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2.7

    白川进中学以后就没再参加过打架这么简单粗暴的运动了,无论从体型还是格斗技巧上,面对那两名男子都毫无抗衡之力。他几次想要闪过二人跑进车里,都被立刻识破了意图,无奈只能左躲右闪,十分勉强地避开对方的攻势。

    白川有抢购秦皓专辑锻炼出来的敏捷反应,大学时代曾经也是个灵活的胖子,现在赘肉锐减,辗转腾挪更是随心所欲。但是和人动手,光靠躲必然是要吃亏的,撑了那么十来个回合,他的肩膀就被男人的指虎狠狠削中了一下。

    白川疼得倒抽了一口气,受伤一侧先是传来微麻的感觉,紧接着钝痛就蔓延到了半边身体。他焦急地朝马路两头张望,只怪自己挑了那么一个安静的路段,几乎半个人影都看不到。

    “两位两位,如果是要钱的话,我的钱包放在车上了。”费力地喘着气,白川试图跟两人进行交流。

    谁知两名男子充耳不闻,手上的拳头半点也没有放慢。

    难道他们的目的不是为财?

    白川觉得很奇怪,自己最近似乎也没得罪过谁啊。

    他体力渐渐不支,身上挨的拳头越来越多,心思却越发清明起来。

    这两人虽然下手毫不留情,但却一拳也没有落到他的脸上,这难道只是个巧合?

    他一下子想起了之前自己在陶瓷厂时,卧室被人扔砖头的传闻。这两起事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如果有,到底是谁看他这么不顺眼?

    打又打不过,跑也跑不掉,白川只能尽量护住身体的各处要害,同时拼命观察面前的两名男子,想要把两人的面目牢牢记下来。

    所幸十分钟后,马路一头终于驶来了一辆出租车。

    车子开到三人身边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刹车声,李默打开车门跳下来,大声呼道:“你们在做什么?住手!”

    同时车上的司机也按了7、8下喇叭,降下车窗喊道:“我已经报警了!”

    两名男子终于收了手,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冲过来的李默,飞快地转身跑走了。

    李默想追,被白川拉了一把,“别追,你打不过他们的。”

    李默慌忙扶住站不稳的白川,眉头紧锁,“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招惹上这种地痞流氓?”

    白川无辜地眨了眨眼,“是不是开宝马的我看起来太像暴发户了?”

    “去你的。”李默拍了白川一下,手上明明没用力,白川却是疼得五官都皱了起来。

    “伤得这么重?”李默也顾不上是在室外,拉开白川的衣领看了一眼,只一眼,就看得他咬牙切齿,“快快快,赶紧去医院,你肩膀整个都发紫了!”

    他没让白川再开车,而是半搭半扶地把人塞进了出租车,对热心的司机报了个最近的医院名字。

    “李默,你可太神了,”见李默愁眉不展,白川忍着疼,冲他笑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李默斜他一眼,“还以为你放我鸽子,特地照着手机定位来抓狐狸精的。”

    后视镜里,司机好奇的小眼睛不停地瞥着他俩,白川耳根都红了,把头深深地埋进了手掌心。

    ◎

    早早驱车离开的秦皓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

    他好容易有机会逮着白川一次,却被狗仔坏了好事,一肚子火没处撒,找朋友去俱乐部疯了一晚上,凌晨时分才打了个电话让赵志学去接他。

    坐在舒适的车后座上,半醉的秦老板用鞋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前面的椅子。

    “混蛋狗仔,别让我查出是哪家的,不然我拆了你们的办公室!”

    “皓哥,你说什么呢?”赵志学听不清老板在嘟囔什么,高声问了一句。

    “我今天去找白小川了,”秦皓有气无力地说道,“不过半路被几个狗仔看到,只好先走了。”

    “狗仔?”赵志学吃了一惊。今晚上白川的新闻可是上头条了,里面没提到狗仔啊。

    “回头你去帮我查查他们是哪家的。”秦皓吩咐道。

    赵志学回忆了一下新闻内容,“是两个虎背熊腰、看起来三十出头的男人吗?”

