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殷勤的霍姑娘

    顾长生看着孛儿只斤念像个温驯的小猫儿一般被四喜扶起来,不由得又是抿唇一笑。

    孛儿只斤念虽然没有北蒙人粗狂的身材和长相,却有一副高挑的骨架,比顾长生将近一米七的身高还要猛出那么一些,小四喜扶着她,愣是差了一大截。

    顾长生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四喜无奈的改扶为抱往门外走去,习武之人,力气总比别人要大上许多,四喜也不例外,顾长生当然不担心他小小的身板会摔着孛儿只斤念。

    看着两人消失在门外,顾长生坐在床边好整以暇的晾着一头长发。

    其实,董雷她娘说的不错,人生在世,少不了三两知己,一二闺蜜。

    现代行为科学家马斯洛的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告诉我们,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是人活着最基本的需求!

    顾长生自嘲的撇了撇嘴,她家人虽多,可却没有几人真的拿她当朋友看。

    尊卑,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就算她再尽心竭力的去模糊这条沟壑的概念,她家里的那些个人还是不会忘!

    其实,抛却孛儿只斤念北蒙公主的身份,顾长生觉得,她或许是个不错的朋友人选。

    最起码她光明磊落丝毫不做作!

    这点她喜欢!

    胡思乱想了一阵儿的顾长生见头发已经干的差不多,便不再多想,一头扑倒在软枕上,抱着被子跟周公约会去了

    。

    顾长生去清风明月楼的时候已经是戌时,这番一通闹腾下来,就到了亥时。

    她这边没心没肺的抱着被子睡的欢活,另一边却有几人无眠。

    沐郡王府,揽胜院书房。

    周沐一身冷气的看着眼前跪地禀报的侍卫,幽深的黑眸深不见底,声音冰冷的开口,“念师妹在明月楼遇到了谁?”

    一定是他听错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她竟然敢去逛青楼!

    感受到主子爷的冷气压,那侍卫一身冷汗的蜷伏在地,吓得磕磕巴巴,可还是努力的稳住声音回道,“启禀爷,念公主被困翠竹林,遇到了……遇到了长生娘子!”

    他明明已经说了一遍了,偏偏他家爷自欺欺人的不相信,非要他再重复!

    他就算再重复一百遍,念公主在青楼遇到的也是长生娘子,换不成别人啊!

    书房内一瞬间陷入诡异的寂静,气氛低沉的让人大气都不敢喘。

    侍卫见久久得不到回应,求救的看向一旁的元宝公公,无声的祈祷:元宝公公救命啊!

    元宝此时比地上的侍卫好不了多少,心里那个汗啊!

    你说长生娘子你去哪里不好,你一个女人家家的,去逛什么青楼?还敢不敢更离经叛道,更惹他家爷生气一点儿呢?

    没瞧见他家爷的脸都快气紫了吗?

    他们该不会倒霉催的,被主子爷给迁怒了吧?元宝一头冷汗狂飙,双眼直瞅着书房的门口,随时准备落跑!

    周沐一身冷凝的低头,一脸的高深莫测,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元宝等待的迁怒没有来,倒是听到了他家爷如释重负般的叹气声。

    “爷?”元宝当即就惊了,抬头看向恢复常态的自家爷,一脸茫然,他家爷该不会被长生娘子给气坏了吧?怎么这一小会儿火气就烟消云散了呢?

    “幸好她去的不是小倌馆!”周沐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向窗外,“元宝,等下记得替本王问候一下在顾府伺候的那几个人!如此大事,他们竟敢隐瞒不报,当真愈发本事了!”

    “是!”元宝一边应是,一边想到,这事儿吧,搁他身上他也是要隐瞒不报的!

    长生娘子去逛青楼,他家爷知道了一准儿会生气,那禀报的人还能落得着好去?

    想到自家爷说到的小倌馆,元宝忍不住抬头擦了擦汗,小倌馆啊,他可是记得长生娘子曾扬言要把他家爷给卖到……

    若是他家爷和长生娘子在小倌馆相遇……

    咳咳!元宝假咳两声,收回自己脑子里上演的那些个小剧场!

    那场面太火爆,他不敢想

    !

    “退下吧!”周沐宛若神邸的脸上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开口。

    那侍卫顿时如蒙大赦般的夺门而逃。

    侍卫摸了摸自己满头的冷汗,还有一丝劫后余生的不敢置信,他竟然活着出来了!万幸!万幸长生娘子逛的是青楼不是小倌馆!

    “爷,念公主进了顾府,即使爷最近都不能去那边走动,想必月西楼也不会讨了长生娘子欢心去!”见侍卫走远,元宝倍儿哈巴的凑到自家爷身前开口,眼中还有一丝幸灾乐祸。

    月西楼可是他家爷的情敌啊!再没比他遭殃,更解气的了!

