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防盗章

    《愉快的周末》,初一(2)班,白川。

    晚上有通告,秦皓就在休息室里翻看自己千里迢迢回老家撕下来的印刷品。

    之所以对这篇文章有印象,是因为当时语文老师在课上点名表扬了白川,并且把他的作文收录到了那个学期的优秀作文合集里。

    老师让白川在课堂上给大家朗读一下,不过平时挺乖巧的白川当时有点执拗地拒绝了。看过文章以后,倒也不难理解,基本所有同学都在《愉快的周末》里写了家长怎么带自己出去玩的故事,惟有白小川在里面以稚嫩的笔触展开了一段妄想:如果爸爸妈妈在的话,我想请他们带我去xxx……

    语文老师是个中年妇女,当时课上讲解时,眼睛里饱含慈爱,说白川同学的作文写的情真意切,虽然讲的不是一个真实发生的周末,但却诠释了他心里对作文标题最美好的向往,全篇没有一点抱怨自己周末没能出去玩,反而展开了很多开心的想象,是一篇相当积极向上的文章。

    他写了什么,秦皓早忘得一干二净,这会儿扫了一遍,才捕捉到了关键词——

    我特别喜欢自然博物馆。

    “喂。”他挑了挑眉,召唤自家助理。

    “皓哥,什么事?”赵助理连忙跑过来。

    “去打听打听,上海哪家自然博物馆可以包场的。”

    “包场?”赵助理扶了扶眼镜,“皓哥,你想在博物馆举办什么活动吗?有没有什么初步构想或人数要求?我让工作室的人去踩踩点。”

    “不用,”秦皓一摆手,“这事你去办,别到处宣扬。我也没什么要求,只要能做些场地布置。”

    “场地布置?”赵志学偏头想了一下,“那一些大型公立的可能不行,我去打听看看私立的博物馆吧。”

    秦皓点点头,“抓紧点。”

    交代完了正事,工作人员正好来提醒上场,秦老板把外套一穿,大摇大摆地朝直播间里走了过去。

    今天上的是一档娱乐类的网综,有一些主持人和嘉宾的对谈,再加上小游戏和歌曲表演,通常时长也就半个多小时,是很轻松的节目。秦皓虽然不怎么上综艺,但这类活动还是司空见惯,几乎没有任何准备就去了。

    节目开始后,宾主一阵寒暄,照例吹捧了几句秦皓的新专辑。虽然《川流不息》那首歌几乎没有得到好评,但其他歌曲粉丝们还是很买账的,聊了一会儿,主持人打开互动通道,说是现场回答一些观众的提问。

    开始几个问题都是粉丝提的,无非是关心自家爱豆的近况,问问之后的工作规划。三分钟之后,忽然有人在弹幕上刷了一条爆炸性的发言:

    青槐刚刚发微博说再也不会给秦少爷写歌了,你们看到没有?

    弹幕刷得很快,那个id连发了7、8条,终于让直播间的人都看到了。

    这一下,粉丝们立刻炸开了锅。

    青槐是谁?秦皓从出道起就合作过许多次的一位词人哪。说来这两人也算同舟共济,三年前秦皓初出茅庐,青槐也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词人,两人都是新入娱乐圈打拼。

    青槐的词没有走华语歌坛流行的情情爱爱路线,总是能找到非常新奇的切入点,加上秦皓极富个人特色的作曲,打造了许多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这才能在一众新人中脱颖而出。

    秦皓在圈中的人缘很微妙,粉他黑他爱他恨他的都不少,人红了谁都想捆绑上他消费一波,无论正面还是□□。但和他屡次合作的青槐,却从未被狗仔拍到两人有什么私交。

    看似不亲密,却又合作无间,这让很多粉丝脑补两人是“君子之交淡如水”。随着名气的增长,给秦皓投歌词的人越来越多,风格也越来越多变,但还是有许多早期的粉丝表示最喜欢“秦皓青槐”系的歌曲,还希望青槐能永远当秦皓的御用词人。

    这样一位特殊的词作者,居然毫无征兆的在微博上公然发表不再为秦皓写歌的公告,粉丝们当然激动了,许多人一脸懵逼地跑去查看,看完了发现是真事,又急急忙忙地到处打听:是不是青槐被盗号了?

