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防盗章

    一般小明星要是敢这么说话,早就被金牌经纪教他做人了,可是秦皓这么说,田伟不但不敢反驳,还必须得马上照做。

    秦老板说一不二,大概真的干得出演唱会开天窗这种事,而如果公司高层追究下来,约莫也是不敢教训秦皓的,只会拿他这个经纪人出气。

    在这种切身利益的鞭策下,田伟真的在三天内就找了一个他估摸着风格能对上秦皓胃口的地下乐队。

    说来也是事有凑巧,同公司的周嘉石早前一直巴结秦皓,现在转去抱了第二把交椅的大腿,看到田伟焦头烂额的样子,周嘉石主动来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没有。田伟手下带着秦皓,对周嘉石这种偶像明星并没太放在眼里,也不打算推心置腹,但周嘉石坦言离开秦皓心里不安,想要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当作补偿,田伟也就顺嘴跟他提了几句。

    没想到,一天后周嘉石就给田伟带来了两支乐队,论实力比他自己看的几支还强不少。田伟稍微考察之后留下了一支,对周嘉石的印象也转好了一些。

    那支乐队叫作《badbanana》,共有四名成员,平均年龄跟秦皓差不多,但显然在音乐道路上走得比秦老板忐忑多了,因此除了造型杀马特,作的曲子也吵得颇有股愤世嫉俗的味道。

    田伟之所以中意他们,是因为他们的吉他手兼队长作词能力还不错,语句通顺,句尾押韵,内容有那么点儿云山雾罩,不过谁在乎呢。

    他第三天就把badbanana带去给秦老板验货,一次通过。

    秦皓在流行音乐的板块已经足够前沿了,他当然可以慢慢学习其他风格,再一点一点融入到自己的作曲中,但白川的急起直追让他不得不加快速度。和这支重金属风格的乐队合作,算是他的一次尝试。

    因为要筹备演唱会,留给秦皓和乐队的排练时间并不多,每天练完舞后,他就立刻拖着乐队成员进排练房待上3、4个小时。

    晚上的时间,大家常常用来创作,为了更及时的沟通,秦皓没让这支外地来的乐队住酒店,破天荒地把他们带回了自己在松江的别墅借住。

    他装修屋子时,隔音做得极好,两拨人住在楼上楼下,虽然那帮玩乐队的夜夜吵翻天,秦皓本人倒也没受到什么影响。

    快到圣诞的时候,赵志学给秦皓带来了一条小道消息:“皓哥,听说珂仕达的品牌方负责人昨天来上海了。”

    珂仕达是来自瑞士的奢侈钟表制造商,去年请了秦皓做他们的中国区产品代言人,算算日子,也是到了该续约的时候。

    秦皓白天练舞、晚上写歌,忙得压根没空管这茬,只说:“都交给老田处理吧。”

    赵志学面露异色地说道:“怪就怪在,他们虽然来了,却根本没有和我们联络。”

    “什么?”秦皓微微蹙起了眉头。

    作为钟表中的奢侈品牌,这些钟表制造商挑选代言人都十分谨慎,一旦启用,更换的周期也不短。从来没有听说之前哪位代言人是一年后就结束合作的,去年品牌方带着亚洲区总裁亲自来贝塔音乐请秦皓,表现得诚意十足,今年没理由一声不吭哪。

    秦皓想到的事,赵志学也想到了,品牌方这次的举动确实有些异常,田伟已经去打听情况了,他也只是循例向秦皓汇报一声。

    作为艺人本身,为了代言合同出力是理所应当,但秦皓显然没有这种自觉,因此听过之后,扔下一句“等老田的说法吧”,也就没再提起。

    几天后,badbanana那位高产的作词队长交出了三首成品,秦皓的曲子也写得差不多了。乐队成员都共同参与了作曲的修改,他们独特的重金属风格加上秦皓成熟的主流曲风,让作品听起来有了一种奇妙的融合感,几个桀骜不驯的乐队成员不禁围着秦皓夸了几句,两拨人的关系比之前又亲近了几分。

    词曲完成后,他们的排练进行得更加紧凑。眼看圣诞将至,留给秦皓的时间着实不多,他把自己逼得很紧,对badbanana也毫不留情,每天排练过后,一群人都是面容狰狞、精疲力竭。