    “你知道?”秦皓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赵志学把车停到路边,翻出自己的手机找了一下,随即将屏幕转向秦皓,“皓哥,你看是这两个人吗?”

    “对,就是他们!”秦皓一眼就认了出来,“这谁画的啊?贼像。”

    赵志学把手机收回来,犹豫了一下,老实答道:“这是白川哥画的。”

    秦皓在录制《未来战纪》时已经见过白川画画了,这会儿倒也不吃惊,只是“噗嗤”笑了出来,“他这次倒没画成jojo风。”

    “皓哥,他俩好像不是狗仔。”

    “啊?”秦皓愣了愣,酒精的作用让他的脑袋昏昏沉沉,不得不打开车窗透透气。

    “白川哥被人袭击了,这是他报警后画的犯人画像,有媒体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拍到后放上了微博,网上已经炸开了锅,粉丝都在人肉搜索呢。”

    秦皓隐约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重要的话,他晃了晃脑袋,半晌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白小川被人袭击了?”

    “是啊,”赵助理点点头,“似乎受了点伤,早先送到了公立医院,后来粉丝和媒体聚集得太多,听说已经被天娱紧急转院了。”

    秦皓的音量陡然提高了两个八度,“狗仔把他打伤了?!”

    “所以说,那不是狗仔啊……”赵志学小心翼翼地纠正道。

    后座传来巨大的开门声,秦皓翻身下了车,在寒冷的夜风里原地打了两个转,然后一脚重重地踢在了车门上。

    “砰”的一声,吓得赵志学缩了缩脖子。

    他慢慢把头伸出车窗问道:“皓哥,你还好吧?”

    路灯把秦皓的影子拉得很长,不知是因为灯光还是酒精,赵助理觉得老板的眼睛都发红了。

    “操,白小川不是很能打吗,他怎么会被打伤!”

    赵志学想了一想,白川身材瘦削、平时又安静斯文,实在看不出“很能打”的样子。

    不过老板这么关心白川哥,似乎还是破天荒头一遭,赵助理于是安慰他道:“皓哥,你也别太担心,听说都是皮外伤,没有生命危险。”

    秦皓跳到后车厢上坐了下来,酒已经完全醒了,他整个人有些狂躁,好像被人当头打了一棒,心突突跳得很急。

    如果知道那两个不是狗仔,他大概不会先走的。

    秦皓这么想了一下,又觉得连自己都没法说服自己。

    实际上,两人扭打的场景被看到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撤。

    公众人物做久了,对路人的反应是很敏感的,秦皓几乎第一眼就觉得那两人来者不善,所以才认为他们是狗仔,而非路人或粉丝。

    在这种情况下,他太惯于把白川留下来应付各种突发状况了。而过去白川做得也确实很好,无论是半夜在高架上阻止狗仔□□,还是握手会时帮他拦住疯狂的歌迷,白川总是全力以赴,比某些大腕的保镖还尽职尽责。

    这就让秦皓有了一种错觉:自己的胖朋友战斗力爆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原来白川也是会被打伤的,而且说不定还是因为自己先开溜的缘故,这个认知让秦皓觉得非常不愉快。

    “去问问,他在哪家医院。”他对下车来站在一旁的赵志学说道。

    其实白川哥应该不怎么希望自家老板去探病吧?虽然这么想,赵志学还是点了点头,“那回头我从公司的渠道打听一下——”

    “别回头了,现在!”秦皓怒喝道。

    ◎

    晚上十一点半,白川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病床上的人睡得很沉,倒是坐在沙发上拿平板玩游戏的李默被吓了一跳。

