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防盗章

    李默下一次见到秦皓,是在白川受伤后的第三天。

    那会儿白川已经带伤回剧组去了。他的事文导演也有耳闻,本来和陈总监商量着换一下拍摄档期,让白川再休息几天,但被白川自己拒绝了。

    《陶心匠气》是部完全没有杀必死镜头的作品,身为主角的白川每天从领口第一颗扣子起被裹得严严实实,身上有些伤根本不碍事。他自己这样说,剧组当然再高兴不过了,毕竟拍摄的每一天都是在烧钱,谁也不想节外生枝。

    李默那天有工作,一下午都没摸着手机,好容易收工了一看来电记录,发现有十七个经纪人的未接来电。

    公司大楼被钢铁侠轰掉了吗?李默实在想不出自己这个酱油角色能遇到什么急召。

    他倒也不敢怠慢,立刻回电过去,经纪人很快接了起来,兴高采烈地说道:“李默,工作结束了吗?快回公司来,有好事!”

    经纪人口中的“好事”,必然不是超市大降价这种的,李默叼着路上买的肉包进会议室的时候,心里还在琢磨着是不是被哪位伯乐相中了,结果皮椅一转,一张熟悉又欠揍的脸让他顿时没了好心情。

    “那你们聊,你们聊。”经纪人点头哈腰地对秦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迅速退出会议室,还贴心地帮两人合上了门。

    他这种级别的经纪人,手下带着一群跳舞的,在那些大明星的经纪人面前天生就矮一个头。去年李默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有一阵子跟秦皓打得火热,经纪人满心以为自己可以跟着鸡犬升天,没想到过了几天贝塔音乐一纸解除合作关系的通知传来,那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李默长得不错,舞跳得又好,偏偏事业运一般,这一年几乎都在原地踏步,能看到秦老板回头再来提携他,经纪人心里乐得像开了花一样。

    他哪里知道,现在会议室里的两个人,对视的目光中几乎撞出了火星。

    “你知道白小川在哪?”秦皓连寒暄也没有,直奔主题地说道。

    李默拉开椅子坐下来,两条长腿往桌上一搁:“知道啊。”

    秦皓等了一会儿,发现李默没有接着说话的打算,不耐烦地追问道:“他在哪?快说!”

    李默掏了掏耳朵,一脸的悠闲:“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秦皓在皮椅上的身体微微前倾:“问你是给你脸,你不说我一样找得到他,但到了那个时候,你后果自负。”

    “后果?”李默笑了起来,“怎么,是准备封杀我还是雪藏我?再或者,经济制裁?核武器威慑?哈哈哈,秦皓啊秦皓,你是不是在景予恒那儿吃了瘪,跑到我这里耍威风来了?”

    看到秦皓瞬间变黑的脸色,李默知道自己猜对了。

    秦皓肯定是先去天艺娱乐打听消息,然而那位景副总看起来温和无害,实则可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他八成是碰了个软钉子,这才又到自己的公司来逞能。

    要是放在从前,秦大歌星的薄面,李默怎么也要给上三分的,可谁让两人去年就撕破脸了呢,别说李默不知道白川的剧组在哪里拍摄,就算是知道,他也是绝对不可能遂了秦皓的愿的。

    秦皓白皙的脸上阴云密布,怒气并没有减损他的美貌,只是让他看起来更多了几分狠戾。他把细长的眼睛一眯,“白小川受了伤,这事跟我有关,我是一定要去看他的。识相的你就快告诉我,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跟你有关?”李默的音量陡然提高了,“你找人揍他?!”

    “呸!”秦皓一撇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把你当人渣啊。李默在心里想着,不过秦老板作恶从来不加掩饰,看他这幅样子,倒不像是装的。

    “既然不是你找人揍的,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听到李默这样问,秦皓难得迟疑了一下:“……那天他被人打伤之前,我跟他在一起。”

    “你骚扰他?”李默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道。

    “你丫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秦皓不悦地盯着他,“我跟白小川是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他见面那是天经地义。”

    “白川恐怕不是这么想的吧。”李默冷笑一声,很快转回正题,“所以说,那天你跟他在一起,但是他遭遇袭击的时候,你就扔下他跑了?”

    秦皓嘴角抽了抽,样子有点尴尬。

    李默的火气一下子就被点着了,“你特么看着两个地痞流氓围上去,就扔下他跑了?秦皓你怎么这么能啊!你平时不是横三横四的吗,不是成天一副日天日地的样子吗,你居然把白川一个人扔在那里挨打?你俩好歹十几年相识,不求你见义勇为,打110报个警总行吧?你知道我那天赶到的时候白川是怎么被人轮着揍的吗?他现在不是原来那个肉包了,没那么经打,就算你瞧不起他,做人总得有点底线吧!”

    “我没有瞧不起他,”秦皓忽然皱着眉头顶了一句,“我也不知道那两个人会揍他啊!”

