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 是他!他来了!

    孛儿只斤念一想到往日和自己父王相处的总总,心就一抽一抽的抽痛着!

    那个纵容她任性,任由她放纵的老人,总是慈祥的对着她浅笑,包容她的一切,不惜放下脸面,送她出去拜在狄先生门下,将她一个公主,当做寻常女儿一般娇养的老人,在她一次次的离开之时,总是脸上含着鼓励的笑容,送她到王城的门外,对着她挥手,叮嘱她要早去早回……

    那就是她的父王

    。

    可是现在,她却在这临渊城中,进退踟蹰,明知他身陷囹囵,却不能把他救出来。

    父女连心,她出声之时,就已经失去了母妃,她虽然看是放荡不羁,可是谁知道,父王在她的心底,就是一道不可触摸的底限?是她心底仅有的依恋和柔软?

    放在栏杆上的十指不由得握紧,孛儿只斤念眼底闪过浓浓的恨意。

    那些狼子野心的族人,竟然敢挟持她的父王,将她逼之此地,害的她父女不得相见!

    恨!

    无边的恨意和茫然,席卷了孛儿只斤念全身,让她纤细的身子,都微微的颤抖起来。

    “念公主……”貂蝉虽然长得粗犷像个大汉一样,可是心却和寻常女儿家一般,很是仔细,见孛儿只斤念如此,当即担心的开口,“念公主你也别太着急,我们一定可以将北蒙王救出来,你们父女肯定能够团聚的!现在你是我们的主心骨,千万不能自乱心神!”

    “我知道!我知道的!我不会自乱心神!我父王还在王城等着我,等着我将他从群敌环视中救出来,我一定会将他救出来的,哪怕是死,我也要让父王平安无恙!”孛儿只斤念一脸坚决的开口。

    “念公主,如今已经有好几批江湖人赶往了进入了漠北,想必不日就会有王城的消息传回来,念公主你别着急,大人曾经教导我们,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要忍住!”貂蝉想到自家大人的话,连忙开口。

    “恩,小不忍则乱大谋,是这样没错!他们忌惮暗夜军,不敢让我进入北蒙,就势必不敢对我父王下手,现在这种僵持的情况,继续演变下去,就是个死局,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最先忍不住气!”孛儿只斤念目光阴沉如墨,深邃的眉眼间闪过一抹狠辣,“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如今正好相反,谁先出手,谁就输了阵势,他们就是在等我关心则乱,我肯定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

    孛儿只斤念说着,就往北城门所在的方向深深的望了一眼,坚定的继续,“父王,你等着我,念儿一定会把你救出来,你总说,女儿家不得为王,可是顾长生却办到了,她不但当了南皇,还成了独掌大半天下的女皇!我是她的生死至交,她可以,我也可以的!”

    “父王,顾长生让我回来,她给了我她能给我的所有助益,却独独不亲自前来助我,就是许我漠北,许我北蒙一如往日的称霸北地,父王,他们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我定要将北蒙握在手中,我要成为孛儿只斤一族,古往今来第一个女王!我要让他们所求,竹篮打水一场空!”

    “父王!你等我我!一定要等我!相信念儿,一定可以做到的!”

    孛儿只斤说着,一行清泪就从眼中流落了下来。

    “念公主,你一定可以的!你一定可以救出北蒙王,成为独掌漠北的北蒙新王的!就像我们大人一样,坐拥山河,寿与天齐!”貂蝉见此,当即附议道,“念公主你别伤心,看到你伤心,手下也跟着伤心了……”

    “我不伤心,我只是有点儿想念父王了而已

    。”孛儿只斤念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珠儿,强颜欢笑道。

    就在两人站在城主府最高层说话只是,他们背后的天空中,一朵烟花,刹那间绽放开来,点亮了半座临渊城的夜空。

    “是南门的方向,南边有人来,是自己人!”貂蝉抬头,看着天空中的花火,高兴的道,“应该是又有一批江湖人到了,念公主,这风云令,还真是好用,这简直就是号令江湖,莫敢不从啊,这才多久,已经有不下千人经过临渊城,领命进入漠北了……”

    “去看看,毕竟是为了我在奔波劳碌,我理应亲自跟他们道谢!”孛儿只斤念点了点头,率先往下楼的台阶上走去。

    貂蝉原本想立刻跟上,可还是好奇的扒着栏杆往南看了一眼,只一眼,她就眉头皱起。

    临渊城可不是一座小城池,但是她们站在高处,隐约的也可以看到整座城池的全貌,而现在,南城门所在的主干道上,灯火依旧通明,行人依旧在各自干着各自的事儿,哪里有大批的江湖人成群结队的入城?