    青槐很快就发布了第二条微博,严正申明自己没有被盗号,只不过秦皓的所作所为让他再也无法忍受。

    他很直白地讲道,这次新专辑里的《川流不息》如大家所说,确实是一首临时替换上的歌,而原本计划收入专辑里的是他作词的一首作品。直到专辑发布的五天前,他才接到秦皓工作室的通知,说那首词作被撤销使用,追问原因时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解释。

    青槐表示,秦皓工作室确实付了版税给他,但每首词作都像他的孩子一般,他小心翼翼地交到音乐人手上,只盼它们能遇到好的曲子,成为一首受人称颂的作品。像秦皓这样,毫无任何理由地雪藏他的歌词,他实在无法认同。

    因为这件事,再加上过去秦皓有几次不加商量地改动他的作品标题和部分内容,他觉得再也无法和此人进行深入的合作了。今后他仍然会在音乐界努力,希望能打磨出更好的文字来与好的曲子辉映,但是秦皓从此将进入他的黑名单,感谢过去的合作,以后就不必再见了。

    青槐的文字并不激烈,语气却非常坚决,许多秦皓的粉丝第一时间跑到评论里充当和事佬,纷纷表示有什么误会大家好商量嘛。

    十多分钟后青槐又发了第三条微博:这是一个决定,不是协商。希望大家彼此尊重,各自安好。

    在直播间里听着弹幕汇报情况的秦皓,一张脸黑得能滴出墨汁来。

    青槐不给他写词就不写,他既然能临时把他的作品换掉,心里就没有那么在乎。可是公然跑到微博上去发什么狗屁公告是几个意思?最可气的是居然还有他的粉丝跑去挽留人家,有病啊,脑子进水了吗?

    秦老板一脸不想多说的表情,弹幕却非常不知情识趣,盯着这件事问个没完,最后在一边不断圆场的主持人都觉得尴尬不已,直播草草结束,为这期节目画上了一个不怎么圆满的句号。

    秦皓虎着一张脸走出录影棚,赵志学慌慌张张地迎上来,手上还拿着打开了微博app的手机。

    “青槐的微博?”秦皓问。

    赵助理连连点头,“经纪人已经在赶过来和我们会和了。”

    “干嘛?”秦皓翻了个白眼,“开作战会议?要做什么,打死青槐么?你们去,我没意见,别拿这种蠢事来烦我。”

    他说着,脚下一丝停留也没有,直奔停车场而去。

    赵志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又无计可施。

    ◎

    当天晚上,这条消息就在以微博为首的社交平台上开始发酵,第二天不出意外地成了娱乐圈的头条新闻,吃瓜群众纷纷搬凳子拿汽水准备围观双方撕逼,并且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各种买秦皓工作室胜出。

    毕竟秦皓眼下在歌坛如日中天,又是以团队的姿态出征,碾压一个词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谁也没想到,那一天,华语乐坛著名的几位作词人会纷纷出面声援青槐。

    其中不仅有词坛新秀,也有几位声誉极高的前辈,有些人在年长的乐迷心里,几乎已是“经典”的代名词。他们抱起团来抵制为秦皓作词,这才让粉丝们真正察觉出了一丝不妙。

    秦皓曾经公开说过,自己只会作曲,不会作词,如果没人愿意帮他写词了,那还怎么得了?

    大家心里也知道,作词的人那么多,只要出的钱管够,总还是可以收到作品的,但乐坛中最知名的几位联合起来发表声明,其中又包括了粉丝极希望秦皓与之继续合作的青槐,这就让大家不由自主地失去了理智。

    眼见挽留无望,许多人开始愤怒地破口大骂。

    “过河拆桥”、“忘恩负义”,诸如此类的词汇被频繁地使用在和秦皓合作过的作词人身上。有几个资历浅心态又不够好的,已经关闭微博评论暂时避风头去了,倒是青槐相当大度,直言任人评说。

    秦皓的公关团队私下觉得,这一招相当聪明。他越是放得开,秦皓千千万的愤怒粉丝越是骂得凶,而这些毫无理智的谩骂又会引起无数路人对这个群体和他们爱豆的反感,一时间“路转黑”的言论四起,许多原先不了解或者不关心这件事的人,都开始站到了秦皓的对立面。

    “皓哥,事情好像有点严重啊,”田伟满头大汗地在秦皓家里汇报道,“表示不会为你作词的队伍越来越大了。”

    “哦,”秦皓把玩着手中的音箱遥控,“那又怎么样?”

    “民众总是盲从的,那么多人抵制你,他们一定会觉得你有问题,这样对你的声誉……”

    放下遥控,秦皓冷冷地看着田伟,“那你想怎么样?要我去向青槐道歉么?”

