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防盗章

    第二天一早,赵志学提前10分钟把车开到秦皓家门口,破天荒地发现秦老板居然已经起床了,收拾停当地坐在客厅等他。

    “皓哥,你该不会一晚没睡吧?”赵志学吃惊地问道。秦老板能看到早上十点钟太阳的机会不多,而且基本是玩过通宵之后。

    秦皓笑了一下,带着两分玩笑和两分自嘲,“看守所里作息标准得很,我的美国时差早就被调回来了。”

    省去了千求万求请老板注意时间的环节,赵助理一时居然还有那么点儿不习惯,两个人也不耽搁,开车去了贝塔音乐。

    秦皓找田伟的时候,被告知田伟正在副总办公室里开会,于是寻上了楼。秘书坐在办公室外间看到他,礼貌地说了一声:“请您稍等一会儿,刘总现在和田经纪人在说话。”

    这话并没有哪里奇怪,赵志学却紧张地回头看了一眼秦皓。要知道,秦老板以前在公司可是横行无阻的,总裁开会他都敢闯进去,让他在外面候着,恐怕是要发飙。

    不过秦皓这次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他在沙发上坐下来,拿出手机刷起了微博。

    “皓哥,微博上有些言论,你看看就好,别往心里去……”赵志学眼尖瞄到了,在一旁低声打着预防针。

    秦皓和badbanana被抓事发突然,公司虽然当夜就紧急开始了网上的删-帖,无奈涉毒的新闻实在太大,藏都藏不住。

    秦皓在看守所里度过的第一晚,他的工作室和半个公司都没能睡好觉,不止公关团队在赶通稿,还雇了大批水军去炒另一个三线小明星隐婚劈腿的消息,希望能分散群众的注意力,把涉毒事件的影响降到越低越好。

    可是说来也怪,拿钱办事的水军去势汹汹,但言论的风向却完全没有被人为操作所改变,营销公司几次加大水军力度,#秦皓涉毒#的话题热度依然高居不下。

    第二天晚上营销公司就彻查了相关话题的转评情况,得出的结论是:有别人也在买水军炒作,而且似乎不止一家。

    再往下营销公司就查不出了。买水军黑人是要成本的,在娱乐圈会那么干的无非出于两种目的,一是有利益冲突,二是有私怨,可就凭这两点,跟秦皓结下梁子的人海了去了,根本没法排查。

    果然,秦皓拿着手机翻了一会儿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赵志学看到他攥着机体的指关节都发白了,像是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

    等了十来分钟,副总办公室的门一开,田伟探出头来,作出万分惊喜的样子说道:“皓哥,你可出来啦,急死我们了!”

    秦皓抬眼看着田伟,微微点了点头,“是啊,好久不见。”

    自他昨天办取保候审以来,这个经纪人别说没有露面,甚至连电话联络都没有一通。

    “小秦啊?快进来吧,我们正说到你呢。”刘副总在房内叫了一声。

    秦皓跟着田伟走进办公室,见刘副总坐在老板椅上,面前的笔记本接着一面墙上的投影仪,几个明晃晃的数据在白色的底板上异常刺目。

    “这是怎么回事?”秦皓看了一眼,诧异地问道。

    “就像你看到的,”田伟搓了搓手,“演唱会的开票窗口收到很多热线投诉,申请退票。”

    秦皓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还记得自己进看守所前最后一次看到的出票率,如果照当时的数据计算,这个要求退票率已经超过了10%。

    他没有吸毒、也没有容留他人吸毒,庭审迟早会还他清白,买了票的人就连这几天都不愿意等吗?退一步说,这些糟心事跟他的音乐又有什么关系呢?

    刘副总像是故意让秦皓看了眼数据,这才慢吞吞地关闭了ppt,“老田啊,小秦在里面估计也不容易,现在出来了,你好好关心下。还有这个出票的事情,要重视啊!”

    田伟连忙点头,“放心,刘总,这事我一定办妥。”

    平时见了秦皓总要嘘寒问暖几句的刘总,今天似乎是忙得厉害,屁股粘在椅子上半分未动,只是微笑了一下:“那我还有事要忙,你们先出去吧。”

    秦皓转身就走,田伟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两人进了会议室把门一关,秦皓问他:“怎么会这样?”

