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引魂与催眠

    “有点意思……”看着这几个人迷迷瞪瞪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正想要出手将这几个人解救出来的时候,突然改了主意。老家伙抬头看了一眼响起来钟声的位置,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就跟着你走,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孙小川!你跟着添什么乱……”

    归不归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看到身边的孙小川也摇摇晃晃的跟在了几个水手的身后,一起向着响起钟声的位置走了过去。孙小川虽然也是白头发,却没有什么术法,对着岛上的钟声也没有什么抵抗力。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几步到了孙小川的身后,对着他的后脑勺轻轻的拍了一下。在老家伙巴掌落下的同时,这位泗水号的二当家这才反应过来。孙小川一脸惊恐的看着了打自己一巴掌的归不归,反应过来之后,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说道:“就知道您老人家疼我,刚才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迷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跟着他们几个走吧,怎么回事你一会就知道了。”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越走越远的八个人,随后续继说道:“几百年这座南山岛都风平雨顺的,广仁、火山一刀就乱了套。老人家我也有点好奇了,这岛上到底藏着什么宝贝,能让广仁足足耽误了两年了……”

    “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不过有一件事明摆着了……”这个时候,已经跟在那八个人身后的吴勉突然跟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管上面有什么东西,那两位大方师已经陷在里面了。老家伙,你猜猜他们俩两年不露面了。突然又乘坐水泗号另外一个码头的船来到这里,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他们俩已经讹上瘾了。不管明的暗的,先讹上我们一顿再说。”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带着两只妖物和孙小川也跟了上去。老家伙边走边说道:“这里不是泗水号的码头,他们俩却乘坐泗水号的船过来。明显着就是给我们看的,不过他们俩没有想到,现在已经在满世界寻找他们这俩大方师了。老人家我猜想,广仁爷俩找了两年的宝贝就在这岛上。不过他们俩又担心自己的本事不能将宝贝起出来,弄不好还有什么危险,这才露了一面,借着泗水号的嘴巴告诉我们他们爷俩就在这岛上。

    他们俩这是算好了时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便起出来宝贝去见徐福了。一旦遇到什么不顺利的事情,消息传到我们耳朵里也会过来看看。到时候他们俩没有请,我们是自己送上门的。还谢谢都省了没,弄不好还要落火山的埋怨:谁也没请你们来啊……”

    “老家伙!那我们还上岛个球,广仁、火山他们俩死不死管我们什么事?”看着自己‘亲生父亲’连说带比划,还在学火山不会说人话的样子。百无求想到火山的这副模样气便不打一出来,随后它继续说道:“咱们回吧,大不了让刘喜、孙小川哥俩去和徐福那个老家伙说一声。也算仁至义尽了,咱们和广仁、火山也不是朋友。说实话,他们俩真出了什么事情,老子晚上还要填半斤酒庆祝一下……”

    “大侄子,那你就真是不了解你爸爸了。”这个时候,小任叁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广仁花了两年时间,连徐福就不去见了,就为了这件宝贝。你猜猜你爸爸会放弃吗?我们人参替他说说心里话……”

    说到这里,小任叁顿了一下。它学着老家伙的样子,双手背在身后弯着腰慢悠悠的用归不归地强调说道:“今天这事情还指不定谁坑谁?这岛上的宝贝上面又没写着名字,谁拿到手就是谁的……老不死的,我们人参说的没错吗?你和广仁就是抢劫的遇到了讹钱的……”

    小任叁学着归不归的样子惟妙惟肖,看的百无求哈哈大笑起来。这位二愣子妖王拍着巴掌说道:“任老三你学的真像,老家伙就是这个味。抢劫的遇到了讹钱的……哈哈哈哈,这次还不知道是谁吃亏呢。”

