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防盗章

    秦皓到底没能从李默嘴里问出什么来。

    那天到后来两人直接动上手了,虽然不是肉搏,但也把会议室里的桌椅砸得乒乒乓乓。守在门外的赵志学和李默的经纪人急急忙忙跑进来,全力把两人分开了。

    “李默,你疯啦!”经纪人指着李默的鼻子大骂,转头对秦皓鞠了个标准90°的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们会——”

    “滚!”秦皓吼了一句。

    吼完发现这里是别人家公司,于是下巴一抬,带着赵志学怒气冲冲地走了。

    经纪人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秦皓一离开,他脸上的横肉就抽动了起来,看样子像是恨不能也在李默头上来那么一拳。

    “是他不好。”李默耸耸肩。

    “你还敢恶人先告状!”经纪人觉得一股恶气从脚底直冲上脑门,“你一个跳舞的,哪来的那么大气性?秦皓能给你带来多少机会你懂不懂?好好巴结他,比你这一年到处赶场子不是强上几百倍吗!”

    “可是我不想跟他合作——”

    “合作你个毛线球!”经纪人一口打断了李默,“你就是个伴舞,凭啥跟人提‘合作’?秦皓想要怎么样,你顺着他不就得了吗?就算他想要□□,你怎么着,还操不得了?”

    李默从桌上抓起一只烟灰缸,狠狠地朝墙壁砸了过去。

    玻璃器皿撞在墙面上,许多碎片飞散开来,而最重的缸体掉到厚厚的地毯上,发出一声钝响。

    “干什么啊你,要造反了不成!”经纪人吓得一哆嗦。

    李默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干、了。”

    他说完了,当真转身就走,临出门前还不忘拿上自己买完没来得及吃的肉包。

    “你给我回来!”经纪人在背后跳着脚大骂,“你是有合同的人!谁允许你说走就走了?公司会让你赔到死!!”

    走廊上经过的人纷纷侧目,有些认识李默的,一面吃惊一面露出询问的表情。

    李默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的前·经纪人,然后对准太阳穴划了两个圈。

    ◎

    秦皓发现让赵志学出面打听白川下落的方法也失效了。

    赵助理被白川大发善心从黑名单里拉出来一回,这次终于因为深夜连环call,再次被送了回去。

    老实说,白川这么做反而让他松了一口气。老板天天逼着他助纣为虐,他也不想的啊,索性被拉黑了才好,今后再也不用被当枪使了。

    当然了,这些小状况并不能阻止秦老板获取他想要的情报,一个星期之后,《陶心匠气》剧组的拍摄日程就被发到了他的邮箱里。

    作为一部20集的电视剧,在如今动辄5、60集的影视剧市场,《陶心匠气》的规模显得很迷你,拍摄周期总共也才一个多月。秦皓算算日子,这会儿离白小川杀青,大概不到半个月了。

    从白川受伤之后,他就一直埋头在找这个人,等这会儿终于找到了,冷静下来的秦老板发现,自己有点搞不懂自己究竟想做什么。

    探病?似乎晚了点。

    叙旧?人家不愿意。

    要么就把这件事一笔勾销,两人还是各走各的阳关道。白小川肯定很乐意这样,他恨不得自己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可是秦皓发现,他不怎么喜欢那种感觉。

    就好像现代人隔一段时间就得拿出手机来看一下,虽然有时候明明没有任何新通知,但总得看过那一眼才能放心。他现在隔一阵子不看看白小川的消息,也有点儿闷得慌。

    “喂,你说我最近是不是太素了?”有一天,秦老板实在忍不住跟赵助理聊起了这个话题。

    “啊?”赵志学发现自己总是猜不透老板的开场白。太素了是什么意思?嫌弃最近的伙食呢,还是嫌弃新的化妆师?

    “就是——”秦皓斟酌了一下词汇,“生活过得没什么情趣。”

    仔细想想,自从发现周嘉石是个草包之后,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撩过谁了,八成是生活太空虚,才有事没事就惦记白小川吧?

    赵助理终于明白过来老板的意思了。

    性生活有断层!是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啊!他只是个私人助理,又不是总管太监,现在连老板晚上翻牌子的事,都要他来伺候了吗?

    赵志学不禁开始思考起了自己薪水的性价比是否足够。

    “问你呢,说话。”见赵助理不吭声,秦皓踢了他一脚。

    “老板你……喜欢谁就去上呗,就算你问我……我也……”赵助理这话说得心不甘情不愿。真的,他觉得自己这时候特别像一个没节操的狗腿子,是不是跟着秦皓平时积不了什么德,他追邻居美女的路才那么艰辛啊?

