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防盗章

    李默见白川微微皱了下眉,不禁探头过来看,等看到了秦皓点赞的那张截图,一下子笑得前俯后仰。

    “你说他这是手滑了,还是手滑了,还是手滑了?”

    “管他呢。”白川放下手机。

    “欸,不是,”李默矫健地挪了下位子,从桌对面坐到了白川旁边,“我跟你说啊,甭管他是想点1还是想-1,又或者是真的手滑,有一个事实是不容忽视的,他搜了你的消息。”

    白川伸进火锅里的筷子顿了一顿。

    李默摇头晃脑地继续分析道,“秦皓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清楚,他撩菜的时候尚且不关心对方的八卦,为什么会特地去搜你的消息?这很稀奇啊白川同学。”

    之前在自然博物馆里发生的事,白川并没有向任何人提起,李默当然不知道秦皓说过“我现在对你——”这种耐人寻味的话,只是直觉秦老板此举反常,跟他平时眼高于顶的人设有了那么点儿不同。

    白川其实不太愿意去思考秦皓行为的意义,他觉得那么做简直是浪费脑细胞。秦老板爱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只要做龟兔赛跑里那只埋头往前跑的乌龟就好,兔子闹得凶,对他毫无影响。

    可是李默的好奇心显然已经被这件事挑起来了,见白川无意深入这个话题,他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掏出手机来,嘴里还念念有词:“真的,不信我给你看,秦皓给人点次赞,那可是大新闻啊。”

    火锅店里信号不好,他刷了一会儿才打开秦皓的点赞页面,从上往下一拉,一张嘴顿时笑得更开了,“白川同学,你自己看看!”

    他把手机往白川面前一推,白川扫了一眼,表情霎时也有些凝滞。

    秦皓开微博至今已四年有余,点过的赞加起来总共只有七条,其中四条是他代言品牌官方发布的广告视频,剩下三条则都出现在最近三个月,清一色全部贡献给了白川。

    潮汕火锅吃得白川一头汗,此时却没来由地感到背后一凉。

    “哈哈哈哈哈,要不是知道你俩什么关系,我真的会以为他暗恋你。”公共场合,李默的声音压得极低,但还是忍不住抱着肚子捶桌。

    秦皓会暗恋别人?打死白川都不信。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会,那对象也绝对不可能是他白川。

    “你说这是为什么呀?”李默灌了一口啤酒,似乎完全不打算结束这个话题。

    白川摊了摊手,“我哪知道。”

    “说到底嘛,不外乎三种可能,”李默伸出三根手指来,“第一,他真的暗恋你;第二,他在巴结你;第三,他吃撑了逗你玩儿。”

    “李老师,今天的牛板筋不错,你快尝两口吧。”

    “去,好好听课。”李默笑道,“那老师来考考你,你觉得他会是在巴结你么?”

    白川嚼着一块板筋,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就算最近他的人气随着《陶心匠气》的播出水涨船高,也收获了许多专业上的好评和观众的支持,但要说蹿升到了连秦皓也会来巴结的地步,那真是无稽之谈了。

    “同感。”李默敲了一下桌子,“那么下一条,你觉得这三次点赞会不会是他在逗你玩儿?”

    “可这有什么好玩的呢?”

    “吸引你的注意呗,说不定心里还做着你会重新拜倒在他牛仔裤下的白日梦,然后以此为乐咯。”

    白川垂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其实他不是没有思考过这种可能性,不过以他对秦皓的了解,那个人向来是不爱在无聊的事情上花力气的人。小时候还没长得那么大杀四方、性格也没那么自我中心的时候,他就是一个不屑于恶作剧的小男生了,怎么可能年过二十五以后才变得更加幼稚?

