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6章 这秋千荡的,我服!

    听到顾长生这吼声,王骗子和赛半仙忍不住的面面相觑!

    “没有?怎么可能会没有呢?朝花夕拾就长在楼顶上啊!”赛半仙不解,虽然他们两个人也没有很关注过每一重天的重宝,可是,那朝花夕拾确实就在接云楼顶没错的!

    “你大爷的,就是没有好不好,不信你上来看!”

    听到赛半仙的回答,顾长生再次低吼。

    她还会说谎不成,丫的!

    上去看?

    开什么玩笑?

    他可不想被吹走!

    赛半仙听到这话,当即摇头,他才不会那么傻!

    反倒是一旁的王骗子,抬着头,疑惑的看着已经到了接云楼顶楼的顾长生,眨了眨一双老眼,最后,还是扬声道,“那什么,顾长生,可能不爬的顶,还不够顶,你再往上爬,爬到楼顶上看看?”

    说出这话的王骗子,心底其实也是发虚的……

    那重宝堪舆图,该不会真的那么坑吧?

    说是接云楼之顶,难道真的就是楼顶,而不是顶楼?

    王骗子这么想,顾长生此时也是这么想的!

    丫的,虽然说王骗子的提议有点儿坑,可是,这顶楼之上,确实没有什么朝花夕拾,那么,难道真的是楼顶,而不是顶楼?

    这尼玛!

    真是没谁了!

    爬上来顶楼都这么费劲了,你让她这个负重千斤的人,怎么爬上楼顶?

    那可是屋檐啊屋檐,你懂不懂?

    那可是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还加上大风呼啸的地儿啊!

    “真特莫的是要了老娘的老命了!”

    低咒了一声,顾长生忍不住的往顶楼边缘退去,抬头不断的往楼顶望去……

    这可要怎么爬上去啊?

    这尼玛四周除了四根大柱子,连一点儿东西都没有,可是沿着这柱子爬上去,也碰不到屋檐,而是碰到上面的屋顶啊,这可怎么弄?

    顾长生的凤眸,在接云楼顶楼和楼顶之间,不断的移动,最终,还是做了决定,咬了咬牙,狠了狠心,低咒了一声,“大爷的,拼了!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个野蛮女友!”

    不就是爬楼顶吗?

    不就是冒着被吹走的风险吗?

    她还能怂了不成?

    怂了那可就是前功尽弃了啊,她这一身汗可不是要白出了?

    那是绝对不行的!

    想到这里,顾长生也没有多做迟疑,红衣之下的纤细小手一挥,刹那之间,一根红菱,就如同长剑一般,往接云楼的楼顶飞去……

    奈何……

    奈何尼玛风太大了,愣是把顾长生的红菱给吹歪了有没有?

    顾长生看着那和屋檐擦肩而过,被风吹得四下飘的红菱,那叫一个蛋疼啊……

    靠之!

    给自己弄根绳都这么难?

    还让不让人好好玩耍了啊?

    “老娘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低咒了一声,顾长生的倔脾气也跟着上来了。

    她顾长生的人生字典中,就没有放弃这个词儿,所以,迎难而上什么的,顾长生虽然不喜欢,可是不得不面对的次数,也变得无比多了起来……

    所以,再次加大了手中的力道,这一次,顾长生可是牟足了劲儿,执意要把手中的红菱另一端绑在楼檐之上的……

    “呼!”大风吹过,顾长生手中的红菱,再次随风起舞……

    顾长生也不气馁,一次不行,就来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左右,她是不会放弃的就对了!

    而接云楼下,那些个因为顾长生的爬楼举动而引来的路人们,早已经惊呆了!

    “她爬上去了!她竟然真的爬上去了,她怎么没有被大风吹走?这不科学啊!”

    “你们看她在干什么?她在顶楼上挥舞红菱干什么呢?她该不会是要上楼顶吧?”

    “快别开玩笑了,楼顶啊!那里连站脚的空都没有,上去还不分分钟被吹走?她又不傻,怎么会找死?”

    “可是你们快看,她把红菱绑在楼檐上了!”

    “……”

    众人你一眼我一语之中,顾长生终于还是在锲而不舍之下,成功的将红菱绑在了楼檐之上……

    看着成功缠绕在楼檐之上的红菱,顾长生笑的很惬意,动作无比快速的将红菱的另一端绑在了顶楼的柱子上,然后……

    然后人就抓着红菱,缓缓的离开了地面……

    这双脚一离地,顾长生双手抓着红菱,整个人都在大风之中,被风吹得横飞了起来……

    “天爷!快看!快看哪个女人在做什么!”

    “她只是在顶楼荡秋千吗?”

    “太大胆了,她这可真是作的一手好死啊!这一个不巧,可真的会被吹走啊!”

