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2.7

    意外的是秦皓却没有大发雷霆。

    他转头看向电视屏幕,嘴角扯起了冷笑:“唱功粗糙、编曲敷衍?哟,现在会说几句中文就能出来指点江山了?”

    赵志学鼓起勇气往老板身边前进了两米,“皓哥,这事早上闹得沸沸扬扬,田哥已经让公关团队紧急处理了,他请我告诉你,千万不要冲动……”

    “怎么个不要冲动法?”秦皓瞟了一眼电视台的台标,“这不就是上个月求爷爷告奶奶请我上访谈的那个台么?通知老田,以后他们家的通告我一个都不接,滚一边玩儿去吧。”

    秦老板说完,人一斜,又重新陷到了沙发里。

    赵志学预想中的惊涛骇浪没有来,他反而慌得更厉害了,这种时候还能维持冷静的秦皓,给了他一种暴雨风前的宁静之感。

    “你说……”沉默了几分钟,秦皓突然开口,“白小川会不会听信这群傻逼的话,不愿意来演mv?”

    老板,你还想让白川哥来演mv啊?赵志学又吃了一惊。

    秦皓咬着下唇,难得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他对《川流不息》这首歌倒并不太担心,新闻里那个“自称专业调音师的匿名人士”,他直觉就是个loser出来找存在感。唱功粗糙、编曲敷衍、后期仓促这三条,充其量最后一条能沾上边,不过那是录音室的问题,根本不应该和前两条混为一谈。

    秦皓固然有自己偏爱的音乐风格,但同时他也是一个不断尝试与挑战的人,这一点从他过去的专辑中都能找到佐证。这一次给《川流不息》写的曲子,正是他最近感兴趣的曲风,pop中糅杂了一点慢摇的感觉。本来他打算在下一张ep中推出,现在不过是稍微提前了而已。

    对音乐的好恶是一种相当私人化的感觉,没有一首歌能够得到所有人的喜爱,就算是自大如秦皓,也相当清楚这一点。所以,有粉丝觉得这首歌不好听,他不care,反正他本来就是为白小川写的。但是,从所谓的专业角度来质疑他的唱功和作曲,这逼装得就有点尴尬了。说他唱的不如三流偶像歌手,等ktv出了伴奏大家自己去试试呗。

    而秦皓现在真正想知道的是,白川到底get到他的电波了没。

    沉默的室内忽然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赵志学一看来电显示,“是白川哥!”

    “开免提!”秦皓飞快地甩了三个字过去。

    赵志学依言接通电话并打开了免提:“喂,白川哥吗?”

    白川的语速有些快,听得出担心的口吻:“赵哥,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出事?自己?赵志学愣了愣,一滴冷汗顺着鬓角滑落。想起来了,他跟白川说自己可能会没命。

    被秦皓用眼神瞪着,赵志学艰难地摸了摸鼻子,“呃,不是,已经没事了。”

    “哦……”白川似乎松了口气,“那就好,没事的话……”

    秦皓拿过电话机旁的便签纸,飞快地写道:问他在干嘛。

    赵志学点点头,“谢谢你,白川哥。你现在在忙吗?”

    电话里传来了一些杂音,几秒种后,白川说道:“嗯,我在拍新戏,所以不能说太久。既然没有急事,那我先挂了?”

    似乎有什么人在不远处大声喊白川,他匆匆道了声歉后就收了线。

    “白川哥大概是在拍他的新戏《陶心匠气》。”赵志学看着秦皓的脸色,庆幸自己留意过白川的消息。

    秦皓皱了皱眉,“你觉不觉得,他声音听起来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赵助理思忖了一下,还真是那么回事。任何时候都习惯于打叠精神的白川,居然会露出这么疲惫的声线,看来新戏的拍摄把他折腾得够呛。

    不过,自家心大如斗的秦老板居然能注意到这一点,这可真是有点惊悚。

    “打听打听他在哪里拍戏。”秦皓给赵助理下指令道。

    “好,”赵志学点点头,随即追问道,“不过,皓哥你想做什么?”

    “刷脸呗。”秦皓挑挑眉,笑得臭屁又坦荡。

    ◎

    《陶心匠气》的拍摄一启动,白川立刻感到剧组进入了一种地狱模式。

    文永安导演看起来平易近人,实则是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围读时他站在白川这边、帮他收获了老戏骨们的支持,但正式开拍后,那是半点水也不会放的。白川演得好就罢,但凡有一点表演不到位的地方,文导的训斥必然如狂风骤雨,不把他调-教到最佳状态决不罢休。

