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箱子里面的东西

    大船上面除了充足的食水之外,还还留下了两个会驾船的小方士,不过在精卫的暗示之下,归不归还是在临走之前留下了一张本命苻,长生不老并不是不会死,一旦这个老家伙在陆地上送了性命,海岛上面的这些方士们也不用瞎等了,

    将还在昏迷当中的百无求拖到了大船上,归不归最后和送行的饵岛大方师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命方士开船,

    大船驶离了饵岛的海域之后,便又进入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当中,根据驾船的方士介绍,这层大雾是饵岛外面的一层禁制,一般的渔船、商船都会被挡在大雾之外,除非是有海难或者迷航的船只惊动了饵岛大方师,才会破例被放进饵岛的海域,这么多年以来,也只有徐福和席应真两个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闯进饵岛,

    反正在大雾当中什么也都看不到,趁着百无求还没有醒过来捣乱,归不归便拖着那口好像他性命一样的大箱子,晃晃悠悠拖到了船舱里面,当着吴勉和小任叁的面,研究起来加上挂在箱子上面的铜锁,开始小任叁还在旁边看热闹,后来看的无趣之后便找了一根鱼竿,坐在甲板上钓鱼去了,而吴勉从头到尾连看都不看一眼,似乎已经当这件徐福留下最后的藏宝是归不归的了,

    直到大船从大雾中行驶出来,归不归也没有摆弄明白这把铜锁,眼看着解开自己封印的东西就在这个箱子里却拿不出来,慢慢的就连归不归这样的慢性子都有些急躁起来,

    看着过不了多久就要回到陆地上,当下老家伙也是豁出去了,他将船舱外面的雾气都凝结在了自己食指上,就见雾气凝结成了水汽之后,又被瞬间被冻成了一根钥匙模样的冰柱,

    趁着这个小小的冰柱还没有彻底冻结,老家伙将它捅进了锁眼当中,随后开始慢慢的让冰柱在锁眼里面转动,希望能找到机关将这个铜锁打开,可惜就算归不归如何转动冰柱,始终不见能触碰到里面的机关,

    就在归不归看到这个法子行不通,打算将冰柱退出来再换其他的办法试试的时侯,突然看到躺在角落里面的百无求突然直挺挺的做了起来,随后这个妖物瞪着眼睛大声吼道:“刚才是谁抽老子嘴巴的,”

    在极静的环境下突然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老家伙的手颤了一下,将半截冰柱断在了锁眼里面,归不归咧了咧嘴之后,看着已经扭过脸来直愣愣盯着他的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这一嗓子就把老人家我这一天的心思白费了,早知道这样,就应该直接把你扔甲板上,”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二愣子眨吧眨巴眼睛,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才明白自己这是在一间船舱当中,只不过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饵岛的山洞里,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座船上等一下,这是在船上“呕哇……”

    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一艘正在航行的大船上之后,百无求晕船的感觉马上就到了胃里,不过看到了身边坐着的是白头发的吴勉之后,这个妖物竟然五折嘴巴就冲出了船舱,片刻之后便听到了已经跑到船舱的二愣子呕吐的声音,

    看着吴勉又闭上眼睛假寐之后,归不归撇了撇嘴,说道:“这小子也是欺软怕硬,要是刚才我老人家坐在它旁边,那一口肯定就不和老人家我客气了,真不知道它管谁叫爸爸……”

    说话的时侯,老家伙运用术法将锁眼里面的冰柱融化,随后将水滴从里面吸了出来,就在那一点小水珠从锁眼里面流淌出来的同时,铜锁里面突然“嘎叭”的一声,随后让归不归跌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之前怎么都打不开的铜锁,这一下突然自己打开了……

    归不归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揉了揉眼睛之后,他呆呆的销簧已经退出来的铜锁,最后还是吴勉的一句话将老家伙的魂魄叫了回来:“要是还以为自己在作梦的话,就给自己一个嘴巴,知道疼了那就是梦醒了,下不了手的话,就让我来……”

    “能听到你这独一无二的声音,那就肯定不是做梦了,”这时候,归不归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微微发颤,老家伙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抬手将铜锁取了下去,随后颤抖着将那口大箱子打开,看到了里面十几卷用黄金打造的书简,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张写着字迹的兽皮,

    老家伙先将兽皮取了出来,拿在手里面看了一眼,当下便将眉头皱了起来,老家伙的手里是一张海图,看着和前往的饵岛的海图差不多,不过路线却更加复杂,看着海图首尾交替的样子,似乎是一张进去就无法出来的海图,除了标记海域用了几个汉字之外,就是海图上面的两个打字醒目了虚无……

    这个时侯,归不归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研究这幅虚无海图了,他的心莫名凉了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袭来,老家伙将海图扔到了地上,随后从里面拿起来一卷黄金书简来,看了一眼便将书简扔到了地上,随后又扔出来第二卷、第三卷……

    片刻之后,老家伙已经将箱子里面的东西都扔了出来,还是没有找到能解开自己封印的东西,当下,归不归的脸上由红变白,回过头来对着驾船掌舵的方向喊道:“调头回去,老人家我有东西拉在饵岛了,马上回去……”

    “你以为饵岛那里还会有什么别的东西吗,”吴勉将老家伙丢掉的东西捡起来,一边看着一边对归不归继续说道:“该给你的东西一早就给了,在这里都找不到,你也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吴勉说话的时侯,先是将那张海图收好,海图没有什么特别的岛屿,不会是藏东西的地方,不过既然是徐福给的,那还是收藏起来的好,至于那些黄金书简,粗看了一眼之后,是徐福自己突破到大神通境界的一些心得,也算是给吴勉最后的一点交代了,

    箱子里面都是徐福给吴勉的东西,没有一点和解开归不归身上封印有关的东西,

    这个时侯,两个方士跑了过来,询问出了什么事情,现在是不是要调头回去了,看到归不归失神的样子之后,吴勉替他说道:“这个老家伙干柴做了噩梦,你们不用当真,继续往前走回到陆地再说,”

    两个方士离开之后,已经吐完回了船舱的百无求似乎已经明白除了什么事情,它眨巴眨巴眼睛,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被那个什么徐福的耍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封印解不解开也没什么大不了,大不了老子我护着你,谁让是你生的老子,别说,刚才老子做了个梦,梦里面老子变成了一个怪物,漫山遍野的追着饵岛那些方士们打,还前后两次把你扔海里了,对了,梦里面还有席应真,他好像又抽老子的嘴巴来着,老家伙,你说可不可乐……”

    听了自己这便宜儿子的话,归不归差点哭了出来,当下他踉踉跄跄的从船舱里面冲了出来,站在甲板上,跳着脚的骂道:“徐福,老人家我从三岁看你就不地道,还说我在背后说你的坏话,我老人家都是收着说的,你七岁偷看隔壁王寡妇洗澡那回我还和谁说了吗,还有你九岁那年……”

    就在百无求跳着脚骂街的时侯,百无求在船舱里面已经听出来了门道,这妖物咂巴咂巴嘴,从嘴里蹦出来一个字:“该……”

    就在这个时侯,海平面上出现了一条细线,随着船只不停的前行,这条细线也开始慢慢的展开,变成了一望无尽的陆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607》,方便以后阅读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第六百零七章 箱子里面的东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607并对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第六百零七章 箱子里面的东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