    “这秋千荡的,我服!我大写的服!”

    “……”

    接云楼下的言语之声,顾长生根本就听不到,她的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连带的吸进口鼻的空气,都非常的稀薄,稀薄到顾长生都快要缺氧了……

    天知道,若是顾长生知道楼下的人现在是怎么想的,一定会暴跳如雷!

    尼玛!

    感情这秋千是她愿意荡的还是怎么的?

    谁特莫的愿意谁自己来啊!

    她这分明是被逼上脸上,无路可走了,才不得不出出此下策的好不好?

    要不然,她就要白跑一趟,和那朝花夕拾,擦肩而过了啊!

    “引风珠!引风珠是吧?你这是铁了心要吹皱老娘这一张小白脸了是吧?老娘跟你拼了,你就别让老娘找到你,找到你,老娘定要你好看!”

    大风之中,顾长生说出的话,都有些断断续续了,可是,却任由身子在呼啸的大风之中摇摆,只能靠一双手,抓着红菱稳住身形……

    不但如此,她还要往楼檐不断的移动……

    每当她移动的时候,那就要放开一只手,这全身抵御大风的重量,就全部压在另一只手上了……

    这个中的感觉,不身在其中,你是绝对不能体会的……

    顾长生觉得,经过这一次,自己这一双手臂,大抵是要变长一点儿了……

    实在是这拔苗助长的,真心拔的相当的好啊……

    顾长生憋着一口气儿,一点儿一点儿的往楼顶移动,就连在接云楼半腰的王骗子和赛半仙,见此都惊呆了……

    “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彪悍了吧?这需要多大的臂力啊?”赛半仙吞口水。

    “不是人!真的太不是人了!”王骗子附议。

    这女人,真心是超过他们想象的彪悍,好像就没有什么事儿,是她干不出来的一般……

    “不许你们说我娘亲坏话,否则等我娘亲回来,我就告诉她!”窝在两人怀中的小肉包听到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嘟着小嘴巴,一脸不开心的道,“再说,我让小云云咬你们!”

    小云云?

    吞云兽?

    开什么玩笑!

    吞云兽可是个咬住人不吞下去就不撒嘴的,他们傻了才会去招惹它!

    看着小肉包怀中跟个宠物似得吞云兽,王骗子和赛半仙嘴角微抽……

    这娘俩……

    都不是人!

    竟然能有人,把吞云兽当成宠物来养,而且还是一个不长毛的吞云兽,这也是没谁了!

    也不怕被吞云兽吃穷了!

    “呵呵……我们这不是担心你娘亲的安危吗,那个楼顶上,风可是大的很,大得很呢……”赛半仙尴尬的解释。

    “是啊,引风珠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引风珠四周,风力之大,能够形成漩涡,直接将人卷起来,你娘亲想要拿到朝花夕拾,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王骗子点头,他们其实是好心,真的是好心……

    “那就把引风珠也拿了好了!”

    小肉包听到王骗子这话,想了想,无比坦荡荡的开口道。

    听到小肉包这话,王骗子和赛半仙两人,顿时就噎住了……

    把引风珠也拿了?

    这小孩儿……

    说话能不这么轻松的跟吃家常便饭似得吗?

    “你当那引风珠是你家的啊?”王骗子瞪眼,他是真的受够了这娘俩理直气壮的强盗行径了,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娘俩,还能强盗的这么理直气壮,简直是让人无语至极。

    “拿了不就是我家的了吗?你是不是傻?”小肉包闻言,顿时对着王骗子翻了一个小白眼,一脸不屑的开口道,“我娘亲说了,遇到宝贝,不拿白不拿,白拿谁不拿?不拿那是傻!你放心,我娘亲如果见到那引风珠,是肯定会拿来的!”

    放心?

    他们能放心才怪呢!

    王骗子和赛半仙听到这话,哪里还能放心的下来?

    其实,这第四重天之中的重宝,虽然说是朝花夕拾不假,可是,那朝花夕拾,只是一株能让让人恢复到风华正茂的时候的草药,大多也是女子才会觊觎,其实鸡肋的紧,反倒是那守护在朝花夕拾旁边的引风珠,那才是真正的宝贝……

    若是这引风珠落入了顾长生的手中,王骗子和赛半仙简直不敢想象那后果,总之,绝对会很壮观就是了……

    而就在王骗子和赛半仙忐忑的无以复加的时候,顾长生这厢的秋千,终于是荡的差不多了,一身吃奶的力气也快要用完了,大汗淋漓的顾长生,终于还是手脚并用的,爬到了接云楼的楼檐之上……

    趴在楼檐上,顾长生抓着琉璃瓦,直接萎了……

    靠之,累成狗了有没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866》,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866章 这秋千荡的,我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866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866章 这秋千荡的,我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