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防盗章

    第二天一看到秦皓,赵志学心里就七上八下的。

    秦皓的脸色很不好,顶着两个黑眼圈,一看就是晚上没有休息好。这到底是博物馆求欢失败了呢,还是求欢成功所以辛苦劳作了一晚上?

    想来想去,赵志学觉得还是前一个可能性更大些,毕竟老板的模样看起来太不滋润了。

    他做秦皓的私人助理三年了,还是头一回看到老板撩菜如此花心思,也是头一回看到他花的心思打了水漂,一时又是忐忑又是好奇,如果不是担心被老板迁怒,大概还有点儿幸灾乐祸。

    秦皓那天却是罕见地没有发脾气,一路保持着沉默是金的姿态,走起路来目不斜视,颇有点黑客帝国的帅气劲。

    他们去公司开会,等电梯的时候,意外地遇到了好久没见的周嘉石。

    电梯里除了周嘉石外只有一个人,也是贝塔音乐旗下的一位当□□手。赵志学眼尖,电梯门一开就发现周嘉石半个身子挂在那人的手臂上,手指还不安分地在他身上刮擦,他这一下可有点慌,飞快地往秦皓那边瞄了一眼。

    周嘉石看到秦皓,双手连忙放下,露出些许不自在的表情,小声说道:“皓哥好。”

    秦皓黑着脸走进电梯,没有回应师弟,过了半分钟,发现电梯还没动,大家都尴尬地卡在门口看他,这才不耐烦地说了一句:“还不出去?”

    周嘉石缩了缩肩膀,和边上那位歌手一起退了出去,赵志学连忙按下了两人要去的楼层。

    “皓哥,刚才那个可能是……”刚才那场景怎么看怎么暧昧,赵志学怕秦皓想到“绿帽子”三个字跳起来发飙,搜肠刮肚地想要找些词汇来缓和一下气氛。

    秦皓却似乎不太在意,“别多管闲事。”

    老板看起来好像根本不在意刚才的事?

    赵志学有点儿吃惊。

    他家老板约炮素来是不走心的,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以前那些个有幸爬上秦皓床头的,没一个有胆量在短期内去招惹别人,所以也没人知道真的这么做了,秦皓会有什么反应。

    现在看起来,秦老板何止是不走心,他心肝脾肺肾简直没有一处记着别人。不久前周嘉石还天天想方设法追在秦皓屁股后面,连上《未来战纪》这种收视基数很大的综艺节目都毫不掩饰对师兄的崇拜,虽然他草包得很,节目播出后观众反响远远不如白川和纪思博两人好,但还是有那么一小撮冷门cp爱好者,觉得秦皓x周嘉石的师兄弟组合怪带感的。

    秦皓对周嘉石团队的捆绑营销并没有流露出多少不满,这就让人以为他对周嘉石也是有些好感的,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周嘉石另傍枝头,他居然半点不痛不痒。

    他是真的不在意这件事,还是准备蓄力放个大招?

    赵志学想到田经纪人常常提醒他的:“皓哥玩归玩,你可千万看着他点,别真闹出什么丑闻。”要不,还是问一问好了?

    “皓哥,”赵志学看着秦老板黑沉沉的脸,硬着头皮说道,“嘉石哥一直待人都挺……热情的,可能刚才就是在公司遇到前辈,所以有点儿……亢奋……”

    喵蛋,这理由真是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

    电梯到了楼层,门“叮”的一下开了,秦皓边走出门边问他,“我倒没看出来,你这么关心周嘉石?”

    “我关心他干嘛?我那是怕皓哥你——”赵志学一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连忙咬住舌头。

    “怕我什么?”秦皓奇怪地瞟了他一眼,“我管他死活干嘛。”

    “前阵子你们不是还……”

    “你那么闲能不能关心点正事?别老惦记着无关紧要的人。”秦皓低斥了一句。

    “是是是。”赵志学被骂了却感到很安心,看来他家老板真的对周嘉石的琵琶别抱毫无感觉,这是好事,“那皓哥最近还有什么吩咐吗?”

    秦皓脚下顿了顿,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扔给赵志学,“博物馆的钥匙。”

    赵志学接过来,“谢谢皓哥,我今天就找人去撤场。”

    “你说……”秦皓难得挑起了话头,却犹豫着没有往下说。

    赵助理的好奇心简直快要爆炸了。他赌一包辣条,老板是真的很在意昨天博物馆里发生的事,而且,他似乎踢到铁板了。

    顶着一脸想问又不敢问的表情,赵志学的脸上几乎浮现出了“八卦”二字。

    秦皓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只是扔出了两个字:“算了。”

    ◎

    能问什么呢?问那个处男历二十五年、追邻居半年没得手的蠢助理,有用么?

