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防盗章

    后台是熟悉的后台,只是少了化妆师,因为《假面歌手》的每位参赛歌手都戴着厚重到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假面,因此化妆也就失去了意义。

    为了让节目效果更加逼真,制作人焦正平在一开始和赵志学接触的时候就说过,这是一档不能带助理、不能承认自己身份的节目。让嘉宾和观众猜测歌手身份固然是最大的卖点,但节目组真正的野心却是让所有人脱掉粉丝滤镜来沉浸到音乐之中。

    偶像歌手并不喜欢这样赤-裸-裸的比赛形式,毕竟靠脸吃饭的人,丢脸总是最头疼的一件事,因此听说在邀请歌手时期,就遭到了许多人的拒绝,然而对于现在的秦皓来说,这种赛制却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挑选假面的时候,他保留了自己的魅影面具,只交由节目组对它进行了全面的改进,使它可以更契合自己的造型,并且将自己遮得更加一丝不漏。

    为了保证节目效果,一般工作人员未经批准都不能直接接触嘉宾,造型团队是柿子台斥资从国外请来的,并且签订过严格的保密协议。

    在这种神秘又紧张的气氛中,《假面歌手》的录制正式开始了。

    与以往的演唱类真人秀中,选手自带曲目进行表演的方式不同,《假面歌手》在初赛环节,会提前48小时进行一次分组抽签,每期的8名嘉宾两两分组后,在节目组提供的曲库中,任意挑选一首歌作为对手的指定曲目,进行自由地改编和排练。

    “剧院魅影”第一集的对手是“灰太狼先生”,分组完成后,秦皓很快给对手挑了一首备受好评的情歌,而到对手给他选曲的时候,台下却是哄笑一片。

    “剧院魅影”被指定演唱的居然是一首儿歌,在座年龄超过三十的几乎个个会唱,原唱是一位声音甜美的小姑娘,把整首歌唱得充满了童趣。

    秦皓小时候几乎不看动画片,但鉴于这首歌当时的传唱度实在太高,他倒现在都还记得歌词。

    曲名在大屏幕中被放大高亮的时候,“剧院魅影”一下子愣住了。

    投票分组环节并没有大众评审,只有猜评团的嘉宾坐在场边,看到这首歌曲被选出来时,几个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有人在一边喊道:“灰太狼,你太有心机了好不好?”

    另一位女嘉宾双手捂脸:“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灰太狼。”

    灰太狼嘿嘿一笑,比了一个v的手势。

    主持人脸上表情也有点绷不住,但仍然保持着镇定的声音问秦皓:“剧院魅影,你接受这首歌曲作为挑战曲目吗?”

    少顷,秦皓把话筒拿到面具前,他被调音师打造得喑哑难听的声音从面具背后闷闷地传了出来:“我接受。”

    “好,剧院魅影对灰太狼先生,挑战开启!”

    ◎

    之后的48小时,对秦皓来说是昏天黑地的48小时。

    把选择的曲目告诉赵志学之后,这个经纪人瞬间就炸毛了:“选首儿歌是什么鬼啦!那歌单上pop的rap的rock的应有尽有,为什么拿首儿歌来寒碜人,皓哥你这对手实在是太阴险了!”

    秦皓倒是不以为意:“既然官方把这首歌放进了曲库,那别人当然可以选。”

    赵志学看了秦皓一眼,官博上“剧院魅影为对手的选曲当场无语”的报道都发出来了,秦老板还在逞什么强嘛。

    不过赵志学在专业上帮不了秦皓什么忙,只能乖乖地退出门外,临走前他问秦老板要不要去买哪家的宵夜,秦皓摇了摇头。

    赵志学当时并没想到,老板在那之后的整整二十四个小时,居然都陷入了废寝忘食之中。

    秦皓心里的想法,谁都猜不到。被指定了那样一首旋律简单到毫无炫技可能的歌曲,连嘉宾中不是歌手的外行人都觉得很难搞定,秦皓当时的第一反应却是全然的兴奋。

    在这几个月时间里,他做着n站的自由主播,尽情尝试了许多之前作为职业歌手无法推出的曲风,也累积到了许多只有不以发行为目的才能得到的经验,而那首儿歌对秦皓来说,就是验收革命成果的时候了。

    如果说作为商业歌手的秦皓,还有一些领域不能涉足的话,现在身为自由人的他,在风格的选择上是没有短板的,那首儿歌的歌名一被念出之后,秦皓脑中已经对那段熟悉的旋律进行起了全线地肢解与再生。

