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防盗章

    第二天白川出门的时候,颇觉得有些难以面对小景总,然而小景总照旧笑吟吟地出现在他的门外,一身西装笔挺,说话的声音很温和,“吃早饭么,白川?”

    白川好像做了亏心事一般,那天格外顺老板的意,不仅把他给自己拿的水果全部吃光,连平时偷偷放回去的酸奶也喝了一大盒。

    在白川看来,自己昨天突然冒出的那种想法是很卑劣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性格中有如此自私的一面。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他从小的认知是,这个世界唯一会无条件对他好的两个人都已经不在了,而其他人没有义务要关心他,别人对他有一分好,他就应该回报十分。

    无法回应小景总的感觉,让他觉得既难过、又愧疚。如果可以,他真恨不能把自己的心掏出来,刻上“喜欢小景总”这条要求再重新塞回去。

    然而他做不到。越是做不到,他就越发心慌,面对景予恒的时候,也更加的礼貌和小心翼翼。

    相比之下,现在和秦皓相处,反而不会让白川太坐立难安了。

    当秦老板学会像正常人一样说话而非颐指气使后,他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聊天伙伴,这一点在他住院期间和白川互通微信的时候已经得到了验证。和景予恒比起来,秦皓基本上算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一不在意细节,二也不记仇,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他会当面说出来,而假如对方能用正当理由说服他的话,他现在也学会了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样的相处会让白川觉得更轻松一些。

    ◎

    尽管私下是焦头烂额,但《逆水行舟》的拍摄依然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秦老板自费在剧组里“赖”了近两个月,终于到了真身上场的时候。

    他的戏份不多,却都是重头戏。

    “重头”是对整部作品来说的,对于秦皓本人,他可能反而觉得比较轻松,因为当天的整场戏里他没有半句台词,只要在青天白日下唱首歌就行了。

    拍摄的那天是个大晴天,山间空气向来清新,只是这阵子风沙大,难得有这样微风拂面的日子,胡导下了死命令,今天一定要把这一条拍过。

    秦皓对于演戏就是个门外汉,拍过几部mv的经验在剧组的内行看来不值一提,因此众人对他的期待倒也不那么热烈。

    开拍之前,胡导将白川拉到身边耳提面命,“白川,你和纪思博的关系似乎不错?”

    这开场白有点没头没脑啊?白川点点头老实答道,“嗯,纪前辈一直很照顾我。”

    “那你知不知道,纪思博作为双料影帝,最厉害的地方在哪里?”

    这难道是什么考题?白川偏头想了一会儿,“是……对角色的把握吗?”

    胡导摇摇头。

    “随机应变的临场反应?”

    胡导再摇头,并不让他继续往下猜,而是直接公布了答案:“是他驾驭对手的能力。”

    看到白川似懂非懂的样子,胡导笑了一下,“有一些不错的演员,甚至可以说是演技一流,他们和人对戏时,依然会给人一种‘不好看’的感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他们只有能力驾驭自己的演技,而如果对方演得一塌糊涂,那么整个画面还是会崩掉。最有天赋的那一群演员,比如纪思博,他们是可以控场的。如果你有机会跟他合作一次就会发现,他可以带着你入戏,让你在他的表演下催生出他所想要的反应,这种时候,即使对手的演技不那么好,整段表演也会呈现得‘很好看’,因为观众看到的,就是最优秀的那个演员想要让你们看到的部分。”

    这一下,白川听懂了,“导演,你是希望我……”

    “对,”胡导露出孺子可教的表情,“虽然你没有和那种超一流的演员合作过,但我觉得你有这种控场的潜能,秦皓是个只会唱歌的人,我希望他其他方面的演技,能够由你来激发。”

    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白川开始了这一幕的拍摄。

    导演对他寄予如此厚望,他不敢懈怠,在表演时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而他的努力也没有白费,秦皓在前半段虽然没有台词,但果然照着白川的引导作出了很好的反应。预想中的ng地狱没有来,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在镜头里先忘了反应的,是白川。

