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防盗章

    一周后,庭审结果出来了。

    秦皓被控容留他人吸毒的罪名,因证据不足,当庭释放。

    badbanana的四人则因为人赃并获,已经交代了吸毒事实,加上警方在其中三人的家中发现了私藏的大-麻,以及坦白有教唆他人吸毒的历史,涉案情节严重,将择日再审。

    走出法院大门的一刹那,秦皓心里无比的轻松。

    他这一个星期过的是有生以来最心烦意乱的日子,整件事摆明了已经不止是警方误抓,在他进警局之后,有多方势力浑水摸鱼,栽赃陷害、误导舆论,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秦皓整个一周都待在家里,没敢轻举妄动,余寿良和董志业等人身体力行地告诉了他,即使他没有罪,也有的是人想要往他头上泼脏水。

    而且所有人都认为,他罪有应得。

    那么,现在,当法律以无比公正的姿态将这半个多月以来笼罩在他身上的黑雾拨开时,大家可以睁开眼好好看清楚这场闹剧了吧?

    秦皓打开手机,他的公关团队果然一分钟也没耽搁,立刻把早就写好的通稿发了出去,十几个娱乐圈大v营销号也同时发布了消息,用不了多久,真相就会被传达给数以千万的阅读者。

    “皓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没事的。”赵志学迎上来,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媒体群中掩护秦皓上了车。

    秦皓看了助理一眼,忍不住笑道,“好家伙,下个月起涨你工资。”

    “皓哥,我不是在拍你马屁,我是真的这么想。”

    “哦,那不涨了。”秦皓逗他。

    “欸,别啊!”赵志学抓着方向盘慌忙回头,看到秦皓促狭的眼神,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那时候,坐在二手车里的两个人依然踌躇满志,以为越过了这次低谷,等待他们的将是演唱会、新专辑、网络暴民的道歉、以及所有歌迷流着泪送上的欢呼。

    ◎

    在秦皓的眼里,这世界非黑即白,所以他确实想不到,人们的反应并没有如他预料的那样,出现惊天逆转。

    他回家小憩了一会儿,晚上起来叫了个外卖,边吃边刷微博。太多娱乐大v和新闻号转发了他无罪释放的消息,自己的名字毫无疑问地再一次被顶上热搜,可是点进去细看,半数热评却让秦皓瞠目结舌。

    三二四酱:各位懂了吧,有钱真的能使鬼推磨啊!

    小鱼吃小虾:呵呵,烂香蕉深夜在秦皓家里飞-叶子,他居然还能把自己洗白,这后台我服。。。

    fft:空穴来风,事必有因。如果一点毒都不沾,人家特地去他家吸做什么?怕死得不够快么?反正这种洗白谁爱信谁信,我是不会信的~

    爱吃肉:已脱粉!想到还替他们的毒资贡献过money,我真是尴尬得不行……←_←

    秦皓把页面关了,拿出手机给田伟打电话。

    他的手有些不稳,拨了三次才把号拨出去,电话响了很久后被接起,话筒里传出了一片兵荒马乱。

    秦皓还没开口,田伟就说道:“皓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就在公关团队那里,他们对现在的状况也准备不足,正在焦头烂额地处理呢。”

    “是不是有人买水军在带节奏?”

    “据他们分析,应该是的,但大多数是真实身份的网民在说话,总之……”田伟叹了口气,“皓哥,这下有点难办了啊……”

    “我不想听难办,”秦皓的情绪绷紧了,“法院都判我无罪了,这些人难道不讲理吗!”

    田伟望着天,觉得“不讲理”三个字从秦老板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怪讽刺的。

    当然了,这个念头他只是想想而已,嘴上还是保证一定会全力处理好这波节奏,而后匆匆结束了通话。

    秦皓不想再去看那些充满了恶意的言论,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在房间里无头苍蝇一般转了几圈,最终还是坐回桌前,打开了海角论坛。

    没想到,海角论坛的气氛更糟糕,由于相关话题滥开,有一条临时版规被置顶,说所有秦皓涉毒案的相关内容都必须在同一个帖子里讨论,而那个帖子一点进去,一股乌烟瘴气立刻扑面而来。秦皓的各种黑料被高亮发布在首楼,往下每翻一页,就会有人重新整理发布一遍。

