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唤月之能,月神后裔?

    原本漆黑的夜幕,再这一刹那,重现光明!

    虽然不似白天一般,可是西坠的皎月,依旧为这黎明前的黑暗,带来了一丝朦胧的光明,昏昏暗暗,影影倬倬……

    而同一时间,城主府外楼的一处客房中,原本盘腿在蒲团上打坐的不戒小和尚,赫然睁开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往窗外看去……

    “唤月之能?”慈眉善目的脸上,闪过一抹震惊,不戒小和尚扔下手中的木鱼,快速的往窗边奔去,小小的手攀着窗棂,望着西方的夜幕上露出的一抹皎月,神情莫名的低喃,“不可能!这不可能!月神的后裔,怎么可能还存活在世上?”

    唤月之能……唯有月神的后裔才有这种能耐,可是,在悠远的历史长河中,荒古那一场浩劫之后,这世上,就在没有真正的神了!

    他们人神上氏一族,也是在那个时候,接受了守护人族的使命,可是,人神终究是人,就算流着神的血液,也终究是人!

    虫神蛮蛮更是,到了如今,也不过是一缕神息,算不得神了!

    普天之下,若是真的算起来,就连神息,都几近与无,又怎么会有拥有着唤月之能的月神后裔存在?

    这不可能的!

    诸神陨落,此届绝无神灵,那到底是什么,能够让皓月重现当空?

    一时间,趴在窗棂上的不戒小和尚,眉头跟着紧紧皱了起来,一脸的沉思……

    而城主府的深处,欺天殿中。

    周沐见顾长生长睡不醒,已经被宫娥凌兮给请了下去休息,此时间,诺大的欺天殿中,唯有白玉床上,躺着一个睡熟的朦胧身影……

    可是,突然间,一声惊呼,从顾长生的头顶响起,下一个瞬间,一抹圣金色的光晕,从顾长生的眉间迸射而出,直直的往垂坠着宫绦的窗棂处奔去……

    “蛮蛮?”

    顾长生被这一声惊呼给吵醒,睡眼朦胧的往那抹圣金色所在处望去……

    哪里,蛮蛮虫子朦胧的身影,趴在露天的大窗上,整个虫身子紧紧的贴着琉璃的窗扇,虫脑袋上的两个小触角支楞着,紧张非常的望着窗外……

    顾长生被蛮蛮这幅严阵以待的模样弄得不明所以,说实话,自从她和周沐决心北上开始,蛮蛮就异常的沉默,无限的陷入沉睡,不愿意出来,更不愿意搭理自己!

    顾长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蛮蛮对北上的抗拒,可是到了此时,顾长生也不知道为什么,问蛮蛮,它也从没正面回答过,只是用它也不知道这样的理由来搪塞自己……

    挥了挥沉重的脑袋,顾长生不愿意去想白日所见的人和事,目光被蛮蛮吸引,忍不住的支撑着身子,勉力的从白玉床上坐了起来,双脚踏地,缓慢的往蛮蛮所在的大窗走了过去……

    “蛮蛮,你在看什么?”顾长生疑惑的开口问道。

    “月亮!月亮……”整个虫身子都贴到了窗上,蛮蛮听到了顾长生的问话,颇有些失魂落魄的呢喃道

    。

    顾长生闻言,当即皱眉,斜倚在窗棂上减轻自己身体的负重,顺着蛮蛮看的方向望了一眼,疑惑的开口,“晚上有月亮,这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丫头,你睡傻了?”蛮蛮闻言,虫脑袋当即往顾长生扭了一下,斜睨了她一眼,沉声道,“是啊,晚上有月亮,这很正常!可是丫头,你昏睡了多久,你可能不知道这一夜发生了什么!这一夜,电闪雷鸣,临渊城大雨倾盆,这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此时已经是黎明时分!”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一愣,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几分,“现在已经是黎明时分了?”

    “是!黎明时分!丫头,你该不会没听说过黎明前的黑暗吧?这个时辰,皓月当空,你就不觉得奇怪吗?”蛮蛮虫子望着顾长生,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顾长生一听这,顿时就有些愣怔。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这日月轮转,阴晴圆缺的,好像不是她能决定的吧?

    不!

    不止是她,是任何人都不能决定的吧?

    “那……那个,这有什么问题吗?”顾长生有些傻傻的问道。

    说实话,她现在有些跟不上蛮蛮虫子的节奏。

    这黎明前的黑暗时分,皓月当空,其实真的蛮奇怪的,可是,这又能证明什么?

    顾长生很想用什么自转公转,什么月球轨迹来解释现在的状况,可是她觉得,在蛮蛮虫子面前说这个,绝壁是在找抽,他们的理解,完全不是一个位面的!

