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防盗章

    过了几天,海角论坛出来了一个《818我在娱乐圈这几年见过的明星》的帖子,楼主更新得不算勤快,不过爆的料有些被粉丝鉴真了,因此许多吃瓜群众相信这帖可信度挺高。

    那楼主自称是圈内资深工作人员,本人没有爱豆,属于中立立场,结婚后打算离开这圈子了,因此尽量客观地说说自己对明星们的印象。说的有成名已久的大牌、有当红的小鲜肉、也有名不见经传的万年十八线龙套;点评的内容有赞美,也有言辞不算尖锐的批评。不过近些年这样的帖子太多了,大家就当看个连载,追了几天,除了有粉丝偶尔出来澄清下,也没翻起什么大浪花。

    帖子里有谈及秦皓的部分,算是楼主用词最为犀利的一段,直言秦皓恃才傲物、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她例举了几件秦皓工作时的插曲,其中一桩还被某个回帖群众证实了。秦皓的粉丝们很快下场,以“颜值即正义”、“才华即资本”刷了一遍优越感,因为秦皓的照片实在美得让人五体投地,居然还圈住了几个路人粉,楼被歪得莫名其妙,楼主也没敢来叫板,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过完国庆节,这一年的法定假期已经全部结束,然而接近年底,人反而会变得怠惰起来。

    作为艺人,却是恰好相反,年底各种颁奖礼接踵而来,之后的圣诞、元旦和新年也有各种晚会的邀约,反而是个相当忙的季节。

    秦皓的亚洲巡演门票在十月中旬正式开始发售。

    这一年的秋天于他算是多事之秋,从出道以来第一次被圈内人明目张胆地怼,但从结果上来看,秦皓的事业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开票第一天,官网的售票h5阅读量就超过了20万,几家合作售票站点中有服务器差一些的,直接被刷成了网页无法打开。

    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演唱会门票几乎一下子就售罄了。明明没有早鸟优惠,但粉丝们还是挤破了头的想先买下票,毕竟内场门票如果到了黄牛手上,那少说得加十倍的钱。

    除了一线城市,其他地区的门票销量也高于预期,海外的预售将于一周后启动,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田伟简直一点也不担心。

    这次演唱会的招商亦是大获成功,独家冠名和特别合作的企业都报了数倍于去年的价格,钱够用了、舞台效果就能做得更好,公司和艺人口碑提升、赞助商的曝光度也管够,这是一个良心循环,谁都喜闻乐见。

    能够带来这种名利双收效应的秦皓,还是公司最爱的那棵摇钱树,几个写词的不待见他算什么?高管们集体给他撑腰。

    至于秦皓本人,则根本就已经把之前网上的风波给忘到了脑后。连开30多场演唱会需要多好的体力,没人比站在舞台上的他自己更清楚,秦老板别的事都随便,对自己的表演质量还是相当看重的,因此早就让田伟安排好了陪练团队,每天泡在练舞房,一跳就是一整天。

    除了练舞,选曲、服装、舞台设计等等,他也都亲力亲为,一时忙得飞起,连骚扰白小川的空都不太挤得出来。

    所以他并不知道,白川那阵子常常离开上海,一走就是小半个月。

    ◎

    《陶心匠气》的宣传期结束后,白川新接的是一档自然探索类纪实真人秀,由一位野外生存专家带领节目嘉宾深入人迹罕至的地域进行探险。

    嘉宾几乎都来自演艺界,这就使节目始终与纯纪实类有区别。但为了突出与其他真人秀节目的不同,这档名为《地表解码》的真人秀,还是最大程度地还原了荒野生存的难度,不仅在制定方案时就寻找了许多专业路线,对一些特别危险的地点,也没有刻意回避。

    白川在上半年参加的《未来战纪》,因为新颖的形式和嘉宾毫无偶像包袱的本色出演,本来有望夺得当年综艺类的收视冠军,孰料《地表解码》播出之后,一举吸引了大票观众,不止粉丝们为了爱豆来捧场,有许多纪录片的忠实观众,也觉得这档节目制作得很有诚意,呼朋引伴的来增加收视率。

    第一期节目去的是大兴安岭,进山那天,正是《陶心匠气》首播的日子。

    白川无缘看直播,心里有些遗憾,但是当晚的收视排行一出,李默等朋友却都庆幸他不在。

    大概是文永安导演在影视圈待得太久,许多人只知道量产偶像剧的团队,并不太买大导演的账,加上又是“制作陶艺”这种类似纪录片的题材,第一、二集播出后的收视连1字头都没破,同时间段排在十位开外,怎么看怎么前途惨淡。

    第二天的卫视重播,收视率就更低了。首播是晚间黄金时段,重播则是午间,《陶心匠气》里没有主妇们深爱的宫斗宅斗戏码,听名字就像一个人在玩泥巴,大概比播放前后的广告还留不住人。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第三天。

    第三天的晚上,弹幕网站niyaniya的首页位置,赫然出现了《陶心匠气》的名字。

    与首页推荐的广告位不同,《陶心匠气》是因为播放、收藏、弹幕数等折算出的积分领先,才被顶到了那里。n站的观众一打开主页就会看到这部作品,曝光率一下子激增,点进去之后又会发现:欸,一部玩泥巴的作品,评价居然这么好?