    秦皓觉得自己的心跳不可抑制地快了起来,他草草扫了一遍爆料的内容,其中不乏杜撰,但过半的事,是真实发生过的。

    他确实因为一个合演歌手彩排时堵车迟到了三分钟而拒绝让他登台。

    他确实因为工作人员给他买的牛肉汤里误放了辣椒酱而把整碗汤都泼在那人脚下。

    他确实和某个刚成年的小模特在圈内人的生日晚宴上看对眼后直接去酒店开了房。

    大概是因为真假参半,所以那些秦皓没做过的事,在帖子里都显得栩栩如生,跟帖群众边看边骂,当然不是骂爆料者,而是骂秦皓。

    他们众口一词:一个如此人品败坏道德沦丧的人,即使吸毒也毫不奇怪。

    翻了六页,秦皓看不下去了。

    替他说话的声音,大概像音乐节上微弱的音箱电流,稍不留神,就被完全淹没在了人海中。

    这一次他赢了庭审,可是,却输光了人心。

    关掉电脑屏幕,桌上的手机“叮”的亮了一下,秦皓俯身去看,是来自知否日报的一条推送。

    在今日最佳吐槽里,有一条问题是:怎么评价歌手因吸毒而产出高质量的作品呢?

    那条24小时内被赞了800多次的回复是:怎么评价运动员因服用兴奋剂而破了世界纪录呢?

    ◎

    秦皓一整个星期都没有再去贝塔音乐,也没有为演唱会而排练,无非是为了等待法院出的结果。

    现在一切尘埃落定,虽然质疑他的声音仍然甚嚣尘上,但秦皓不想再耽误时间,他还要继续准备演唱会,只有音乐才是他最后的武器。

    赵志学照旧在上午驱车来接秦皓。

    他发现老板比庭审结束前更消沉了一些,原因么,不用说赵志学也知道。车厢被一股低气压围绕着,赵志学绞尽脑汁想要说点什么来给老板打气,偏偏嘴拙,只能尽力把自己的小破车开得更快一些。

    到了公司,秦皓被告知田伟又进了刘副总的办公室。

    这种节骨眼蒙老板频繁征召,肯定没什么好事,秦皓揉着太阳穴,让赵志学再一次按下了电梯。

    三十楼只有两间副总办公室,其中一间的主人正在大洋彼岸出差,而今天秘书也难得不在,整条走廊上空空荡荡。

    秦皓大步往刘副总的办公室走去,离得还远,就听到里面传出了的训斥声。

    “别跟我说没办法,没办法公司要你何用!”

    “刘总,我也没想到事情会越来越糟……”田伟平时对三流艺人和经纪横三横四,可到了老板面前,声音软得像尾虾。

    “出票率低于80%,我们连本都收不回来!这演唱会开了干嘛?做慈善啊?!”刘副总继续骂道。

    “但招商合同都已经签了,现在才说中止,我们要赔的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让秦皓赔啊!这难道不是他个人原因造成的损失么?全部责任应该由他个人承担,这应该也是白纸黑字写进合同的!”

    秦皓是田伟带过的最成功的艺人,他当然也不希望此人就这样一路跌停,因此还是勉强分辨道:“但法院都判了秦皓无罪,全是网上那些刁民瞎掺和……”

    “刁民?那些刁民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刘副总似乎更来气了,“你说说我养着你们有什么用?这几天广告商要求取消代言和赔偿损失的case来了多少?我告诉你啊田伟,公司是不会帮你们兜着的,你快把秦皓给我带过来,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来了。”秦皓推开门,在两人惊讶的目光中,冷冷地走了进去。

    “皓哥……”田伟瑟缩着抖了一下肩膀,一转头,发现平时总是躲闪着他视线的赵助理,这会儿正揪紧了眉头看着他。

    看屁看啊,老子也尽力了好吗!咱俩摊上这种主子,都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难道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

    田伟拼命对赵志学发射着埋怨脑波,但赵志学大概没有接收到,像保镖一样地站在秦皓身后。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刘总。”秦皓撇开田伟,直接对副总说道。

