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防盗章

    “皓哥,你觉得这人到底是谁?”闲暇时,赵志学拿着手机边刷“灰太狼先生”的新闻边问秦皓。

    “我哪知道?”秦皓耸了耸肩。

    “要不是你在我面前,我真的会觉得那个人才是你啊……”赵志学说着,心情复杂地将海角论坛的讨论帖翻了一页。

    灰太狼先生连着一个月唱的都是情歌,在网络言论的助推下,票数节节攀升。

    其实第三期结束的时候,其他人就有意打破他的曲目优势了,毕竟曲库里有的是儿歌和网络歌曲,别人不好意思选,灰太狼先生可是从来没客气过,回回挑给自己的对手去伤脑筋。既然如此,来而不往非礼也,几个歌手都打算心照不宣地“回敬”他一下。

    然而,网上不知是谁发了一条“给灰太狼先生挑首儿歌吧”的微博之后,居然被几万人转发抵制。

    青色山羊:灰太狼先生的情歌唱得那么好,为什么不让他唱?

    我有特殊的修眉技巧:别唱不过人家就使阴招好么……

    小羊快跑040: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就是要听秦少爷唱情歌,以前一张专辑才几首,根本听不够。最近真是苏苏苏得我心都化了,谁选儿歌给他我诅咒谁!

    赵志学啼笑皆非,把评论拿给秦皓看:“皓哥,你怎么看?”

    秦皓想了一想,“那她应该诅咒灰太狼先生。”

    对网上这一波突如其来为自己翻案的浪潮,以及搭了顺风车人气大涨的“灰太狼先生”,秦皓的关注度明显有些不够,让赵志学这个经纪人操碎了心。

    “这都一个月啦皓哥,老实说你也看出来了吧,那个灰太狼先生真的好像在学你啊!”

    “那又怎么样呢?”秦皓笑了一下,反问他道。

    “什么叫那又怎么样呢,你别表现得事不关己一样啊……”赵志学小声念叨着,“当然是证明他不是秦皓咯!”

    “我现在是不能摘下面具的。”秦皓提醒赵志学。

    老实说,有一个人言谈举止都和过去的自己十分神似,每个星期固定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确实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体验。不过,这件事还真的不至于严重到令秦老板寝食难安。

    所有人都在争执不休的身份问题,对秦皓来说压根不是问题,他需要证明他是他自己么?当然不!这简直是个笑话。

    调整了一下坐姿,秦皓问赵志学:“你觉得,如果他真的是在模仿我,这件事有意义么?”

    “怎么没有?”赵志学一拍桌子,“希尔·弗格斯导演的访谈一出,线上线下到处在替你翻案,连电视新闻里都提了几次,等下个月影片正式上映后,用你的主题歌做bgm的那段经典镜头再一放,皓哥你的人气绝对有可能回到巅峰期啊。灰太狼先生这么做,摆明了就是蹭你的热度,真是气死我了,好想把他的狗头撕下来!”

    赵志学手舞足蹈的样子逗得秦皓都乐了,他安抚地给经纪人倒了一杯水,这才继续说道:“即使你什么都不做,他迟早还是会把狼头摘掉的。”

    “那时候也许就晚了啊,”赵志学焦躁地说道,“很多人已经喜欢上了他,就算发现自己猜错了,涨起来的人气也是没跑的,要不然哪来的那么多小xxx呢?”

    “靠模仿别人,永远也赢不了本尊。”秦皓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让赵志学莫名安心的微笑,“不如说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这个灰太狼先生为什么这么有自信,会从第一期就开始模仿背着涉毒黑历史的我呢?”

    “皓哥,你是冤枉的啊!”赵志学激动地说道。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为什么会知道?”秦皓偏头看着赵志学。

    这么一说,还真是颇为奇怪。

    赵志学刚想说弗格斯导演不是亲自为你开了金口么,但转念一想,那已经是《假面歌手》播出后的事了,因此在第一期就做出如此危险的举动,还真是够大胆的。秦皓在音乐上的造诣固然足够诱人,但一旦行差踏错,灰太狼先生很可能会因为这种行为而引起路人连带的反感,算是一把双刃剑。

    “除非——”秦皓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

    “除非他一开始就知道,皓哥你绝对是清白的,”赵志学好像终于开了窍,“而且也知道,最近网上就会有为你翻案的大动作。”

    秦皓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

    不能跟艺人一起上节目、闲闲没事的赵大经纪人,似乎迷上了当侦探这么个不务正业的活。

    秦皓去录《假面歌手》的时候,他就开着车在电视台周围闲晃,意图找到灰太狼先生的坐骑,偷偷来个千里追踪。当然了,以赵志学的侦查技术,这基本就是个不可能任务,追了两周没啥下文,还因为总是不接单,赔上了几箱油费。

    秦皓当然不知道这件事,他的主职还是在节目上好好发挥,完胜对手。

    第六期的时候,分组对决时出了件有些微妙的事,那一期灰太狼先生的对手还是迫于舆论压力给他选了一首情歌,而那首歌,恰巧是秦皓曾经在演唱会上为了致敬经典而唱过的。

    48小时后,正式对决开始。

    自己唱过的歌,印象总是比其他曲目更熟悉,秦皓非常清楚那首歌的原唱,也知道自己在演唱会献唱的版本做过哪些改动,而灰太狼先生演唱的版本从电视机里传出来的时候,他在面具下的双眼微微地眯了起来。

