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防盗章

    秦皓的直播间开得随心所欲,有时候上午睡醒了没事就开一波,有时则是晚上洗完澡后一直播到深夜。

    观众的小钢镚送得多了,他好歹把手机换成了网购的直播摄像头,不过镜头里出现的永远是魅影面具戴得严严实实的男人,无论大家怎么刷礼物求摘面具,秦皓都不为所动。

    如果再来一次网络暴力,又要换个地方从头来过,秦老板始终还是怕麻烦的。

    其实,光只是戴个面具在网上唱唱歌,麻烦已经不请自来了。

    q的粉丝数目实在涨得太快,很快他的直播间就登上了板块的排行榜高位,每次只要一开直播,几万人呼啦啦涌进来。

    秦皓的直播内容随心所欲,有时候哼唱几首,有时候放放歌,还有时候干脆打开软件现场创作。

    创作需要安静的环境,不过秦皓把弹幕一关,只当镜头前没人就行了。他自顾□□得欢,几万观众看得也是群情激奋。

    妈呀,天才啊!轻轻松松就做出了这么棒的曲子——虽然歌词糙了点,饭桶大大求赶快发布啊啊啊!

    只用了两个月时间q已经吸引到了一些商业活动的注意。

    第一个向他发出邀请函的,是广州的一个知名漫展类活动,因为漫展上大多有二次元歌唱类环节,他们希望q作为n站新晋的音乐版块名up能莅临参加。秦皓一看出场费,跟自己做职业歌手的时候,大概也就差了那么三个零吧,破产的死宅还挑三拣四什么呢?于是回信答应了。

    漫展总共举行三天,秦皓网购了一整套魅影的晚礼服装扮,活动当天还机智地给自己裹了几层束腹,再把面具牢牢地固定在脸上,以一个微胖绅士的形象出现在了漫展现场。

    主持人在后台超八卦地想要看秦皓面具下的真容,被他“害羞”地拒绝了。好在漫展这种活动本来就是群魔乱舞,同台的网络歌手中泰半都戴着口罩,甚至还有一个是套着玩偶服直接来的,所以q的打扮也就并非那么不能被人接受了。

    玩音乐的人,歌唱得好才是第一生产力。

    平时一些业余歌手发歌,后期6得飞起,男中音可以修成海豚音,但真正唱现场的时候,差距就显现出来了。

    在秦皓之前表演的一位歌手,上台前强烈要求用假唱,可漫展不同于晚会,舞台和观众席只有几步之遥,在互动如此频繁的场地上,假唱根本不可能蒙混过关。主办方以要求不合理为由拒绝了,那位歌手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最后果不其然唱成了车祸现场。

    那位歌手的小粉丝们交头接耳,其他现场观众则是纷纷喝起了倒彩,许多人中途就开始转身离开,舞台前一时有些稀稀拉拉。

    那人也算是敬业,饶是反响如此惨烈,依旧把整首歌都唱完了,只不过等他把舞台交给秦皓的时候,台下已经完全是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了。

    主持人也有些尴尬,匆匆说了几句圆场的话,就留下秦皓回到了场边。伴奏音乐响了起来,秦皓调整了一下呼吸,看了看前排两个举着“饭桶大大”应援牌的妹子,而后优雅地举起了麦克风。

    现场的音响真心一般,加上环境嘈杂,听到的歌声很失真。但这对秦皓来说,不失为一件好事,他当然不愿意在这里穿帮,因此还故意用上了伪装过的声线,只不过天赋与专业训练所带来的音准与技巧,仍然不是其他业余歌手可以比拟的。

    只不过唱了一句,现场已经响起了一片低声的惊呼,有人举着手机在n站做漫展现场的直播,当时屏幕上就有一大波“开口跪”刷了过去。

    这是一个比音乐节更严苛的舞台。

    音乐节上,大家终究是奔着歌手去的,但漫展的项目就要繁杂得多,有些人想买同人周边,有些人想拍coser,还有些人是冲着厂商新游戏的试玩去的,总之人们三五成群,关注的焦点都各不相同。

    然而被音响远远传出去的秦皓的歌声,却令许多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向着声音的来源转过了头去。

    秦皓选的第一首是节奏非常快的歌曲,加上酣畅淋漓的rap,在这个人头攒动的漫展,仿佛给众人走马看花的视觉体验加上了一种强烈的听觉刺激,说得更简单一些就是,他唱得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抖腿。

    磁性的嗓音加上无可挑剔的音准,让这首歌既带着录音室般的精致、又多了几分现场的激情,站得离舞台稍远一些的人,开始不自觉地往台下挪起了步子。

    二次元的歌手中,一拨喜欢翻唱日系的,另一拨喜爱中文古风音乐,受众都以萌妹子居多,开始站在台下的,也大多是在校学生模样的女生。

    然而秦皓的音乐,却从来没有这种性别上的偏好制约。他既写过酣畅淋漓的战歌,也写过甜蜜爆炸的情歌,除了那张盛世美颜为他多圈了无数颜粉,喜欢他的音乐的,男女比例几乎持平。

