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公用洗澡水哇

    顾长生说出这么赤。裸裸。邀请的话,那是毫不脸红。

    丫的,睡都睡过无数次了,怕啥?

    她这是典型的破罐子破摔心态!反正两人已经说不清道不明了,现在非要理个一清二楚,着实有点儿困难!

    两天一夜没合眼,顾长生现在真的很困,她没有时间跟周沐墨迹,她现在只想她的床,只想睡觉!

    顾长生满心的以为,在这两个选择上,周沐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以周沐粘她的力度,有这样明目张胆偷香窃玉的机会,他肯放弃那才是怪事!

    顾长生觉得,这么具有诱。惑力的提议,周沐肯定会巴巴的点头,然后不在她窗外当柱子,她也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周沐听到这话,头更低了点儿,一脸神情莫名。

    “喂,你到底是要进去睡觉,还是要回你府里啊?这么站窗外你有意思吗你?”顾长生见他不回答,抬手扯了扯他的衣袖。

    心里忍不住的腹诽,艾玛,不带这么淋漓尽致的演绎忧郁美男子的啊!

    看的她都有点儿小心疼了!

    忍不住啊忍不住!完全忍不住啊!

    周沐看着抓住自己衣袖的细白小手,眸底的色泽深了深。

    在顾长生膛目结舌之下,一个错身避开了她的手。

    顾长生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华丽丽的僵掉了!

    神马情况?

    她这是被拒绝了么?

    这到底是哪国的下三滥剧本?

    顾长生歪着头看着抿唇蹙眉站在窗外的周沐,弯腰探出去大半个身子,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惊疑不定的开口,“妖孽,你怎么了?没病吧?”

    她怎么感觉今天的妖孽这么诡异呢?

    没事挺在她窗外演绎忧郁型美男子,面对她的召唤弃之不理也就罢了,竟然还不让她亲近!

    这这这……

    这怎么看都怎么不正常!

    周沐看着在自己眼前晃动的小手,眼睛不自觉的眯了眯,终是沉着脸没说话。

    “喂,有事你倒是说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玩儿沉默是金这套,我完全领会不了个中深意好不好!”顾长生不满的敲了敲窗栏,愤愤的道。

    太尼玛不安生了!

    整天幺蛾子不断也就罢了,竟然连觉都不让人睡!

    真是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

    又等了一下,还是没有回应,顾长生的耐心终于宣告用完,一手叉腰,一手指向周沐,眼中愤怒的小火苗噼里啪啦的燃烧,“你爱在这待着是吧?行!那就在这待着,周沐,你要是动一动你就是孙子!”

    一句话说完,顾长生“嘭!”的一声关上了窗扇。

    丫的,竟然敢拒绝她!

    竟然敢让她一个人唱独角戏!

    竟然睬都不睬她一眼!

    竟然把她当透明人!

    周沐真是要气死她了!

    周沐看着眼前合上的窗扇,眼底闪过一丝希冀。

    他拒绝了!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和所有的定力,拒绝了她的提议。

    她会不会生气?

    她若是生气,就证明她或多或少,还是在乎他的,对吧?

    “啊啊啊啊!”顾长生一头扎到床上,痛苦的哀嚎。

    气死她了!真的快要气死她了!

    “妈蛋!周沐,不管你抽的哪门子风,你要是不给老娘我解释清楚喽,老娘我跟你没完!”转头就看到窗外长身玉立的身影,顾长生顿时心头火大起,从床上爬起来就对着外面吼道。

    “神经病啊你!没事你杵我窗外干嘛?丫的你就是有病!神经病偷窥狂!”顾长生一边咒骂一边拿起软枕狠狠的在床上敲打。

    窗外的周沐听着屋里传来的声音,嘴角逐渐勾起,眸底也渐渐的有了一丝笑意。

    转眼之间,忧郁的气质不在,大有雨过天晴的势头。

    “啊啊啊!这日子没法过了!”顾长生又是哀嚎一声,一脸抽搐的扑倒在床上。

    这一肚子火气,窗外还杵着一个惹她生气的祸水,真是没法睡了!

    顾长生再一次从床上爬了起来。

    丫的,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嘭!”

    门被顾长生大力的拉开,发出一声巨响。

    门外正准备推门的周沐,手一僵,脸上也是一愣。

    顾长生看到他,脸色顿时更难看了,愤愤然的开口,“丫的你不是要在窗外当柱子?你继续当!老娘我不奉陪了!”

    “长生!”

    周沐眼明手快的伸出一手,抓住了顾长生的胳膊。

    “放开!不放开老娘喊非礼了啊!”顾长生冷嗤一声,一脸怒火。

    “不放

    !”周沐的声音简短有力,掷地有声。

    顾长生闻言,眉尾一抽,“非暴力不合作是吧?”

