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防盗章

    三天后,田伟以惊人的效率带着解约合同出现在秦皓面前。

    看到合同附录的请款单上那天文数字一般的金额,赵志学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他正在偷偷地数着零,秦皓已经大笔一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笔钱……”田伟的眼神里流露出遮掩不住的急迫。既然决定把秦皓当作弃子,那么办好他的解约事宜、带着大笔解约金去见刘副总,是他为未来铺路的最好方式。

    秦皓抬头看了一眼自己三年来的经纪人,“支票可以么?”

    “当然当然。”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支票,秦皓在上面写下了相应的数目。

    有那么一瞬间,赵志学怀着恶作剧的心情揣测了一下,秦老板给出的这张会不会是空头支票呢?

    秦皓的财产由他的私人理财顾问打理,并不经过赵助理之手,但耳濡目染,这一行的情况他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

    秦老板的事业如日中天,但整个乐坛销售层面的不景气,使得歌手的收入终究不像那些片酬动辄几千万的影视明星。代言倒是一笔可观的收入来源,但一来这次几乎要全线赔付品牌方的损失,二来秦皓平时就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主,赵志学真的很难想象他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钱。

    田伟显然也是将信将疑,把支票收下了,脸上挂起一个讪笑,“那我去银行兑付之后,给皓哥你去个信哈。”

    秦皓笑了,“你尽快。”

    田伟前脚走,贝塔音乐关于旗下歌手秦皓解约的声明随后就通过官博正式发布了出来。

    声明写得非常高明,语气客气又委婉,说秦皓为了事业更上一层楼而选择离开公司,公司同仁虽然不舍,仍然尊重他的决定。贝塔音乐作为秦皓的“娘家”,永远都会为他敞开大门,随时欢迎他回家看看。

    这样的时间点上出了这么件事,贝塔音乐想甩包袱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纸酸话看得赵志学直起鸡皮疙瘩。然而评论里却少有批评贝塔音乐落井下石的,许多人甚至对公司一直以来伺候着这么个大爷表示同情,直言秦皓走了更好,可以给其他没有涉毒和黑料的新人一个出头的机会。

    “这一定是公司买的水军!”赵志学义愤填膺道。

    在圈子里混久了,都深知带节奏的重要性,试问哪个吃瓜路人看热闹会先关心经纪公司死活?会这么说的必然是贝塔音乐找的托,粉饰太平来了。

    秦皓的表情倒是很平静。

    夸口离开贝塔音乐也许是出于一时冲动,但这几天他认真思考过了,觉得这未必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公司没有诚心待他,他待公司也没那么忠心,趁此机会一拍两散,总好过以后继续拖累。

    为了能拿出这笔天价的违约金,他不仅取出了所有的理财资本,连松江的那套别墅也紧急挂售了。时间紧迫,成交金额比正常的市场价足足低了15%,剩下的空缺,秦皓把兰博基尼卖了来填补。

    严格来说,他现在坐着的那张沙发,已经不是自己的资产了。

    “皓哥,今后你准备怎么办?”赵志学担心地问道。

    挂靠在贝塔音乐旗下的秦皓个人工作室也被他强行解散了,每个人都拿到了一笔金额不菲的遣散费,赵志学也不例外。

    “怎么办呢?”秦皓晃了晃脑袋,“先去天桥下贴膜赚点生活费吧。”

    “皓哥,我、我有钱!”赵志学脱口而出。他入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秦皓的助理,虽然这个老板有百般不是,但他在音乐上的天赋和执着,赵志学全都看在眼里,就算贝塔音乐待不下去了又怎么样?现在独立音乐人多得是,他们还是可以东山再起的。

    秦皓笑容中带着促狭,“哟,你是想翻身当老板栽培我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赵志学认真地思考起了自己的存款,如果加上老婆本,够不够发一张ep呢?