    李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嘴角挂着一丝讥讽,“如果这里不是公司,我真想揍你一拳。秦皓,我看不起你。”

    他转身要走,被秦皓三两步追上,“你丫今天不把白川在哪告诉我,休想走出这扇门!”

    话说到这份上,再有多少社会人的假笑也该撕开了,李默平视着秦皓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甭操这份心了,白川根本不想见到你。”

    “这话轮不到你来说!”

    “我跟白川合住了一年,他现在怎么想你的,我一清二楚。秦老板,我劝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白川跟以前不一样,不是那个任你捏圆搓扁的‘仆人’了,你要是真的闲得慌,外面小鲜肉扎堆呢,就别惦记白川这棵回头草了!”

    这段话信息量有点大,秦皓懵了一下,这才吼道:“白小川跟你合住?一年?你对他做了什么?!”

    李默刚想否认,忽然灵光一闪,笑了,“我本来就喜欢长得可口的男人,你说呢?”

    秦皓一把抓起李默的衣领:“你怎么这么饥不择食!”

    李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秦皓,我虽然不敢自称节操好,但论起饥不择食,怎么都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吧?”

    他们两人身高相仿,如果论起体格,常年跳舞的李默可能还更壮实一些,秦皓虽然从气势上压着李默,但李默其实完全没有惧意。

    相反,他心里还生出了一丝玩味来。

    一年前和秦皓约炮时第一次撞见白川,当时李默就觉得哪里怪怪的。秦老板任性惯了,圈里谁不知道他随心所欲,喜欢哪个就撩哪个,而且绝无失手。他的长相足够大杀四方,星途又坦荡,虽然称不上一个好情人,但总有人趋之若鹜。李默摸着良心说,自己当时就是被那张脸迷惑了,明知道是一夜情,也是心甘情愿。

    秦皓做人没别的优点,唯有将坦荡二字贯彻始终。演唱会开了十多场,李默是眼睁睁见过秦皓怎么面对粉丝的。粉丝是艺人的衣食父母,他到底没有口出狂言,可是在粉丝面前带起假面具扮圣人的事,秦皓一次也没有做过。

    所以曾经有人戏称过,秦皓的粉丝是国内偶像滤镜戴得最厚的一群人,他们眼睁睁看着秦皓胡天野地,居然还能比着心喊他“天使”,这一份能人所不能的忍耐力,旁观者都是自叹弗如。

    而越是接近秦皓的人,对他的本性也了解得越透彻,当时一路进到后台休息室的白川,摆明了是秦皓的铁粉,对于秦皓跟人约炮这件事他居然表现出无比的震惊,这就让李默察觉出了一丝诡异来。

    而更诡异的是,他发现秦皓被那个肥宅打扮的“仆人”撞破好事时,并不像平时那样满不在乎,而是有一点儿——

    恼羞成怒。

    李默和白川成为室友,算是个天大的巧合,但如果不是因为秦皓奇怪的态度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也不可能轻易同意跟白川合住。

    总觉得那个让秦老板不淡定的土肥圆嫌二可以搞出什么大事情,李默一开始接近白川,带着的就是一大半看好戏的心情。

    当然了,他那个时候并不知道,白川后来可以做得那么好。

    他跟秦皓因为谁上谁下的事撕破了脸,心里也是存着报复的念头,但白川显然和自己不同。随着时间的推移,仍然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李默多少也发现到了自己和秦皓之间的鸿沟,有些距离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前进而缩短,因为在你前方的那个人,跑得远比你快百倍千倍。

    而他约炮不成的那点恨意,也在带着不甘心的混日子中,慢慢地被消磨掉了。

    可白川却是不同的。

    有时候周末两人没有工作,李默会拉着白川喝啤酒聊天,醉醺醺的白川也迷迷糊糊地说起过一些自己和秦皓的旧事。当李默听说两人认识了十五年以上、而白川从中学开始就喜欢秦皓时,他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

    他记得自己每次都忍不住拿手指戳白川已经没有了婴儿肥的脸颊:“白川同学,你怎么那么傻啊?”

    那时候白川就只会笑,有时候笑着笑着,又变成了有点寂寞的表情。

    酒醒了之后,白川是绝口不提秦皓的。李默知道他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当初的豪言壮语,但他也从来没有把“报复”二字挂在嘴边。他像自己承诺过的那样,一步一步地往上爬,不管每一步是多么微不足道,他都从来没有停下过。

    这样的白川单纯得让人喜欢,又执着得让人心疼。

    李默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辱秦大业”已经变成了他逗弄白川的一个梗,其实在心里,他不在乎白川能不能超越秦皓了。不如说,他希望秦皓那个人渣离白川越远越好,而白川只要每天开开心心地做他喜欢的事就好了。

    所以今天被秦皓堵上门来,是一件完全超乎李默意料的事。

    而他那已经尘封了许久的直觉居然又冒了出来。没错,李默再次发现,白川之于秦皓,果然是有哪里不一样。

    秦老板虽然不待见白小川,但他既不喜欢被白川撞见自己约炮,又不乐意听说白川跟人有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0》,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0|防盗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0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0|防盗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