    偏偏在这时候,田伟那里传来了一个坏消息。

    珂仕达似乎已经选好了他们新的产品代言人,虽然还未官方公布,但十有八-九没错。

    “是谁?”秦皓累了一天,凌晨才回到别墅,听到赵志学这么说,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赵志学吞了口唾沫:“是……白川哥。”

    秦皓的表情相当精彩,赵志学一时竟然无法辨认出他到底是不是在笑。

    沉默了一会儿,秦皓对赵志学一摆手,“走吧。”

    “皓哥,你没事吧?”赵助理担心地追问了一句。

    “我能有什么事?”秦皓挑了挑眉。

    确实,对自家老板来说,一个几千万的代言没了,天也不会塌下来。困困的赵助理于是辞别老板,下楼离开。

    秦皓躺在沙发上发了一小会儿的呆。

    最近事务繁忙,回到家不是摊开纸笔就是倒头上床,连约炮的功夫都没有,更别说发呆想心事了。

    这样想了一会儿,秦皓才发觉,连他自己也有些说不清自己现在的情绪。

    听到白川拿下奢侈品牌代言时,自己一瞬间居然有点儿替他高兴。这些百年老品牌就像贵族,最是讲究排场,虽然这些年为了接地气,也开始尝试跟年轻人合作,但能够得到他们的赏识,对白川的价值无疑是一种肯定。

    可是稍微往下想,白川是被肯定了,那么自己呢?

    年度人气明星这种事,一年里不知道要颁几回,遇到土豪撒钱,谁都有可能登顶。这种虚名,对秦皓来说不值一哂,没拿也就没拿,权当给白小川图个乐。

    可是代言不一样,那是真金白银的生意。秦皓并不是心疼代言费,只是商人重利,做出的往往是最现实的判断,他们在自己和白川之间选择了后者,这就让秦皓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一阵不舒服。

    两种矛盾的情绪在秦皓的脑内来回拉扯,不一会儿,他就烦躁得不行了。

    他暂时想不到怎么纾解心中的郁闷,也丝毫没有睡意,想来想去,决定下楼喝一杯。

    楼梯下到一半,秦皓才想起来自己家里还有几位客人。

    让他吃惊的是,那几个人也完全没去就寝,而是两两趴在沙发上,面前的柜子上放着许多色彩鲜艳的饮料,一个个都像喝了神仙水般,嘴里如梦似幻地哼着小调儿。

    自己的酒柜啥时候被人开了?

    秦皓懒得生气,转身准备上楼,贝斯手眼尖瞥到了他,立刻踉跄着过来拉住人,不让他走了。

    “哟,皓哥也没睡啊?来来来,一块儿喝一杯。”

    秦皓确实是下楼来喝酒的,但是看到这几个酒鬼,反而没了兴致,把头一摇,“不用,你们自己玩吧。”

    “别啊,一块儿玩嘛~”那贝斯手力气很大,使劲拽了秦皓一把,把他从三级楼梯上拉了下来,“大家那么熟了,总得联络联络感情嘛,今天不喝这一杯,咱们是不会放你走的。各位,是不是啊?”

    沙发上的另外三人稀稀拉拉地附和了几声。

    贝斯手拉着秦皓走到桌前,拿起一杯满着的饮料送到秦皓嘴边,因为动作既快又乱,酒杯撞上了他的嘴唇,酒也泼进去了一口。

    秦皓皱了皱眉,怒气已经上来了。

    “喝啊,快喝嘛~”贝斯手还在一边起哄。

    秦老板岂是能被人这样指使的角色,一张俊脸说翻就要翻,沙发上的三个人此时却都围了上来,念咒一般地喊着:“喝嘛,喝嘛。”

    秦皓用力一推,把贝斯手推到了地上,额头撞在桌脚,好像还起了个包。可那人却似浑不在意,拍拍屁股又站了起来,继续向秦皓劝酒。

    秦皓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个人醉得相当厉害,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他既不愿就此上楼睡觉,也不想和几个醉鬼同室饮酒,被劝得烦了,索性往后退了几步,走进厨房里锁上了门。

