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防盗章

    秦老板舍命陪君子,硬是把装病弄成了真病,说起来可歌可泣,可惜不能告诉白小川,因此这份苦心完全打了水漂。

    白川下次来探病的时候,被秦皓授意主治医生给劝走了。毕竟过敏发作的症状如此明显,被看到就全完了。

    赵志学坐在病床里,把苹果连皮洗了洗递给秦老板:“皓哥,吃个苹果呗。”

    秦皓整个人都蔫了,看了一眼没有削的苹果,万般委屈地转头:“不吃。”

    “噗。”赵志学忍不住又笑了。

    “你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外表有点惨烈的秦老板看着自家经纪人,不满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赵志学捂住嘴,别过头去还是不住地抖着肩膀。

    秦老板刚才说“不要”的表情,和最近平易近人的模样不同,倒是有几分过去任性的影子。现在看起来没那么讨厌了,赵志学反而觉得老板有点可爱起来。

    这话当然不能随便说出口,因此赵志学只是在心里想了想,又陪着秦老板坐了一阵,然后转身出门谈工作去了。

    这一次的工作,说起来倒有些蹊跷。

    起因是秦老板住院不忘直播,那天戴着面具又爬上了niyaniya。

    几天没看私信,自然是积攒了不少,不过现在有赵志学帮他一起处理,倒也不太费工夫。

    看着看着,其中一条私信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你是秦皓吧?有事相商,盼复。

    短短十一个字,言简意赅,赵志学和秦皓面面相觑,却都吃了一惊。他们连忙点进发信人的个人主页查看,只见那人追了十几部新番、给二次元mad投过钢镚,其他倒也没什么使用痕迹,就是一个并不怎么活跃的普通账号。

    所以说,这条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秦皓真的露了馅,还是有人来碰瓷?

    琢磨了一会儿没有头绪,两人一致决定,不理ta。

    可是过了两天,相同的id又发来了私信:你肯定是秦皓,我是焦正平,盼复!

    焦正平是谁?秦皓一脸茫然。

    不过这一次,赵志学却想起来了。

    “焦正平啊,是不是那个……”他的声音不太确定,但那份微微的迟疑,恰恰是有眉目的证明,“我记得柿子台有位制作人姓焦,会不会是他?”

    柿子台?秦皓蹙眉思索了片刻。因为是本地的卫视,他跟柿子台合作的次数相当多,现在被赵志学一提醒,好像真的是有一位姓焦的综艺节目制作人。他和那位焦制作人只有一面之缘,话都没聊过几句,只依稀记得那人四十开外,发际线有些靠后,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在n站追废萌动画的人。

    “皓哥,要不要跟他联络看看?”

    秦皓继续沉默着,他在思考对方的来意。

    假如那人真的是柿子台的制片人,他找自己是为了什么呢?戳爆背着一身黑料隐姓埋名的自己实则依然混迹在众人的视野内?秦皓觉得,那位制作人不像是这么无聊的人。

    可是,既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发来私信,说明对方对这件事相当执着,如果放任不管,万一他在直播间或其他平台放出风声,反而对自己更加不利。想来想去,秦皓决定还是和对方接触一下。

    为了不暴露身份,他的回复措辞相当谨慎,对于自己是不是秦皓只字未提,只是直截了当地问对方有什么事。

    第二天上午,那人的回复再次传来:秦皓,你的才华不应该被埋没在只有十几万人的直播间,我可以帮你回到千万人瞩目的舞台上,详细我们电话聊吧。我的号码是:138xxxx0192。

    这句话几乎是在默认了秦皓身份的前提下说的,糟糕的是,这位焦正平先生也同样没有解释自己的来头。秦皓迟疑了一下,这会是陷阱吗?从直播镜头里看出了某些端倪,骗自己交代身份,然后再一次发起对他的口诛笔伐。

    “皓哥,你相信他吗?”赵志学翻来覆去地看着那条私信。

    “不信。”秦皓几乎是立刻就回答道。

    “所以我们是晾着他不管咯?”

    “不,”秦皓摇了摇头,“我虽然不信他,但却希望他说的是真的,所以,我会联络他。”

    赵志学抬起头,看着秦皓沐浴在阳光下的侧脸。

    他身上过敏的痕迹差不多褪尽了,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庞上,此时正挂着一丝几乎连本人也没有察觉到的笑意。

    赵志学在那一瞬间忽然明白了。

    秦皓没有变,一直都没有变。虽然他现在比过去要有礼貌得多,也不会再一味地漠视和嘲讽身边的人,可是在音乐的领域里,秦皓从来都没有退让过半步。

    看他做主播红了,赵志学偶尔会觉得这样也不错,毕竟一开直播间就有十几万人涌进来看的主播,在这个行业已经算是翘楚。

    赵志学甚至偷偷地打听过了直播业的行情,心里想着如果秦老板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水准,很快就会被大平台挖角,到时候拿下年薪几千万的合同也绝非难事。

