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 祭台,问卦的女子!

    顾长生就看到自家小肉包,就在自己的面前,那么的飞过去了!

    “儿子!”

    顾长生惊呼了一声,伸出手想要抓住自家儿子,可是却徒劳无功,自家小肉包就那么红果果的和自己失之交臂了!

    外面,顾长生还能看到那机关老鼠真的变成了热锅上的老鼠,着急的不行不行的,很明显,是看到他们在它的面前眼睁睁的消失了,给吓坏了!

    “我的天,这是搞什么鬼?”

    顾长生见此,顿时愣了愣。

    她好像,被传送到了,另外一个时空中一般……

    而四周的场景,更不似北蒙王城,也不似月不落城,四周,一片烟雾缭绕,宛如人间仙境,带着芬芳的气息,甜甜的花香……

    “哼哼……”

    顾长生闻到这花香,忍不住的哼了哼鼻子,想要闻的更清晰一点儿……

    这花香味道,好像有点儿熟悉啊……

    “到底在哪里闻到过这种气息?我怎么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顾长生眨了眨眼睛,再一看四周,自家小肉包早已经消失不见,而老鼠的身影,也已经看不到了,唯有自己,在烟云缭绕处孤身站着……

    “这是哪里?这花香是从哪里来的?”

    顾长生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直觉的,顾长生觉得这幻境,大抵是和那月神婆娑脱不了关系的!

    无奈之下,顾长生环顾四周,除却烟云缭绕,还是烟云缭绕,只能在这烟云缭绕之中,摸索着往前走去……

    “有人吗?这里有人吗?”

    顾长生一边走,一边喊着,不过,顾长生也觉得自己喊出这话挺傻的,这里,怎么肯能有人?

    就算是有人,也不可能是人啊!

    月不城整个儿都是沉寂的,这隐藏在月不落城中的幻境,又怎么可能会是真的?

    不过,很快的,顾长生就顺着花香的方向,找到了花香的来源,可是,当看到那蔓延暂放的花朵之时,顾长生的嘴角就抽了!

    靠之!

    她说怎么觉得这花香那么的熟悉呢,原来,这花儿,她还真见过!

    孽海花!

    这话也不是别的,正是在星宿塔中,顾长生曾经见过的孽海花,那娇艳的花瓣,浓郁的色彩,就像是盛开在忘川河畔的曼陀罗花,妖娆绽放,开至荼蘼!

    “孽海花!竟然是孽海花!月神婆娑最喜欢的花,孽海花!”

    顾长生忍不住的低呼了一声,动作更加小心谨慎了起来!

    尤其是,在看到那花丛之间,隐隐约约可见的祭台之时,顾长生就连呼吸,都跟着紧张了起来,屏气凝神的往前走了一步,顾长生的瞳孔,不断的睁大……

    靠之!

    竟然还真的有人!

    那祭台之上,真的有人!

    有一个跪地的女子的背影,像是在祈祷着什么,又像是再说着什么,只是离的太远,顾长生看的不甚真切……

    顾长生屏气凝神的往前又走了一步,整个脸上,都带着震惊之色……

    如果说,这里是封印在月不落城中的幻境的话,那么,这幻境之中,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呢?

    这尼玛,还是个会动的,这不是人吓人吓死个人吗?

    “那个,叨扰一下……我能问一下,这是哪里吗?”

    顾长生觉得,自己这么贸贸然的闯进来,大抵要和这里的地头蛇交代一下!

    看着那个跪在祭台上的背影,明显的是比自己要来的早很多,打声招呼还是必要的,所以……

    顾长生很是有礼貌的开口!

    可是,回答顾长生的,却是……

    没有回答!

    顾长生的嘴角抽了抽,只能再次往前小心的走了两步……

    “又是这个卦象啊!又是这个卦象……本尊为了这卦象,走下了九重天,又为了这卦象,从九重天堕下神坛落入凡世,可是,还是不得解……”

    幽幽的声音,空明清冷,带着无尽的担忧,仿佛来自天际,又仿佛近在眼前,苍茫而寂寥……

    随着顾长生的怯怯靠近,那跪在祭台上的背影的言语,也落入了顾长生的耳中……

    这让顾长生原本打算再给开口的话,顿时就咽到了肚子里……

    “卦象?什么卦象?什么九重天?什么多下神坛落入凡世?这说的都是什么鬼?”