    “我想……应该不是吧。”

    李默与秦皓交情不深,但显然也保持着相同的看法,“没错,很难想象那个傻逼干出直钩钓鱼这么蛋疼的事。所以呢——”

    “所以你快吃肉吧,都要凉了。”白川还在徒劳地试图岔开话题。

    李默才不上他的当,笑得眼睛里都有八卦的小星星在一闪一闪:“剔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后,剩下的无论多么让人难以置信,但那一定就是真相。”

    推了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李默像某小学生名侦探一样气魄十足地伸出了食指:“凶手就是你!”

    “哈?”

    “哦不是,他暗恋你!”

    这家火锅店的店堂很大,各桌之间离得也足够远,但李默兴奋的声音还是引得旁桌的食客侧目,白川一张脸涨得通红,无声地放下了筷子,“你吃不吃?不吃我结账啦。”

    “吃吃吃,当然吃,哥都一星期没吃肉了!”李默连忙低头捞肉片。

    吃完了饭,白川叫来服务生结账,李默正要递卡,被白川眼明手快按下了。

    “说好了我来的。”

    李默倒也没坚持,只是嘻嘻一笑,“我的原则是不让女人和小白脸付钱。”

    “谁是小白脸!”白川装出气鼓鼓的样子。

    他知道李默只是嘴巴坏,故意顺着他逗他开心。李默在没有下家的情况下忽然和原经纪公司解约,又不肯告诉白川原因,让他很是担心了一阵。虽然帮不上太多忙,但李默可是在他落魄的时候以800元/月的房租收留他的恩人,请吃肉这种力所能及的小事,还是应该多做做的。

    推开店门,又是一波粉丝求签名求合照,白川耐心很好地一一回应,直到一群软妹子们都心满意足了,这才和李默一起离开。

    两人走在行人不多的沿江步道上,白川问李默,“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实不相瞒,鄙人除了舞跳得好,再没有别的特长了。”李默说得理直气壮。

    天艺娱乐收不收舞蹈演员呢?白川偏着头回忆。老实说,公司里平时见到的几乎都是演员,唱歌和跳舞的好像还真没见过。

    “别皱着眉,”李默扭头看白川,“怎么说我也算是个前辈,被你担心,我很没面子的。”

    “我是怕你住进纸箱,以后去看你不方便。”白川绞尽脑汁地说了句玩笑话。

    结果李默没笑,倒真的苦了一张脸,“说起来,你有没有来钱快的打工介绍给我?”

    说好的很没面子呢?白川“噗”地笑了出来。

    “不是指舞蹈方面的工作,这个我自己会规划。不过以前吃得起肉的时候,天天吃蔬菜色拉倒没觉得怎么样,最近吃不起肉,反而有点受不了啦。求介绍打工好吃肉!”

    看李默可怜兮兮的表情,白川一时也拿不准他说得有几分真,不过提起打工,他灵光一闪。

    “酒吧你去不去?”

    李默一紧衣领,“哥哥我卖身不卖艺,休想让我去陪酒!”

    “不是啦,”白川真是服了,“就是普通的打工,我大学在一家酒吧打了四年工,那里的老板很nice,薪水还可以按周结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

    “薪水多吗?吃得起肉吗?”

    白川想了想自己当时追那位大歌星的花费,默默地点了点头。

    “就这么办。”李默高兴地说。

    ◎

    十月下旬,秦皓开年巡演的海外售票也传来了捷报。

    从出票情况来看,除了当地歌迷和留学生,甚至有不少他在国内的忠实粉丝专程买了海外票打算出国支持,对于秦老板这份促进消费拉动内需的实力,公司上下都是一个大写的“服”字。

    头牌能赚钱,脾气大一点那都不是事儿。

    所以最近秦老板越发喜怒无常,旁人也全都默默纵容。说起秦皓为什么心情不好,群众普遍猜测是演唱会日期临近、训练强度大、可能心理压力也不小。

    只有赵志学心里清楚,说练舞太累了大概还有可能,秦老板有心理压力,那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