    灰太狼先生演唱的版本,与原版相去甚远,不如说,编曲上十分类似自己的演唱会版本。

    如果不是有前几周的种种细节做铺垫,秦皓也许会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但是加上之前的诸多迹象,就不能不让人想到这可能是故意而为之了。

    那首歌本就是华语乐坛二十年前的经典作品,加上秦皓为了演唱会而做的精心改编,既有上世纪末的悠扬婉转,又多了时下流行的嘻哈元素,是一首非常出彩的老歌新唱。果不其然,评分的时候,灰太狼先生的得分首次超过了440分,足足领先了对手30多票。

    在500名性格与偏好迥异的观众中,有近九成的人将票投给了他,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成功。

    看到票数的时候,灰太狼先生藏在玩偶头像下发出了一声微弱的笑声,声音被调得有些怪异,但还是听得出其中的得意。

    这一声笑,在事后被收看节目的微博众称为“秦王的蔑视”,似乎对于经历过秦皓日天日地那段岁月的粉丝们来说,如此低调的讥讽,压根不算什么事儿,反而像是对他身份的另一种验证。

    而在现场的休息室,秦皓也笑了。

    那真的是一首很棒的歌,足以激发一位创作型歌手的灵感,即使是在两年后的今天,再次听到那段旋律,秦皓脑海中依然能浮现出许多新的点子,来让这首老歌再一次容光焕发。

    可是,灰太狼先生什么都没有做。他几乎复制了秦皓的改编思路,复制得堪称完美,以至于让秦皓没有一丁点儿惊喜的感觉。

    几乎不用听完整首曲子,秦皓已经可以肯定,灰太狼先生非是不为,而是不会也。

    一个连技能树都没点开的对手,秦皓不知道除了失望地笑笑,还能作何反应。

    ◎

    比秦皓本人更激动的,大概是场上猜评团的嘉宾。

    其中有一位歌唱与演戏两栖发展的艺人,实在忍不住当场问道:“你就是秦皓对不对?我们去年三月一起上过橘子台的访谈,事后我请你喝酒你还没去!”

    灰太狼先生拿着话筒,慢悠悠地摇了摇头,“不,这档节目是我第一次和你同台。”

    赛制中早有规定,在揭开假面之前,即使被人戳破身份,也不能承认,因此灰太狼先生的这句话,被大家自动过滤为睁眼说瞎话。

    秦皓倒是觉得这人把规则吃得挺透的,他现在赚足了眼球,日后即使被人发现是个a货,只要拿出“我在节目上就坚决否认过”的说辞,多半也不会成为什么太大的黑历史。

    这种狡猾的做法,还真是让秦老板有些看不上。

    就在这时,一直安静地坐在最右侧的白小川,忽然举起话筒站了起来,“我觉得……”

    “哇,白川主动发言,太难得了,请讲请讲。”其他嘉宾笑道。

    白川握着话筒的手紧了紧,“我觉得,这个人不是秦皓。”

    “哦,何以见得?”主持人来了兴致,“我记得白川是拍过秦皓mv的,还一起上过综艺,嗯,很有发言权。”

    白川摇了一下头,从秦皓的角度来看,他的表情不太轻松,“我不是从身材举止这些地方来看的,我只想说他的音乐。”

    “他的音乐怎么了?”全场都饶有兴致地盯着白川。

    因为不是专业歌手,白川和纪思博这些纯演员的嘉宾,几乎不会对歌手的音乐性发表什么看法,他们的意见主要集中在歌手的着装体态等细节,这还是白川第一次提到音乐的问题,场上场下都有些好奇他会说什么。

    “灰太狼老师的表演非常棒,他的歌声也很打动人心,”白川沉吟了一下,才继续往下说道,“不过,我觉得他和秦皓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大家都觉得一模一样好不好?满场观众头上都浮起了三个问号。

    白川没办法说得更细了,那是一种太过私人的直觉,带着他不想也无法公诸于世的隐秘往事。他这辈子听得最多的,就是秦皓唱的歌,所以他绝不会认错。灰太狼先生和秦皓真的很神似,时而专注到深情,时而又带着一丝漫不经心,可是舞台上那个人的歌声总让他觉得像隔着一层深海,波浪翻涌,却打不到他心里。

    秦皓唱歌的时候是不一样的。他的歌像青空,像无所不在的空气,像最柔软却又难以抵御的水流,他能用一个最微弱的气音唱进人的心里,将听者所有的感官淹没。

    说的再通俗一些吧,听秦皓唱情歌,白川会不由自主地红了眼眶。

    最近网上对秦皓的讨论又沸沸扬扬了起来,但白川根本不关心这一点,他只是想平心而论地说句实话。

    “秦皓曾经唱过这首歌,今天的演唱和当时相比,几乎没有太大的改变。我觉得,秦皓不是一个会在舞台上重复自己的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7》,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7|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7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7|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