    于是,主持人就奇怪地发现到,这个已经举办过三年的漫展二次元歌手舞台,第一次有了许多提着小黄本和抱枕的男生站在台下听。他们一边跟着音乐踩拍子,一边羞涩地向旁人打听,台上的那人叫什么。

    一曲结束,“饭桶!饭桶!”的口号被众人大声地喊了出来。

    秦皓的面具密不透风,连眼睛的部分都被他从背面加工过,露出来的只有黄豆那么大,因此他在面具下微微勾起的嘴角,谁也没能看到。

    ◎

    三天的漫展进行得还算顺利,要说有什么小意外的话,就是从第二天开始,奔着q去的人数激增,排在他之前登场的那位车祸歌手索性罢唱,主持人也从善如流地请秦皓增加了两首表演曲目。

    他仍然戴着一张惨白的面具,晚礼服下层层裹起来的身躯看起来有些微胖,但这些都没能阻挡住群众的热情。后两天漫展恰逢周末,人流量本来就大,加上许多q的路人粉听了现场汇报之后大老远地赶过来,把场子炒得有如秦皓的小型歌友会一般。

    在漫展的意外走红,让路人们对他的外表更加好奇,秦皓在走廊上就遇到了一个妹子突然冲出来掀他的面具,好在他反应够快,工作人员出现得也很及时,这才没被扒掉一层脸皮。

    妹子是一时冲动,被现场保安厉声呵斥后,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小声嗫嚅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真的只是想看饭桶大大一眼,无论你是什么样子……”

    她心里很是委屈,觉得大家应该都和自己同样好奇,毕竟面对那么性感的声音,一定会憧憬他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啊。

    秦皓沉吟了一下:“真的什么样子都能接受吗?”

    这句话仿佛让大家看到了希望,妹子抬起还红着的眼眶,对着秦皓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秦皓轻笑一声道:“我会摘下面具的。不是现在,是未来的某一天,我希望不会太远。”

    ——哇,太好了,别让我们等太久啊!

    ——好棒好棒,不过到底是哪天啊?

    ——三天还是一个月,大大给个准信嘛~

    人群似乎很兴奋,期待的声音随着欢呼此起彼伏,秦皓努力让大家安静下来,不要打扰到别人的表现。

    什么时候可以摘下面具呢?他自己也想知道那个答案。

    希望那一刻到来的时候,没有人会因为他是秦皓而转身离开。

    ◎

    直播还是一如既往地进行。

    做直播的时候,偶尔秦皓会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他除了必要的日常行为,几乎很少出门,想到了就直播一会儿,常常被粉丝们惊呼“饭桶大大神出鬼没”。

    秦皓自己才觉得奇怪呢。哪怕是上午的工作时间,只要一开直播,收看人数很快就能破5万,他有一回直接问道:“你们都不用上班上学吗?”

    弹幕里立刻一片刷屏的:上课啊!所以都不敢开声音,饭桶大大可怜可怜我们,露个脸给看看呗~

    秦皓:“……”

    主播火了,干什么都有人看,周五晚上秦皓是必定要看《地表解码》的,有一回评论区就被刷屏说“明天要考试,今天还不能看到饭桶大大直播,好伤心啊啊啊!”

    秦皓想了想,打开直播,把自己看的综艺放了上去。他以为大家很快就会发现这是个小玩笑,没想到看完后切出全屏一看数据,当晚居然有十几万人陪着他一起看完了最新一期的节目。

    看都看了,索性聊聊天吧。

    秦皓:“你们平时看综艺吗?”

    弹幕a:看啊,老喜欢看《地表解码》了

    弹幕b:以前都是电脑看你直播,电视看综艺的,以后就这样一起看也蛮好hhhh

    秦皓:喜欢看哪个嘉宾?

    弹幕c:白川川!

    弹幕d:白川

    弹幕e:白川和王岗~

    弹幕f:白川川住院请假那五期我都没看,就喜欢看他呆萌地跑来跑去哈哈哈~

    弹幕g:什么叫呆萌啦?我们白川很聪明的好伐ww

    弹幕h:别光问我们,饭桶大大呢?

    秦皓:白川

    弹幕i:哈哈哈哈这个马屁我们收下了~

    大家都以为q在附和自己,开开心心地刷了一波礼物。

    饭桶主播喜欢白川这件事就这样成为了秦皓主播间里的一个小梗,大家有事没事拿出来说笑,没人把它当真,只是没话找话的时候逗个趣。

    日子过得悠闲又平和,秦皓偶尔会觉得,以前夜夜笙歌的生活像是一场梦。

    他对现在的日常没有太多不满,只是每一天在灿烂的阳光中醒来的时候,他仍然想要站在十万人的舞台上引吭高歌,还有……想要能在更靠近一些的地方看看白小川。

    而机会,总是在猝不及防间就忽然出现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7》,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7|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7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7|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