    门板被乓乓乓地拍响了,在寂静的午夜里,平白添了几丝诡异。秦皓气不打一处来,想着明天等几人酒醒了,立刻就要把他们赶出去。

    可是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躲在厨房里过夜吧,何况酒柜也不在这里。

    秦皓拉开窗户比试了一下,然后很轻易地翻了出去,站在自家后院里,他一时有些恍惚。

    冬夜寒凉,四周空幽,这偌大星空下,心大如斗的秦老板居然也有了点儿空虚寂寞冷的感觉。

    他突然特别想看到白小川。

    成天黏在他屁股后面的白小川。

    不管多晚都会把宵夜给他送来的白小川。

    把他的新闻一则则排版制作成剪报的白小川。

    站在自然博物馆说我喜欢你喜欢得要命的白小川。

    在颁奖礼上取代他成为年度最具人气明星的白小川。

    即将得到珂仕达的代言合同,身价慢慢逼近他的白小川。

    他晃了晃脑袋,明明没有喝酒,许多白小川的样子却在他眼前来回晃悠,瘦的胖的、美的丑的,他伸手去抓,抓到的只有一手冰冷的空气。

    秦皓顿了一顿,忽然转身翻过围墙,开始往公路上跑。

    白小川搬到哪儿去了,他又不是不知道。

    他现在就要去看白小川,没有为什么。

    有钱,任性。

    ◎

    有钱的秦老板在寒风里站了十分钟也没打到车。

    毕竟是郊区的别墅群,三更半夜哪有出租车会来,偏偏他钥匙手机全没带,连叫个司机都不行。

    不想回家见那几个酒鬼,秦皓又在冷风中坚持了一会,终于有辆黑漆漆的桑塔纳开了过来,没有打灯,是辆黑车。

    “老板去哪儿啊?”司机探头问他。

    秦皓不想被人认出来,帽子扣在头上,用手捂着脸含糊地报了之前查到的白川家小区名,司机一听:“那么远?两百!”

    秦皓在裤兜里摸了摸,幸好他习惯在里面塞些零花钱,于是点点头,“走吧。”

    黑车按趟计价,又是深夜,开得简直风驰电掣,就是差点没把秦老板的尊臀给颠破。到达目的地后,秦皓刚把车资递出去,司机立刻一脚油门,瞬间又消失在了道路尽头。

    秦皓怕被人认出来惹上麻烦,一路躲开了打瞌睡的保安进入小区,凭着记忆摸到了白川家门口。

    按过门铃之后,门内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哪位?”

    好彩,不但找对了门,白小川居然还没睡。

    随着一阵细微的脚步声,白川像是来到了门口,接着大概是从猫眼里看到了秦皓的样子,语气顿时就有点不好了:“你来干嘛?”

    “开门!”秦皓出门没穿外套,这会儿已经冷得有点打战了。

    门里沉默了片刻,很快白川就拒绝道:“不开,你赶紧走。”

    秦老板怒从心头起,“快开门,不然我踹啦!”

    深更半夜,威胁踹门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最终白川不情不愿地打开门,把秦皓让了进去。

    “冷死我了。”秦皓一蹦一跳地走进客厅,接受了一波空调续命,这才觉得身体的僵硬缓和了一些。

    “你来干嘛?”白川戒备地看着秦皓。

    “给我倒杯水啊!”

    白川穿着拖鞋的脚动了动,很快又站定了。

    倒水是招待客人的行为,他干嘛要招待秦皓啊!

    见白川没有动,秦皓难得没有开骂,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抬起头,直直地看着白川,仿佛在确认着什么。

    “你看什么?”白川不自在地摸了摸脸颊。

    “你好像过得不错。”秦皓勾了勾嘴角。

    他来的时候心浮气躁,真的见到白川后,却奇怪地平静了下来。在他面前的白川,五官还是从前的样子,只是轮廓缩水了好几圈,俨然已经换了一副模样。瘦归瘦,白川的气色还好,除了因为工作忙,眼底有些黑眼圈,精气神却比从前跟自己在一起时好多了。

    秦皓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他挺喜欢白川现在的样子。

    白川当然不知道秦皓心里活动这么多,只是半讥讽地说了一句:“托你的福。”

    这话意思都对,只是情节曲折,说起来略显尴尬,秦皓聪明地没有去接。

    沉默在室内蔓延了开来,白川如坐针毡。

    秦皓倒是挺中意这种安安静静的氛围,比他那个被badbanana搞得乱糟糟的房子强多了。他随意地打量了一眼四周,发现墙角放着一只行李箱,拉链开着,像是刚收拾到一半。

    “你要出门?”秦皓问道。

    白川没有回答。

    秦皓想了想,马上明白过来,“是去拍《地表解码》?”