    秦皓直播的时候,他也会在电脑前看,一面看一面感慨,天才就是天才,别人看来似乎是山穷水尽的绝路,秦老板却硬是走出了一段柳暗花明。未来的某一天,当过去的是是非非都淡了,秦皓在直播间里摘下魅影面具的时候,世人该露出多么惊讶的表情啊。

    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就是自己和秦皓的差距所在了。

    秦老板以别人想都不敢想的速度成为了n站的当红主播,可是,他的志向却从来没有停在这里过。

    不如说,他所做的这一切,本来就是为了重新展翅、振臂高飞。

    焦正平口中“千万人瞩目的舞台”,只能震慑住赵志学之流,在秦皓心里,那是理所当然的、他迟早一定会回去的地方。

    想到这里,赵志学脱口而出道:“我去和他谈。”

    “你?”秦皓扭头看了经纪人一眼。

    虽说是经纪人,但赵志学的很多思维模式都还在慢慢转化,有时候还在小助理的格局中没有跳出来。

    以前的秦皓或许会为此大发雷霆,但现在的秦皓自然不会,他甚至偶尔会对赵志学感到抱歉,因为是自己把他推到了一个需要速成的位置,让他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地在摸黑前行。

    所以很多时候,经纪人应该拿主意而赵志学并没有拿,秦皓就会亲身上阵。这一次,他本来也是这样打算的,亲自去会一会焦正平,看看这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我去,”但是赵志学非常坚定地又重复了一遍,“皓哥你安心养病,如果他是柿子台的制作人,我一定会带着好消息回来见你!”

    看到赵志学拼命的表情,秦皓笑了,“好,那就拜托你了,大经纪人。”

    ◎

    赵志学来去神速,第二天就凯旋而归。

    推开病房门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泛着兴奋的红晕。

    “皓哥,皓哥!天大的好消息!”

    秦皓正在床上和白小川聊微信,闻言放下手机,“哦,怎么说?”

    “那个焦正平是真的焦正平,”赵志学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他要请你上柿子台的专业歌手类综艺节目!”

    近年来综艺节目蓬勃发展,许多艺人都在各类真人秀里攀上了事业的另一次高峰,而专业歌手类的节目,对乐坛的人来说更是重大利好。不少还未成名的、冷门小众的、或是已经过气的歌手,因为一档制作成功的节目,又成功虏获了主流观众的注意,再一次得到了认真唱歌的机会。

    对意外flop的秦皓来说,如果赵志学所言非虚,那这一类的节目,正是最适合他复出的舞台。

    “具体是什么样的节目呢?”秦皓的语速忍不住也加快了。

    “神了,那赛制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赵志学狂灌了一大口水道,“焦制片人说,那档节目定名为《假面歌手》,赛制分为初赛和决赛。初赛阶段每场有八位专业歌手登台,全部戴上假面,以让观众无法判断真身的方式演唱歌曲,两两pk,现场观众投票定胜负。每场会末位淘汰一名歌手,淘汰的歌手要当场揭掉假面,展示自己的真实身份,其他人则晋级下一轮,与补位歌手再次重复pk环节。”

    他说的复杂,秦皓却是一下子就懂了,“所以,赢的人就可以戴着假面一直唱下去,对么?”

    “没错,最后一个摘下假面的,就是年度总冠军!”赵志学兴奋地说道,“皓哥,去吧!去拿他一个冠军,让全国观众瞧瞧!”

    “你这是在劝我?”秦皓挑了挑眉。

    “对!”赵志学握紧拳头挥了挥。

    秦老板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你觉得我哪里有需要你劝说的样子?”

    “皓哥,”赵志学的眼睛亮了起来,“你是答应参加了吗?”

    “笨蛋,你现在应该已经把合同签好了,以免夜长梦多。”秦皓耸了耸肩。

    一周后,秦皓病愈出院。

    同一天,柿子台在黄金时段播出了全新音乐类综艺节目《假面歌手》的先导片。

    圣诞老人、小红帽、濒死知更鸟、还有剧院魅影,一个个光怪陆离的角色,引起了吃瓜群众的极大兴趣。先导片里,除了变声严重的说话,各位歌手还分别演唱了一段10s的音乐,而就是这样一小段表演,已经让网上讨论得不亦乐乎。

    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混杂了本人的主观伪装,再加上专业后期的设备欺诈,吃瓜群众们简直漫无头绪,猜到的艺人远远超出了八个,都快凑够一个连了。

    而官方为了使这种猜谜更富趣味性,还特地请了娱乐圈非专业歌手的艺人来做嘉宾,其中就有最近人气颇高的“四饼组合”。

    “小冰川,又见面啦。”先导片里,纪思博勾着白川的肩膀亲昵地说道。

    白川也笑得很开心,“好久不见,纪前辈。”

    “怎么样,你对歌手熟不熟啊?”纪思博指着面前印满了假面的海报问道。

    白川抓抓脑袋,“不熟,完全不熟,我真怕自己一个都猜不出。”

    “哈哈哈,”纪思博开怀大笑,“有你垫底,我就放心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3》,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3|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3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3|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