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有人,祭出了风云令!

    郭老听到这轻笑声,顿时从自家儿媳妇平安归来的欣喜中回神,想起家中还有客人,脸上不免有些讪讪,连忙收回了手假咳了两声,极力的端起点架子,正儿八经的开口道,“失礼失礼,见儿媳两口子回来,有些忘形了,还……”

    话没说完,郭老的声音就是一顿,看着已经站起身的周沐和顾长生两人,正经的模样顿时又变成了浑不在意的笑脸,拍了下手道,“我就说吗,不是江湖人,难进郭家门,原来是道上的朋友,那就没什么失礼不失礼的!”

    “江湖酒中仙,郭老,晚辈失敬。”周沐闻言一笑,抱拳为礼。

    顾长生在一旁也跟着拱了拱手为礼,江湖上的礼节,可不兴大家贵女那套敛衽弯腰的,抱抱拳头点个头,也没谁会计较你失礼,你要是真跟他们来正经人家那一套礼节,指不定还真吓得人家不跟你玩了!

    郭老摸着一把小短须,看着站在下首的一男一女,行走江湖,不以真面目示人的比比皆是,谁还没个仇家?躲着点藏着点也不为怪,只是这两人即便是半张脸都隐藏在面具之下,也难掩那通身的气质!

    江湖人敏感。

    更何况是郭老这样的老江湖?

    是以,郭老的老眼眯了眯,脸上的褶子愈发深邃了点,心底却响起一句话,此二人绝非池中物,若真是江湖中人,也绝非籍籍无名之人,除非是隐世不出的家族此辈出世的人!

    想到这里,郭老的心松了松,那倒是也无妨,只要不开罪,就绝对不会惹来杀身之祸!

    若真是隐世家族出来的人,那就只能交好,不能得罪,更何况此时他们是自家的座上宾,那就绝对不会是心怀恶意而来!

    “哈哈!二位小友好气场,这可差点吓到我老郭了!”郭老是个直来直去的人,粗中有细,当即笑着开口道。

    周沐和顾长生闻言对视一眼,解释抿嘴笑了笑,这话不能接,以他们的身份,虽然不在江湖,但是多多少少都知道些江湖事儿,知道郭老这句话是想探底。

    顾长生睨了坐在椅子上歇息的赛西施,可是有这个故人在,不说话也比说谎好,免得被拆穿的时候不好下台失了面子!

    郭老见他们只是笑而不语,也没有在继续探问,搓着手笑道,“让二位小友见笑了,行走江湖娶个媳妇儿不容易,我老郭年过三十才得一子,这眼巴眼望的盼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盼着儿子娶媳要抱孙子了,这可不就更上心了点,莫怪莫怪

    !”

    “郭老客气了,道上都说酒中仙郭老性情豪爽,如今一见,真是晚辈三生有幸,此间,叨扰了!”周沐抱拳。

    郭老伸手,请了顾长生和周沐坐下,而他自己也坐在了上首的位置,唤了家里的小子又添了茶,才笑眯眯的开口,“小友抬举了,江湖之人,最不能少的就是酒和肉,我老郭只是家传了这本酿酒的手艺,道上的朋友抬举才得了这个名头,可不敢妄自尊大!”

    周沐闻言,自然又接了两句,这不是一个圈子的主宾,倒还算得上是相谈甚欢。

    “爹,浔阳可是出了什么事儿?怎么我们入城的时候,城门口盘查的那么严格?若不是我使了银子,水木兄二位都进不了城?”一直陪坐在下首的郭罗突然开口问道。

    他们进城的时候,确实经过了一番盘查,所幸郭罗常在浔阳走,跟那城门的守兵也有眼熟的,这才瞒混了过去。

    郭老闻言,神色不由得一怔,然后就一脸苦笑的摇了摇头,正色道,“何止咱这浔阳城,想必此时此刻,整个辽东境都有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城门查的严些也不足为怪。”

    周沐和顾长生闻言,两人面具下的眉头都不由得皱了皱,难道,被人发现了?

    不应该啊,即便是有人发现了他们,有萧太后那个会打官腔的在大周,萧后曾许她有生之年不违她意,没道理明知道她要逃婚离家出走,却给她暗地里使绊子啊!

    顾长生很不解,不由得支着耳朵听郭老怎么说。

    郭老这么一说,饶是郭罗脸上都是一片正色,连忙问道,“怎么了?是出什么事儿了吗?萧太后不是已经举国进献,难不成这还要开战?西施她可都快要生了,这种时候,可不能搬家……”

    “不是!”不等儿子说完,郭罗就摇了摇头打断他的话,正色开口道,“浔阳这边应该还是盘查比较松懈的,如果是北上的必经城池,那盘查的才叫紧,浔阳城四周,不是人取道之处,所以你们可能没遇到,不知道也不为怪。”

    顾长生和周沐一听这话,眉头顿时就皱的更紧了。

    取道?