    “讹钱的也好,抢劫的也罢,先把命保住吧……”这个时候,吴勉给他们这几个人、妖泼了一头冷水。白发男人用他特有的表情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广仁、火山算起来十几天前就登岛了,现在他们俩生死未知不算,岛上的人还都失踪了。你们讹钱的,抢劫的小心到手是一个大火球,能把你们都烧死的大火球……”

    吴勉虽然在泼冷水,不过他本人却走在最前面。看着白发男人的背影,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真是火球的话,那老人家我是不敢动手。这世上总有吞得下火球的人……”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岛上一直连续不断的钟声突然停了下来。原本摇摇晃晃走在前面的几个人突然倒在了地上,半晌之后这八个人都清醒了意识,对自己这几个人突然出现在半山腰都惊诧不已。

    “诶?这是什么意思?引魂引得好好的,怎么说停就停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向刚才发出钟声的位置看了一眼。这时候,孙小川正在打听自己的手下,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他以为这八个人和自己一样,都是突然一迷糊便失去了意识,被钟声牵引着岛上走去。

    让孙二当家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经历的事情和他不一样。这八个人都是异口同声的说到:刚才他们先听到了钟声,一开始和孙小川一样一迷糊,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过马上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这八个人的耳边说:“上来……我在上面被困住了……上来将我搭救出去……上来……我若逃出生天,便让你们人人长生不老……”

    这八个人当时一直听着这个声音,却不知道自己正在向着岛上走去。一直等到钟声停止的时候,那个声音才跟着一起消失。他们清醒过来之后,才发现已经不在刚才码头的位置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来的,当下也是吓得一身冷汗。

    “不是引魂之法……”听到了这几个人的诉说之后,归不归也有些错愕,原本老家伙以为岛上有人利用引魂的法器,将岛上的人迷晕之后引到上面的。不过这几个人说的完全不是引魂之法,听着倒是像有人在用催眠之术迷晕了他们这几个人,那样的话,刚才钟声当中的引魂之法便说不清楚了,谁会那么繁琐,一定要用两种手段引人上去?

    “是两个人……”看了一眼身在局中的归不归,吴勉一句话让老家伙明白了过来。归不归嘿嘿一笑,接着白发男人的话头说道:“不错,是两个人,一个人使用法器引魂,另外一个人使用催眠之法……”

    “那不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吗?”这个时候,百无求忍不住打断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话,二愣子指着那八个清醒过来的人,说道:“都是把他们引到一个地方去,这两个人用一个手段就好了……”

    “两个人不是一条心。”归不归笑眯眯的向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解释道:“一个人用钟声引魂,另外一个人借着钟声作为掩饰,是要把这几个人引到另外一个地方。所以钟声响了一半就停了,敲钟的人发现了有人在挖自己的墙角……”

    这个时候,小任叁忍不住说了一句:“老不死的你这意思是说广仁和火山又闹掰了吗?”

    “火山?现在他宁可死也不会得罪广仁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孙小川说道:“孙东家,看来这里不需要你们了,带着你这八个娃娃回到船上去吧。和你们家殿下说一声,你们这几艘船离岛最少十里之外。千万不可以再派人登岛,等到我们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之后,会自己登船的。”

    孙小川从归不归的话里,感觉出来了一丝不详的味道。咽了口唾沫之后,他开口说道“那岛上其他六七百人呢……小川我可以再调配船只过来的。他们虽然不是泗水号的人,不过总是……”

    “哪里还有那么多的活人……”没等孙小川说完,归不归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老家伙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小川你是聪明人,一定要老人家我说的这么明白吗?记住,一天之后如果我们几个还没有出来的话,快去找福徐……”

    孙小川知道自己留在他们几个人的身边,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当下还是带着人回到了船上。看着他们几个离开的背影,小任叁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广仁、火山爷俩在这里,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岛上的人都死光了?”

