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防盗章

    秦皓似乎一下子就过起了标准的家里蹲生活。

    他每天都会花不少时间来陪自己的母亲。作为家庭主妇,秦母除了洗衣做饭、打扫房间,其余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电视,秦皓愿意坐在客厅里跟她聊聊天,她简直求之不得。

    聊天的内容五花八门,大多数时候是秦母在问,而秦皓在答。

    “听说歌唱选秀的名次都是内定的,是真的吗?”

    “你们上台的时候戴的那个耳机到底是干啥用的?”

    “那部电视剧的男女主角在一起了没有?”

    “纪思博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

    秦皓啼笑皆非:“妈,你真是八卦。”

    秦母觉得娱乐圈的事新鲜又有趣,秦皓也尽量有问必答,这么聊了半个月,终于把母亲大人旺盛的好奇心给满足了。

    不聊八卦的时候,两个人会安静地一起坐在沙发上,秦母边看电视边给儿子削苹果,而秦皓则是玩玩手机、刷刷平板。

    他曾经以为回家陪伴父母是一件十足无聊的事,没想到真的做起来,居然意外得宁静平和,尤其是阳光暖暖地斜照进窗口的下午,看着母亲端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朝他走过来,招呼他吃个小点心,那画面真的能让人会心而笑。

    存在于微博上、贴吧里、还有海角论坛几十页高楼砌成的那个对他充满了恶意的世界,仿佛就在母亲带着皱纹的眼角眉梢里,全部消融了。

    ◎

    更多的时候,秦皓会一个人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一开始秦母似乎有些担心,好几次借端茶送水为由敲门看他,后来见他只是在整理旧物,这才放下心来。

    秦皓把整个房间翻了个底朝天。

    书桌、书架、床底下,因为大学时搬过家,这个房间他几乎没怎么住过,可是里面却清清楚楚地留下了他人生前十八年的全部轨迹。

    他还记得搬家那年暑假他留在上海没回去,只发了消息让爸妈把他的旧玩意都扔了,说以后也用不上。现在看起来,父母不仅把属于他的东西全部分门别类整理好带了过来,连房间里的陈设几乎都是原封不动。

    秦皓看着箱子里的各种册子,脸上挂起了苦笑。

    说是他的东西,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些都是“白小川帮他写的”作业、“白小川帮他抄的”笔记、“白小川帮他订正的”试卷、以及“白小川帮他完成的”课外练习。

    他那时候觉得白小川特别好使,叫他干什么都言听计从,现在回头想想,如此明显的暗恋,自己当时竟然没有察觉?

    或许并不是完全没有察觉,只不过白小川做得太不求回报,以至于让他渐渐习惯了这种单方面的被讨好。既然他什么都不做也可以被那个人捧在心上,那何必还要多此一举呢?

    秦皓简直无法解释过去的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自私自利的想法,即便他那时候不喜欢白小川,但如果能像真正的朋友一样相处,恐怕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想到这里,秦皓忍不住打开手机,又刷起了白川的微博。

    白川去参加《地表解码》新一期的拍摄好久了,微博的最近更新还是在一周前,秦皓盯着那张咬着一颗鱼丸开怀大笑的自拍看了许久,这才默默地合上手机。

    以前白川隔三差五去找他,他总嫌人家碍眼,现在两人没有瓜葛了,他却常常想念得紧。

    抬起头来用力晃了晃,秦皓深深地感觉到了自作孽不可活。

    ◎

    床底下的最后一个箱子里没有书本,装着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物件,大多是秦皓儿时的玩具。

    他从里面翻出来一个瘪瘪的抱枕,外衬是花布做的,当中充入的内芯也不多,看起来像是个手工制品。

    自己怎么会有一只这么丑的抱枕?秦皓觉得这事太迷了,晚饭后拿着它问了问母亲。

    秦母倒是立刻就认出了那只抱枕:“这不是你高中手工劳动课的作业吗?说是还得了a,让我们替你好生收着。”

    秦皓眯着眼睛回忆起来,他的高中比较奇葩,确实开过一学期手工劳动课,可这个抱枕针脚整齐,怎么看都不像是出自自己之手。

    然而记忆的闸门只要打开了一条缝隙,后面的故事就会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秦皓很快确定,他的判断没有错,因为这个抱枕,根本不是他做的。

    让男生做缝纫,结果还是蛮惨烈的,课堂上男生们被针头扎到的哀嚎声此起彼伏,因此回家之后,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把剩余的部分交给妈妈完成。

    到了要交作业的那周,秦皓发现白小川的五根手指开始跟邦迪长在了一起。

    “你干嘛,晚上梦游被丧尸咬了?”秦皓好笑地问道。

    白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做抱枕嘛。”

    “你自己做?”秦皓吃了一惊,而后很快了悟,白小川是没有妈妈的,他寄住在姑姑家。

    “其实也不是很难,我都快做好啦。”

    秦皓漂亮的眼珠转了转,一把勾住发小的肩膀,“真的不难?要不你替我做吧?”

