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防盗章

    白川和小景总几乎不聊天,毕竟白川觉得自己关心的那些八卦不太适合用来打扰老板,而小景总本身也不怎么喜欢开启话题。

    相比之下,李默来看白川时,白川表现得就要活泼多了。

    “白川同学,你就摔破了两块皮,是打算在医院住到地老天荒吗?”李默吃着桌子上放的新鲜水果,两条腿搁在白川的床尾,悠哉游哉地说道。

    白川并不是不想出院,可这事真不是他说了算。他好笑地看着李默,“我还以为你挺喜欢这里的。”

    “那倒是,”李默又从桌上拿起了一只橘子,“住在vip病房,每天各种鲜花果篮、老板亲自送靓汤,居然还是带薪休假。说真的,天艺娱乐还缺断腿艺人吗?”

    白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道:“你这是在毛遂自荐?”

    “我演戏大概不行,装病还是挺有两把刷子的。”李默一挑下巴道。

    白川笑了起来,“其实你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哎,经济不景气,大歌星都能被人骂得破产,我这种小r要去哪里找工作?”李默到现在说话还不忘调侃秦皓几句。

    白川发现,对于秦皓的遭遇,李默简直是幸灾乐祸。

    “要不你就来天艺娱乐试试吧?”白川劝他。

    “再说吧,”李默晃晃脑袋,“说来最近我在酒吧打工的时候,还听到了一桩陈年八卦。”

    “哦?”

    “你猜猜,是关于谁的。”

    “这我要怎么猜?”白川害羞的时候,笑容里就会有一点点小酒窝。他想,自己离开那里都一年多了,酒吧这地方鱼龙混杂、员工也是更替频繁,这也太难猜了吧。

    “真笨!”李默冲他眨了眨眼睛,“如果不是关于你的,我干嘛来找你说?”

    “关于我的?”白川吃了一惊。他在那里打工的时候,真的特别安分守己,加上又胖得很不起眼,实在难以想象坊间还会流传自己的八卦。

    看到白川的反应,李默来了兴致,上身凑近他低声说道:“听说你还在那的时候,酒吧里有个常客——小美说是大帅哥来着,人家看上你了。”

    “啥?”白川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自己在酒吧打工的时候,是秦皓嘴里的”土肥原嫌二”,加上鲜少开口,无论从外表还是心灵美来考虑,都无法想象有人会对那样的自己抱持好感。

    他想来想去,“大概是小美看错了吧,当时吧台还有一位crystal长得很帅。”

    “绝对没错,”李默晃悠起食指说道,“小美说那人实在太帅了,所以她观察得特别仔细。最关键的是,你离职后那人又去过两、三回,最后一次他向服务生打听了你为什么不在,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难道是自己勤学苦练的调酒技术得到了一个拥趸?除了这个理由,白川再也想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了。

    “而且啊,”李默嘴里咬着一囊橘子接着说道,“小美说你离职前一天,还好巧不巧地救了那人一次。”

    离职前一天,酒吧被一个富二代包场,期间有几个人酒醉闹事,用酒瓶划破了他的手臂,这事白川倒还记得。

    但正因为记得,他反而更加吃惊了:“你说什么?”

    “不是我说,是小美说,”李默还是一脸悠闲,“说你为了替那个帅哥挡酒瓶,手臂上都挂彩了。”

    自己碰巧救了的人不是小景总么!

    白川张大了嘴,震惊得无以复加。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他一直以为小景总是当天包场的富二代的朋友,而那也是两人的初次相遇。照这么说起来,小景总已经去过酒吧许多次了,而自己居然毫无察觉,压根没有认出这位客人?

    何等k!

    ◎

    李默吃饱喝足,高兴地结束了探病,可怜白川还在思考他留下来的难题,想得眉毛眼睛都皱到了一块儿,依然毫无头绪。

    小景总真的是去酒吧找自己的吗?不可能吧……或许他只是比较喜欢喝自己调的酒。那么,为什么来天艺娱乐那么久,小景总都不曾提起过这件事呢?给了自己一份这么有前途的offer,让他调个酒又不算什么大事。

    既然想不明白,白川索性在当天傍晚小景总去探病的时候,老实地问了出来。

    “景总,我有件事想请问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白川很少主动发问,景予恒反而很好奇,点头道,“你问。”

    “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去那家酒吧?”白川说着,报出了自己打工的酒吧名字。

    景予恒一点也没迟疑:“嗯,经常去。”

    “哎?”虽然明知道答案,白川还是很讶异,“我一直在那里打工,为什么不记得见过你呢?”