    临渊城原本没有守卫,也没有巡逻兵,点燃报信烟花的是他们安插在城门口的暗夜军中人,既然烟花已燃,肯定是有自己人来,怎么没有?

    突然,貂蝉的眼睛就是一亮,不敢置信的看向主干道上,一骑飞马而来的身影……

    “念公主!是他!是他!”

    貂蝉当即就激动的对着已然下了几阶台阶的孛儿只斤念大喊着,整个人都激动的快要蹦起来了。

    “谁?”孛儿只斤念回头,深邃的眉眼微皱。

    “他!他!你回来!你自己看!”貂蝉指着楼下,欢欣雀跃的大呼小叫。

    “……”孛儿只斤念无奈,可还是依言重新走了回去,顺着貂蝉手指的方向往楼下望去,只一眼,她纤细的身子就僵住了……

    是他……

    那灯火阑珊的主干道上,一骑快马,载着一个五彩斑斓的身影,由远及近,疾驰而来……

    隔了这么远,孛儿只斤念依旧能隐约的看到,他如墨的长发在身后翩跹飞舞,他满头的珠翠,映着月色,映着灯火,璀璨夺目,闪到了她的眼,让她的眼底,莫名的一阵温热……

    才刚止住的泪意,再一次的有溢出眼眶的趋势……

    “念公主,是楼爷呢!真的是楼爷呢!嘿嘿……虽然你嘴上不说,但是手下知道,现在见到楼爷,你肯定是开心的!”貂蝉看着僵掉的孛儿只斤念,捂着嘴笑。

    身为唯一的一个女统领,她经常跟在孛儿只斤念身边,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段日子下来,念公主的压力之大和心底的担忧,这人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一圈了!

    现在好了,楼爷来了!

    楼爷怕是唯一一个能够在这时候带给念公主一丝欣喜的人了!

    “驾!”

    “驾!”

    “……”

    临渊城从南门而入的主干道上,一骑快马如流星一般的疾驰而过,月西楼五彩斑斓的袍袖在夜色中潋滟成波,黑发在他身后迎风起舞……

    而此时,他美胜过妖的脸上,带着难掩的风尘之色,手中的马鞭疾挥不休,直往临渊城中心最高处的那座城主府而去……

    “月西楼……”孛儿只斤念看着愈来愈近的那个熟悉的身形,低声呢喃

    。

    这呢喃声中,有欣喜,有哀伤,也有着难掩的落寞……

    月西楼!

    竟然是月西楼!

    他来了!

    星月兼程,来这里……

    是为了她吧?

    孛儿只斤念有些不敢置信的想着,这个时候,她真的怕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那个男人,像仙儿一样傲娇,那个美胜过妖,目空一切的男人,怎么可能为了她,衣衫沾染尘埃,顾不得梳洗赶来?

    她的心,已经够累了!

    她不敢多想!

    一定是临渊城有什么事儿需要他,是汇通钱庄?还是清风明月楼?亦或是西楼杀手阁?

    总之,不会是因为她的!

    一定不会的!

    他从来都把她当膏药一样,挥之不去,对她的倾慕视而不见,不待见她的……

    而此时,月西楼经过的主干道上,已经乱作了一团。

    “嘿!刚刚策马而过的那是谁?仙女吗?怎么长的这般美貌?跟九天仙女下凡尘似得?”

    “肯定是仙女!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人,这简直就是美绝人寰啊!天!不行!我的心!我的心丢了!仙女你等等!你别走!你等等我……”

    “九天仙女下凡尘,人间难得几回闻哇!天!不行了,我要晕了!”

    “你别晕!你当那人是谁?还有你们,竟然敢觊觎他的美貌,莫不是活腻味了?”一个年纪稍大的人老汉,拿着一个酒壶,看着被引得失了魂的一群人,开口提醒道。

    “怎么了?这里可是桃源逍遥临渊城,还不兴我们看美人了?”

    “就是!这里可是临渊城,难不成还有人敢在这里动刀戈?俺就不信这个邪了,俺就看,就看!气死你!”

    “正是,这般的美人儿,不看白不看,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莫老汉,你别拦着俺,俺还没看够!妈呀,这美人儿走过的地方,都有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啊!嘶!真是好闻!”

    “老子好心救你们,你们还不领情,你当那人是谁?由得你们美人儿来美人儿去的觊觎?你们莫不是遁世在这临渊城遁久了,都忘记江湖传闻了吧?”莫老汉酒壶一放,沉声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849》,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849章 是他!他来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849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849章 是他!他来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