    “小秦啊,”大概是多年的习惯使然,刘副总看到秦皓,刚才火冒三丈的气焰居然又收起了一些,“别说公司无情,你这件事实在影响太恶劣了。现在艺人脱单结婚家常便饭,劈腿出轨也还有救,唯独涉毒这件事,上面抓得太紧了啊,人人都当洪水猛兽,只要沾上一点,这人就相当于是废了。”

    “我没沾。”秦皓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你说你没沾有什么用?得大家都相信你没沾才行!”刘副总忍不住提高了音量,“可现在什么风向你也都看到了,演唱会退票率高达三成,开一场赔一场,这个计划必须马上中止!”

    “我可以自己出钱把演唱会——”

    “你有钱先把代言广告的赔偿金付了吧!”刘副总把一沓文件扔到了桌上,“你自己看看!15个代言有13个来闹,这事收不了场,公司都得被你拖垮!”

    说到这里,他停下来歇了口气,接着像是怕气势不够似的,又转头朝田伟骂道:“你这个经纪人也要负重大责任!这个艺人你到底是怎么经营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帮秦皓说话的人有吗?一个也没有!哎我就奇怪了,平时看你们业务繁忙啊,今天跟这个吃饭、明天约那个逛夜店,关键时刻人呢!月初小庄闹隐婚劈腿都还有几个圈里人帮他说话,怎么到了你们这里能交个白卷上来?!”

    “够了!”秦皓忍无可忍地说了一句,“演唱会中止就中止,钱我来赔,代言的赔偿金也是,你让人报个数给我。”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刘副总冷笑道。

    “不知道我跟公司的约,是不是也能趁这个机会解了?”秦皓这话一出,赵志学的小眼睛都瞪圆了。

    刘副总老奸巨猾的眼珠转了转,“单方面提出解约也是要付违约金的——”

    “我付。”

    “皓哥!”赵志学忍不住喊道。这件事怎么想都是天艺娱乐不厚道,他老板是有钱,可那钱都是他做音乐堂堂正正赚来的,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就当自己小市民心态好了,看到副总这样恬不知耻地开口,他这个当助理的都觉得丢人。

    “没事,”秦皓看了赵志学一眼,“那就麻烦刘副总尽快把账单算完给我。”

    田伟这些天确实觉得秦皓成了烫手山芋,但他也没想到事情会以这种摧枯拉朽的方式直接发展成了无可挽回的局面,他呆怔着盯住秦皓,可秦皓似乎连给他一个眼神都嫌多余,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刘副总怒道。

    “可是,刘总,这、这、”田伟抓耳挠腮,“这也太仓促了吧!”

    “有什么不好?这样的瘟神,送走了正好,反正最赚钱的时候在我们这儿,以后是个赔钱货,爱去哪去哪。”刘副总说着,把一沓文件扔给田伟,“快去把违约金谈清楚,尽快把解约合同跟他签了,声明发得煽情点,记得把公司责任撇干净。具体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田伟拿着文件,一脸的惶然,“那、那我呢?”

    “你?”刘副总瞥他一眼,“怎么,你也要走?”

    “不不不,愿为刘总鞍前马后!”田伟连忙表忠心。

    “知道了,赶紧出去。”

    ◎

    正式解约是在三天之后,尽管坊间已经传得满城风雨,秦皓还是来到电视台完成他身为贝塔音乐旗下艺人的最后一项工作。

    说来也真奇怪,现在还有通告坚持邀请他的,独独就剩这么一档节目了,秦皓懒得求证是节目组里有他的铁杆歌迷、还是只想借机蹭热点和羞辱他。反正他自认没做亏心事,并不打算藏头露尾。

    出了之前的事,节目组已经没有替他准备专门的休息室了,秦皓走进公用的休息室,几个先到的节目嘉宾吃惊地看着他。

    先是悉悉索索的低语,很快有人闹了起来。

    “为什么要和秦皓一起?这节目我没法录了!”秦皓看到有人走出房间,接着,走廊上就传来了这样的抱怨。

    另外两个人也跟着走了出去,大概在外面拉住了工作人员,一时闹得纷纷攘攘,赵志学偷偷看着秦老板,一张脸上禁不住的尴尬。

    秦皓坐在那里,看起来处变不惊,其实桌下的双手已经死死地握紧了。

    这也许是他歌手生涯的最后一次登台,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房间里剩下的最后一个人终于也起身出门,随后一个低沉的中年男声在走廊上响了起来,把其他叫嚷都压了下去,“秦皓是节目组邀请的嘉宾,跟你我一样,大家都没有权利要他离开。”

