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母子均安

    新生儿窒息!

    来不及考虑其他的顾长生一个箭步将婴儿放在榻上,摩挲着双手提高温度,然后做起心肺复苏,时间不久,一定可以来的及的,一定可以的,这个孩子才刚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看看这花花世界。

    周围死一般的宁静,只有顾长生手下不停的有规律的按着……

    “娘子,夫人在流血!”一旁的震惊中的产婆,指着杜夫人身下缓缓流出的鲜血,不知如何是好。

    “喊什么,清理干净,把我刚才切开的创口给缝起来,敷上止血的药粉。”分神瞄了一眼,杜夫人目前的状况还好,虽然失血过多,但是并没有出现大出血。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缝起来?怎么缝?”产婆子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插手了,今天见到的一切,太超出她理解的范围了,怎么能把那里切开?怎么能把手伸进去?怎么能……

    “缝过衣服没?怎么缝衣服,你就怎么把那创口给我缝起来!”顾长生无暇他顾,依旧紧张的看着小婴儿……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十足的煎熬。

    就在顾长生都要放弃的时候,手下传来了一丝微弱的起伏……

    顾长生双眼顿时亮起无边的光彩,手下不停,跟着心跳的微弱节奏,配合的使力,这是生的希望……

    “哇哇……哇哇……”

    对于产房外的人来说,这一声婴儿的啼哭,不啻于天籁之音……

    “生了,孩子生了……”杜老夫人激动的高唤一声,紧紧的抓住杜老爷的胳膊,满脸泪水,“老爷,我们杜家有后了……”

    “婉娘……”杜公子亦是高喊一声,脸上不见欣喜,只有惶恐的担忧,立时就向产房冲了过去

    。

    “公子爷,可不能进去,这是产房……”守在门口的婆子尽职的拦住他的去路,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可算是生了!就是不知道是母子均安,还是……

    收拾善后的顾长生看了一眼哭的很有力气的孩子,又看了一眼昏睡过去的杜夫人,瞬间整个人都虚脱了。

    蹲的时间太久,又精神高度集中,再加上这悲催的医疗条件,每一样都在挑战她的极限。

    好在,没有什么事儿,否则,就真有病患死在她手上了!

    顾长生长吁了口气,在产婆子尊敬的搀扶下走出了产房。

    产房外的人见她出来,瞬间安静。

    “是个男孩,重……”在一众人期盼的眼神下,顾长生尽职的做着术后报告,可是,重多少来着?没有电子称啊……

    看着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望着她,顾长生也不纠结了,“孩子很健康,虽然出现产后窒息,但抢救及时,并无大碍。”

    “那,婉娘呢?”杜公子哆嗦的问了一句。

    “杜夫人失血过多,昏睡了过去。”顾长生看了他一眼,继续:“我已经开了药方,你们熬了药,等她醒来吃点东西,让她服下。”

    “神医啊,我杜府永世不忘你的救命大恩啊!”杜老夫人甩开杜老爷子就要跪下,产婆都说没救了,她以为,她以为……

    顾长生一个眼神示意,韩秋迅速的上前拦住,“杜老夫人不必如此,医者本分而已。”

    “不知杜府可有客房?”她现在迫切的需要休息,全身都被汗湿透脱力了好不好?怎么就没人关心下她啊?她累死累活的救人担风险,她容易吗她?

    太尼玛不尊重医生了!

    “有有有!”杜老爷子这才从喜得贵孙的惊喜中回神,一脸的感激涕零,哪还有适才的上位者气势。

    有你丫的还愣着干嘛?顾长生怒了!

    “若非三五日后还要给杜夫人拆线,我也不好打扰,只是……”娘的,再不给我安排地方休息,就让你们家媳妇顶着阴切口的缝合线过一辈子吧!估计你家也就这一个孙子完事儿了!

    “来人,还不带神医去揽秋院休息!”杜老爷子回神赶忙吩咐,“仔细伺候了,万万不可怠慢。”

    顾长生看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嬷嬷上前恭敬的施礼领路,也不再做停留,牵起一旁眼巴眼望看着她的小肉包子,她实在是没力气抱了……

    “怎么样儿子,娘亲厉害吧?”十足傲娇的小语气

    。

    “恩恩,娘亲最厉害了。”小肉包子很配合的奉承。

    顾长生很受用,眼睛眯的只剩一条线,“是吧,告诉你,娘亲可是从没治死过人奥,丫就算阎王想跟我抢,也得问问我答不答应!当世之间,若论医术,我排第二,那就没人敢排第一!”

    嚣张从不掩饰,实力证明一切!

    小肉包子星星眼……

    众人:“……”

    真是个艺高人胆大的娘子啊……

    当然,口气也很大!可人家确实有底气,已经被叛死刑的人,愣是让她给救活了,还是母子均安!