    “艺人有污点,粉丝不买账,还不就是——”

    田伟一抬头,却发现秦皓一张俊脸迅速欺近他,强大的压迫感使得他不可避免地倒退一步,跌进了座椅里。

    “我的不在场证明提供不了、网上言论完全没有引导、连演唱会的出票都受到影响,请问我出了事,公司就是这样处理的吗?”秦皓压抑着怒气问他。

    “难、太难了啊……皓哥,问题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的,你知道这件事闹得多大吗?社会新闻都上啦,前几天你要是能去菜场买菜,那些大婶们谈论的可都是你!公司旗下许多艺人的活动受到了牵连,现在上上下下都很不满哪。”田伟擦着汗说道,“说到底,谁让你……摊上了这么个事儿呢。”

    他不提还罢,这话一说,秦皓的脸更黑了,“这事我还没问你呢。田伟,badbanana是你给我找的吧,你难道没有调查清楚他们的底细?”

    田伟心里也正为这件事烦得不行,当时秦皓只给了他三天时间,他上哪儿调查人家家底去?加上周嘉石那个小白脸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求他说要献宝,他这才头脑发热,轻信了对方。

    这件事该坦白吗?田伟抬头看看秦皓绷紧的脸颊,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说出来又能怎么样?能洗清秦皓的嫌疑?能证明周嘉石陷害他?最重要的是,说出来的话,他田伟这个金牌经纪人的头衔,恐怕立刻就要被摘干净了。别人不会记得秦皓是怎么压榨他的,只会记得他干出过如此没脑子的事,以后他在这个圈子里,还有混下去的脸么?

    想到这里,田伟整了整心神,“皓哥,现在追究过去的事也没用,请您高抬贵手,让我赶紧去处理那些退票、再想办法把出票率给拉回来。”

    秦皓深吸一口气,把压在桌上的手收了回去。

    田伟立刻一溜烟地跑出会议室,留下秦皓颓丧地坐在桌子上。

    赵志学站在一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了一会儿,秦皓一跃而起,问他道:“这十多天积压了不少通告吧?走吧,有工作没?”

    赵志学连行事历都不用看就知道:“没有,皓哥,都取消了。”

    “难得这么清闲,”秦皓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走吧,今天便宜你了,请你吃大餐。”

    ◎

    秦皓带赵志学去的,真的是吃大餐的地方。其实他现在并没有心情祭五脏庙,但赵志学为了他的事忙前忙后,他觉得也该犒劳犒劳这个助理。

    两人进了秦皓平时和朋友常去的那家会员制俱乐部,被侍者领去包厢的时候,走在后面的赵志学轻轻地“啊”了一声。

    “怎么了?”秦皓回头问他。

    赵志学凑近老板,奇怪地小声说道:“我刚才好像看到大董哥了。”

    他口中的“大董哥”叫董志业,是秦皓的狐朋狗友之一,同为这家私密俱乐部的会员之一,出现在这里秦皓并不觉得稀奇。

    赵志学没有立刻解释,等两人在包厢坐定点完了菜,服务生走后,他才接着说道:“我上周找大董哥的时候,他弟弟说他骑马摔折了腿,去加拿大疗养了。”

    这意思就很明白了。

    秦皓喝了一口茶,赵志学似乎在等他说些什么,他却只是耸了耸肩。

    在看守所里的前几天是最难熬的,那地方昏暗无光,拉出去就是被审讯,审到精疲力竭再放回来。没有了手机,现代人的时间感一落千丈,秦皓常常看着高窗外的世界会忽然心慌起来。有一晚,他甚至梦到自己在牢里已经蹲了三年有余,醒来时大汗淋漓。

    差不多在那时候秦皓就弄明白了,自己交了一群有钱有势的富贵朋友,然而他们在一起通常做些什么,就决定了他们的关系最终是以什么样的价值存在于各人心中。

    喝酒吃肉的朋友,说到底,就是酒肉朋友。

    ◎

    前菜很快上来了,赵志学埋头吃得欢,秦皓却没什么胃口,开了瓶whiskey慢慢呷饮。中途出门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头一晕,结果转错方向,走到了别人的包厢门外。