    “他们俩是大方师,不是神仙。不过就算神仙又怎么样?人参你也不是没有见过神仙的样子”归不归的脸上少多又有了一点笑模样,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现在他们俩能保住自己就算不错了,哪里还有心思在去管别人。”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站在一边的百无求瞪着眼睛说道:“老家伙,这里既然这么危险,你还让你兄弟在这里待着?让任老三和孙小川他们一起回去啊。一会真出了什么事情,你兄弟再有个三长两短的。不怕它干爹席应真找你拼命?”

    “大侄子,你要是能好话好说,我们人参还是挺喜欢你的。”小任叁有些无奈的看了这一对父子俩一眼之后,继续对着自己的大侄子说道:“你爸爸把我们人参留下来,就是看中了我们人参的地遁之法了。前面不管是什么,有们我人参先给你们探探路,如果真是你爸爸说的那样,这里真是一个死人墓的话。那还真离不开我们人参了……”

    现在他们四个人、妖的组合当中,小任叁的实力最弱。以前还有百无求陪着它一起受欺负,现在人家成了妖王,妖法也有了不可思议的提升,小任叁的存在感便越来越弱。现在难得有了用得着它的时候,这个小家伙便显得格外兴奋。

    论起来遁地之法来,吴勉、归不归加在一起,都不如它这个人参娃娃。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小任叁怎么可能会错过?再说凭着它在地下的本事,真有什么危险的话小任叁逃走还是不成问题的

    “火山?现在他宁可死也不会得罪广仁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孙小川说道:“孙东家,看来这里不需要你们了,带着你这八个娃娃回到船上去吧。和你们家殿下说一声,你们这几艘船离岛最少十里之外。千万不可以再派人登岛,等到我们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之后,会自己登船的。”

    孙小川从归不归的话里,感觉出来了一丝不详的味道。咽了口唾沫之后,他开口说道“那岛上其他六七百人呢……小川我可以再调配船只过来的。他们虽然不是泗水号的人,不过总是……”

    “哪里还有那么多的活人……”没等孙小川说完,归不归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老家伙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小川你是聪明人,一定要老人家我说的这么明白吗?记住,一天之后如果我们几个还没有出来的话,快去找福徐……”

    孙小川知道自己留在他们几个人的身边,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当下还是带着人回到了船上。看着他们几个离开的背影,小任叁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广仁、火山爷俩在这里,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岛上的人都死光了?”

    “他们俩是大方师,不是神仙。不过就算神仙又怎么样?人参你也不是没有见过神仙的样子”归不归的脸上少多又有了一点笑模样,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现在他们俩能保住自己就算不错了,哪里还有心思在去管别人。”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站在一边的百无求瞪着眼睛说道:“老家伙,这里既然这么危险,你还让你兄弟在这里待着?让任老三和孙小川他们一起回去啊。一会真出了什么事情,你兄弟再有个三长两短的。不怕它干爹席应真找你拼命?”

    “大侄子,你要是能好话好说,我们人参还是挺喜欢你的。”小任叁有些无奈的看了这一对父子俩一眼之后,继续对着自己的大侄子说道:“你爸爸把我们人参留下来,就是看中了我们人参的地遁之法了。前面不管是什么,有们我人参先给你们探探路,如果真是你爸爸说的那样,这里真是一个死人墓的话。那还真离不开我们人参了……”

    现在他们四个人、妖的组合当中,小任叁的实力最弱。以前还有百无求陪着它一起受欺负,现在人家成了妖王,妖法也有了不可思议的提升,小任叁的存在感便越来越弱。现在难得有了用得着它的时候,这个小家伙便显得格外兴奋。

    论起来遁地之法来,吴勉、归不归加在一起,都不如它这个人参娃娃。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小任叁怎么可能会错过?再说凭着它在地下的本事,真有什么危险的话小任叁逃走还是不成问题的。

    被小任叁说中了心腹事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如果说天底下有谁能探明这岛上出了什么事情的。你叔叔一定排在第一个,后面才是什么徐福、席应真的。等到它探明这岛上的奥秘之后,记得替你叔叔扬扬名……就是是它救了广仁、火山。要不就是人参发现了那俩大方师的尸骨……”