    众人一致的选择了沉默,仰慕的看着那嚣张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才想起去看看刚出生的孩子……

    …………

    洗了个热水澡,抱着小肉包子儿子,顾长生这一觉睡的分外久。

    久到从天不亮就等着门外的杜公子,都以为她不会醒来了。

    “咕噜噜……”顾长生抚着叫嚣的肚子,艰难的从被窝里面爬起来,外面日头高挂,儿子已经不在床上。

    她从傍晚一直睡到现在,一口饭都木有吃啊!

    好饿……

    “小翠……韩秋……”有气无力的唤了一嗓子,顾长生再次趴床。

    卧室的门应声而开,小翠和韩秋捧着洗漱的东西进来,小肉包子并了韩墨也跟在后面。

    “娘亲,你好能睡……”不满的嘟着嘴,没人教他读书,韩墨又不说话……

    “先别废话,谁能拯救下我的肚子?”捧着肚子很没形象的趴在被子上,顾长生觉得肠子都快打结了,“好饿……”

    “娘子,已经过了午时了,您都三顿没吃饭了。”小翠也不理她的不体统了,反正就算她说破嘴,娘子还是依旧如此,麻利的放下脸盆,“奴婢让人在厨房温着吃的,想着您醒来就会要,您先洗漱一下,奴婢这就去取。”

    “小翠啊,你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啊……”乏力的叹了口气,这趟穿越好在还不算太惨,她好歹还有人伺候吃穿,要不,这日子可就真没法过咯……

    丫鬟都有了两只,她昔日豪宅豪车锦衣玉食的日子还遥远吗?不远,握拳!同志要继续努力,为了小康的日子,拼搏!

    “长生娘子醒来了?长生娘子,杜辰之求见!”

    门外传来一声高喊,吓得还在洗脸的顾长生一愣,看向一边给她递锦帕的韩秋,“杜辰之?是哪根葱?”

    看着还一脸睡眼朦胧的主子,韩秋的嘴角抽了一抽,哪根葱?这话问的……

    “就是杜公子,您昨天见过。”

    顾长生反应过来,貌似听杜夫人唤过,好像就是什么辰之,起床气发作顿时暴走,“大早晨的你叫什么魂儿,丫的还让不让人好好起床吃饭了

    !”

    韩秋,小肉包子,韩墨:“……”

    门外人:“……”

    很明显,娘子她在时辰的理解上有点儿误差,估计小翠刚刚说的话她只听到了后半句……

    杜辰之抖着一身肥肉,惊悚的看着立在门口做茶壶状的长生娘子,吞了吞口水,才敢出声,“长……长生娘子,我就是来看……看看,你醒了没,能不能去看看婉娘……”

    终于说出一句完整话的杜辰之,恨不得把脸藏进胸脯肉里,长生娘子的样子,好恐怖……

    “丫的皇帝还不差饿兵呢,老娘我刚起床,你就跑来指使我,你付得起诊金吗你?”

    老娘……

    韩秋嘴角抽的更厉害,连带的小肉包子顾泽也惊悚了,娘亲好威武……

    “付得起,付得起!”杜辰之忙不迭的开口,点头如捣蒜,明显的也忽略了前面,只听见后半句。

    “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能碍着我吃饭啊?”顾长生上前两步,看着领着婆子端着食盒走来的小翠,对于一个饿肚子的人来说,食物就是最完美的情人,现在完美情人正风情万种的冲她招手……

    “你给我边去,有天大的事儿也等我吃饱了再吱声。”一把挥开挡着路的肥胖杜辰之,顾长生向着“情人”迎了过去。

    顾长生的一顿饭吃的形象全无,淋漓尽致。

    周围的一、二、三……**双眼睛看的目瞪口呆,完全不忍直视。

    真没见过,如此不顾及形象的娘子!杜府的下人:“……”

    “长生娘子,你看,是不是,去看看婉娘?”杜辰之看着吃着荔枝的顾长生,问的怯懦,这娘子,很不好说话的样子,起床气重,脾气大,而且,还很彪悍!

    “鬼门关都闯过来了,一时半会死不了。”顾长生好整以暇的吐出一颗荔枝核,拿了几个荔枝塞给小肉包子和韩墨,阻挡了下人想来帮忙剥皮,“男孩在就不能宠着,吃个荔枝都要人剥皮,那将来娶了媳妇是不是也要人帮着洞房?”

    杜府的下人:“……”

    小肉包子顾泽和韩墨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的觉得,他们被嘲讽了!

    其实,还没长大的两人不知道,他们岂止是被嘲讽了,还被鄙视了,而且鄙视的还很彻底!

    杜辰之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昨天在安平客栈没真的动手,真是万幸!要不,他真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等着他,这娘子太过彪悍,而且彪悍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小翠和小肉包子要是知道他此刻的想法,一定会万分肯定的回答他,“惨!很惨!非常惨!”前车之鉴太多,枚举不胜啊!

    “我说杜公子,朝三暮四朝秦暮楚也比不上你变心的速度啊……”顾长生一脸饶有兴趣的开口,笑的很是猥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0》,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0章 母子均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0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10章 母子均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