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妖王不堪回首的往事

    司马徽躺在床榻上,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跟在败家子身边的狐狸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他可是冲着我来的……算了,不说了……它们拿到了那件东西,这事就过去了。转年要换个家主,不过这几个小的都不省心。真以为我死了就开始胡天胡地……”

    说到这里的时候,司马徽突然没来由的哆嗦了一下。他自己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眨巴眨巴眼睛之后,这位水镜先生向着老家人说道:“你确定吴勉、归不归他们离开襄阳城了吗?”

    “是,我亲自去城门问的刘都尉。吴勉那一头白发,还有归不归的老样子一眼就能认出来。”说到这里,老家人顿了一下,随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那个赶车的叫百无求,出城的时候和酒肆买菜的大车蹭了一下。骂得赵掌柜差点自杀,还把几个劝驾的都给骂了,听说还把襄阳城的城墙都给骂裂了。

    ”

    “那就是他们几个人了……”司马徽皱了皱眉头之后,看着老家人继续说道:“不是你露出来什么破绽让他们看出来了吧?归不归可是比猴都精的,不行,襄阳城待不下去了。你去联络一下城门的官兵,一刻钟之后我要从北门出城……”

    “哈哈!老家伙这次你输了吧?老子就说这个老东西要走北门的……”一个破锣一样的嗓子在大门哈哈大笑了一阵之后,便听到了有人一脚将大门踹开的声音。

    听到有人在门外说话的时候,本来还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的司马徽突然好像兔子一样的跳了起来。随后他向着窗外窜了过去,本来只是木板镂空的窗户,想不到这个时候竟然变得好像是铁板一样。司马徽的身子撞过去之后直接反弹回地上,落地的时候脑袋先着的地,这一下还将他撞的金星乱窜。

    这时候,这间厢房的大门又被人踹开。随后,百无求、归不归、小任叁和吴勉依次从外面走了进来,老家伙进来之后,看着倒在地上的司马徽嘿嘿一笑,说道:“这怎么话说的,老人家我刚刚去给你扫墓,这头也磕了你却没死。司马徽,你自己说我老人家冤不冤?你是不是也得意思意思死一次?”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将手里的一个包裹仍在司马徽面前,说道:“老东西,打开看看这是什么?真正好的下酒菜肴。”

    “还能什么?水镜先生我的项上人头。”司马徽捂着脑袋坐在了地上,呲牙咧嘴的将包裹打开,里面果然是一个和他一摸一样的死人头。水镜先生将人头放在膝盖上,随后对着进门的这几个‘人’继续说道:“又不是我逼着你们去扫墓磕头的,这件事可是赖不到我的身上。既然你们都把人头带回来了,那么我家里那个败家子也没什么事了吧?”

    “到底是卧龙、凤雏的师尊,真是会说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也学着司马徽的样子,盘腿坐在了他的面前,笑嘻嘻的看着水镜先生,继续说道:“不知道你家里有房子不住,好好的干嘛藏在这里?还给自己修了那么大的一座陵寝,你是不在乎了,隔三差五是不是还要给自己上坟烧点符纸?天下这么多的修士,老人家我就佩服水镜先生你……”

    “还是说正题吧,没有时间了。”这时候,窗外传来了百疆那阴沉沉的声音。

    “老人家我正正准备切入正题,你不打岔的话,

    现在已经知道藏匿你们公主的地点了。”归不归冲着窗外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司马徽说道:“外面那只妖可不听老人家我的话,你不说它想听到的话,说不得这只妖真会把你撕巴了中午加个菜。大妖百疆司马徽你总是听说过的吧。”

    “不就是一只大妖吗?就算是妖王又如何?”听到归不归说躲在窗外暗处那个声音就是大妖百疆之后,司马徽冷笑了一声,本来以为他要在说几句硬气一点的话。没想到后面再说话的便来了一个大转弯:“不是水镜先生我怕谁,有些话该说就说,谁拦着也不行……”

    当下,司马徽将自己和那些妖物的纠葛说了出来。水镜先生司马徽没有什么术法的天赋,不过在奇门遁甲、摆布阵法一门上确实既有天分的。通过那位大术士席应真的关系,他弄到不少稀有的阵图。加以改动之后,又变成有他水镜先生风格的阵法。

    差不多也就是当年归不归被徐福关押在苗疆的时候,大术士席应真来到自己这过气弟子府上白吃白喝了几年。临走的时候说不能白吃白喝,当下就留下了那张灭妖的阵法图,被司马徽当作珍宝藏在了自己府上。

    也是当时的司马徽得了好东西爱显摆,席应真走了之后,再有来他府上串门的修士,司马徽便将阵图拿出来显摆一下。也是他的术法太浅薄,仗着其他的宝贝壮壮门面。

    不管怎么说这阵图也是天下无双的至宝,后来这件事便传到了妖王的耳朵里。当下妖王亲自下了妖山,幻化成一个修士的模样来到司马徽的府上,水镜先生的术法太浅薄,竟然都没有发现这人是妖王假扮。不过这个时候司马徽已经布下了半个阵法,便请这位修士去见识这半座阵法的奥妙。结果刚刚进阵妖王便现了原形,困在阵法当中求生不得。如果不是司马徽及时关闭阵法,老妖王便差点死在里面。

    好不容易捡了一条活命的老妖王,从阵法中逃生之后,和司马徽定了盟约。只要司马徽不在摆布这灭妖的阵法,不向外人显摆他有灭妖的阵图,毁掉所有阵图的副本,妖山便每年送给他一笔客观的财物。就靠着妖山年年进贡,才攒下来如今的根基。后来司马徽不再显摆灭妖阵法,这件事也就慢慢被人遗忘掉。

    直到这几年前,妖山送礼的时候突然多了一份。当时司马徽也没有多想,这样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没想到今年拜寿的时候有了变化,来送第二波财物的妖物竟然提出来要一份灭妖阵法的副本。

    这件事引起来司马徽的怀疑,他一边假意应承,一边派出可靠的家人去往妖山,当着妖王的面要一份所要副本的凭证。没有想到派出去的人刚走第二天,那个人的人头便出现在水镜先生的床上。当下司马徽也明白过来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本来他打算在家里摆下灭妖阵法自保的。没想到阵法没等摆,家里便开始接二连三的死人。

    最后司马徽也确实怕了,这才想出来一个诈死的主意。多年前那位炼器第一人百里熙曾经打赌输了,给水镜先生炼制了一个和他真人一摸一样的假人法器。当初本来是闹着玩的,想不到这个时候竟然派上了用场。

    当下,司马徽将这个‘死’了的假人放置在自己床上,他本人则在这个老家人的协助之下逃到了这里。第二天司马徽死了的消息便传了出去,当天夜里他府上便多了几个奇怪的人影。在灵堂上试了几次之后,试探的妖物都认为这位水晶先生果真暴病而亡,这才把主意倒在他的后世子孙身上。

    还没等到苏马徽说完,窗外的百疆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当下直接打断了司马徽的话,说道:“我要知道妖山公主怎么样了!给你送礼的妖物是不是把公主藏在这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12》,方便以后阅读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第十二章 妖王不堪回首的往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12并对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第十二章 妖王不堪回首的往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