    没有人知道,秦皓的呆怔并不是因为震惊或畏惧,他当时是在暗自兴奋。

    ◎

    24小时的重新编曲之后,秦皓带着乐谱来到了节目组指定给他的乐队面前。

    他依然带着魅影的面具,大概是猜测来参加这档节目的不是没名气的就是已经过气的,乐队成员的态度并不恭敬,甚至在看到秦皓递上的乐谱中对原曲做了大幅度的修改后,有一名小提琴手还露出了嫌麻烦的表情。

    音乐总监的一声低骂让众人都收起了散漫的态度:“如果你对音乐没有一点欣赏能力的话,请你现在就出去。”

    音乐总监是位非常严肃的中年男子,讲话十分收敛,一生几乎没有夸奖过什么人,他这句语焉不详的话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之后,乐队开始了第一次的排练。

    当秦皓改写的旋律被各种乐器缺乏磨合而有些错落不齐地演奏出来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一开始是惊讶,这还是他们熟悉的儿歌么?是,当然是,熟悉的节拍依然在曲调中若隐若现,然而仔细分辨,那种感觉却又难以捉摸,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全新的震撼。

    于是,几分折服慢慢出现在众人的心中。虽然不知道那个戴着惨白面具的人是谁,但他的改编很棒,如果排练好,在现场他们会表现得更棒!

    音乐是一种可以超越语言和身体让人臣服的力量,在远处静静观望现场的焦正平不自禁地笑了,他开始有种预感,《假面歌手》可以成为一档叫好又叫座的节目。

    秦皓的表现,比他想象得还要好。

    ◎

    48小时后,《假面歌手》第一季的正式录影开始了。

    现场搭建了一个超大的室内摄影棚,柿子台精心挑选了500名观众入场,来作为两两对抗的大众评审。

    猜评嘉宾虽然拥有点评的权利,然而真正的胜负,是掌握在这五百位无名群众手中的。

    拥有丰富综艺主持经验的柿子台知名男主持,很快就将现场的气氛调动了起来,在每两组参赛者登场之前,vcr会播放他们从抽签之后48小时内的动向。

    对选曲的好恶、改编时的状态、和乐队排练的情况,vcr看似内容丰富,实则留下了大量的疑问和悬念,将观众对演唱的期待度拉到了最高点。

    前三组对抗亮点频出。

    参赛嘉宾的声线被做了专业的调整,加上曲风上的变化,几乎没有人能被第一时间猜出真身,但从体态等其他细节入手,还是能让人浮想联翩。猜评团的人坐在嘉宾席上各种抖包袱,底下的500名观众心里也没闲着,都把自己所知的人选给对照了个遍。

    这种分心的行为,理论上会影响到欣赏音乐的专注,而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把人唱嗨了,不能不说几位参赛者是真的有两把刷子。

    轮到“剧院魅影”与“灰太狼先生”上场的第四组时,经过之前的三组角逐,众人已经习惯了整套赛制,观众开始不太拘泥于“猜人”,反正所有人最后都会摘下面具,不如专心听歌好了。

    于是,率先演唱的“灰太狼先生”,一首情歌将现场无数的姑娘们唱得潸然泪下。

    导播最喜爱这种观众反应了,在耳机里急促地让摄像机推拉和给特写。不止是观众,连一直叽叽喳喳讨论的嘉宾都安静了下来。

    纪思博看了一眼坐在他右手边的白川,“小冰川,你眼眶红了欸。”

    白川一惊,条件反射地伸手抹了一下眼角:“没有吧?”

    纪思博笑了,“是没有,不过你在抹什么?”

    白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视线又转回到场中。

    “灰太狼先生”的歌声和他的名字完全不同,一点也不逗比,即使被调整了声线,依然深情到让人背脊发麻。

    他将“剧院魅影”为他挑选的情歌做了慢版的处理,原本就十分婉转的旋律,现在更是被小提琴拉得如泣如诉,将他清越的歌声衬托得不惹凡尘。

    一曲终了,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谢谢灰太狼先生的表演,”主持人含笑走上舞台,“现场观众的热情似乎为这首改编的质量做了最好的背书,现在请你们拿起手中的投票器,如果愿意把这一票投给灰太狼先生,请按下红色按钮。那么,在投票通道关闭之前,让我们来听听嘉宾们的意见。”

    白川被点名做点评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点儿没有从歌曲中抽离出来的情绪,一位嘉宾有意逗他,说道:“看白川的表情,简直像是想起初恋了。”

    白川拿着话筒站在原地,呆愣了五秒钟,这才如梦初醒般说了一句,“如果我手里有票,一定会投给灰太狼先生!”

    主持人笑了起来,“你这么说,让稍后登台的剧院魅影怎么办?”

    白川的脑海中浮现出那首儿歌的旋律,有些歉然地眨了眨眼。在那个时候,没有人相信一首儿歌可以打败如斯深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4》,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4|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4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4|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