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北蒙来使!

    正在开怀畅饮之中,见到一个传讯的侍卫突然闯了进来,弑无绝惊绝天下的脸上,当即就闪过一抹不愉之色,素来猖獗的他,纵然是对自己的手下,也未必见得就和颜悦色……

    “嘭!”

    手中的琉璃盏瞬间落地,琉璃的碎屑,还有酒水,瞬间四散……

    “没眼界的奴才,竟敢扰本城主欢宴!简直是在找死!来人啊……”黑色的衣袖一挥,弑无绝的城主威严顿显,惊绝天下的脸上,满是杀伐果决之意。

    “城主大人息怒!城主大人息怒!事关城主大人坐上宾,属下纵然身死,也不得不前来回禀!”那传信的侍卫,像是早就猜到了自家主子的反应,虽然惊慌,但还是焦急的开口,脸上并无贪生怕死之意。

    弑无绝闻言,脸色顿时更沉了几分。

    “就让他说吧,若非紧急之事,他也不会冒死前来!”而周沐,则是看着弑无绝,沉声开口道。

    “奴才!若非真有大事,本城主今日定将你碎尸万段,还不快说!”弑无绝见周沐开口,眸底闪过一抹沉思之色,对着下跪的传信侍卫沉声开口道。

    “是!”传信侍卫闻言,这才松了口气,蜷伏在地,连忙开口道,“启禀城主大人,因大人有恙,城主府大门紧闭数日,北蒙有使节前来,已然被拒之门外已久,此时府门大开,北蒙使节再次前来,扬言若是北蒙公主再不现身一见,他们即刻返回北蒙,一切后果,由公主一人承担!”

    “什么?”

    坐在席间的孛儿只斤念闻言,酒意瞬间全消,整个人就从座椅上弹跳了起来。

    北蒙使节到来了?

    而且他们话中的威胁之意,是那么的明显,一切后果,由她一人承担?

    不!

    孛儿只斤念的父王,如今还被困北蒙王城之中,不论是什么样的后果,身为人女,她都担当不起!

    “弑无绝,城主!北蒙之事,事关在下父王之安危,孛儿只斤念责无旁贷!扰了筵席,是在下之过,在下这就前去处理!”对上余怒未消的弑无绝,身为宾客的孛儿只斤念心系北蒙之事,不得不敬语告退。

    弑无绝听到这话,惊绝天下的脸上闪过一抹犹豫之意,瞄了一眼在座的顾长生和周沐,还有其余一干人等,见他们一个个的脸上也都是担忧之色……

    当即就明白,这场筵席,怕是进行不下去了!

    “也罢!来人啊,传北蒙使节进来吧!”沉吟了一下,弑无绝当即挥了挥衣袖,对着门外沉声吩咐道。

    得了弑无绝之命,花厅之外伺候之人,当即退下。

    弑无绝复又睨了一眼那跪地的传信侍卫,脸上露出了一抹嫌弃之意,挥了挥手,道,“今日就不与你计较了,若是再敢打断本城主宴饮,仔细你的小命!”

    “谢城主大人不罚之恩!”那侍卫闻言,当即如蒙大赦。

    “退下!”再次一挥衣袖,弑无绝惊绝天下的脸上,酒意也退了几分,眸底,不由得闪过一抹担忧之色……

    北蒙!

    顾长生等人下一步要去之地,正是那北蒙!

    不知道他那不消停的表妹,是不是办好了正事儿?还是又生出了什么幺蛾子!

    一想到扶风天澜,弑无绝就一阵儿头疼!

    这个女人,是他整盘棋的关键之所在,可也是最不安定的因素之一,她对顾长生的仇恨,让弑无绝如鲠在喉,却又莫可奈何!

    这或许,是弑无绝算尽一切,唯一不能算尽之事!

    古国王族凋零,及至此时,仅余了他和扶风天澜两人而已,他弑无绝若是生成女儿身倒还罢了,可是偏偏……

    王族之女,只她扶风天澜一人!

    下座的顾长生见弑无绝如此,忍不住关切的道,“弑无绝,你怎么了?可是身体……”

    “无碍!”弑无绝闻言,当即摇头,“只是难得欢宴,竟被北蒙那些不识趣的人给打断了,本城主这心底,多少有些恼怒罢了!”

    “呵呵……”顾长生闻言,顿时就笑了,看着打开的花厅大门,凤眸之中闪过一抹沉吟之色,对着坐立不安的孛儿只斤念道,“北蒙此时遣了人过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孛儿只斤念你可还记得我之前说的?”