    秦皓心情不好,大概和他前几天送给自己的那支新手机脱不了干系。

    本来就有工作用和私人用两支手机的秦皓,前些天又让赵志学去给他弄了一张非本人实名登记的电话卡,用了没几天,连卡带手机一块儿丢给了赵助理。

    “皓哥,你不喜欢这款的颜色吗?”这是刚上市的新款,赵助理猜不透老板怎么用了两天就腻了。

    “给你了,别废话。”秦皓冷着脸走了。

    在清空本机资料前,为防万一,赵志学检查了手机的使用情况,结果发现里面根本只装了一个新申请的微信app,而且完全没有聊天记录,只有——

    三次向同一个人申请好友并遭到拒绝的记录。

    那位申请对象,既出乎意料,又像在预料之中。没错,就是白川哥。

    赵助理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慌忙把手机给重置了。

    吓死人了,他老板撩菜从来没费过那么大的功夫。如果说不认识的人之间建立关系还需要一段时间慢热的话,那来自发小的赤果果的拒绝,连他这个助理都看得一清二楚了。老板就算心血来潮,也没必要这样纠缠不休吧?

    难不成,秦老板真的喜欢上了白川哥……?

    被自己的这个假设雷得外焦里嫩,赵志学抖抖毛衣里的冷汗,决定去约邻居美女吃顿晚饭压压惊。

    ◎

    私底下虽然没法保持联络,但秦皓还是能在年底的各种红毯上看到白川,这让他烦躁的情绪稍微得到了一点纾解。

    他也试过暗示主办方把自己和白小川安排在一起走红毯,可白川、或者说他背后的团队确实应对及时,每次都能在正式到场前更换好女伴。

    《陶心匠气》即将播出大结局,白川的这一波人气运作也几乎达到了巅峰,只要稍微关注国内演艺圈的人,每天不被白川的新闻刷一波屏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次的爆红,不止白川自己,连经验丰富的陈总监都没有料到。他确实在小景总的授意下请团队认真做了推广,但目前收到的效果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水平。

    只能说,娱乐圈就是这样一个变幻莫测的地方,和球赛一样无法预料明天的风向,也算是沉浮其中的一种乐趣吧。

    人红了,愿意和他搭档走红毯的可就多了。

    除了在圈内公认和他关系不错的纪思博、曾立轩等,许多只在综艺节目里聊过几句的同行,也纷纷发出了邀请。有陈总监亲自为白川把关,他每一次红毯都走得风风光光,经常有一线女星搭档,服装方面更是下足了功夫,俨然成为了谋杀摄影师菲林的新宠儿。

    同台而坐,可是领域不同,白川和秦皓被提名的奖项,几乎没有重合的。

    秦皓凭借着下半年的新专辑,仍然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席卷了各大音乐类奖项。内地最佳男歌手,最受欢迎男歌手,最有人气男歌手,年度十大金曲,年度最佳作曲,年度最佳mv……但凡是有他提名的奖项,其他被提名者在揭晓名单前就不免流露出失落的表情,偏偏他还什么奖项都能沾上边,以至于剩下的内地最佳女歌手,成了颁奖礼上最大的悬念。

    秦皓早就习惯了这种众星拱月的感觉,如果说去年他还为拿奖拿到手软洋洋得意的话,今年某些时候,他的想法只剩下了:奖杯真沉。

    不过奖拿得多当然也不是坏事,其中的一个好处就是,秦老板有了许许多多登台表演的机会,而他也毫不避讳地祭出指定曲目的权利,将《川流不息》这首最有争议的单曲,但各大颁奖礼上唱了个遍。

    《川流不息》是哪首歌啊?不止粉丝,吃瓜路人们也都还没忘呢,这不就是那首发专辑前匆匆赶制、被炮轰粗制滥造、后来又引发作词者抗议事件的问题歌曲嘛。

    要求乐队演奏这首歌的伴奏,主办方一开始都是拒绝的,可是秦皓岂是会随便改变心意的人,他说要唱就是要唱,不仅次次都唱了,还唱的是一个重新编曲的版本。

    曲风仍然是pop中带一点慢摇,但经过秦皓深思熟虑的编曲,以及专业人士的修改,完成度比初版提高了数倍,不再是那首大家张口就说“不好听”的歌了。

    最关键的是,秦皓现场演绎这首歌的方式,与他从前漫不经心的台风似乎有了某些不同,虽然整个人还是带着三分不羁,但视线总是不经意地盯着同一个方向,那凝视的表情,在特写镜头中看得粉丝们小鹿乱撞。