    白川有些讶异地看了秦皓一眼。

    他当然不知道,现在有他出场的节目,秦皓都是第一时间看的直播,一期不落。

    “这次去哪儿啊?”秦皓今晚意外得有耐心,白川不说话,他兀自问个不停。

    “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白川低声喝道,“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家地址?”

    秦皓笑了:“白小川,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白川皱着眉头,用一脸看无赖的表情看着秦皓。

    秦老板不以为意,话题一转,“听说你要当珂仕达的新代言人了?”

    “你知道了?”白川的表情终于动摇了一下,似乎觉得这就是秦皓深夜来访的原因。

    “我不应该知道么?”秦皓支起下颌,“白小川,恭喜你啊。”

    他说的有五分真心,在白川听来却是全然的讥讽。白川脸色一沉,朝着大门伸手道,“如果你是来说这个的,那么现在可以请你走了吗?”

    秦皓的眼神暗了下去,“白小川,我那么晚了特地来你家,你就非要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吗?”

    “就是因为那么晚了特地来我家,你不觉得不合适么?”

    “有什么不合适?”秦皓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怒气,“以前你深更半夜往我家跑得还少么!”

    “我可没让你给我送宵夜。”白川针锋相对。

    “操!”装了老半天斯文的秦老板终于还是破功了,“白小川,你丫是不是打算以后见到我都用这种不阴不阳的口气啊?”

    白川并不觉得自己的口气不阴不阳,不过对他来说,重点完全不在这里。

    “我更希望以后你不要跑到我的视野范围里来。”

    “白、小、川!”秦皓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人心眼怎么这么小啊!”

    “哈?”白川傻眼了。

    “就算我以前得罪过你,那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大事,你睁只眼闭只眼不就过去了?我说过以后会对你好的,你抢了我的代言,我连个屁都没放,这样还不够么?你就不能心胸宽广地把过去放下吗!”

    白川郑重地思考了两秒钟,然后摇头:“不能。”

    “你丫……操!”秦皓抓起桌上的杯子扔了出去,碎片在地板上溅成了一个环形。

    “秦皓,原不原谅你是我的事,你没有资格替我决定。”白川走到门口,用力拉开了大门,“而这里是我家,我有权利不欢迎你,如果你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秦皓站在那里,背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从前他虽然不待见白小川,但他们至少还能不吵不闹的对话,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只剩下争吵了呢?

    见到白川让他意外的平静,然而这种争吵又让他更加烦躁,深吸一口气,秦皓大步离开了白川的家。

    妈的,自己一定是中邪了,才会大半夜跑到这种地方来受气!

    ◎

    回去的路上依然是坐的黑车,这个司机开得慢条斯理,秦皓怀疑他是不是一面开一面在背交规。

    到了别墅,他懒得让那群醉鬼来开门,还是翻墙而入,打算按原路返回卧室。奇怪的是,刚从墙上跳下来,就听到房子里一阵骚动。

    秦皓没带手机,但估计这会儿也该凌晨四点多了,这帮人还不睡,真特么浪得可以。

    他啐了一口,跳上厨房的窗台,一只脚刚落地,厨房的门忽然被撞了开来,几个身穿警服的人鱼贯而入。

    秦皓怔住了,出门一趟,家里这是遭贼了吗?

    “别跑!”带头的一个刑警大声喝道。

    谁?谁要跑?秦皓往窗外看了一眼,紧接着就觉得背后一阵风,几个人上前把他拉到地上按住,咔嚓一声戴上了手铐?

    what’sup,man!

    秦皓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嘴里也没客气,冷冷地说道:“我是这里的屋主,麻烦你们睁大眼看清楚好么!”

