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4章 周沐的吻,男人的小别扭!

    “干什么干什么?抢劫啊你!”顾长生看着从高处扑来的修长人影,直觉的想逃。

    可是,才一转身,手臂就被捞住了!

    “抢劫,不是你最拿手的吗?”周沐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家小女人,居高临下的再次伸手,“拿来!”

    “不给不给就不给,这是我淘来的的东西,凭什么给你,让你去当老好人啊!”貂蝉的终身大事儿,绝对算得上是顾长生身边,最老大难的问题,今个儿好不容易解决了,顾长生还等着回去卖乖呢,好歹也能让貂蝉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少气自己一点儿啊,怎么可能白白的将这样的筹码让出去?

    就算是自家妖孽,也不行!

    坚决不让!

    “知道本王为何摘下面具吗?”周沐看着手中挣扎的小女人,俯身,贴在顾长生的耳边,耳语道。

    顾长生只觉得耳边一阵儿热气传来,汗毛孔都有点儿竖起来了,回过神来,明艳的小脸上,忍不住的染上了一抹羞红之色,狠狠的瞪了自家妖孽一眼,咬牙切齿道,“因为你小肚鸡肠!”

    她不就是多看了奇渥温都几眼吗?

    这男人就耐不住,把面具摘了下来,给人家来了一个会心一击!

    干出这么掉价的事儿,亏得他还好意思问,顾长生都替他觉得有点儿汗颜了!

    小气吧啦,小肚鸡肠,心胸一点儿都不宽广,更别提海纳百川的容人之量了,自家妖孽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醋坛子!

    “因为你,所以小肚鸡肠。”周沐的嘴角微勾,覆在顾长生的耳边,再次低语道。

    顾长生闻言,心底一丝丝的甜意忍不住的冒出了粉红色的泡泡,自家妖孽哈呼自己,这感觉,身为女主,顾长生觉得,还真是不赖的!

    明艳的小脸上,娇羞之色更甚,看的周沐一阵儿晃神。

    “拿来。”可是,他还是没忘了正事儿。

    “你……”从感动之中回神,顾长生瞪眼,她就说么,什么动人的情话什么的,都是铺垫,都是前奏,抢自己的功劳,才是目的!

    自家妖孽,果然腹黑!

    “不给……不……”顾长生还没来得及抗议,就感觉眼前一片阴影笼罩了下来。

    唇上传来的温热触感,带着淡淡的龙涎香味,无比的熟悉……

    唇齿交融间,顾长生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句话在回荡:她又被自家妖孽当众轻薄了,啊啊啊啊……

    而且这次,弑无绝就在他们身边,两步开外!

    这么近!

    啊啊啊啊……

    顾长生觉得她的脸都烧了起来,快要成煮熟的小龙虾了!

    故意的!

    自家妖孽一定是故意的!

    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么?

    他们如今可还在星宿塔里呢,才刚过了第三层而已呢,自家妖孽就非礼自己几次了?几次了啊?啊啊?

    羞愤欲绝中的顾长生,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紧紧的闭上了双眼,不敢去看第三层星宿塔中,仅剩的几人的反应,尤其是弑无绝的反应……

    “啊!”奇渥温都看着在楼梯上吻做一团的周沐和顾长生,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一脸羞涩的往元宝靠近了点儿,低语道,“你家主子,还真是奔放啊,这可不像是中原人的做派!”

    “你懂什么?少见多怪!”元宝闻言,当即白了奇渥温都一眼,不过转眼,复又看着他加了一句道,“不过你放心,你的未婚妻……貂蝉,绝对比这个更奔放……”

    “真的吗?貂蝉是那种热辣如火的女人吗?”奇渥温都闻言,双眼当即就闪亮亮了,“我最喜欢惹火的女人了,我的未婚妻她……”

    奇渥温都说了什么元宝没有听清,因为他说的奔放,不是奇渥温都理解的那个奔放……

    他家貂蝉的长相,那是真的很奔放啊!

    希望,知道真相的奇渥温都,不会哭出来!

    可怜的人啊,巨这么被自家娘子给忽悠了,还是赔上了一辈子……

    周沐这个吻倒是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虽然,他食髓知味,但是,他怀里这个僵硬的不换气的小女人,会憋死……

    他可舍不得!

    在顾长生感觉自己浑身的氧气都抽离,眼瞧着就要憋死的时候,压在唇上的温热,终于停止了攻城略地,顾长生还没来得及庆幸逃出生天,就感觉到袖袋一动……

    再回神时,就看到自家妖孽拿着奇渥温都给的定亲信物,退至了两级台阶之上,宛如神邸的脸上,神情温润的看着自己……

    “这个,本王带你保管。”奕奕然的将那玉佩收了起来,周沐深如寒潭的眸底,还带着一丝暧昧的流光。

    “你……”顾长生看着说完这句,就奕奕然转身继续去刨夜明珠的自家妖孽,恨的牙痒痒,差点儿咬碎了自己的一口小白牙!