    “说实话,被秦皓用那种眼神注视,我的脸是从头烧到尾的。”事后有记者采访坐在那个方位的一位一线女星,四十多岁的人笑得像个少女,虽然回答得像在开玩笑,其中似乎又不乏几分真意。

    坐在那位女星后面一排的白川听到了这话,奇怪地歪了歪脑袋?

    为什么脸会烧?他被那视线蛰得直想上厕所啊……

    ◎

    白川带着非凡的人气而来,自然也不会空手而归。

    风尚新锐奖、飞跃进步奖、年度最佳新人,每一座奖杯都是白川的第一次,也让他真切地感到快乐和感激。

    《陶心匠气》也成为了当年电视剧类别的最大赢家,囊获了多个颁奖礼上的年度最佳电视剧,顺带着让导演、演员、音乐、摄影都上了几次领奖台。

    唯有在最佳男主角的角逐中,白川惜败于当年主演了一部高分谍战剧的前辈艺术家,事后被问及感想,他带着羞赧的笑,露出了摸摸鼻子的招牌动作:“光是能跟前辈一起被提名,我就觉得非常荣幸了。”

    白川没有专门学习过说话的艺术,但也许是得益于从小被迫独立的成长轨迹,他一言一行非常有礼貌,总是很谦虚、从来不僭越,时刻顾忌到旁人的感受,绝对不会说出让别人难堪的话。

    说话过脑子,光凭这一点,在娱乐圈的新人中就足以为人称道了,因此白川在社交场合得到了很多前辈的喜爱。同辈的有些人会觉得他不够活泼,可是呆萌的性格相处起来却也意外得轻松,因此许多人都喜欢跟他交朋友。

    白川的微博,在粉丝数一*猛涨的同时,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的互fo数快速增长。

    年底真是棒棒的,交了好多新朋友。与最佳男主角失之交臂的白川,每天还是过得喜滋滋的。

    另一件喜事,大概只有像李默这样的亲密朋友才能感受到它的重量了。

    在年底一个分量不小的颁奖礼上,白川以黑马之姿意外地超过秦皓,夺得了“年度最有人气男明星”的称号。

    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白川的粉丝觉得是个天大的好消息,高调怕招黑,低调又克制不住,恨不能抱起来跳上三天三夜的舞。

    最有人气男明星,这个奖项听起来专业度不高,可他是粉丝数量和含金量的真实写照啊。连现在歌坛如日中天的秦皓,出道那一年都没有得到这个奖,白川却在演艺生涯的第一个年头就拿到了,怎么不让粉丝们欣喜若狂?

    许多人默默打开微博翻到了白川的主页,在被关注数那一栏,数字已经赫然跳过了8位的长度,一些从《配角》mv开始注意到白川的粉丝,忍不住激动地湿了眼眶。

    从几千人到几千万,谁能想到mv里那个被女主角抛弃在雨里的备胎男生,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就征服了街道上那么多素味平生的人群,让他们为自己投出了宝贵的一票。

    奔腾的小溪流:那时候我用n站的《配角》衍生mad安利室友,她还说不吃不吃呢,现在已经喊白川川本命了~( ̄︶ ̄)↗

    蘑菇没有伞盖头:我关注白川的时候,他才13万粉,现在后面加了两个零……心情好复杂,既想他被大家看到,又有点舍不得……

    小短腿妞妞:我懂我懂,楼上妹子的感觉我完全懂。没有大红的时候,觉得白川就像我们的小哥哥一样,好怕他红了一切都变了。可是白川川的努力我们看得最清楚了不是吗,他配得上今天的赞美,他是最好的!