    顾长生的心底,忍不住的泛起了嘀咕……

    看着那跪在祭台上的背影,看着那纤细的背脊之后,披散着的长长的金色长发,没来由的,顾长生就是觉得,无比的熟悉……

    可是,到底在哪里见过,顾长生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再往深的想,顾长生就觉得脑仁儿一阵生疼,忍不住的抬手,捂住了脑袋,又怕惊扰到正陷在自己思绪中的那祭台上人,顾长生只能踉跄着身形,在祭台边靠坐了下来……

    “这卦象,到底意味着什么?又从何而起,如何能解?本尊到底该如何做,才能让这卦象预示的场景,不出现?”

    就在顾长生缓解脑仁生疼的情形之时,那淼淼神音,再一次的在顾长生的耳边响起……

    “到底是什么卦象啊,值得你这么费神?”

    头疼中的顾长生,忍不住的低咒了一声,直觉的开口道。

    可是这话说出之后,顾长生就后悔了!

    完了!

    该不会惊扰这正在问卦与天的女子吧?

    “诸天倾覆,山河逆转,诸神凋零,生灵涂炭……这卦象,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卦象?到底是何缘由,能让本尊守护的诸天,变成这片狼藉的模样?”

    像是在回答顾长生的话语,又像是再喃喃自语,祭台之上,那跪坐的女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祭台边缘,顾长生支着身子站了起来,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一脸疑惑,心底忍不住的暗自思考……

    这人,啊!不!应该说是这神明!

    到了此时此刻,在这孽海花田中,遇到这祭台上的女子,顾长生隐约之中,已经有所感知,这跪坐在祭台上的女子,应该就是此地的主人,也是这月不城的主人,月神婆娑!

    她这到底是听到了我说话,还是没听到呢?

    顾长生心底不确定!

    好歹,不去回想,脑仁就不是那么疼了,顾长生扶着祭台的栏杆,沿着台阶,一步步的往祭台上走去……

    反正,到都到了这里了,是福不是祸,她总要上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离开这幻境的方法呢!

    这时间,顾长生的心底,隐约之中,已经明白,她好像是一个不小心,走到了尘封在月不落城中的,此地的主人,月神婆娑生前的回忆中去了!

    “诸天倾覆?山河逆转?诸神凋零?生灵涂炭?你看到的卦象是这个?不知道原因了对吧?那简单啊,我来告诉你啊,因为,在荒古纪元之末,你所在的荒古纪元,发生了诸神之战,诸天神明都打成一锅粥了,自相残杀,及至诸神凋零,当然会生灵涂炭了……”

    一边往祭台上爬,顾长生一边撇着嘴角开口道。

    “这窝里斗什么的,果然是劣根性啊,就连神明都不能幸免,你怕是不知道吧,你所在的纪元都已经消失了无尽的岁月了,亏得你还在这里杞人忧天的担忧着,有什么卵用呢?到了最后,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顾长生觉得吧,这幻境既然是月神生前的记忆片段,那么,眼前的这女子,理应听不到自己说的话才对,要不然,她早就发现自己到了这里了!

    事实证明,那祭台上的女子,果然是听不到的!

    因为,直到顾长生走上了祭台,站在了那女子之后,她依旧跪的很是周正,连一点儿反应都没带有的……

    “还真是看不到我啊!”

    顾长生的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不知道是喜是忧……

    而那跪着的女子,此时正看着手中卜卦的龟壳,正微微垂头,看样子,正在凝思的样子……

    “月神婆娑……到底长什么样子呢?看这身形,这体态,很是聘婷啊……”

    顾长生一脸痞样的单手托着下巴,看着眼前的背影,啧啧称赞道,然后,复又抬起脚,往那跪坐的女子身前绕了过去……

    “这可是神明啊!就这么摆在自己的面前,不看白不看,看了也白看,快让我看看这荒古纪元中的神明到底是长什么样的?这可是一个爱上了凡人的神明啊,啧啧……”

    一边嘟囔着,顾长生一边往祭台前面绕了过去……

    虽然说,这只是月神婆娑生前的记忆画面吧,可是,顾长生也不是很敢造次,离那跪坐在祭台正中间的女子也是远远的……

    顾长生虽然不敬畏什么神明,可是,丫的她怕死啊!

    万一自己要是太放肆了,惊扰了这已经作古的神明,发生神明科学难以解释的事情可该怎么办?

    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对于神明的长相,顾长生是真的蛮好奇的,更何况,这还是个女神,按照弑无绝说的,这还是荒古纪元之中,硕果仅有的一位女真神!

    也不知道,到底是长得何等风华绝代,冠盖诸天?

    好奇心驱使之下,顾长生绕到了祭台正前面,因为那女子是跪在地上,还垂着头凝思,顾长生只能微微弯腰往那女子的脸上看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758》,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758章 祭台,问卦的女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758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758章 祭台,问卦的女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