四重的高手。南宫叔父与归长老、苍长老,联手围杀他,却被他反杀了。”

    啪嗒一声响,中年男手中的钓杆,竟然脱手,被河水冲走了。

    片刻后,他喃喃道:“看来这小子,是一个能越级击杀强者的天才啊。”

    “师父,南宫叔父已死,剩下的那位内线,只是五毒教的一名普通长老。仅靠他一人,想要找出那玄天九幽魔功,怕是极难啊。您筹谋策划,让南宫叔父卧底五毒教二十年,就是为了找到玄天九幽魔功的秘籍,现在却被高原那小子搅了局,害的您功亏一篑!哼,此子真是罪该万死!”

    “那小子虽然该死,但咱们想杀他,也没那么容易啊,”中年男眼中的寒芒,越来越炽烈:“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南宫灵峰,修为虽不及我,但他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以我玄级七重后期巅峰的修为,想要击败他这个玄级七重初期巅峰,最少也要拼到百招开外,才能办到。但我若要将他杀死,却是极难。由此及彼,高原那小子比南宫更强,我要杀高原,就更难了。就算高原打不过我,他也可以从容逃走。”

    听自己的师父这么说,青年的脸色,更加难看。

    他师父,名叫唐万屠,乃是半隐门派——齐云宗的大长老。

    而那位南宫灵峰,既是齐云宗派往五毒教的卧底,又是唐万屠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兄弟俩的感情颇深,弟弟为了帮哥哥,争夺宗主之位,主动跑去五毒教当卧底,暗查那玄天九幽功秘籍的下落。

    现在南宫已死,唐万屠却不敢立即去帮南宫报仇……由此可见,那高原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

    就在青年对唐万屠的表现,有些失望的时候,唐万屠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杀弟之仇,不可不报。而且我卡在玄级七重后期巅峰这个境界,已经十年了。那个高原,绝对是个劲敌,我与他一决生死。若是我输了,我一死方休。若是我赢了,必定能在修为上,有所突破。”

    说完,唐万屠猛的一挥掌!

    只见那大雁河的河水,突然逆流奔腾!无数的鱼虾突然飞出河面,在半空中活蹦乱跳。

    唐万屠反掌一挥,那些鱼虾就被一股内力席卷着,砸到了河岸边的草地上。

    青年看的瞠目结舌。过了好久他才说道:“老师您神功盖世,当世罕有敌手!那个高原,只是您的磨刀石。您一定能踩着他的尸体,迈入玄级八重的境界。”

    唐万屠背负着双手,哈哈笑道:“程栋,不要拍我的马屁,磨刀石可以让刀刃更加锋利,也能把刀刃崩的卷起来。真要如此,这把刀就废掉了……好了,你速去打探那小子的底细,尽快通知于我。”

    那个名叫程栋的青年,应声告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狂少混花都705》,方便以后阅读绝品狂少混花都第705章 卧底和搅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狂少混花都705并对绝品狂少混花都第705章 卧底和搅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绝品狂少混花都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