    “他不走,我们就走!”其他三人叫嚣道。

    “如果你们自愿退出本期录制的话,相信节目组会尊重你们的决定。”那个声音继续说道,声调平缓,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秦皓忍不住站到门口往外看去,替他说话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样子有点儿眼熟,具体是谁倒想不起来。

    几个闹事的嘉宾不知是不是被他的气场镇住了,没再大吵大闹,只是嚷嚷着:“跟吸毒艺人一起上通告,别人会怎么议论我们!”

    “秦皓没有吸毒,法院已经判了。”那人冷静地反驳。

    “谁知道是真是假——”

    “我相信他,”那人顿了一顿,“他是个真正的音乐人,我相信他不会碰毒品的。”

    他音量虽然不高,说出的每个字却给人一种铿锵有力的感觉,众人面面相觑,最终选择做了鸟兽散。

    围观的工作人员松了一口气,“大家快准备吧,马上要开始录影了。”

    中年男子没有再进休息室,转身朝摄影棚走去,秦皓略一迟疑,抬腿追了上去。

    两人走过拐角,在没有其他人经过的走廊上,秦皓开口叫住那人,“你,呃……”

    “我叫冯海。”那人回过头说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皓似乎看到他皱了一下眉头。

    “冯先生,谢谢你。”秦皓颔首道。

    抬起头时,他看到对方的眼里流露出一丝讶异,但很快就消失了。

    “不用谢我,我只是有话直说。”

    两人一时沉默,气氛有些尴尬,秦皓听到工作人员在拐角催促的声音,长话短说道:“冯先生刚才帮了我大忙,有时间的话,节目结束后我想请你吃顿饭当作谢礼。”

    “不用了,”冯海很有耐心地听秦皓把话说完,却想也不想地立刻回绝,“我们不熟,私下就不用来往了。”

    秦皓的眼里掠过一丝狼狈,冯海继续说道:“我刚才真的只是在阐述个人观点,并非特意帮你。这么说吧,秦皓,对于你本人,我是相当不喜欢的。”

    这位中年绅士连不好听的话都说得彬彬有礼,说完之后略一点头致意,这才不急不缓地迈步离开。

    赵志学在拐角探头张望,见冯海走了,这才跑上前来。

    “皓哥,没想到这个冯指挥还挺仗义的。”

    “冯指挥?”秦皓奇道,“你认识他?”

    “当然认识了,”赵志学眨了眨眼,“他不是跟你合作过吗?”

    “我怎么不记得……”

    赵志学一拍脑袋,“大概是皓哥你忘了,三年前你第一张专辑发布没多久后,公司请了一个民间交响乐团来跟你合作办一场歌友会,冯指挥就是那个乐团的指挥啊。”

    这一提醒,秦皓终于想起来了。

    那次歌友会办得不太顺利,开场前的半小时,他在后台发现一名小提琴手偷吸大-麻-烟,当时他暴跳如雷,立刻把那个人撵走了。

    “我也能理解冯指挥刚才的话。”赵志学在一旁低声嘟囔,“毕竟当时他们团的人苦苦哀求,说那是小乐团第一次公开亮相,消息已经铺出去了,求你给他们一次机会,他们保证团里其他人绝对没有吸毒,可是结果你还是把所有人都轰走啦。”

    秦皓把赵助理的窃窃私语听得一清二楚,过往的画面一帧一帧闪回到他眼前。

    他记起了自己当时说过什么:“我凭什么相信你们?物以类聚!既然有人在吸,全团肯定都不是什么好鸟,给我带上家伙立刻滚!”

    秦皓怔在原地,那一瞬间,他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孤身一人的原因。

    让他游离在真正的公正、有礼和友谊之外的,恐怕并不是他的盖世才华,而是他的刻薄自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1》,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1|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1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1|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