    “恩!”孛儿只斤念闻言,有点儿魂不守舍的点了点头。

    “孛儿只斤念!你给我打起精神来!所谓关心则乱,你在这临渊城徘徊已久,等的不就是北蒙坐不住?”顾长生见孛儿只斤念如此,脸色当即沉了几分,就连称呼,都忍不住的变得正经了起来,明艳的小脸之上,酒意顿消,看着孛儿只斤念沉声开口道,“本来就是一场持久战,谁先稳不住,谁就输了头筹!孛儿只斤念,我们正准备北上之时,北蒙就遣了使节前来,这种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的好事儿,你怎么先不淡定了?”

    孛儿只斤念听到顾长生这声色俱厉的话语,脸上瞬间就回复了一丝清明之色,感激的看了顾长生一眼,富有回到席间做好,“我知道了,我会冷静下来,我会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必须要冷静下来!孛儿只斤念,北蒙来使,定然是冲着你来的!我和你师兄纵然也在这临渊城中,可是,打蛇打七寸,你身在其中,关心则乱,与北蒙之事而言,我和你师兄,毕竟是外人,而你,就是我们的软肋!”顾长生看着孛儿只斤念,坐正了身子,红色的金丝常服,衬得她愈发的妖娆,隐隐还带着几分嚣张的威压,“所以,你若是自乱阵脚,就连我们,都帮不了你!”

    “恩,我知道,我不乱,我不乱……”孛儿只斤念闻言,再次点头,只是那重复的话语,还是泄露了她此时的紧张……

    事不关己,旁观者清!

    但是,孛儿只斤念却是那身在其中之人!

    江湖中人不断的潜入北蒙,带来的消息,都是叛军围困王城,自己的父王在叛臣逆子的围困之下,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传来……

    虽然所有人都告诉孛儿只斤念,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但是,那毕竟是她的父王!

    血脉至亲之人,孛儿只斤念怎么可能不担心?

    “好了,瓜娃子你莫怕,有我们这么多人在你背后给你撑腰呢,你还怕什么?”医仙老头儿性喜杯中物,此时喝的已经有些晃神了,见到孛儿只斤念如此,还是端着酒盏,安慰道,“那个,我那徒儿,不是除了艺术,还会打仗么?南征北战被世人传的神乎其神的,实在不行,你就让她直接打进北蒙好了!金戈铁马过处,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老头儿!”顾长生闻言,忍不住的就抬手扶额了,“您老醉了就快别胡言乱语了!若北蒙之困,一顿金戈铁马打打杀杀就能解围,你以为孛儿只斤念她不会打仗么?没有那么简单的!”

    “嘎?打个仗还能复杂到哪里去不成?”医仙老头儿闻言,当即端着酒盏,皱眉问道。

    “自然复杂!因为孛儿只斤念的父王,还被大军困在王城之中!”顾长生闻言,叹了口气解释道,“若是我们直接大军压境,他们定然是敌不过,但是,鱼死网破之下,他们只要掉转枪头,直逼王城,挟持了孛儿只斤念的父王出来,往那两军阵上一摆,你说这杖我们还打不打了?还有没有的可打?”

    “嘎?这个小瓜娃子,竟然还有个父王落在人家手上啊!”医仙老头儿闻言,当即惊道。

    顾长生是真的对这样的医仙老头儿无奈了,摇了摇头,道,“不然嘞?你以为孛儿只斤念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嘿嘿……嘿嘿……老朽又不懂打仗的事儿,老朽只是一个郎中而已……”医仙老头儿闻言,顿时就消停了。

    “只是不知道,此次北蒙来使,会是谁?适才竟然忘了问一问。”孛儿只斤念的目光一直停在花厅的门口,带着一抹焦急的开口道。

    “甭管来人是谁,你只需知道,他们既然前来,就是他们先坐不住了!这黄鼠狼来给鸡拜年,你就甭指望他们按的是好心了!”顾长生闻言,挥了挥手,一脸的笃定的开口道,“而且,你应该比我还清楚,孛儿只斤念,你北蒙叛乱的,尽皆是皇族之人,此次北蒙来使,也定然是你北蒙皇族孛儿只斤一脉!等下见了来人,你可别给我犯浑,什么亲情血脉,在富贵权势面前,都是粪土!他们已经被北蒙的王位给熏黑了心肠,在不是你的亲人!懂不懂?”

    “恩!我知道!”孛儿只斤念闻言,连忙点头,“若非是王族,若非是我的族亲,他们又怎么会有围困王城挟持我父王的大军……”

    “你能明白就好!”顾长生闻言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花厅之外,一袭身穿北蒙服侍的人,正在城主府侍卫的引领之下,浩浩荡荡而来。

    花厅之中,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所有人都坐正了几分,只是当顾长生看清打头的来人是谁时,目光忍不住的就冷了几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226》,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226章 北蒙来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226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226章 北蒙来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