    妖孽!祸害!不要脸!

    竟然用美色祸祸她,把她的玉佩给顺走了!

    虽然那玉佩也不是她的,可是,是她算计来的啊,留着落好用的啊!

    顾长生气嘟嘟的从楼梯上下来,就对上了奇渥温都笑的一脸暧昧的脸,磨牙之声,顿时更响亮了一点儿……

    “那个,南皇,你怎么把我的信物给沐太子殿下了啊?”奇渥温都担心顾长生恼羞成怒遭殃的会是自己,连忙开口问道。

    “因为老娘不是柳下惠!”顾长生的回答,很是简单粗暴,转头看向楼梯的目光,犹有些恨恨。

    坐怀不乱啥的,她是真的做不到啊!

    尤其是面对自家妖孽这个祸害的时候,她就没沾过上风!

    完全是被压制的存在!

    这真是血淋淋的现实,让顾长生恨的肝儿疼的真相!

    如果不是那一个瞬间的意乱情迷,自家妖孽怎么可能钻了自己的空子,把玉佩给顺走呢?

    “呃……”奇渥温都没想到顾长生的回答,这么的简单粗暴,一时间有些接不上话。

    “流氓!土匪!强盗……”顾长生犹对着自家妖孽的背影,不甘的低吼了几声。

    奇渥温都听的略囧,求救的看向忙活着做饭的元宝。

    救命啊!

    南皇太简单粗暴了,他完全应付不过来啊!

    这还真不是一般男人能驾驭的女人啊,也就沐太子殿下那样的,男人中的战斗机,才能做到啊!

    “娘子,你别生气,爷他不过是小别扭,吃醋了而已……”元宝珠圆玉润的脸上,满是无奈之色的开口道。

    “他别扭?他吃醋?他别扭吃醋个球啊!他就是个流氓加强盗,耍流氓还剥夺人家的劳动果实,貂蝉的亲事明明是我定下的,他就是来抢功劳的,奇渥温都,你说我说的对不对?”顾长生听到元宝这话,当即抗议道。

    “对对对,我和貂蝉的亲事,是你一手促成的!”不明就里的奇渥温都,很是上道的接口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拍马屁总归是没错的!

    这也是后来的后来,奇渥温都每每想到此时此刻的感激涕零,都悲愤欲死的原因之所在,因为,那时间的他,过的那是当真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紧啊……

    “看,连奇渥温都都这么说,你还想替你家爷洗白!”顾长生指着奇渥温都,指控元宝。

    元宝看着自家总是慢半拍的娘子,神情很是无奈,叹息了一下,有点儿也不着恼,连忙解释道,“娘子你又误会爷了,你也不想想那玉佩是什么信物?那可是奇渥温都定下媳妇儿的信物,你是我家爷的未婚妻,爷他们怎么可能让别人定媳妇儿的东西放在你身上吗?爷那么小肚鸡肠的一人……咳咳……口误口误!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娘子你懂了?”

    元宝觉得,他真心不容易啊!

    他明明只是一个小太监而已,坐着伙夫蛋子的活计也就罢了,时不时的客串一下小宫女也未尝不可,关键是,他还担任着教养嬷嬷的重任!

    这一点,不光是自家娘子,就连自家爷的教养大任,都是任重而道远的!

    元宝的辛苦,你真的不懂!

    他愣是快要把自己培养成一个五项全能的好太监了,在这一点上,就连元宝都不得不佩服自己!

    “是这样吗?”顾长生眨眼,懵懂中。

    “自然是这样的,不然的话,爷怎么肯抢你的东西啊?他恨不得把所有的宝贝都堆在你面前还来不及!”元宝点头,一脸笃定的为自家爷说好话。

    “这样啊,那他怎么不说,非要干流氓事儿,用抢的?”顾长生接受了这个结果,可还是忍不住的控诉。

    因为我家爷说了,你老人家还指不定怎么损他呢!

    我家爷可是个要脸的人!

    “爷他这不是别扭,不好意思么……”元宝汗颜,随便还能揩油,自家爷果然快出师了,这些事儿都不用他教导了,元宝很有一种有徒如此,老怀欣慰的感觉……

    “哼!别扭的男人什么的最讨厌了!”顾长生冷哼了一声,就不再想这事儿了,转头开始看元宝做的吃食起来,“这顿咱们吃什么啊?吃食还能撑多久啊,咱们该不会不到第九层就断粮吧?”

    面对自家娘子突然转变的话题,元宝微愣,他是真的给自家粗线条的娘子给跪了,有没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464》,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464章 周沐的吻,男人的小别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464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464章 周沐的吻,男人的小别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