    “本王从来不担心他会讨了吾爱的欢心!”周沐一个冷眼扫来,奕奕然的开口。

    元宝闻言一愣,心底腹诽,他家爷说谎!

    不担心,不担心您特意的给你那誓要嫁美男的小师妹去信?你这目的不是昭然若揭吗,说你不担心,谁信啊?

    周沐只是睨了一眼元宝,就知道他心中所想,冷哼一声开口,“本王只是讨厌他整日的在吾爱面前晃悠!”

    他那个女人,和念师妹不相伯仲,全都是一副性喜美男的性子!

    你让他如何能不防患于未然?

    元宝闻言顿时了悟,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爷说的对!有念公主在,当真可以永绝后患!”

    元宝一脸遗憾,这么好的一场女追男的大戏,他竟然无缘亲眼见证了!当真是可惜!

    “时刻注意柳州境边防,一旦有上京之人来,就给本王拦住,直到其余三国之人皆至,才可放行!”周沐拧着眉头看向外面的夜景,沉声吩咐。

    “是!”元宝应了一声,躬身往外退去。

    周沐长身独立窗前,幽深的眸底划过一丝想念。

    他已经有三四日未曾见过他的长生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可都过了好几个秋了,可这才是开始……

    想起她的一颦一笑,周沐不由得勾唇浅笑,他只要她能笑颜常驻,就已足够……

    “爷……”

    才离开的元宝突然又折返了回来,一脸苦哈哈的打断了周沐的沉思。

    “说!”周沐的声音隐含意思不耐烦。

    “爷,霍小姐来了!”元宝眼含希冀的看着自家爷。

    这几天他家爷都没有去顾府,可是给了霍小姐献殷勤的机会,来的那叫个勤快啊!

    “让她进来吧!”

    “嘎?”元宝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满脸不敢置信。

    什么时候他家爷这么好说话了?每次都是他死乞白赖的求着,他家爷才肯配合的演戏啊!

    周沐转身坐到书桌之后,低头拿起堪舆图,未做回应

    。

    元宝见此,欣喜异常连忙去请霍水仙进来。

    不一刻,霍水仙身穿一袭水色扶柳群,妆容清淡素雅,漆黑如墨的长发松散的挽了个堕马髻,随意而不随性,别有一番风情的走了进来。

    她是个很知道利用自身优势的人,更是个对穿着打扮颇有见地的人,深知如何才能撩动男人的心。

    元宝看着这样的霍水仙,发自内心的点了点头,完美!

    若是只论外貌形容举止,霍家小姐当真是完美无缺,丝毫找不出一丝缺点!

    “水仙见过沐哥哥。”霍水仙柔情似水的看着上座的男人,柳腰微福,敛衽行了一礼。

    “夜已深,怎么还未休息?”周沐头都没抬,依旧盯着手中堪舆图开口。

    霍水仙闻言,莲步清移,缓缓走到书桌边,柔声开口,“水仙听下人说沐哥哥此时还在书房处理公务,心疼至极,亲手熬了龙眼莲子粥。”

    “沐哥哥,我听母亲说,龙眼莲子粥最是安神补脑,沐哥哥你公务繁忙,可也不能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啊!”

    元宝听着霍水仙的声音,不自觉的摸了摸胳膊。

    是因为他个人的偏见还是因为他和长生娘子相处久了?为什么他看着这样的典型的大家闺秀做派,竟然有点儿毛孔直竖的感觉?

    就霍小姐那双不沾阳春水的纤纤玉手,她熬粥?

    爱谁信谁信,反正他元宝是不相信的!

    “这等事情,自然有下人来做,又何须你亲自动手?”周沐的目光终于从堪舆图上移开,好巧不巧的落到了霍水仙的手上。

    元宝闻言,当即低头掩饰笑意。

    他家爷不厚道啊,就这一句,自称亲自动手的霍小姐就沦为下人了……

    “能为沐哥哥洗手作羹汤乃是水仙毕生所愿。”霍水仙只当周沐是在心疼她,顿时心花怒放,双颊嫣红,娇羞一笑低头开口。

    “府中有的是厨子,往后这样的事情你莫再亲自动手!”周沐冷冷的收回视线,垂眸开口。

    元宝心里那个憋笑啊,厨子那就是下人啊!霍小姐竟跟人家厨子抢差事!

    霍水仙哪里知道他们主仆二人心中所想,看着周沐棱角分明的侧脸,一阵儿心慌意乱。

    以前的沐哥哥终于回来了,那个会关心她,会心疼她,会温言软语跟她说话的沐哥哥!

    “把粥放下,你早些回去休息吧。”

    听到周沐的声音,霍水仙惊觉自己失神,这才想起正事,忙撒娇般的开口,“这粥凉了口感可就不好了,沐哥哥且把公务放一放,先喝了粥可好?”

    周沐闻言,霎时抬头,眼中精光一闪而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270》,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270章 殷勤的霍姑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270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270章 殷勤的霍姑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