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极品南皇

    顾长生的话语,说的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勉为其难不跑了!

    殿下的一众人各个泪流满面,无语凝噎!

    “啊,还有,如果谁对这个位置有兴趣,大可光明正大的来找我说,不必劳师动众的谋朝篡位啥的,影响忒不好,我这么好说话的人,只要你们有求,我必应哈!”在众人悲愤欲死之时,顾长生又扔下了这么一句。

    刹那间天雷阵阵,将大殿中的众人给劈的外焦里嫩!

    咋还记着这茬呢?

    啊啊啊啊

    !还让不让当臣子的人好好活了?

    史上还有比这更不着调的皇吗?

    她们到底做了什么孽啊!

    你看看她们南皇那一副无限期待人有求皇位的表情,她们这南皇之位,到底得有多不招人待见啊?

    众人泪流三千!

    说实话,这南皇之位还真不大招人待见,最起码,顾长生是不待见的!

    这甩都甩不出去的烫手山芋,要是招人待见的香饽饽的话,还不得有人抢着要?她都甩不出去,就足以证明,这丫的真不招人待见!

    这厢一众朝臣还沉浸在哀伤之中,那边顾长生已经从龙凤椅上起身,红锦流光连闪,拾阶而下,转眼到了自家老爹和小肉包面前,一脸悲愤的从自家老爹怀中接过小肉包,恨恨的开口,“得了,皇位没甩出去,我心情很不好,决定化悲愤为食欲!”

    “嘎?”小肉包在自家娘亲怀里一脸茫然。

    顾长生抬手,把他嘴巴里塞的半个鸡爪扯了出来,扔在了桌子上,犹带不忿的招呼自家老爹,“走了,这大锅饭一点儿都不好吃,咱们会后宫开小灶去!”

    顾台天无奈的笑,起身跟上。

    快要步入后殿之时,顾长生回头,对着满地跪着的人开口,“我走了,你们也可以放开肚子吃了,各位尽兴,放心,管饱!”

    众人闻言,当即石化。

    这句话说得甚是合情合理,前提是,如果没有让他们听到前一句的话!

    恁都说了这是大锅饭,还让他们如何尽兴啊?

    食不下咽啊!

    原本就窝火的食不下咽,如今更是味同嚼蜡了,甭说管饱了,今晚这宫宴分明就是个鸿门宴,注定要饿着肚子,怀着一腔郁卒回家了!

    顾长生却没有心思管这些,一边抱着鬼怪精灵的儿子往后宫走,一边一脸郁卒的跟自家老爹抱怨,“老爹,你看到了没?这就是个苦差事啊,这些个朝臣,一个个的忒欺负人了,当南皇有啥好?还不如去当土匪去种树呢!”

    “你之砒霜,彼之蜜桃,她们不敢求,只是为了巫蛊两族的未来着想。”顾台天无奈。

    “扯淡!人活一世,想那么长远干什么?天灾**的,指不定能过到哪一天,千年之后是什么气象,鬼知道,他们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顾长生对于自家臣子的深谋远虑表示了深深的鄙视。

    丫的,什么血脉啥的,最尼玛坑爹了!

    她的儿子承袭了三宫,沦为了必须要生小娃儿的造人机器也就罢了,自己更是!

    这样一比较下来,还真尼玛没有谁比谁更悲催,都是命苦的啊!

    顾台天闻言,神情顿时有些恍惚,呐呐的开口,“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我只知道人生得意须尽欢,其他的,见鬼去吧!”顾长生嗤之以鼻,显然跟自家老爹的观念不同

    。

    顾台天深深的看了自家明艳冠绝天下的女儿,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沧桑的神色间,一抹忧思掩藏其间。

    顾长生没有发现,不过即便是她发现了,大抵也会搪塞过去。

    诚如她自己所说,她自己就是一个珍惜当下的人,她一直觉得,想的太远会太累,不若及时兴欢,恣意人生来的畅快!

    宫宴中少了坐镇的南皇,徒留下一干长吁短叹的臣子在那里怨天尤人,顾长生却不去管她们,按照自己说的,真的回去开小灶了!

    天宫后宫的巍峨大殿前,围着一圈儿年轻女官,都是由三宫和老臣们新选出来的,南疆巴蜀的年轻一辈儿娇娥。

    如今,她们一个个手忙脚乱的被一个身着绯色衣衫的人影指挥着。

    “哎哎哎,我说让你给野鸡褪毛,你怎么弄得一地都是鸡毛?行不行啊你?不行换人!”顾长生瞪眼。

    一个水盆旁,给野鸡褪毛的女官一脸菜色。

    她是西南之地精英中的精英,被选送到天宫,竟然要干这些洗手作羹汤的伙计,说实话,她不会啊!