    话说下午的热心司机,前脚把两人送进医院,后脚就兴高采烈地发了微博:演范彦哲的那个演员被打伤住院啦。哎,小伙子看着挺不错的,也不知道得罪了谁。

    这么一位粉丝寥寥的出租车司机发的微博,本来是不会引起大家注意的,结果一小时之后,一个资料写着是本地警方的非v微博转发了他的消息:是《血腥游戏》里范彦哲的演员白川,已经接到报警了,而且好像被打得不轻。

    这条微博带了关键字,没多久就被粉丝们搜到了,这下可好,大规模的转发轰然而至。

    微博上传得沸沸扬扬,索性有警方v号出来做了官方宣布,确认白川在当天傍晚遭到两名不明身份男子的袭击,并已受伤入院。

    之后各路人马立刻活跃了起来。娱乐圈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地方,找到了新闻素材的娱记、担心白川情况的粉丝、前排搬凳子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大家都在不停地刷新事件进展。

    两小时后,白川画的嫌疑人画像流传了出来,虽然不久就被官方以妨碍办案的理由删除,但此时群情激奋,各路大v纷纷揣测白川遇袭的原因,什么潜规则不成被打、抢角色被人报复之类的脑补层出不穷,俨然又是一场好戏。

    白川所在的医院位置不一会儿功夫就被泄露了,让李默吃惊的是,天艺娱乐那位神通广大的副总很快就亲自前来接人,连白川的一个正脸都没留给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

    景予恒带他们去的是自己在市郊的一幢别墅,到了那里,早有私人医生等在了一间医疗设备齐全的房间里。白川在医院已经接受过全身检查,这会儿被重新上了药,很快就累得睡了过去。

    景予恒对李默及时前往搭救白川表示了诚挚的谢意,他吩咐司机送李默回家休息的时候,却遭到了婉拒。

    “今晚就让我留下来照顾白川吧。”李默拍着胸脯道。

    “李先生也很累了吧?我会留在这里照顾他,同时又有两位专业护工,你不用担心的。”景予恒温和地说道。

    李默连连摆手,“不不不,我跟白川好歹也当了一年室友,生活习惯都很熟悉,还是让我来。”

    两人都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彼此对视了半分钟。最终,小景总妥协似的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李先生。两位护工会协助你的,有任何问题你都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好好,谢谢。”

    李默挥着手看景予恒关门离开,回头坐到床边,伸出手指戳了戳白川的脸颊:“白川同学,你可得谢谢我啊,为了保住你的节操,我这都得罪大公司的老板啦。”

    白川咂了咂嘴,翻了个身睡得香甜。

    就是在这个时候,赵志学的电话打了进来。

    李默好歹也是跟秦皓约过一次,哦不,是当过他演唱会伴舞的人,当然认得他的助理赵志学,可是小歌王的助理深更半夜打电话来干嘛?李默看了一会儿来电显示,埋头继续玩游戏,完全没打算理他。

    然而赵助理很是不屈不挠,一个电话不接,隔了十几秒又打来了下一个,手机在床头柜上发出“嗡嗡嗡”的低鸣,床上的白川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呜咽着动了一下。

    李默皱皱眉,拿起电话轻声退出房间,在走廊上接通了。

    “喂,白川哥?谢天谢地,你终于接了——”

    “不是白川,他在睡觉,你有什么事么?”李默不是白川那么好脾气的人,他跟秦皓闹翻了,连带着看他身边的人都不顺眼,对这位半夜扰人清梦的助理,语气更是不佳。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悉索声,紧接着,秦皓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是谁!”

    李默啧了一声。果然,秦皓的助理和白川能有什么私交啊,这是秦老板拐弯抹角地找上门来了。

    他拿着手机,漫不经心地说道:“白川已经睡了,有事明天再打吧。”

    没成想秦皓炮-友忘得快,对声音却是异常敏感,话筒里沉默了几秒钟,接着就是一声呵斥:“王默,你为什么拿着白小川的手机!”

    我不是隔壁老王生的谢谢。

    李默按下挂机键,朝天翻了个白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9》,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9|12.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9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9|12.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