    一句话问完,顾长生一个闪身往旁边错开,另一只手毫不留情的点向周沐的麻穴。

    周沐见她挣扎,怕自己再不放手会伤到她,不敢犹豫,连忙松开了手。

    手臂重获自由,顾长生没好气的白了周沐一眼,“打一棒槌又想给一甜枣?老娘可没那么好忽悠!”

    丫的,她碰他,他都敢躲!

    现在他想碰她?休想!

    天下间就没这样的便宜事儿!

    她顾长生可是个很有节操的人!不带人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你继续在这里呆着!”顾长生指了指周沐,又指了指周沐的脚下,转身往旁边走去。

    “长生……”周沐一脸无奈的唤了一声,不自觉的跟了一步。

    “站住!”顾长生霎时回头,美。艳的小脸上还有未消的怒火,沉声警告,“不准跟上来!旁边可是你师妹的寝室,你有种敢偷窥一个试试!看老娘我不剜了你的眼!”

    周沐闻言,顿时止步!

    他师妹确实就在隔壁,男女大防,他确实不能恣意妄为!

    “哼哼!”

    顾长生见他止步,哼哼了两声,倍儿嚣张的推开了孛儿只斤念的寝室门。

    丫的,可算是清净了!

    眼不见心不烦,她就当他不存在!

    孛儿只斤念躺在宽大的拔步床上,还在昏迷之中,顾长生一脸郁卒的抬手搭上了她的脉搏,沉稳有力,想必那点儿内伤不出几日也会痊愈。

    顾长生把孛儿只斤念往里推了推,一边推还一边开口,“念啊,促膝夜谈没谈上,你这里先借我避避难吧,外面有神经病啊,我惹不起啊!”

    总的来说,周沐除了对她不君子以外,对别的女子倒是非常具有君子之风的,更是非常明白何为男女大防。

    是以顾长生丝毫不担心周沐敢再换地儿杵到孛儿只斤念窗前。

    顾长生长长的吁了口气,翻身躺在了孛儿只斤念旁边,心里那个窝火啊,别提了!

    这叫个什么事儿?

    丫的,她好心好意的喊他进房睡觉,结果还被他嫌弃了!

    简直没天理!

    这男人果然就不能惯着,就该让他在窗外那么杵着去!

    现在好了,气的她肝儿疼!

    周沐那厮绝壁是着魔了,要不就是她眼花看错了,其实尼玛那是个冒牌货,不是周沐

    !

    顾长生一边想一边气呼呼的喘着粗气。

    丫的,气死她了!难得她主动那么一米米,结果人愣是不领情!这真是没地儿说理去!

    周沐在顾长生门外,僵立了好久,最终一脸。宠。溺的摇了摇头,转身进了顾长生的卧室。

    听到隔壁关门声传来,顾长生蓦地坐直了身子。

    不一会儿,又听到隔壁传来的隐隐约约的水声,这下顾长生不止是嘴抽,整张脸都开始抽搐了!

    艾玛!她不活了!

    周沐那厮鸠占鹊巢了!

    还在她的净房里洗漱了!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净房里备的那些水,都是她洗澡用过的……用过的啊!

    “呜!”

    顾长生哀嚎一声,双手捂脸扑到了被子上。

    尼玛,他竟然和她公用洗澡水!洗澡水啊!

    这太亲密太暧。昧了有木有!

    顾长生觉得自己才洗吧干净的身子都有点儿开始着火了……

    以往二人相处的那些旖旎镜头,暮然的开始在她脑海里翻转……

    那张力无限的腹肌,那白。花。花修长的大长腿……

    “呜呜!”顾长生脸埋在被子里一阵儿摇头。

    艾玛,她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可不可以不要在这个时候爆发****的本质?

    他们才刚吵了架好不好!

    自己这样,简直是太没出息,太掉价了!

    “不就是公用个洗澡水吗?没啥的没啥的,公共游泳池见得多了,怎么连这点儿场面都脸红心跳的!太尼玛木出息了!”顾长生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边在心底安慰自己。

    可是她越是想,周沐那妖孽赤身。裸。体的影像就越清晰,她竟然能联想到他在泳池里游泳的矫健身姿……

    “嘭!”

    顾长生一个仰倒,倒回床上,红着脸瞪着一双大眼睛开始了挺尸,那画面太美,联想的她想流鼻血……

    不一会儿,隔壁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平稳的呼吸声,顾长生知道,丫的那个鸠占鹊巢的罪魁祸首霸占了她的八柱雕镂拔步床!

    躺在顾长生床上,闻着四周熟悉的淡淡药香味道,周沐心满意足的呼了口气。

    他能清晰的听到隔壁那个起伏不定的呼吸声,也能猜到她气呼呼的表情……周沐一边想着,嘴角一边勾起了一抹。宠。溺的笑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304》,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304章 公用洗澡水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304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304章 公用洗澡水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