    秦皓偏头思忖了片刻,“可是,最近我看谁都没劲。”

    “哦。”赵助理一脸冷漠.jpg。几个意思?环肥燕瘦任君选,你自己看不上,还嫌过得素,真是好想让异端审判局烧一烧他哦。

    没想到,秦老板话没说完,还有下半句:“就是老想去看看白小川。”

    “……”太要命了,赵志学一口老血吐出来,“皓哥,你每次找白川哥都没好事,我觉得你们还是……各忙各的吧……”

    “不行。”秦皓一秒否决道,“你是不知道,白小川这一年都跟男人同居去了!我不盯着他点,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

    “他跟谁在一起干什么,也不关皓哥你的事啊。”赵志学小声嘟囔道。

    “怎么会不关我的事?”秦皓白他一眼,,“白小川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吗?他傻乎乎的,根本不是玩得起的人,李默这种老手,把他吃干抹净了他还帮着刷碗呢。”

    “反正白川哥自己高兴不就行了。”赵志学也觉得白川是个特别干净纯粹的人,可那是从前,当时的白川还是个略宅的大学生。现在进了娱乐圈,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说到底他老板就是染缸里最浑的那滩水,这会儿瞎操什么心呢。

    “白小川怎么可能会高兴?”殊不知,秦皓答得斩钉截铁,“他要是受得了,我以前约炮干嘛费力气瞒着他——”

    “啊?”赵志学嘴巴张成o型,和老板对视了老半天,这才带着一副五雷轰顶的表情说道:“皓哥,你这样讲就好像,你有点喜欢白川哥似的……”

    “放屁!”秦皓眉间锁成了一个“川”字,“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那种呆子,我就是想……想……”

    想了半天,居然没有下文。

    对啊。秦皓一拍脑袋,他不就是被现在这个神采奕奕的白小川撩起了兴致么,说什么喜欢,这也太肉麻了。

    他秦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什么他收服不了的人?他怎么可能为了个白小川,白白把自己逍遥自在的好日子搭进去。

    决定了,赶快把白小川弄上手来一发,等玩腻了,心里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大概就会消失了吧。

    ◎

    秦老板坐言起行,周末居然开车回老家去了。

    赵志学问要不要自己跟着,秦皓大方地表示不必,他就是回家取个秘籍。

    什么秘籍?赵助理充满了好奇,不过言多必失,已经约了隔壁美女看电影的他,还是机智地闭上了嘴。

    秦皓开了一晚上的车,周六大清早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小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秦母开门见是儿子,捂着嘴连跺了三下脚,“老头子,快出来!你儿子回来啦!”

    也不能怪秦母如此激动,秦皓自从大学去了上海,回家的次数寥寥无几,出道后更因为逢年过节都要上节目,整整三年没回来看过他们了。

    父母知道儿子当上了大明星,不愿意影响他的前程,平时很少打扰他,几次想要去上海看他,他又总推说没空。他们年纪大了,数码产品不会用,电话也十有*打不通,心里其实是非常挂念的。

    “妈,别那么大声,我头疼。”秦皓皱着眉头进了屋,一夜疲劳驾驶,他的精神很不好。

    “好好好,我小声点。”秦母露出了宠溺的笑容,“儿子,你中午想吃点啥?妈这就给你买去。老母鸡炖个汤好不好?你脸色不太好,需要补一补。”

    “不用了,”秦皓一摆手,“我回来拿样东西,待会儿就走。”

    秦母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你这都三年多没回来了,怎么不多坐会儿啊……”

    秦父刚巧从客厅里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老伴失魂落魄的表情。他叹了口气,看看长得比自己还高的儿子,这孩子外表得天独厚,可惜就是被他母亲给宠坏了。

    “爸。”秦皓总算知道跟父亲打了声招呼,然后抬腿就往自己的房间里走。

    秦母难过了一会儿,又赶快跟了上去,“小皓,你要找什么啊?妈妈帮你找。”

    秦皓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

    他几年未曾住在家里,期间家中还搬迁了一次,没想到母亲把他的房间整理得跟原来一模一样,还打扫得一尘不染。

    环顾四周,书桌上厚厚几沓装订好的册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妈,这是什么?”