    《陶心匠气》的收藏和评论确实很多,不过当时几乎都是演员们的粉丝提供的。

    白川的粉丝自不必说,本来就是年轻群体,许多人就是从n站的mad开始喜欢他的,在电视上看过直播后,再来n站刷弹幕回看一遍完全不足为奇。至于老戏骨们的粉丝,因为年龄层都偏大,反而一开始来得比较少。

    白川的粉丝们看这部作品时,内心其实是非常震惊的。

    说到底,白川年轻、长得也不错,怎么看都是走偶像路线的,可是在《陶心匠气》这部作品里,他们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当红小鲜肉,白川和他所饰演的制陶师形象几乎完全融合在一起,粉丝们不敢说自己有多么懂演技,可是电视剧里的那个白川让他们觉得,这个人就是一位天生的陶瓷匠人。

    沉浸在角色中看电视剧,其感受和纯粹的“看脸舔屏”是完全不同的。当剧情不够吸引人的时候,粉丝们只能敲碗等爱豆出场,一看到人就开始刷“好美”,可是,当剧情足以引发话题的时候,弹幕就变成了真正的讨论和思考。

    白川饰演的制陶师,不太懂人情世故,开个工作室都要靠合伙人全盘打点,如果去普通公司升级,估计是被一刀ko的份。可是,他在陶器的领域简直开了外挂,登场自动满级,给他一块泥巴,他就能天下无敌。

    这种奇妙的反差萌让观众们获得了一种全新的观影体验,时而悠闲地会心一笑,时而又激动得血脉偾张。

    新的观众一打开视频,屏幕上几乎被“三回目”、“我又来看玩泥巴了”、“友情提示,一定要忍过前20分钟”之类的弹幕填满了。

    玩泥巴真的这么吸引人?

    而当这些观众在弹幕的刺激下真的看完了20分钟,随着上方飘过的一排排“制陶师帅裂苍穹”,他们几乎也无一例外地陷入到了剧情之中。

    文导的剪辑手法与节奏感,确实不是盖的。

    ◎

    白川录完第一期《地表解码》回到上海时,周播两集的《陶心匠气》已经播完了第三、第四集。

    他在大兴安岭,智能手机几乎是个摆设,后几天连开机都忘了,回到大都市才想起来联络朋友。

    一开微信,里面密密麻麻的好友讯息瞬间吓了白川一跳。

    李默:白川你丫也太帅了吧,我都要爱上你了!

    曾立轩:恭喜《陶心匠气》收拾攀升,你小子真能挑剧本

    祝莹:白川川棒呆了,过来让我啵一口~

    纪思博:小冰川,啥时候跟我合作一个?

    除了朋友熟人发来的消息,还有一大波的好友验证,白川一个个看下来,娱乐记者不少,看名字压根不知道是谁的更多,不过有一个人虽然连头像都没有,他还是立刻就认出来了:白小川,别光顾着玩泥巴,快加我!

    白川扁了扁嘴,手指默默地划过了“拒绝”。

    他回到家里,看着这一周关于《陶心匠气》的新闻,心里七上八下的。

    一开始收拾探底,他这个主演难免自责,愁得几乎没脸往下看,好在后来的报道几乎都是褒奖,不止是剧情、连白川的演技也获得了许多专业剧评人士的认可。听说有很多老戏骨的粉丝,看完四集之后还对他路人转了粉。

    周末的时候,李默约白川吃饭,两人很久没吃火锅,就挑了一家新开的火锅店。

    那一次是白川自出道以来,被路人认出次数最多的一顿饭,全程几乎没能好好吃上几口肉,看得李默乐不可支。

    “白川,你真是要变成国民小生了啊,家里那堆你的东西我可不还了,以后落魄了就拿去卖了换钱。”

    两人因为粉丝过激事件搬家之后,白川房间的行李被一块打包放在了李默现在的住处,因为没有日常必需品,白川到现在都没去拿回来。

    听到李默的玩笑,白川不好意思地笑了,“你就别损我啦。”

    “我说真的啊。”李默瞥到后面那桌又有人要来求合影,优哉游哉地给自己下了一串牛丸。

    “你觉不觉得,大家有点儿太热情了?”白川拍完照,小声对李默说道。

    李默眼珠子一转,发现许多人脸上风尘仆仆,像是刚从别处赶来,有些连桌都没上,拍完了就回门口等位。

    他把筷子一放,“看看微博,是不是有人暴露了你的行踪?”

    猜对了。

    微博上20分钟之前就有人发了吃火锅偶遇白川的照片,因为那条带了定位,评论里一群人哭着喊着马上出门,现在已经被顶上了热搜。

    po下的热评第一条不知是谁,居然认得李默。

    肥牛牛要上天:跟白川在一起的是李默吗?欸欸欸他们怎么会同框,好神奇的娱乐圈~

    短短20分钟,这条评论被赞了1700多次,点进那层看回复,人民群众纷纷给出了赞ta上首页的理由:厉害了word牛,秦皓赞你了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6》,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6|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6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6|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