    “好了,我来吧。”一旁的小翠摇了摇头,借过女官手中被凌虐的七零八落的野鸡。

    女官闻言,当即感激不尽,把野鸡交了出去,“谢谢大人。”

    这些个入住三宫的中原人,都是新皇的亲信,这一点儿众说周知,她自然不敢怠慢。

    女官退到一边,和一众宫人看着大殿前燃起的木柴,嘴角直抽,有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这明明是天宫后宫的承天大殿!南疆子民心中最神圣的圣地!

    可是……可是此时,竟然偶然在这里,在这里烧烤!

    “哎呀,盐放多了!”

    “火大了!火大了!这鸡翅都快烤糊了,蜂蜜,蜂蜜快点儿涂蜂蜜,再不涂就晚了!”

    “……”

    一众宫人看着那个翘着二郎腿坐在栏杆上,大有一副指点江山架势指挥烧烤之人,一阵儿汗颜!

    不用想,敢在天宫承天大殿前烧烤的,没别人,正是她们的皇主陛下!

    而那个拿着一个小捣火棍儿玩儿的正欢的小娃儿,不是别人,正是这天宫的小主人,夭夭殿下!

    一众宫人远目,遥想一下明日朝臣们来这承天大殿请安,看到大殿前的地砖被烤的乌漆墨黑会是一番怎么的表情,顿觉得心中七荤八素,昏天暗地!

    她们的新皇,果然如传言中所说,大是大非朝廷重事面前,胸怀若谷,有大主见,而在一些小事儿上,却当真是别树一格,极品至极!

    比如说,前两天她把被取名为肉肉的白虎蛊给绑了挂在了天宫门前,究其原因,是因为白虎蛊抢了她一个猪蹄……

    那可是南疆的四大皇蛊啊,世代守护风凰皇族,你说说,咋就能因为一个猪蹄给绑了呢?

    白虎蛊肉肉吊在天宫门前一天,晒了一夜的月亮,终于被自家皇主给放了下来,有宫人传言,皇主陛下放下白虎蛊时,由咬牙切齿的威胁,下次再敢虎口夺食就把白虎蛊给熬成虎骨汤

    !

    众人默。

    这到底谁才是虎啊?

    明明,白虎蛊,才是真正的虎啊!

    当然,没有人敢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她们一致的认为,新皇猛如虎,惹不起,更别提打抱不平了!

    总之,新皇入住天宫的时间虽不长,但天怒人怨的事儿却干了不老少,比如说,她的好友北蒙公主挖了一块天宫大殿的地砖,新皇不但没有阻止,事后自己也挖了一块儿,美其名曰,残缺美,对称更美!

    是以,天宫议事大殿地上多了两个坑,一左一右,分外对称,都在朝臣觐见必走的位置,因此,这两个坑,绊倒了大臣无数,简直天怒人怨,不忍直视至极!

    再比如说,前日有一朝臣觐见,新皇从她身上闻到了蛇蛊的气息,不知为何,非要人召唤了出来,把人蛇蛊给剜了一块肉去,还义正辞严的开口说,早想把喝碗蛇羹,可是对青龙蛊不好下手……

    恁对嗜灵蟒青龙蛊不好下手,就好意思对朝臣的本命蛊下手啊?

    事后,那朝臣抱着自家的本命蛊在天宫外大哭,言称一辈子都不再得罪新皇了,她不过是参与了立君妃一事而已,就遭了这样一番无妄之灾!

    综上所言,新皇虽入主大泽山不久,人神共愤的事儿就干了一箩筐,再出格的都有,不胜枚举!

    一众朝臣,都被新皇给祸祸了个遍,其中尤其以老臣为最,而老臣中,又以红扶苏为最!

    不信你自己可以去看看,红扶苏的老脸至今还有点儿刷白的肿胀,那是因为她们新皇说了,看着红扶苏的脸有点儿虚胖,身为医者,良心的提了个建议,每日早晚,掌掴白下,半月见效,保证虚胖消,清水出芙蓉!

    众人都觉得,新皇这是在坑红扶苏,连红扶苏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不敢违背啊!

    是以,红扶苏的脸,这段日子,一直虚胖着,自己早晚掌掴的!

    怎一个惨字了得!

    以此为戒,是以西南的一众臣子,对自家新皇惧若洪荒猛兽,避如蛇蝎,除非有自己不能抉择的大事儿,绝壁不敢来自家新皇面前刷脸,因为一个不巧,那就真的成刷脸了,她们真的不想自己也“虚胖”!

    所以,天宫重开不过数日,却俨然成除却是圣地还是禁地一般的存在,人人避之唯恐不及,每每有朝臣觐见,都是抱着一副壮士断腕的心态,无限的悲壮决绝!

    这在西南子民的眼中,却成了另外一副样子,南疆子民凛然,私底下议论纷纷。

    “你们看,连那些三朝老臣进天宫觐见都如此诚惶诚恐,可见南皇之威,当真威震天下!”一个在大泽山外缘采药的药农如此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667》,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667章 极品南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667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667章 极品南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