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李府算计

    顾长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第二天一早就带着瘸腿的丫鬟小翠和被称为“妖孽祸害”的宝贝儿子找到了李府门上。

    京城什么最多?官啊!老话说的好,一块牌匾砸下来,都能砸着三个高官。

    顾长生的命说不上好,李家却是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官员之一。据说祖上那是开国的功臣,还被封了侯爵,可惜风光难长久,不过三代就被皇帝和谐了,李府倒也乖觉,在皇帝要削藩的时候第一个上交了封地,主动去了爵位。这不如今皇帝换了五茬,李府盛宠依旧,更何况又出了个李沐风,据说风姿翩翩,迷倒了一众京城贵女,连公主都为他倾倒,偏他还能征善战,简在帝心,就更炙手可热起来,据说再次位列侯爵,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顾长生听说了这些据说以后,觉得她不下堂谁下堂?她要是李家人,也定然是看不上自己小小医家女的。

    李府虽然去了爵位,搬出了皇城内三街,可府邸依旧是金碧辉煌的坐落在商铺繁华的八宝胡同。

    站在李府门前,顾长生看着威风凛凛屹立的两座石狮子眯了眯眼。果然是曾经的侯府啊,这两个石狮子确实霸气威武。

    “小翠啊,这俩石狮子,我看着甚好啊甚好。”

    小翠:“……”

    “小翠啊,改明你家娘子我有了钱,也弄俩这样的石狮子放在门前镇宅,好歹也能吓唬住胆儿小的……”

    门口的小厮撇了撇嘴,一脸的鄙视,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小翠忍不住了,拖着上了夹板的瘸腿挨近了顾长生两步:“娘子,这官家门口的石镇,那都是有定制的,更别说李府的,这对石狮子乃是太祖皇帝御赐的。”

    看着顾长生瞬间放光的双眼,小翠默……

    都说了是御赐的,您就不能不打他们主意?那双眼都快盯出来洞了。

    “小翠啊,老话儿说的好,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不定三十年后河到咱家呢?”

    顾长生说完,还特意总结了一句:“做人虽然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儿,可也不能太不把自己当回事儿。”

    小翠牵着小肉包子顾泽无奈的看着顾长生,相处了这十来天,他们是真的对顾长生的稀奇言辞见怪不怪了。

    远远地看见一个婆子领着两个丫鬟向门口而来,顾长生再次嘱咐小翠和顾泽:“一定要按我的意思来,我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我们的目标很明确,我儿子的切结书!明白了不?”

    见小翠和儿子点了点头,顾长生满意的摸了摸儿子软软的小发髻。

    “我当是谁呢,大清早的就上门,这不是被休了的少夫人吗,恕婆子我腿脚不好,不能给您见礼了。”

    顾长生抬头看清这婆子的长相,顿时就乐了

    。这婆子长的好啊,细眼薄唇,嘴角还长了个大痦子,她要是不尖酸刻薄都对不起生的这张好脸。

    “这是李夫人近身伺候的冯妈妈,最是难说话。”小翠提醒道。

    顾长生听罢,浑身的气息顿时就变了,不复刚才的自信和淡然,怯懦懦的上前行了一礼:“冯妈妈有礼,长生带着小公子回府了。”

    冯婆子一听这话,嫌弃的哼了一声,“长生娘子说笑了,咱这是钟鼎之家李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想回就能回的。”

    顾长生难堪的后退了一步,泫然欲泣:“冯妈妈严重了,长生就算有错,可小公子毕竟是李家的骨血,怎可流落在外?”

    小翠和小肉包子顾泽,被顾长生说变脸就变脸的演技给惊到了,瞪着顾长生像看陌生人一样。

    顾长生怒了,这俩没眼力界的,走什么神?

    狠狠地掐了小翠一把,低声的说了个“哭!”字。

    瞬间小翠就率先哭了起来,小肉包子也跟着在旁边呜呜的抹着泪儿。

    李府四周繁华,尽是商铺,清晨多少丫鬟婆子采买的时间,人来人往。他们这一哭一闹的动静,立时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冯婆子一看这情景心里一突,夫人最是重面子,李府休妻虽算不上什么秘密,可被这样闹将上门,在高门大户里传扬开,也不是不怎么长脸就是了。眼神示意一个丫鬟回去请示,冯婆子站在台阶上,俯视着下面素面粗衣的三人:“你已经被休弃出府,与我们李府无关,今日在这撒泼打混,莫不是要赖住我们李府?想的到挺美!”

