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防盗章

    白川一路上试图向小女孩询问她家人的情况,可那孩子人小鬼大,光顾着东拉西扯。问了半天,倒仿佛不是个走失儿童,而只是在和白川散步而已。

    好在她带白川去的地方确实不远,只是有些僻静,越走人烟越稀少,要不是对方只有豆丁那么点大,感觉倒像是在拐卖人口了。

    来到一座巨大的方形建筑前,小女孩松开了一直抓着白川的手,费力地踮起脚跟在他腰上推了一把:“进去吧,哥哥~”

    “你家人在这里?”白川疑惑地打量了一眼,这幢建筑外墙透着工业风,怎么看都不太像是住处,关键是四周太安静了,完全不像有人的样子。

    小女孩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哥哥帮我进去看看吧?”

    大门开着,门边什么招牌都没有挂,看起来神神秘秘的。

    白川不放心把小女孩一个人留在外面,于是说道:“那你跟着我,我们一块儿进去找吧。”

    小女孩点点头,作势跟在他身后。

    白川抬步往里走,这会儿已是傍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走进一栋空旷的陌生建筑,难免让人觉得心里毛毛的。

    走了一会儿,遇到三级台阶,他回头准备提醒小女孩当心脚下,却发现身后早已没有人影了。

    “小妹妹,你在哪儿?”白川匆忙叫了一声。声音弹到墙壁上,居然发出了一点回声。

    这就有点可怕了好吗!白川扶着额头,告诉自己赶快开动脑筋。

    无人建筑内突然消失的小女孩,感觉像国产恐怖片的开口呢。呸呸呸,小妹妹那么可爱,不要瞎想。

    他正打算四处找一找,前方忽然传来“嘭”的一声响,有灯光由远及近地亮了起来,光束分布得很奇怪,仔细看像是在勾勒着什么形状。

    等了几秒,灯光全部亮起后,白川差点吓到腿软。

    被led灯带绕起来的,是一座巨大的恐龙骨架,大概是通了电的缘故,恐龙的头部一上一下摇晃着,眼窝处的两个大灯泡一闪一闪,乍一看说不出的骇人。

    他猛地倒退了两步,背后又是“吱呀”一声,大门居然不知怎么关上了。

    冷静!冷静!冷静!白川,你是个社会主义好青年,要相信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世上没有什么乱力乱神,不要怕!

    就在白川一边在心底默默给自己打气,一边四处张望着想要找到小女孩的行踪时,又有一束强光从高处射下,打在了方才白川根本没有注意到的一个黑影上。

    那黑影穿一身黑色燕尾服,头发梳得油光锃亮,站在一具恐龙骨架前,说不出的诡异。

    等眼睛熟悉了那道强光,白川这才看清了那人的面容。他一下子非常后悔没在来的路上买瓶矿泉水,不然这会儿就可以把瓶子扔过去了。

    “喜欢么?”秦皓穿着定制的服装,自觉场景、道具和人物都是完美,一定能把白小川哄得服服帖帖。

    白川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刚才的小女孩是你安排的?”

    “哦,那不是重点,”秦皓一撇嘴,接着双手向两侧抬起,一指广阔的建筑内部空间,“怎么样?来到你梦想的自然博物馆。”

    随着这句话的尾音落下,看似无人的室内忽然响起了轻快的乐声,白川怎么听怎么耳熟,仔细回忆了二十秒,咦,好像是电视剧放到游乐园旋转木马的场景时经常出现的bgm。

    他怔怔地看着秦皓,身体力行的诠释着“无语”二字。

    秦皓却笑得春风得意,拖着他的强光尾巴朝白川又走近了几步,“白小川,回到我身边来吧。”

    白川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没有说话,秦皓却自顾滔滔,“你这一年在演艺圈也吃了不少苦吧?回到我身边来,我有的是好资源给你,以后你想当主角当主角、想拍电影拍电影。当然,其实我觉得你不在这个圈子里瞎晃悠最好,就像以前那样跟在我身边,我多花时间陪陪你,怎么样?”

    白川情不自禁地又后退了一步。如果说他以前不明白什么叫“外焦里嫩”,总觉得是海角论坛的人说话太夸张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终于全身心地理解了这个词的意思。

    秦皓明明还是顶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贴身剪裁的燕尾服让他看起来充满了绅士气质,声音一贯的磁性优雅,连说出口的话都少见的没带国骂。可是,偏偏是这样一个他从前梦寐以求的场景,如今亲身经历,却无端掉了一身鸡皮疙瘩。

    白川扯了扯嘴角,没能成功摆出笑脸,说出口的话就显得有些冷淡:“秦皓,这不好笑,我走了。”

    这反应大大出乎秦老板的预料,他呆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大步上前拦住了白川,“喂,白小川,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白川终于笑了,气笑的。

    “豆腐架子随便搭搭就行了。我都替你把自然博物馆布置成了这样,你还不满意?”