    “有问题!有大问题!”蛮蛮虫子听到顾长生的问话,当即一脸笃定的点了点虫脑袋,无比正经的开口道,“吾虽然只是一缕神息,对于曾经的记忆,残缺不全,可是,与月有关的事情,却是铭记在神息之中!”

    “呃……”顾长生闻言,嘴角忍不住的一抽。

    “丫头,你应该知道,南疆巴蜀之人善巫蛊,尊吾为神,却全民尚月吧?”悬空在窗棂上,蛮蛮虫子一指西边天幕上垂坠的皓月,沉声开口道。

    顾长生闻言,点了点头。

    这话说的不假,南疆巴蜀的子民,确实尊崇月亮!

    蛮蛮虫子见顾长生点头,才继续道,“那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摇头,顾长生闻言,果断的摇头!

    这些类似迷信的东西,她怎么知道?

    就像现代,还有什么拜月教什么的,这还真不好说为什么……

    总之,在顾长生的心底,大约是有些敬畏自然的因素存在!

    可是被蛮蛮虫子这么正儿八经的提起来,顾长生就不得不重新思量一下了,毕竟,不能用寻常人的思维,去看待一只开了外挂的虫子的想法不是?

    “那是因为,吾昔日未有神格之时,曾是月神长在月神后花园的丹桂树上的一只虫子

    !”蛮蛮虫子看着顾长生,无比肯定的道。

    顾长生一听这,苍白的脸上,嘴角当即猛的一抽,凤眸有些发直,直觉的开口问道,“那丹桂树边是不是有个吴刚在伐桂?”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月神后花园,还丹桂树上长虫子,那什么,再来个吴刚伐桂,她这里都能在脑海中演绎出一副嫦娥的后花园场景了!

    玄幻的不要不要的,让她头有些晕!

    可是,顾长生还没来得及甩甩头清醒清醒,那边蛮蛮虫子已经一个冷眼扫了过来……

    顾长生见此,立刻收起了自己的抽风,抬了抬手,对着蛮蛮虫子做了个请的手势,“你继续……继续……”

    继续侃吧你!

    看你吹破天,吹出来个嫦娥!

    哼!

    蛮蛮瞪了顾长生一眼,继续正色道,“因吾生于月神后花园,是以,南疆子民亦尚月,简而言之,吾与月神婆娑,本是主仆……”

    “不是嫦娥啊?”顾长生闻言,自觉性的又接了句,可是在蛮蛮虫子正色的凝视之下,撇了撇嘴,只能收声。

    原本心情还很不好很不好的,被蛮蛮这么怪力乱神的一闹,顾长生竟觉得轻松了许多,是以,也不着急了,斜倚在窗棂上,安静的当一个聆听者……

    她倒要听听,因为黎明时分的月亮,这蛮蛮虫子,到底能说出什么玄乎的大道理!

    只不过,蛮蛮虫子曾经是个仆人这事儿,她顾长生记住了,以后它再装大尾巴狼的时候,自己可算是找到话头来堵它了!

    只是,此时的蛮蛮虫子,却仿佛陷入回忆之中一般,略有些失神的望着窗外,虫脸皱的都快要成为一个包子了,“可是后来……吾记得不甚真切……只是隐隐约约记得,月神婆娑贪恋凡尘男子,自甘堕神降临人世,吾也因此,承袭了司职巫蛊职责,离开了月神宫,而之后的不久,就有传闻,月神倾慕的那个凡间男子战死沙场,而月神因此泪落人间,从此陨落……再之后,就是诸神的浩劫来临,吾不记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最后吾失去了神格神躯,只剩下了这一缕神息,从此以后,此界世间,再无神明……可是如今……”

    说到这里,蛮蛮虫子蓦然抬头,望向西方天幕,沉声呢喃道,“可是如今,是谁,拥有唤月之能?让皓月重现当空?是月神婆娑的后裔么?”

    “……”顾长生听到这里,依旧是一头雾水,猛地摇了摇头,忍不住开口打断蛮蛮的沉思,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那什么,蛮蛮虫子,你是不是想多了?这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啊……”

    “可是黎明时分,月隐云幕,本不该出现在天空之上!”蛮蛮虫子闻言,当即毫不犹豫的打断道,下一个瞬间,蛮蛮就奔到了顾长生的身边,小虫爪子一身,扯住了顾长生的一只胳膊,焦急的开口道,“丫头,你听吾一言,即刻返程,不要在此逗留了!吾昔日就曾有所感应,这北地,有吾不愿意面对的存在!丫头,诸神的浩劫,不是你能想象的,若是还真有神灵存世,那更不是你能想象的,听吾一言,我们回去吧!回去中原,回去南疆,不要再往北行了,好不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021》,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021章 唤月之能,月神后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021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021章 唤月之能,月神后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