    他并没有醉得很厉害,看了眼包厢名牌就知道自己走错了,正想转身的时候,门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秦这次可有的是苦头吃了,哈哈哈。”这声音带着点微妙的尖锐,一听就是余寿良。

    “他那个助理也不知道犯什么病,早上七点跑我家门外找我,我也真是服了。”另一个声音接着说道。

    赵助理果然没看错,秦皓想到,那是董志业的声音。

    平时喝酒泡妞称兄道弟,背地里拿他当笑柄倒也聊得挺嗨。秦皓冷笑了一下,并不打算往下听。

    可是,包厢里的下一句话又把他留住了。

    “找你算什么,那个姓赵的还去找小齐了,你知道不?”

    “小齐?”几声窃笑传了出来,“怎么,他是觉得小齐能为了老秦吸毒这档事去求那个当局长的舅舅?”

    “怪不得小齐躲到海南去了~”

    “呸,他那是去泡马子。这小子真没良心,扔下我们说走就走。”

    余寿良尖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们还别说,小齐真的去求他舅舅了。”

    “真的假的?他有那么好心?”

    “他去求他舅舅,‘好、好、关、照’秦老板。”他咬着重音说完,众人了然地哄堂大笑。

    “皓哥?”赵志学在秦皓背后叫了一声。他见老板解手久未回去,于是找了出来,可秦皓像是没听见自己叫他一般,推门闯进了别人家的包厢。

    赵志学以为秦皓喝醉了,连忙上前去救场,可是进了门,一屋子却都是熟人。

    秦皓盯着余寿良,双眼像是要喷出火来:“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一屋子人瞬间都有些尴尬。

    余寿良是最先回过神来的,他把手一摊,讪笑道:“哟,这不是老秦么,来这儿玩怎么也不叫上哥几个?欸你问啥,我刚刚说什么?我刚刚说什么啦各位?”

    “你不是说到今晚皇马必胜吗?”他边上的人立刻接道。

    “对啊,”余寿良一拍大腿,“回头都上我家看球去!老秦你呢,要不要一块去坐坐?”

    秦皓的脸一片青白,目光阴鸷地扫了一圈房内,最后还是落回余寿良身上:“老余,我倒是不知道,你们平时嘴里挂着‘两肋插刀’,背地里却是这样议论我的。”

    秦皓这么一说,等于是把脸撕破了,余寿良也不含糊,嗤笑一声:“老秦,早劝你嘴里积德了,但凡你平时对兄弟们真诚点,大家能不帮你?”

    “我不真诚?”秦皓咬着牙关道。

    “哦,你倒确实是挺真诚的,上回小齐请你让他泡的小嫩模当歌友会嘉宾,你是不是当场就说,那种水平就算跪下来舔你鞋底板也别想?”

    秦皓想了五秒钟才想来说的是谁,哼了一声:“我说的是实话。”

    “管你是不是实话,你当着人面说,让小齐这台还下不下得来?”余寿良顿了一会儿,“老秦,咱几个高攀不起你这才华与美貌并存的存在,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呗。”

    两个人唇枪舌战,赵志学已经被绕了进去,想说吵完了赶紧撤吧,结果秦皓思路却清楚得很:“别打岔,齐桐在哪里?”

    “我哪知道啊~”余寿良往沙发上一靠。

    “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秦皓挑了挑眉,“不过你最好转告他,别再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不然他借着他舅舅名号做的那些事,我怕一不小心会在记者面前说漏嘴。”

    “你威胁我?”余寿良瞪起了眼珠。

    “不,这只是请你转告。”秦皓嘴角一勾,眼里笑意全无,“但如果你不能切实有效地把这个消息传达给他的话,我记得……上次你给扫黄组抓进去的时候,好像还在我这儿借放了些东西?”

    “你——!”

    “这才是威胁,你好好记着。”说完这句,秦皓返身就走。

    赵志学连忙跟了上去,想说老板你嘴炮还是那么厉害,一转头却发现秦皓牙齿咬得咔嚓作响,脸上全无刚才的冷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0》,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0|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0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0|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