    “这样是哪样?”白川真的很奇怪,“是什么样的误会让你以为我喜欢这种给恐龙骨架打光的风格?”

    “不是你在初中作文里写特别想去自然博物馆的吗!”秦皓何曾被人这样讥讽过,藏了十分钟的坏脾气忍不住又冒了出来。

    “作文?”白川偏着头想了一会儿,先是一脸迷惘,之后忽然神情一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秦皓嗤笑道,“想起来了吧?”

    可是白川却完全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眼神反而变得更暗了。

    他的视线穿过秦皓,落在了背后的恐龙身上,目光有些涣散,“你既然看过了那篇作文,不知道我为什么想去自然博物馆吗?”

    初中作文老子愿意看一眼都是你积德了,还追究前因后果,这是要上天啊?

    秦皓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语气也冷了下来,“白小川,你丫别装了,我前阵子回家看到你给我爸妈寄的剪报了。整整两年,收集了所有和我有关的消息,做得那么用心,你敢不敢承认那是为什么?”

    他的语气咄咄逼人,仿佛不是在求欢,而是在一个拷问现场。

    白川把视线收回来,焦点重新落在了秦皓脸上。

    他张开嘴,顿了一会儿才能发出声音,那声音里透着一股莫名的灰心,“是啊,我那时候喜欢你,喜欢得要命。”

    可惜,秦皓忽略了某些关键词。他只听到白小川亲口承认喜欢自己,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白川看着秦皓,看着他完全在状况外的表情,一时百感交集。

    他喜欢这个人十多年了,过去恨不能把他的名字刻在自己的心上。他们曾经也很要好,青梅竹马,如影随形,他以为一定只有死亡才能把自己从秦皓的身边带走。

    在最初离开秦皓的几个月里,白川曾经无数次幻想能坐上时间机器,回到过去把那个傻乎乎的自己胖揍一顿,告诉他千万别再对秦皓动心了。

    白川的幻想到这便戛然而止,他不敢接着往下想,因为他知道,过去自己有多迷恋秦皓,即使被人笑、被人骂、被人打,他都不会照做的。

    “白小川,”秦皓的声音打断了白川的思绪,“回来吧,咱们还像过去那样,哦不,我会对你好的,你以前不是总说想和我去哪儿旅行么,下个月我就带你去。”

    白川抬起头,秦老板难得说出“下个月”这么有真实感的话,让他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读大学的时候,因为两个人渐行渐远,他曾经希望能用一场旅行来拉近彼此的距离。去一个什么地方,比家乡稍微远一点儿就行,去留下一点属于他们俩的回忆。

    为此他还特地买了一个扑满,每个月领到打工薪水的时候就存一部分进去,作为两人的“旅行基金”。大学四年,那份基金从只够两人周庄一日游,一直存到了够去日本看一次樱花,可是秦皓给他的回答永远是“以后再说吧”。

    原来那个永无止尽的“以后”,是可以这样若无其事的变成“下个月”的啊。

    白川有点儿想笑,没忍住,真的就笑出了声。

    他那古怪的表情惹得秦老板多看了两眼。不过嘛,笑总比哭好,笑就说明自己的话让他高兴了。

    情话技能完全没点开的秦老板颇有些自得,看看,虽然平时用不上,关键时刻他还是很有天赋的。

    “晚上我在mars订了位,你没开车吧?待会儿坐我车走,那辆新车好像还没载过你。”

    “秦皓。”白川看着秦皓的眼睛,声音里听不出什么起伏。

    秦老板心里高兴,一声“嗯?”说得万般勾人。

    “你好像没听懂我的意思。我以前是很喜欢你,但那都过去了。”

    秦皓似乎真的没能理解白川的意思,他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脸上难得没有怒气,而是带着一丝轻微的困惑。

    “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

    “别闹了,你——”

    “真的。”白川的声音异样的平静,甚至透出了一丝疲倦。

    “我不信!”秦皓脱口而出,怔了两秒,接着喊道,“除非你证明给我看,不然我不能接受!”

    白川耸了耸肩,他待人总是很诚恳,很少拒绝别人的要求,也很少露出这种无所谓的样子:“你接不接受,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已经不喜欢你了,秦皓,我不在乎你是怎么想的了。”

    “可是我现在对你——”

    “那是你的事。”白川再一次打断了对方,“无论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都不会给你;无论你想给予我什么,我也不需要了。”

    除了跪下道歉。

    白川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转身朝大门外走去。

    他很少连再见也不说。面对秦皓,还真是很难维持好礼仪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3》,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3|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3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3|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