    田伟被看得一阵紧张,低着声音说道:“其实……这件事情本来也是做得有那么一点儿不妥……如果皓哥你愿意去解释一下的话,他肯定——”

    “滚蛋吧!”秦皓重重地踢了一下茶几,“我一没欠他钱、二没违约,买了他的词想怎么用都是我的事,就算雪藏他一辈子又如何?”

    秦皓这种态度,田伟直觉谈不下去,但网上舆论越闹越大,他又不得不说,“可是闹到这样,终究是有点……不讲情分,他也就是想要个台阶下,要不老板你就……”

    “我送他一脚踹他下去好了。”秦皓冷笑道,“别说那么多废话,丫不就是想要钱么,让他看看我会不会赏他半个子儿。你们也可以去发个声明啊,从今以后凡是给我写词,自己拎得清点儿,但凡想要手指画脚的,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饶是田伟早已习惯了秦皓的蛮横,这时还是忍不住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老天保佑他家祖宗一辈子顺风顺水,千万别从神坛上掉下来,不然可能真的怎么摔死的都不知道。

    ◎

    秦皓说不在意就不在意,网上为了他吵得天翻地覆,他每天好吃好睡,闲暇时看看白小川有什么动静,过得怡然自得。

    一个星期后,赵志学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皓哥,有家私人的自然博物馆愿意把场地租借给我们,还可以随意装饰,只要不损坏其中的展品。”

    “慢死了,打听这么点事,我还以为你要花上半辈子。”秦皓斜他一眼。

    赵志学抓了抓脑袋,没敢为自己辩驳,“不过馆主要的租金很高,我不敢自作主张,还是看皓哥你的意思。”

    “租啊,快!越快越好!”秦皓敲了敲桌面,“租完照我给你的要求去布置,不许偷工减料。”

    “明白。就是,皓哥……”赵志学想来想去,还是决定问一下,“你那个布置搞得跟游乐园似的,是不是和自然博物馆的风格有点儿……不搭?”

    “你懂个屁,”秦皓低斥了一声,“光是那些骨架啊标本的有什么搞头?看着瘆不瘆人啊。就照我说的办,务必给我布置得浪漫点。”

    在自然博物馆里求浪漫,老板也真是够奇葩的。

    赵志学心里好奇,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时候还是少说话多做事,免得继续挨骂。

    可是吧,秦皓给他列的要求实在太奇怪了,活像偶像剧里那些男主角向女主角求婚的场景,就差灯一亮旋转木马呼啦啦转起来了。

    不知道是谁那么倒霉,居然被秦老板看上了,还如此大费周章。这要是两情相悦也就罢了,万一别人不愿意,那他家老板恐怕得折腾死人家。

    不过话又说回来,除了白川哥,小鲜肉里还有谁会拒绝秦老板呢?

    ◎

    《陶心匠气》杀青后,白川在小景总的提议下,在家休息了几天。

    这部戏拍得很严苛,他确实耗费了不少精力,因此难得没有拒绝,让自己放个小长假。

    关于之前遇袭的事,景予恒也告诉他“已经有头绪了,你不用担心”。

    过着有薪假,又没有烦心事,白川觉得生活无比滋润,每天下午还会出门散步一会儿。

    于是某天傍晚,他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小女孩。

    孩子长得粉嫩嫩圆嘟嘟,6、7岁上下,梳着双马尾,打扮得很可爱。大概是因为她孤零零地站在路边,几个路人好心上前想要问她话,都被她转身躲开了。

    看到白川时,她忽然眼睛一亮,撒开小短腿就跑了过来。

    “哥哥哥哥,你能帮帮我吗?”

    白川蹲了下去,“有什么事吗,小妹妹?”

    “哥哥,你能带我去个地方吗?”小女孩用奶音说道,眼睛扑闪扑闪的,十分惹人怜爱。

    白川有些疑惑,“你和家人走散了吗?要不要哥哥帮你打电话联络他们,或是联系警察叔叔?”

    小女孩连忙摇头,马尾辫在耳后一晃一晃,“不用啦哥哥,我认识那个地方,离这里不远的,你就带我去吧,求求你啦~~”

    她一张小脸尽是哀求,白川心软了,笑着说道,“那好,哥哥带你去。”

    小女孩露出高兴的表情,伸手紧紧抓着白川的衣袖,拖着他一块拐进了旁边的小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2》,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2|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2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2|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