    “老不死的你不用瞎捧了,等着日后见到了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替我们人参好好和他说说今天的事,让他也跟着高兴高兴……”小任叁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之后,半个身子已经陷进了地下。

    最后眨巴眨巴它的大眼睛,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们人参。别跑远了,回来再找不到你们……”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小家伙整个身子已经都陷进了地下,随后小家伙的气息消失在了土地当中。

    吴勉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刚才小任叁地遁的时候,他本想阻止来的。不过看着小家伙有些亢奋的表情,吴勉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老家伙,你把宝押在了它一个吃奶孩子的身上,一旦有个什么闪失,小心席应真和你没完没了啊。”看着小任叁消失的位置,百无求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托底。

    看了一眼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小爷叔之后,它继续说道:“咱们丑话说在前面,要是席应真那个老头要找你的麻烦。你可别想躲在老子的妖山上,别为了你,让席应真那个老头子绝了妖山的种……大不了老子继续陪着你们天南地北的东躲西藏,诶……妖王要转给百疆,省得席应真拿这个说事……不过老子一想起来那个老头子的巴掌,心里怎么就一个劲儿的抽抽……好像老子吃过它的大亏一样……”听到自己的便宜儿子说到这个,归不归可不敢接着话头继续说下去。

    老家伙偷眼看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的吴勉一眼,看着白发男人没打算接话,只能自己想办法岔开话头。

    不过归不归关心则乱,因为牵扯到了自己这傻儿子,他那颗七窍玲珑心也被堵住了。

    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岔开的话头。现在不是这傻小子当初那会了,如今的百无求就算再挨上席应真一巴掌,也不会像当年那样一巴掌打掉记忆了……这个时候,百无求歪着脑袋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怎么这次一提到席应真那个老头子,老子的左脸就疼……老子的左脸一疼,脑仁怎么也跟着疼……老家伙,老子当年挨过那个老头子的打吗?这左边脸火辣辣的……”

    “人参!你没事吧……”这个时候,实在找不到岔开话头的归不归突然一声大吼,随后从小任叁刚刚扎到地下的位置,向着山顶的位置跑去。这是老家伙的无奈之举,他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无奈之下只能用小任叁挡一下了。先牵扯百无求的注意力,等到自己的傻儿子忘了这一段之后,就说自己看错了……

    果然,听到归不归叫喊小任叁,百无求也跟着慌了起来。什么席应真、挨嘴巴都忘的一干二净。它紧紧跟在自己‘亲生父亲’的身后,心里一个劲儿担心那只人参娃娃。

    吴勉看穿了归不归的心思,似笑非笑的跟在这父子俩的身后,等着一会看这个老家伙的笑话。

    当下归不归一口气跑出去百十来丈,他一边跑一边好像看到了什么一样,指着前方的空气说道:“快!把人参放下来,老人家饶你不死……”

    他身后紧跟着的百无求虽然连小任叁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还是跟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不妨的话,老子现在就引来亿万妖兵妖将!将你这南山岛荡平!把你一家老少都碎尸万段,公的喂狗,母的喂猪……”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面前丈余的地面突然炸出来一个大窟窿。随后一个满身是血的小孩子从里面喷了出来,归不归条件反射的抱住了这个满身鲜血的小孩子。正是刚才自己借它名字转移话题的小任叁……

    看到了怀里抱着的是任叁之后,归不归自己都懵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一个人影冲了过来。人影冲到小任叁被喷出来的窟窿上方,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柄非刀非剑的法器,对着黑洞洞的窟窿便砍了下去。

    “轰!”的一声,窟窿当中溅出来一道鲜血,随后,溅出鲜血的位置再次爆炸。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里面喷了出来,竟然托住了紧接着而来的第二下贪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343》,方便以后阅读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第三百四十三章 引魂与催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343并对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第三百四十三章 引魂与催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