    “冯妈妈说笑,我虽然拿了休书,可毕竟没过了衙门换了户贴文书,而且小公子也是李家骨血,我是他的亲娘,自然是跟着他回来。”怎么滴?我就赖上你们了怎么滴?有本事快点儿把切结文书拿来,省的老娘在这陪你们演戏。

    看着停下观望的人越来越多,冯婆子一口老气憋在胸口,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李家正和兵部侍郎严府议亲,这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有这个妖孽祸害在,这事儿确实是他李府没料理干净。

    正在冯婆子踟蹰着要不要接腔的时候,请示的丫鬟急匆匆的跑来,喘着粗气:“冯妈妈,夫人请她们进去,省的在门口闹僵起来丢人现眼。”

    顾长生暗嗤一声,带着小翠和儿子,跟着冯婆子进了府。

    李府极大,前院后宅,九曲回廊,亭台掩映,到李夫人所在的延福堂很有一段距离。

    等冯婆子进去回禀了后,才有穿戴得体的丫鬟出来领着他们进去。

    李府很是富贵,一趟走来,顾长生已经深有体会,再看延福堂更是金碧辉煌,镂空的金丝楠木桌椅、金丝银嵌的苏绣屏风、青花瓷长颈梅瓶……每件都价值不菲。

    这都是国宝啊国宝,对于光顾过几次故宫,即使顾长生很有几分见识,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哼,果然不识抬举,不过十来天就闹上门来。”端坐在上首的李夫人一脸威严,说到这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夫人息怒,别跟这无关紧要的人置气,当心气坏了身子,等少爷回来又要担心

    。”冯婆子麻利的上前帮李夫人顺气。

    顾长生三人低下了头没有接话,这李夫人穿着富贵自是不提,只是这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还面色发青,倒是让顾长生觉得有点解气。

    “你既已拿了休书,就应离了我府,如今又来耍闹,莫不是看我好脾性,欺上门来?或是觉得祸害我儿还不够,还想痴缠着不放?”李夫人顺过来气,恨恨的继续,就是这个女子,碍于过世的老太爷遗嘱,她不得不委屈儿子娶了她进门,可这样的出身,又生了个那样的妖孽,怎么配得上她人中龙凤的儿子?倒是害的她儿成了京中笑柄,情愿带兵守边也不愿留在京城。

    这个祸害了她李家的祸水啊,她怎么能留!

    如今她儿战功赫赫,兵部侍郎家又有意帮衬,只要一步,只要再迈出一步,他们李府,重回昔日侯爵尊荣就唾手可得!

    这个障碍她忍了五年,如今她一定要替儿子除掉!

    敌不动我不动,敌动了我自浑然不动,且看他漏洞百出。顾长生也不接话,只是怯懦的弓着身子,嘤嘤的小声哭泣,小翠和小肉包子见这,也跟着小声的哭。

    就是这个样子,小门小户出身,拿不出台面,京城的高门大户哪里有这样胆小怯懦的贵女,官家夫人圈子里哪里会有这样的寒门夫人?这让生性好强的她丢尽了脸面,甚至连豪门花宴都不敢参加。

    赶走她!一定要赶走她!这个声音在李夫人心中回荡了五年,今日她是再也忍不下去了……

    咳嗽声又传来,心口一阵阵的闷痛,李夫人忍了几忍才稍微平息了怒火,眼中狠光四射:“你不是要换了户贴文书才肯死心?来人,去老爷书房,拿了老爷的印信去顺天府,把这个不识抬举的,连着她的儿子给我从李府里除名!”

    马上有丫鬟应声而去。

    顾长生乐了,这李夫人上道啊,你看她都还没说话,李夫人就把她的心愿达成了,全赖冯婆子传话传的好,估计她在门口说的话一字不漏的都进了李夫人的耳朵。

    顾长生顿时觉得,冯婆子那张尖酸刻薄的嘴脸不那么讨厌了,连那嘴角的大痦子都可爱了起来……

    戏唱到了这里肯定要演全。

    顾长生轻轻的拉着儿子的胳膊,示意他往前两步。

    小肉包子很配合,眼圈红红的低着头,脖子上的肉瘤子还一晃一晃的分外扎眼。

    “夫人说的是,可小公子毕竟是李家的骨血,怎可流落在外?我可以走,但是小公子还请夫人留在府中。”顾长生弓着身子低着头,还抬起衣袖甚是凄凉的抹了抹眼。

    粗鄙不堪,简直粗鄙不堪之至,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们李家!

    “李家骨血?我李家可没有这样的妖孽子孙,少拿这野种来说事,把他留下继续祸害我们李府?好让你有机会再来纠缠?你是嫌你祸害我李家还不够?”李夫人气的喘着粗气,手指颤颤的指着顾长生,真恨不得杀了这厮,如果不是她嫁入李家人尽皆知,她何须忍耐至此?

    顾长生安慰的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小肉包子,母子四目相对,没事的,他们不要你,我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3》,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3章 李府算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3并对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第3章 李府算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