    她和妖孽可不就是取道辽东么?

    擦!果然是萧太后那个老妖婆给她使绊子!顾长生不由得在心底骂了声,等她回去,一定要去找萧后算账,不帮忙也就罢了,不带尼玛这么扯后腿的啊!

    “取道?何人取道?”郭罗和妻子对视了一眼,继续问道。

    周沐和顾长生闻言,当即往郭老望了过去,他们也想知道答案。

    如果郭老说出来的是他们两个翘家的人,那么,萧太后就惨了!顾长生握拳,她绝对不会让她有好果子吃的!

    “江湖人!”

    出乎顾长生预料的,郭老张了张嘴,吐出了三个字。

    “江湖人?什么意思?江湖人取道北上,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顾长生闻言,心头先是一松,然后转眼就又提了起来,面具下的凤眸,隐隐的含着一丝担忧。

    郭老看了顾长生一眼,不由得坐正了身子,沉声正色开口,“有人,祭出了风云令

    !”

    顾长生闻言,当即大惊失色的站了起来。

    “什么!爹,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风云令出江湖风云动,普天之下风云令只有两枚,是谁,祭出了风云令?难不成是庄主他……”郭罗更是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就连赛西施也扶着腰站了起来,紧张的望着上座的公爹,一脸如临大敌模样。

    “不是!祭出风云令何等大事儿?除非天下大乱,祸及江湖,就算是庄主遇险,也不可能祭出风云令,此处,确实不是庄主祭出的风云令,祭出风云令,号令江湖万千豪杰的另有其人!”郭老说着,也站起身,踱步了起来。

    “那是谁?什么样的大事儿要祭出风云令?还是往北去?”郭老是个急脾气,当即跺脚问道,“西施可就要临盆了,这时候江湖风云动,我和她怎么出手?爹,你倒是快说啊!”

    “漠北北蒙内乱,乞颜部的数个部族夺嫡,把持北蒙王城,我这边得到的消息是,北蒙王唯一的女儿孛儿只斤念被阻在北蒙边境,因北蒙王就在王城,不敢轻举妄动,因是北蒙内部之事,大周辽东不好出兵,是以,她祭出了风云令,邀天下豪杰共赴北蒙,誓要探出北蒙情势,解救其父王!”郭老一边踱步,一边开口。

    “什么?这是国事!天下间,朝堂江湖,互不干涉,北蒙内乱,连大周和辽东都秉持大义,不趁人之危,我们江湖人,怎么能借机参与?爹,这不符合江湖道义!”郭罗听到缘由,当即着急的道。

    各有各的道,捞过界,那是后患无穷!

    “可是这唯二的风云令,是庄主念及当年长生皇对江湖大义相赠的,长生皇制药之举,惠及江湖人无数,又不惜暴露身份为庄主解蛊,才至后来单枪匹马走马南疆,儿子,我等江湖人,欠了长生皇这个人情,她如今将风云令借给了她的好友孛儿只斤念,孛儿只斤念既然祭出了风云令,我等江湖人就断无不帮的可能!这是道义,无关朝堂!”郭老停步,沉声道,“不说别人,长生皇对儿媳有救命之恩,我经年累月的盘弄酒水,这风湿之症能愈,也是赖了长生皇所著的医书,儿子,你且想想,江湖行走,刀枪棍棒,打打杀杀,那个不曾受过长生皇的恩惠?外用伤药,内伤疗法,缝合之法,桩桩件件都是救命的大恩!儿子,我等江湖人,滴水之恩涌泉以报,如此大恩,怎能不报?”

    郭罗闻言,顿时就不言语了,低头了一下复又抬起,一脸愧疚的看向赛西施,低声道,“西施,你如今的身子行走不便,你不奔赴北蒙,想来道上的朋友也不会责怪你忘恩负义,只是你临盆在即,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没事儿,你尽管去吧,我们江湖儿女,有恩必报!”赛西施对着郭罗笑了笑开口。

    “不用,你们都不用去,我已经放出去消息,儿媳即将临盆,你们难离,此次我出山!”郭老看着儿子儿媳,摇了摇头。

    “爹!”

    “爹!”

    郭罗和赛西施闻言,当即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爹,北蒙内乱,我们都不知道里面的情势,此一去定是危险非常,你已经金盆洗手十来年,怎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767》,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767章 有人,祭出了风云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767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767章 有人,祭出了风云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