    可是关于昨天的事,秦皓足足想了一晚上都没想通。

    他以前虽然不知道白小川喜欢自己,可是却一直觉得这个发小是会在自己身边黏一辈子的。

    那时候白小川平凡、土气、像一个成天在煤灰里滚来滚去的包子,自己虽然嫌弃他,可是不也没有赶他走吗?

    十几年相处下来,秦皓早就习惯了身边有那么一个人,有事可以让他去办,没事可以逗他解闷。这种圈外的朋友,很多艺人都是渐渐不再联系的,毕竟大家的经历和眼界相差太大,可他不还一直任由白川隔三差五地来自己面前刷个存在感么。

    他觉得自己对白小川够好的了,可白小川是怎么回报他的?

    “我那时候喜欢你,喜欢得要命。”

    放屁!

    “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

    滚你麻痹!

    喜欢特么是打手游啊,兴致来了沉迷几天,抽不到好卡就卸载删号?

    你丫喜欢我,有种你倒是一直喜欢下去啊!

    秦皓也说不出为什么白川的话让自己那么生气。

    他不是没有听人表白过。真诚的,羞涩的,傲娇的,暧昧的,挑逗的,大方的,痴迷的,狂热的,卑微的,冷静的,试探的,强硬的。喜欢他的人太多了,多到他从来不知道,居然还会有人对他说出“已经不喜欢了”这种话。

    他特么不信!

    别人这么说也就罢了,他白小川凭什么?

    他既然能暗恋自己十多年,能没名没分地从老家追到上海,能连续几年埋头做那劳什子的剪报,他凭什么就不喜欢自己了?!

    秦皓越想越有理,越想越来气,一直到天光蒙蒙亮的时候,都没能睡过去。

    白小川不想再跟他扯上关系,那他就试试看啊。

    秦皓想起了白川说的“要你跪着向我道歉”,躺在床上冷哼了一声。

    做他的春秋报国大梦吧。

    他会比现在更红,他会站在华语乐坛的顶端,他要让白小川再一次匍匐在他脚下看看,什么叫作光芒万丈。

    他一定要让白小川,再一次尝尝爱上他的滋味。

    ◎

    第二天的会议是秦皓安排的。

    按照惯例,在新专辑发布后,下半年他仍然会出两张ep,这事儿不算很急,以往要是没睡好,秦老板肯定就把会议延期了,但他现在精神百倍,恨不能立刻就化身太阳去照耀一下白小川的傻脑袋瓜。

    进了会议室,经纪人田伟和其他负责ep制作相关事宜的人员已经到场了。

    秦皓也不废话,在空位上坐下来,开门见山地说道:“下张ep我要发三首歌。”

    往年都是只发一首歌,但想要热度炒得更高些,多发两首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屠起榜来也方便。

    秦老板如此勤劳,满心以为大家会拍手叫好,没想到几个人欲言又止、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田伟出声说道:“皓哥,我们的选曲似乎出了点问题……”

    “嗯?”

    “之前合作得好好的作词者,这次都不肯帮我们写词了。”

    秦皓烦躁地耙了一下头发:“青槐那件事闹的?这都多少天了,你们还没把他搞定?”

    田伟也很胸闷:“那个青槐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给他钱不要,加价买他歌词也不要,总之是一个油盐不进,铁了心地要和您作对……”

    “我没那闲工夫,”秦皓翻了个白眼,“他不写就不写,少他一个怎么了?华语乐坛就找不到写歌的了?”

    “不是……”田伟扶了一下额,“可是那帮写歌词的,这次好像是打算抱团作战了,他们说在这件事圆满解决之前,都不会再替您写歌。”

    “什么事?”秦皓问了一句才想起来,“之前把他的歌换掉那件事?”

    “还有好几次擅自改动了他的歌名和歌词内容。”赵志学在一边小声提醒。

    秦皓嗤笑一声,“哦,所以他们想要怎么解决?要我道歉么?”

    “您如果肯出面解释几句,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滚蛋!”秦皓怒骂道,“都特么真能给自己脸上贴金啊,要是没有老子的曲子,他们那几个酸词也就配印在手纸上!”

    “是是是,”老田连声附和,“皓哥你说得对!可是……没人来写这几个酸词,始终是有点难办啊……”

    “你脑子进水了?”秦皓冷着声音说道,“要不要我现在立刻上街给你找十个八个写歌词的?”

    会议桌前的另一个人忍不住开口道,“皓哥,也不是没有别人投歌词给我们,但质量就实在是差强人意了一点,感觉会浪费了您的作曲。”

    他说着,把几张打印好的a4纸推到秦皓面前,秦皓低头看去,似乎是一些收到的歌词投稿。

    “我有一只小泰迪我从来不喂它

    每次上街看美女它都饥渴难耐

    浅浅浅浅浅啊浅浅浅浅深啊

    别问我今天吃药了吗

    我和泰迪都萌萌哒”

    “……”把纸拿起来哗哗哗撕了,秦皓有点郁闷。

    这哪是写歌词,这是变态智障写日记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4》,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4|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4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4|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