    “想什么呢?”秦皓用力拍了一下赵志学的肩膀,“你小子还真想爬到我头上了?好好地去找一份有前途的工作吧。”

    赵志学垂下了眼睑。

    秦皓是他的第一个老板,他也是秦皓的第一个助理,一开始能被招进去,听说是秦皓对着一大叠简历随手指的。实际开始工作后,赵志学略带些笨拙的性格马上凸显了出来,好在他能吃苦又听话,两人的雇佣关系这才磕磕绊绊地坚持了三年多。

    他以前没事就爱在心里吐老板一个小槽,偶尔也期待过他阴沟里翻船的景象,如今要分道扬镳了,突然表现得忠心耿耿,似乎也有点太夸张。

    可是三年相处下来,赵志学并不是真的讨厌秦皓,不如说,想到明天开始就不能来给老板送宵夜了,他心里还有那么点儿小寂寞。

    “别哭丧着脸啊,我现在真的请不起你了。”秦皓拉出两只空空如也的衣兜说道。

    赵志学想了想,“皓哥,你不会离开歌坛的吧?”

    秦皓站了起来,“好了好了快走吧,就你管得宽。”

    “皓哥……”

    “明天开始别来了啊,这房子不归我了。”

    最后知道真相的赵助理眼泪掉下来。

    “喂,”秦皓又好气又好笑,“别一副你老板拔吊无情的样子好吗?被人看到会怀疑我的审美。走吧,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回头我办了新号码给你一个。”

    好不容易把突然感性起来的赵助理推出门,秦皓回到自己的kingsize大床上,结结实实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起床,他从墙角拖过自己的两只行李箱,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了房门。

    秦皓没有什么舍不得的,这间屋子承载过他迄今最荒唐的岁月、也开启过他人生最黑暗的篇章,就这样抛诸脑后,挺好的。

    他没有戴墨镜,不过还是用帽子和口罩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坐着久违的高铁,回到了老家所在的城市。

    ◎

    回家是秦皓一早就做好的决定。

    一来确实没地方可去,二来,总得回家向父母交代一声。

    他一开始进看守所的时候,以为只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没让人通知家属,等事情闹大了,感觉开口解释更麻烦,索性完全做起了鸵鸟,至今也没有正正经经地跟家人通过一次话。

    走到家里的楼下时,秦皓忽然有了一丝担忧。

    如果父母也像其他人一样不相信他怎么办?他扪心自问,这些年没少往家里塞钱,然而沟通却少得可怜,这样的自己作为儿子来说也是不合格的吧。

    天不怕地不怕的秦老板,突然有点怕站在家门口却不得其门而入了。

    想来想去,他在楼下给家里的座机拨了个电话。

    “喂,哪位啊?”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秦母说话很有个人风格,慢吞吞的还带点糯,秦皓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妈,是我。”

    只说了一句,电话那头就不吱声了,秦皓有点尴尬,但是紧接着,老太太以这辈子没有过的超快语速说道:“小皓啊,你终于打电话回来啦,急死我跟你爸爸啦!听说你最近惹到官司了,我们担心得不得了,可是给你打电话又打不通,打给你经纪人也不接,要不是白川说你肯定没事,就是很忙很忙,让我们暂时别找你,我跟你爸爸差点就跑到上海去找你了!”

    母亲平时对秦皓说话都是轻声细语、难得会这样激烈的表达意见,秦皓一面听,一面不由自主地泛出了一点酸酸的感觉。

    他怎么会觉得父母不想见自己呢?真是天大的笑话。

    “妈,我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现在是不是方便了,不忙了?我跟你爸爸去看看你好不好?”

    秦皓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我回家了,妈。”

    “啊,回家了?回家好啊,太好了!”秦母喜不自胜,“你现在在哪里?出发了吗?是坐火车还是开车回来啊?开车太累,要不就坐火车吧,我们去火车站接你!”