    “秦皓,”没想到,抓着他手臂的刑警清楚地喊出了他的名字,“你涉嫌吸食毒品及容留他人吸毒,不要做任何抵抗行为,跟我们走一趟。”

    “???”秦皓当时就懵了。

    被推出厨房的时候,客厅沙发上的四个醉鬼早已不见踪影,另几个穿警服的人正在提取桌上那些五颜六色的液体。

    “badbanana!是他们!”秦皓恍然大悟,“是借住在我家的地下乐队有问题,你抓他们去啊!”

    刑警看了他一眼,“别喊了,他们在车上等你呢。”

    一种无力感攫住了秦皓的身体,他疾声说道:“我要联系我的经纪人!”

    “当然,会让你们联系的。”刑警又推了他一把。

    ◎

    秦皓简直无法回忆出自己被带到警局的完整过程。

    他的脑子里就像被塞进了劣质的,一团白花花黏糊糊,认真思考的神经元都被堵住了。

    亏得刑警最后没有把他和badbanana关在一辆警车上,否则他很可能会克制不住地冲上去暴揍对方一顿。

    没实力、没外形、没机会,一切一切的原因导致不红出不了道也就算了,吸毒算是个什么事?

    秦老板什么都敢玩儿,但毒品他是绝对不碰的。无他,他讨厌仿佛一身才华都是被毒品激发出来的感觉,只要想一想,就觉得无法忍受。

    可现在那帮没脑子的猪,不仅在他家里吸毒,居然还把他拖下了水,秦皓被铐起来的双手深深攥紧,指甲一直扎进了掌心。

    七点不到,田伟就慌慌张张地赶到了警局,同行的还有贝塔音乐最好的合作律师。

    “皓哥你别急,仇律师一定会帮你的!”田经纪人擦着一脑门的汗说道。

    秦皓一晚上没睡,精神极其萎靡,刑警之前对他的讯问,他半个字都没有说,就怕被套路进去。

    直到律师来了,他才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当晚的经历,听说自家老板深更半夜跑到其他艺人家里一游的消息,田伟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那位白川就是你的不在场证人,秦先生,这条信息必须立刻告诉警方。”

    在律师的陪同下,秦皓终于向警方开口,说出自己并不知道badbanana聚众吸毒的事,同时讲到他当晚等助理离开后没多久,就翻墙离家去了其他艺人那里。

    这个展开有点超神,讯问的两名警察淡定地听他说完后,表示会去找白川求证,仍然接着把秦皓扣留在警局内。

    当天下午,律师再次与秦皓会面,给他带去了一个不太理想的消息:白川一早已乘飞机离开中国境内,为参与《地表解码》的拍摄去了土耳其境内的一处山脉。警方请天艺娱乐的人配合,试了很多方法都无法联系上他,而据说这次拍摄将持续两周左右,也就是说,秦皓的不在场证明,很可能在半个月后才会被确认。

    秦皓在审讯室里只待了几小时,感觉却度日如年,听说找不到白川后,他失控地喊道:“司机!那司机呢?来回两趟坐车的司机都可以为我作证啊!”

    律师公式化地点了点头,“我们会尽可能去寻找那两位司机,但您坐的是黑车,仅凭‘黑色桑塔纳’这一点,找到的希望并不是太大。”

    秦皓颓然靠在了椅背上,“找!去找人啊!”

    “我们会——”

    “去找人把我捞出去!”他大吼着想要站起,被一旁的刑警按住了肩膀。

    ◎

    当红-歌手秦皓涉嫌吸毒及容留他们吸毒的消息,像一阵龙卷风般席卷了国内各大新闻娱乐版块的头条位置。

    一时之间,听歌的、不听歌的,连秦皓的hao都不知道是哪个字的老人家,全部听说了这个大新闻。

    海角论坛的人纷纷拿这件事打趣,说今年可真是风起云涌,年末总结的帖子都快写完了,居然还能出这样一场大戏,简直是激动人心。

    路人看热闹,粉丝却是心急如焚,平时高傲的皓石们终于坐不住了,像被踢到了痛处的猛兽,逮着人就咬,咬还往死里咬,弄得微博、贴吧、豆芽和海角论坛天天腥风血雨。

    一个多月前那个《818我在娱乐圈这几年见过的明星》楼不知何时被人挖了坟,里面关于秦皓的部分被掰开揉碎了逐字逐句的分析。还有越来越多的人纷纷加入爆料,其中不乏匿名自称秦皓炮-友的,将他彻底描绘成了一个狂躁蛮横、喜怒无常的暴君。