    ◎

    那是一首清唱。

    没有乐队,没有伴奏,没有听众,没有欢呼。

    头一回面对一群糙老爷们唱歌,秦皓的感觉还有些怪怪的,但是第一句歌词唱完之后,他就忽略了那些多余的视觉信息。

    是的,在哪儿唱,对谁唱,这些对他来说,都成了多余的。

    秦皓很喜欢唱歌,毋庸置疑。有不少人认同这样一句话:当爱好变成工作之后,乐趣就没有那么丰富了。然而对于秦皓、或者说对于很多歌手来说,他们很幸运的并没有这种烦恼。

    秦皓过去压根就不在乎“粉丝”这种存在,如今虽然在态度方面改善了很多,然而唱起歌时那种旁若无人的模样,却是丝毫没有改变。

    在那张绝美的脸上,唯有唱歌的时候,既有着目空一切的自信,又有着安然世外的淡定,仿佛从来没有思考过,自己的歌声有可能不会被人喜欢这种命题。

    而事实是,没有。

    没有人不喜欢,甚至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在一瞬间感慨道,原来没有了电子的混音,秦皓的声音可以清澈如斯。

    当然,喜欢归喜欢,摄影师依旧盯紧了他的镜头,导演也没忘记拿着小喇叭注意情况,唯有离秦皓最近的白川,整个人怔在那里,忽然不动了。

    从景予恒所站的位置,刚巧可以看到白川的侧脸,而映入他眼帘的景象,让他不自禁地握紧了双手。

    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白川。

    在他看来,白川有着许多有趣又迷人的小表情,比如害羞时摸着鼻子微微脸红的样子,如此迷惑时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的样子,比如认真时抿紧双嘴一语不发的样子。

    那些表情他都很喜欢,它们共同组成了景予恒所熟悉的白川,一个上进、腼腆、偶尔又有些小迷糊的青年。

    然而,现在出现在白川脸上的表情,却是景予恒从来没有见过的。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眼中所见,在那段独唱结束之前,景予恒就起身离开了。

    他知道白川对秦皓的态度,知道他打从心里不想和这个故人有瓜葛,只要他一心一意地在和他撇清关系。

    从理智来说,秦皓似乎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他在白川的心里,已经近乎是个被厌恶的符号了。

    景予恒本来以为,只要自己有耐心,只要自己表现得足够好,即使不是现在,未来的某一天,白川也一定会被他所感动,愿意接受他的这份感情。

    直到他看到了那个眼中已全然没有自觉的白川。

    恐怕连白川自己都不知道,为某样东西沉迷是这样的感觉。

    那是一种不自觉的动心,恐怕连那颗心脏的主人都阻止不了。

    ◎

    一曲终了,白川终于回神。

    有那么几秒钟时间,他陷入了一种茫然的恐慌中,像喝酒断片的人一样,完全不记得自己几分钟之前做过什么。然而那之后,他慢慢明白了过来,脸上混合着错愕和无法置信,愣愣地看看秦皓,又转头看看周围。

    “卡!”胡康毅导演在这时候喊了停。

    白川一头冷汗,小跑着来到导演身边,“对不起胡导,我——”

    “等一下!”胡导举手打断他,对着摄像师道,“回放一下刚才的片段。”

    拍摄的片段在狭小的屏幕中播放了起来,胡导看得目不转睛,白川却不知所措地别过了头去。镜头里出现的他,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失神,在那短短的三分钟里,他似乎忘记了所有歌声以外的事。

    自己作为专业演员真的太不称职了,胡导希望由他来引导秦皓,可别说是引导了,他自己根本听人唱歌听得忘记了台词,以至于后半段的表演和之前导演的要求完全不同。

    没有人预料得到这场戏的ng会率先出现在白川身上,但仔细想来,却又不觉意外。毕竟那段清唱真的仿佛有种穿透人心的力量,何况是在这样空幽的山谷中,何况是在这样澄澈的青空下,何况那个唱歌的人看白川的眼神是如此专注。

    许多姑娘们把自己代入白川的角色一想,得嘞,换我肯定当场晕厥!

    而胡导最后的决定,似乎是印证了众人的想法。

    “不用重拍了,就用这一段。”

    “胡导……”白川喊了一声,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

    胡导演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白川啊,这样演就很好,曹宜斌被歌声打动的形象跃然纸上,比原来有台词的时候冲击力更大。”

    白川默默地闭上了嘴,转身走到秦皓身边,秦皓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期待地问道:“怎么样白小川,你喜欢这首歌吗?这是我为电视剧新写的,今天是首唱哦。”

    白川眼睑一垂,选择了彻底缄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113》,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113|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113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113|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