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5章 红颜祸水,情关难过!

    瞧瞧,这可就是为了一个女人?

    他大周的堂堂宝亲王,那家大业大的,竟然因为他一句搬空他王府的话,就吓得跑路了!

    这可真是……

    红颜祸水啊!

    “陛下,这话,好像你说不大合适……”

    一旁的大太监韩善闻言,想了想,复又想了想,还是很实际的开口道。

    陛下啊,你虽然红宫佳丽三千,可是,那些个女人,真的能走进你的心吗?

    你的心底,不是始终都惦记着沐太子点下的祖母吗?

    这周家皇族,专门出痴情的男人,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如今,您这样来说,怕是最没有资格的了,想当年,你可是因为沐太子点下的祖母之死,郁郁寡欢了好久,及至最后,成为了心结,久久不能解开,差点儿抑郁成疾……

    “额……”周临帝闻言,顿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大太监韩善这话说的没错,他的那些个情事,韩善最知道不过,他此生,万花丛中过,可是,真的放在心上的女人,从始至终,都是那一个!

    “身为帝王,平衡后宫,我也是无奈……”沉吟了一下,周临帝还是开口道。

    他才是大周的帝王,就算是他这个帝王当的憋屈,可是,也没有人来为他承担整个大周的基业不是?

    曾经,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在苦苦的支撑着,不是吗?

    他痛失挚爱,可还要汲汲营营与帝王心术,如若不然的话,这大周的千里江山,将由谁来守护?

    如今,他也是时候该歇歇了,他的孙子周沐,虽然并未如他所愿的,被他养成为一个冷血无情的帝王,可是,他的身边,有顾长生,有南国作为依仗……

    “帝王高位,位高道孤,我那孙子何其有幸,竟然能有顾长生那样的女人,陪他一生……”叹息了一声,周临帝转身,就再次往大殿走去。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的孙子周沐,确实是幸运的。

    能够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而这个女人,也强大到,可以守护爱情。

    这样,相濡以沫,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周临帝年轻的时候,也曾幻想过……

    可是,终究是他无能,所以,他所爱的女人,才会淹没在了宫闱的争斗之中,红颜薄命……

    而顾长生却不同,她地位尊贵,自然可以守护好她的爱情。

    “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上?你们太子殿下的大婚,那是肯定不能含糊的,就算是倾尽我东周之力,我也要我的孙子,风光迎娶顾长生入门!”周临帝走了几步回头,这才发现,身后的那一干老臣,都还没有跟上来,赶忙催促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

    可不是发呆的时候啊!

    他孙子的大婚,可就只有四日的时间了!

    四日的时间,本来就不够用,可不能再这么耽搁着!

    “是,臣等定当竭尽所能!”一众大臣闻言,当即开口道,然后稀稀拉拉的就跟在周临帝身后,再次往大殿走去。

    这议事大殿的屋顶,虽然被宝亲王拆了半拉,但是,尚且能够议事!

    时间短,任务重,他们现在连个换地方的时间都没有啊!

    太子殿下的大婚,那是能含糊的事儿吗?

    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顾长生是女方,这女方出嫁,自然是要嫁到男方家里去,然而……

    顾长生还是南皇!

    还是南皇长生!

    所以,这事情,顿时就变得颠倒了!

    南国怎么可能愿意他们的陛下嫁到太子府?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儿,再说起来,他们的太子殿下,更是恨不得整日里就住在天宫了事,所以,这事情,倒也不甚为难你了!

    大婚的洞房,就定在天宫好了,所幸天宫的那些女官给力,这些都不用他们操持,他们要操持的,是大婚的典礼和祭祖等事宜,那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不过,换句话说,想想也蛮心酸的,他们的太子殿下,从回来到现在,可是连太子府都没有回过,连皇宫都没有进过,更是没有召见一个他们这些个大臣。

    有一个这样只重美色的太子,这让他们这些个大臣,很是觉得前途堪忧啊有没有?

    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们也不敢怎样……

    找太子殿下理论吗?

    别闹了!

    太子殿下现在忙着宠妻呢!

    万一太子殿下一个不开心,再去祸害他们的厨房,那可怎么是好?