    秦皓从欺身的树下走了出去,站在五楼厨房窗口可以看到的位置,“我就在楼下。”

    十几秒钟后,他看到自己的母亲高兴地打开窗户伸出手,冲他用力地挥了又挥。

    ◎

    从母亲口中,秦皓意外地得知他们在自己出事后跟白川联系过两次。

    “那时候我们谁都联系不上嘛,没有办法,只能每天轮流给你们几个打电话。白川的电话一开始也打不通,不过后来他给我们回电了。”能跟儿子坐下不急不忙地聊聊天,秦母笑得连鱼尾纹都透着心满意足。

    秦皓猜测,一开始打不通多半是因为白川出国拍《地表解码》去了,而回国后看到秦家长辈的来电,用脚趾都猜得到是为了什么事。没想到,他还愿意花费精力安抚自己的父母。

    “对不起,妈,我应该更早一点跟你们联络的。”

    “没事。白川说你绝对不可能吸毒,所以一定不要紧的,让我们不要着急,安心等消息。”秦母连连摆手表示不介意。

    秦皓笑了一下,“你们那么相信白川?”

    “我们是相信你啊,傻孩子~”秦母亲昵地勾住儿子的手臂拍了拍,紧接着像是察觉到什么不妥似的,又连忙缩了回去。

    秦皓的心被母亲的这个动作刺了一下。

    和冯海对话之后,他偶尔会有意无意地去观察别人接触自己时的样子。跟他算是很熟的赵志学,面对他时会有种不自觉的小心翼翼,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是如此。

    秦皓忽然支起上身,在秦母略带诧异的眼神中,伸出双臂抱了一下老太太。

    “小、小皓,你怎么啦?”没想到,老太太跟赵助理一样,一紧张就结巴了起来。

    秦皓一下子笑了出来。

    “好、好了,你也累了,先进房间休息一会儿吧,妈妈去买点菜,给你做顿好吃的!”

    “好。”秦皓点点头。

    “对了,”秦母的视线移到了客厅角落的两只行李箱上,“这次你在家是不是能住上几天?”

    “大概要住好一阵子,”秦皓偏头说道,“会不会不方便?”

    “方便方便,回家住怎么可能会不方便,看你这孩子说的什么傻话!”秦母笑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那我走了啊,你要先洗个澡再休息也可以。”

    ◎

    这天是工作日,虽然秦皓早就劝父母退休在家享福,但秦父直言退休没意思,因此还是照常去上班。

    母亲走后,家里就剩下秦皓一人,他拖着箱子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房间还是和上次来时一样,打扫得一尘不染,连他翻乱了的书册,也重新被规整好放回了桌上。

    秦皓一眼望去,发现那本小学作文集被秦母□□了书架里。

    大概是他上次撕了白小川的作文后随手扔在地上,秦母不知道该放哪里,于是捡起来收好的吧。

    秦皓心思一动,走过去抽出作文集翻了起来,被撕开的那一页空空荡荡,他终于看到了白小川那篇作文的后半段。

    “爸爸和妈妈离开的那天早上,说周末要带我去自然博物馆玩。虽然他们已经不在了,但如果有机会,我还是很想去自然博物馆看一看。

    “听说北京有家自然博物馆的天花板上,开了一扇好大好大的玻璃窗,如果去那里参观的话,天上的爸爸妈妈应该也能看到吧?这样就好像完成了我们全家一起过周末的约定呢。”

    秦皓想起了自己布置的那个罗曼蒂克的私人自然博物馆。

    想起他打着强光大摇大摆地走到白川面前,指着人家的鼻子叫他回心转意的样子。

    他苦笑了一下,嘴里涌出一股淡薄的涩味。

    还夸口什么“我出钱捧你”、“我让你拍电影做主角”,结果白小川反而是那个从深渊边缘拉了他一把的人。

    他记得自己当时草木皆兵,甚至一度担心白川会作伪证令他无法翻身,可白川是毫不犹豫地来帮他的啊。

    他早该知道的,白川过去虽然有点沉闷又有点无趣,可是,他是从来不撒谎的。

    所以,那句“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也是千真万确的吗?

    秦皓当着赵志学的面答应过,为了回报白川的出手相助,以后他都不会再去纠缠对方。可是现在,这个一无所有坐在老家房间里的失业男青年,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想念自己的发小。

    放下作文集,秦皓一跃跳上床,翻身躺了下去。

    “你丫说话得算数啊!”他拍着脸颊低声自语。

    不打扰,就是他现在能做到的,最好的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2》,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2|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2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2|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