    “你眼神不好。“景予恒打趣地笑了起来。

    美瞳戴500度的小美都看到了,自己却没看到,这眼神还真不是差了一点两点啊,白川认真地反省了一下。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景予恒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哦,只是在酒吧打工的朋友偶尔提起。”白川不好意思地说道。

    看小景总的态度根本很坦荡嘛,都怪李默添油加醋,害他还穷紧张了一下午。

    送走景予恒后,白川大大地舒出了一口气。

    “老板可能对自己有好感”这件事,让他觉得完全无法应对。

    小景总工作时是精英,生活中则温柔体贴,整个人完美得像教科书范本,但不知为何,白川有点想象不出他作为情人时的模样。

    一定是自己太孤陋寡闻了。白川翻个身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树枝,把自己脑中瞬间想起的某款混世魔王给赶了出去。

    ◎

    混世魔王君并不知道自己在发小那儿躺了一次枪。

    他又去过医院几次,每次楼下还是有不少川菜集结,但大概是因为公司严令禁止,白小川没有再公开露面过,只是一再在微博上感谢粉丝,以及请求大家别再花费时间去医院空候,保证他一出院就会马上举办粉丝活动作为答谢。

    生病的某人很少自拍,没有近照看的秦皓也和其他粉丝一样心塞塞的。

    从现实生活的层面来看,秦皓最近过得格外孤独,与过去狐朋狗友的联络一概断了,圈子里的前辈后辈也完全没有往来,他每个星期说话最多的时候,大概就数周末和父母的视频聊天了。

    但是另一方面,niyaniya的up主q却是十分活跃,他每个星期固定有新作产出,粉丝数目已经激增到了10万,每首作品一经发出立刻就能上榜,越来越多的人有机会认识到这位注册还不满两个月的新up,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折服在他的作曲才华下。

    秦皓很担心自己的曲风被人认出来,每次作曲都尽量使用与过去不同的风格,在种种尝试下,居然也发掘出了许多新乐趣。

    曾经有人这样评论他的曲子:跟v家中文圈流行的古风不同,其实有种pop的感觉在里面,但又玩得很凶。老实说,曲风和自己以前深爱的一位歌手有一点点相似的感觉,不过很多方面还是不同的。总之q和他喜爱的那位歌手各有各的好,那位歌手现在暂时不在乐坛活跃了,他期待q继续加油,创作出更多好的作品。

    这条评论下的回复两极分化,有q的粉丝表示欢迎他加入粉圈,也有人凉飕飕地说,这是带谁来碰瓷呢,还“那位歌手”,有种指名道姓嘛。

    秦皓不太明白人们怎么会为这几句简单的评论吵起来,所以也没太搭理,孰料过了一天之后再看,事态已经稍微升级了一下。

    因为一群人排着队要那个评论的层主说出谁是“那位歌手”,最后那人用很气愤地表情符号回道:秦皓!他已经不在乐坛活跃了,希望n站的人别再网络暴力他。

    这话大概适得其反,看到“秦皓”二字,许多人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起来。

    ak4777:呸!饭桶大大的风格像那个吸毒的?我看层主应该去看看耳科!

    麻辣那个兔头:我就呵呵了,说了半天是秦某某请来的水军啊?n站格调很小的,真的不需要他来攻略,想洗白还是去微博吧。

    我有三个脑洞:大家请勿再回!秦皓水军凶猛,不要让饭桶大大的评论区被他们污染!!

    秦皓简直哭笑不得。他赔违约金赔得都一穷二白了,哪来的钱请水军?

    幸好那位层主没有再回复其他人的挑衅,言论总算是渐渐平息了下去。

    ◎

    “饭桶”是q的粉丝们对他的爱称,因为秦皓的id如斯,头像又是一张魅影的面具,不知是谁第一个喊出来后,很快就被大家接受了。

    这位“饭桶大大”除了每周发新作,其他时候几乎悄无声息,粉丝们问了许多次他的微博,他都说没有,请他开一个,又被婉言谢绝了。

    对于新世纪的小粉丝来说,不能视奸到大大的生活日常,那简直就像损失了一百万,心中的洪荒之力都无法发泄了,于是大家在弹幕里整屏整屏地刷:求大大开直播!

    这弹幕墙太过厚实,几乎完全盖住了作品片头,秦皓也不能装聋作哑,只能失笑着回复道:没设备,也不会。

    没想到,得到回复的粉丝们更来劲了:饭桶大大莫走,我们来教你!超超超简单的,你不用买什么设备,直接打开手机直播就好啦~我们攒了好多好多钢镚想投给你,请一定一定要开嘤嘤嘤~

    于是乎,第二天晚饭后q的状态赫然变成了“直播中”。

    粉丝们狂热乱舞、奔走相告,纷纷停下手里的事去刷饭桶大大的直播,结果画面上只出现了一张魅影面具的大特写,露出的那五毫米下巴,勉强让人看得出饭桶大大的皮肤白皙。

    ——饭桶大大,你唱首自己的歌呗~/激动

    ——好的。

    秦皓随意地哼唱了起来。

    ——卧槽!太好听了!男神!你唱得比那些翻唱好听一万倍!!!

    ——饭桶大大声音好有磁性!就是,怎么有点怪怪的?

    面对这个质疑,秦皓非常淡定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变声器参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6》,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6|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6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6|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