    “好啊~”白川用贴满邦迪的手一拍胸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交作业那天,白川果然带来了两个缝好的抱枕,他两只大眼睛下一片青黑,一看就是没睡好,可是朝秦皓献宝的表情还是兴高采烈。

    秦皓看了看那两只抱枕,一只剪裁整齐、针脚均匀,应该是白小川的;剩下那只做工一半粗糙一半精良,肯定就是自己的了。

    他挑了挑眉示意白小川干得不错,然后伸手去拿自己那只,没想到白川把它往后一抽,慌慌张张地塞了另一只给秦皓。

    “干什么,那只才是我的吧?”秦皓奇怪地问道。

    “这只比较好。”白川连忙解释。秦皓做了一半的抱枕显然拿不了a,他本来是想全部拆开重做的,可实在是来不及了。

    “哦,我无所谓的。”秦皓愣了愣,一摆手道。他虽然好胜心强烈,但真的不至于在手工劳动上都有那么高的追求。

    那时候白小川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眼底毫无杂念,“可是我有所谓啊。”

    秦皓笑了起来。

    有一个朋友真心诚意地想把最好的东西给你,总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后来,那个抱枕得了全班唯一的一个a。任课老师知道它不可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秦皓同学做的,不过秦皓当时已经朝着盛世美颜的方向长了,不止迷倒学姐学妹一大票,连女老师都特别偏爱他,当然不会计较这种小事。

    秦皓出了风头,那天放学就很有义气地请白小川吃冰淇淋。两人一路走一路舔,秦皓看到白小川替他抱着那个全班top1的抱枕,忍不住撞了撞他的肩膀,“你要是妹子,我肯定泡了。”

    中二少年看了几部老港片,说话就是这么装模作样,说完后他咬着冰淇淋晃晃悠悠地走了,没注意到白川呆立在原地,一张脸红到了耳朵根,连冰淇淋球掉在地上都浑然未觉。

    ◎

    家里蹲生活过久了,从前现充到了极点的秦老板居然觉得还挺惬意,他终于有点理解为什么会有像白小川这样的人,大好春光不出门浪,反而喜欢窝在家里吃吃睡睡了。

    外面是有灯红酒绿,可家里舒心自在啊。

    对于大明星儿子的“堕落”,秦母全然不以为意。秦皓有一天突然想起快到春节了,今年不能像往年一样给爸妈送个大红包,心里正愧疚着呢,没想到老太太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反而拿了本大红的存折递给他。

    “儿子啊,这是你以前给我们寄的钱,爸妈有工资,花不完,所以妈都给你存银行了。你最近在家里缺不缺钱啊?先把这个拿着花,回头妈妈再给你包个大红包~”

    秦皓把存折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的余额整整齐齐地显示着七位数,他的钱父母真的一点都没动用过。

    “妈……”他有些难受。自己以前几年不回家,全仗着往家里塞钱来换取心理安慰,可是谁家父母只图孩子的钱啊,这么浅显的道理,过去的自己为什么不懂呢?

    “乖啊,存折收好了,妈妈买菜去。”

    秦皓点点头,把存折收了下来。他总算明白了,就算给爸妈打钱,他们也一定不会花,还是千方百计地想要留给自己,不如由他去订机票酒店,陪二老出去玩玩才是。

    秦皓在旅行网站上挑挑选选,最后订了日韩线的奢华邮轮之旅,听说年长的人特别喜欢这种轻松不累的出游方式,光是在房间里看看海面,他们也不会觉得无聊。

    吃饭的时候,秦皓把出行计划告诉了父母,果不其然,秦母喜形于色,秦父虽然内敛得多,也是难得露出了微笑。

    如果不是客厅电视的娱乐新闻里提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他想,他一定不会在这欢乐的气氛里忽然白了脸。

    “今天上午,有知情人士爆料称,演员白川在拍摄一档野外求生的真人秀节目时意外受伤。随后,媒体联系了白川的经纪公司并得到了确认。听说白川是在攀爬一处山岩时意外跌落,目前公司对他的具体伤情暂时保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3》,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3|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3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3|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