    秦皓边问边走过去,信手翻开一看,令他惊讶的是,册子里居然都是自己的照片和新闻。

    “哦,这是白川给我们寄来的。”提起书桌上的册子,秦母一下子露出了高兴的表情,“你当上大明星了,可总是那么忙,我们又不知道你近况好不好。还是白川这孩子细心,他每个月都会把你的照片啦、参加的活动啦、拿的奖啦,给我们做成剪报寄过来。做得真是漂亮,我都舍不得拿出去给其他阿姨看。”

    秦皓一连翻了几本,觉得母亲那句“做得漂亮”确实没说错。白川几乎搜集了自己所有相关的正面消息,排版精美得堪比大公司新品发布ppt,一看就是花了很多心思在上面。

    这样的册子,做一本就够劳心劳力了,他居然还每个月坚持做。这样的举动难道不是对自己赤-裸-裸的迷恋么?想到这里,秦皓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

    “不过啊,”秦母的声音又从门口传了过来,“这一年来白川都没有再给我们寄过册子了。我知道他好像也去当了演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工作太忙。哎,很久没见他了,光是打电话,还怪想念的……”

    “你有跟白川通电话?”秦皓猛地转过了身。

    秦母吓了一跳,连忙道:“有、有啊。”

    “他有提起我吗?”

    秦母拧眉回忆了一下,“以前那孩子常常打电话来,跟我们汇报汇报你的情况,最近也不打来了,偶尔我们打过去,他只说你挺好的,多的就没有了。”

    秦皓的神色变了一变,当母亲的何等敏锐,立刻担心起来,“小皓,该不会是你和白川吵架了吧?”

    秦皓放下册子,闷声道:“没有。”

    “那就好,”秦母放心下来,“白川这个孩子啊,也挺不容易的,从小没了爹妈,在姑姑家里又老被堂弟欺负。以前我看他总是闷声不响跟在你后面,还不太喜欢他,现在想来,其实他是个好孩子哪。你念了十多年书,最后也就这么一个朋友还常常联系,你这孩子脾气急,白川真的有什么地方惹你不高兴,你气气也就算了,别真的十几年朋友都不做了。”

    “放心吧,妈。”秦皓挑了挑眉,“白川有多黏我,你又不是不知道。”

    秦母笑了起来,“白川黏你?不是你自己也很依赖白川吗?”

    “哈?”秦皓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觉得自家老妈又在说胡话了。

    “可不是么,”没想到,秦母说得还挺来劲,“白川以前在你身边跟前跟后,我看你还一直挺烦他的样子,可是高考那年,你不是一算完分就打电话叫他跟你一块去上海读大学了吗?就是那会儿我才相信,你是真的把他当朋友的。”

    “我喊白川一块去上海读大学?”秦皓不敢置信地眯起了眼睛。

    “废话,不是你喊的,难道是我啊?”秦母宠溺地拍了拍儿子的后背,“哎,快别站着说话了,妈去给你泡个茶。”

    秦皓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疑惑地晃了晃脑袋。

    奇怪,白小川追在他屁股后面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他自己叫白小川跟到上海去读大学?怎么会呢,他都不记得有这回事啊。

    不过秦老板显然不是为这种小事纠结的人。就算是他叫的,白小川也可以选择不去,既然屁颠屁颠跟着来了,说明他还是喜欢黏着自己。

    看着书桌上那沓剪报,秦皓更加确信白小川对自己的冷淡是虚张声势。搞定这种人,放个大招就行了。

    他蹲在床边,把床底下的大小箱子全部拉了出来,边翻边扔,将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

    “哎哟喂,小皓,你找什么呀,怎么翻得这么乱?”去而复返的秦母被儿子房间里的乱象吓到了。

    “找到了。”恰在此时,秦皓终于瞄到了他印象中的那本中学作文合订本。

    他凭着模糊的记忆翻动页数,很快就看到了署名是“初一2班白川”的那篇作文。

    将那页纸从合订本上撕下来塞进衣兜里,秦皓站起身,踩着一地狼藉跨出了房间。

    “妈,我走了啊。”

    “欸,真的不留下来吃饭吗?那怎么也喝个茶再走吧!”秦母着急地说道。

    “我还有事,下次再来看你们吧。”秦皓说着,已经朝玄关走了过去。

    秦母在背后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一边求救地朝秦父使眼色。可是她的老伴面对这个儿子,也早就错过了训斥的机会,两人只能眼睁睁目睹秦皓把墨镜戴回脸上,潇洒地推开门走了出去。

    下次再见,不知会不会又是几年之后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1》,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1|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1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1|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