    青青小草251:对啊,有朋友说白川拿奖有黑幕,我当场就忍不住跟她吵了。白川演陶心匠气跳河跳了一百多次,他付出得没有比其他任何提名人少好么!

    alker:不用跟其他人争啦,清者自清。白川川是个很安静的孩子,我们也安静地支持他就好~

    木子黑犬:安静不了啊啊啊!就想嚎几嗓子哈哈哈哈哈!白川干得好,用奖杯砸死某人吧!

    孤独的豆芽菜:楼上的话让人好在意啊……←_←

    ◎

    和川菜们的狂欢气氛不同,秦皓家的皓石们则有两种比较典型的反应。

    一种是不屑一顾。

    叫我爸爸1992:得个最有人气奖跟上天了似的,秦少爷去年拿过了,根本不care好么。。。

    最爱秦少爷ys:你们说颁奖礼有黑幕,我还当出了什么大事呢,那个晚会听都没听说过啊喂!/摊手等我用十大金曲甩他一脸。

    另一种则是极尽鄙夷之能事。

    变态小蚱蜢:有他麻痹的人气啊!我们一层寝室都只听秦少爷的歌!!从来没看过什么捏泥巴!!我去看了一眼海报,辣眼睛哦,有我少爷十分之一的美貌吗?!

    王子殿下万万岁:给人家一条活路吧,毕竟除了最佳人气奖,他还能买什么啊?呵呵。

    粉丝们如此义愤填膺,秦皓本人并不知情,他最近刷微博的时候,完全不记得看自家后院,全都扑在#白川#身上了,那模样认真来说,倒跟一千多万川菜差不多。

    白小川果然很棒!

    这是获奖名单被念出、大屏幕上其他候选人的照片隐去、而白川的照片被慢慢推大时,秦皓心里真实的想法。

    几乎像是vers时尚盛典时的翻版,打在白川身上的那束光,吸引了秦皓全部的注意力,让他再一次忘记了为自己的失利而发怒。

    如果说还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年中时他还很有自信能立刻把白小川弄到手,现在却觉得有点儿棘手了。

    去年毕业季的时候,白川还是那个跪在他脚下瞎嚷嚷的肥宅,仅仅一年时间,他居然真的像自己所说的,一步一步爬了上来。那么以后呢,白川以后到底会爬到什么样的高度,他最终会变成多么出色的一个人?光是想到这一点,就让秦皓兴奋地坐不住。

    白川想要超越他,他当然不能在原地踏步,他要让白川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永远追逐他、仰视他,认识到他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高峰,然后,重新被他征服。

    于是,秦皓找来了田伟。

    “新ep的歌词收到了吗?”

    “皓哥,要不咱们今年就不发ep了吧?”田伟搓着手,暗道该来的还是躲不掉。他们一直在收歌词,但就是邪了门了,哪怕秦皓在年末拿了那么多奖,那帮死脑筋的文人还是不肯松口。不过秦皓现在有巡演要忙,就算一张ep跳票,也不是什么大事。

    秦皓斜睨着经纪人:“不行,我一定要发。”

    “可是……”

    “找不到作词的是吧?没关系,”他嘴角一勾,带上了三分笑,“我有个好主意。”

    “哦?”田经纪人的脑门上情不自禁地滴下了一滴冷汗。

    每次秦皓这么说的时候,都会冒出些特别的“馊”主意。老实说,站在他的立场,比起歌手突破自我,他更希望能安稳地赚钱。虽然秦老板至今为止都没翻过船,但die啊,田伟衷心希望这位主子别在演唱会在即的时候整出什么幺蛾子。

    很显然,他的祈祷并没有上达天听。

    “我要和地下乐队合作,”秦皓不容置疑地说道,“去找一支合适的,给你三天够了么?”

    地下乐队,不就是那些还没出道的杀马特青年吗!

    田伟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皓哥,要不咱们等巡演结束再……”

    “三天,”秦皓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晚一天,我就少唱一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7》,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7|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7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7|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