    所以,权衡利弊之下,一众大臣觉得,他们还是听天由命吧,太子殿下和南皇陛下那是一样一样的,都是惹不起的存在!

    他们大婚,他们这厢忙的要死要死的,一个字,那就是该!

    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言,讲道理什么的,都是白搭!

    而就在皇宫之中,紧锣密鼓的筹备着顾长生和周沐的大婚之事时,远在北蒙的孛儿只斤念,已经接到了飞蛊传来的消息……

    对于顾长生从北蒙北上前往神陨之地,却越过北蒙直接回到大周一事,孛儿只斤念心底疑惑非常,可是,却也没有时间想太多。

    飞蛊是南疆传讯专用的蛊虫,行动速度之快,胜过千里良驹还要许多,听到随同飞蛊来的女官传信,孛儿只斤念来不及多想什么,顾长生和自家师兄的婚期定下的那么着急,她哪里还有时间想其他?

    可是,也总不能连贺礼都不备下吧?

    那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啊!

    是以,孛儿只斤念歪头想了想,还是吩咐了那女官一声,“你且在这里等等,只需半刻,我就随你启程赶往大周。”

    孛儿只斤念和顾长生是过命的交情,和周沐又有同门之谊,两人的大婚,她是说什么都不会错过的!

    只是,没想到这么仓促而已。

    如今,孛儿只斤念已经是北蒙的王,在顾长生的帮助下,以雷霆手段,迅速的稳定了北蒙的局势,只是,她的眼底,却总是有一抹,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的落寞……

    而这份落寞,正是因为她离去的爱人……

    孛儿只斤念生性豁达,和顾长生差不多的性子,大大咧咧,可是,在对于月西楼的感情上,她虽然始终都不曾掩饰,但是,到如今,却因为身份,不得不和月西楼各奔东西,劳燕分飞……

    “北蒙王无需顾忌,陛下有言,无论如何,都要将你带至她的大婚典礼之上,属下受命,自然不会错过!”女官听到孛儿只斤念这话,赶忙福身道。

    南国的女官,素来目空一切,眼高于顶,但是,那也要看是跟谁,在孛儿只斤念面前,别说是传信的南疆蛊女,就算来人是南国的肱骨大臣红岩娇娇,在孛儿只斤念面前,那也是不敢放肆的!

    孛儿只斤念和他们的陛下,生死之交,想当年,他们的陛下独闯南疆之时,险象环生,就是这个女子,豁出去性命,为他们的陛下,守住了后背……

    这种过命的交情,非寻常人可比!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孛儿只斤念对他们的陛下有恩,对他们整个南国都有恩,整个南国之人,都铭记于心,郑重相待还来不及,怎么敢怠慢?

    “那你就在这里歇息一下,我一下就回来!”孛儿只斤念闻言,连忙点头,转身就要往后殿走去,只是,转身之后,孛儿只斤念复又回头,看向那女官,迟疑的开口问道,“顾长生和师兄他们,可曾传信给了……给了……”

    好久不见,那个魂牵梦萦的名字,已然成了孛儿只斤念心底的一个鲠。

    如今,就算是开口询问,也是如鲠在喉,连说出口,都有些困难,眼睛莫名的有些酸涩,有些想哭……

    “呵呵……北蒙王想问的是楼爷吧?”女官听到孛儿只斤念这话,当即低头窃笑了一下,“自然是通知了的!楼爷可是我们姑爷的长辈,我们陛下和姑爷大婚,如此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少了长辈在场?”

    “北蒙王且放心,待得你到上京之时,天宫之中,你定然能够见到你那心心念念的人儿!”

    “你!”孛儿只斤念闻言,棱角分明的小脸上,当即闪过一抹娇羞之色。

    她和月西楼的那些个事儿,怕是普天之下,已经无人不知了吧?

    可是,她终究是,北蒙的王!

    她的身上,承载了北蒙所有的希望,承载了北蒙的兴衰……

    但是,真的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一直这样下去,就算是她,也会累的……

    除却身份,她只是一个女人,她所求的,也如同顾长生一般,她只想,她爱的男人,能够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看日升日落,看朝花夕拾……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身份的差异,成了他们始终无法跨越的鸿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2155》,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2155章 红颜祸水,情关难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2155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2155章 红颜祸水,情关难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2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