    对于明星涉毒这件事,以朝阳群众为首的正义民众素来是零容忍的,呼吁严惩的声音如山如海般倾泻而来,而秦皓代言的所有品牌官博都遭到了刷屏抵制,连贝塔公司旗下的几个其他艺人都受了牵连。

    事态蔓延得有如山火,第三天上午,田伟来看秦皓,照例的没有好消息,只是告诉他代言品牌纷纷要求解除合约和赔偿声誉损失。

    秦皓激动地挥了挥手,“怎么搞的,烂香蕉那群人还没招么?他们自己喝的酒,跟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啊!”

    他本来指望有赵志学、出租车司机和白川做自己的时间证人,证明自己压根和那群瘾君子的行为毫无关系,这一点目前有难度,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乐队的人自己出来说明。

    可奇怪的是,那群人不但没说实话,似乎还有些暗示秦皓跟他们同流合污的意思。

    “污蔑!这是赤-裸-裸的污蔑!”

    面前秦皓的咆哮,田伟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

    老实说,作为经纪人,他是相信秦皓的,但badbanana的举动也不是不能理解。事情闹大了怎么办?那当然是找个出头鸟挡枪好。秦皓多大的腕儿啊,有他在前面撑着,谁还记得好苹果烂香蕉之流的。

    田伟心里这么想,可是没有证据,也说不了什么。他是秦皓的经纪人,还是把乐队介绍给对方的人,一个不小心,可能自己都会引火烧身,关键时刻,他还是选择明哲保身,少出主意少抢镜。

    倒是赵志学真的很担心自家老板,秦皓出事之后,他连邻居美女的微信都没空回了,跑前跑后,一方面去求天艺娱乐的人尽快联系白川,一方面又去找秦皓以前的狐朋狗友。那些人里明星和富二代居多,都是路道粗的人,要牵头找个带官字的应该也不难。

    没想到一群人平时跟秦皓称兄道弟,恨不得连床上的妹子都拿去跟秦老板分享,真的出了事,一个比一个脚下抹油溜得快。

    赵志学按照秦皓给他的通讯录去找,三个人短期出国了,两个称病不起,两个说自家经商的只有几个臭钱帮不上忙,剩下几个干脆连人影都找不着,不知道躲到了哪个犄角旮旯。

    赵志学每次去向秦皓汇报情况,秦皓的心就低落几分。他原本觉得自己的清白日月可鉴,又拥趸遍天下,肯定马上就能离开那个鬼地方,到头来天天闻着马桶的馊味醒来,那些说着“皓哥你的事就是兄弟我的事”的人,一个个都变成了他的黄粱一梦。

    一个星期后,随着案情的深入,另外两名艺人也被badbanana供出逮捕,并从家中搜出了私藏的大-麻。

    粉丝们的心理防线似乎随着相关人员一个个落网,而终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粉转黑”、“一生黑”、“别说我粉过秦皓”,诸如此类的言论取代了替他叫屈和加油打气的话,开始频繁地挂在各条相关信息的热评里。

    很多人脱粉之后,仍然继续关注着八卦论坛里的种种爆料,只不过态度从全盘否认变成了全盘接受,只觉得当初看上这么一个垃圾桶里跑出来的爱豆,真是被人下了降头。

    秦皓的粉丝多,看他不顺眼黑他的也不少,从前碍于粉丝彪悍,轻易不出来讨打。现在时移世易,秦皓成了过街老鼠,对不喜欢他的人简直是一场狂欢。他们可以从早到晚尽情地冷嘲热讽,而被骂得抬不起头的粉丝中,有许多人选择了彻底的沉默。

    接近三千万关注者的秦老板,一时间活像买了两千九百万的僵尸粉,带着骄傲自称“皓石”的人群,一夜之间近乎绝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8》,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8|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8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8|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