    偏偏白川自己也是个疯子,文导说他的表演有问题,他就一遍遍地重新思考、重新尝试。

    这天一早拍的戏份是制陶师无法很好地完成一件作品的雕刻,烦躁地跳进屋后的河水里冷静头脑。

    文导觉得白川跳水之后的表情不够到位,白川就一次次地重跳,前前后后跳了60多次,其他人都觉得非常ok了,唯有文导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那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文导没有办法像平时一样分析透彻,换作别的演员,肯定会努力说服导演用现在的表演方法对付过去。但白川却是一句怨言也没有,跳下去,导演喊ng,爬起来用毛巾擦干自己,然后一老一少头对头地探讨到底欠缺在哪里。

    虽然已经入夏了,但山中气候凉爽,从河里进进出出到底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拍过戏的都知道。有两位饰演配角的老戏骨坐在旁边聊天,一个说:“这要是换了其他人,肯定以为导演故意整他吧。”

    另一个说:“是啊,难得白川跳了上百次还这么认真,跟文导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第一个人笑了,“他们这样折腾,我们的戏到晚上也不知道能不能拍上。”

    另一个抓抓头发,“我还是头一次心甘情愿坐着枯等呢。”

    从清晨8点跳到正午,太阳已经完全移动到了众人的头顶,白川第一百四十多次下水的时候,文导深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喊了一声“卡”,亲自跑到河边把白川拉起来:“这条过了!”

    白川的嘴一下子咧了开来,挂着一头一脸的河水,被文导演拥抱了一下。

    剧组其他人纷纷围上来,大家拍摄这条都拍出心理阴影了,明明觉得每条都很好,偏偏导演和主角双双死磕,这会儿好容易过了,心细的场务姑娘连忙拿毛毯裹住白川,看着他发白的嘴唇,忍不住感到心疼。

    文导演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太阳太大了,跟剧情里的时间线不太符合。这里就这么演,不过白川,我们明早再补拍一条正式的。”

    还要来?!场务姑娘眼眶都红了。

    白川却是一点也没犹豫,笑着点头看导演,“是,文导。”

    话音一落,两个老戏骨的手一齐伸向了他的脑袋,看到对方相同的动作后,又不约而同地缩了回去。

    两人以眼神交流道:

    “咳咳,白川这孩子,看着就让人想疼爱他呢。”

    “没错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揉头体质吧。”

    坐在椅子上边擦头发边看剧本的白川,没来由地打了个喷嚏。

    ◎

    秦老板神通广大,很快就拿到了白川的工作日程,他开车去找白川那天,正是白川从剧组拿了两天假、从山里回来的下午。

    白川回公司办完事,从大门口一出来,就看到了秦老板新喷完漆的兰博基尼。驾驶座的车窗降了下来,戴着墨镜的秦皓对白川摆了一个颠倒众生的pose:“上车,白小川。”

    白川觉得有点疑惑。

    秦皓是怎么做到一而再、再而三忘记两人之间紧张关系的呢?该不会这人其实是金鱼修炼成精的吧,记忆只有七秒什么的?

    因为之前发生的卧室窗户拍砖事件,景予恒给白川配了一辆车,他今天来公司时间短,就泊在沿街的车位上,因此看也不看秦皓一眼,径直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打开车门坐进去,系上安全带,再一脚油门,素来奉行安全驾驶的白川,难得为了甩掉秦老板而开出了50码的“高速”。

    “切,有意思。”秦皓嗤笑一声,立刻发动兰博基尼跟了上去。

    甭管大魔都路况如何,宝马3系想跟他飙,是不是有点天真得过分了?

    白川开着车左绕右绕,心里十分郁闷。秦老板的车就跟其人一样,轰隆隆的声响震耳欲聋,白川只想赶紧开到一条人烟稀少的路段,免得太引人注目。

    开了二十多分钟,终于拐到了一条安静的路上,白川从后视镜里一看,兰博基尼果然呼啦一声蹿上来,不费吹灰之力地把自己逼停了。

    戴墨镜一身黑的秦老板帅气十足地甩开车门下了车,走到宝马的驾驶座外,砰砰砰敲着车窗:“下车!”

    如果现在擦过兰博基尼的车头扬长而去,车子的维修费自己赔得起吗?白川很想打开手机搜索一下修车厂的报价。

    秦皓敲了三下又三下,见白川不开门,耐心很快告罄,就在他眼角瞥向路边的钢管时,白川开门下车了。

    “别砸,”白川猜到了秦皓的意图,“这是公车,要赔的。”

    “早下来不就没事了。”秦皓心情转好,笑得一脸得意。

    白川很是头疼,难得放个假,他和李默约了一块吃晚饭。两人一阵子没见,工作上互有喜讯汇报,他一点也不想为秦皓耽搁时间。

    “有什么事吗?”决定速战速决的白川干巴巴地问道。

    “我的新专辑你听——”

    “没听。”秦皓话未说完,白川就打断了他。

    秦老板的脸色黑了一下,“里面有首歌是我为——”

    “没兴趣。”

    “白小川,你别太——”

    “祝专辑大卖,我走了。”

    白川反身就要上车,被秦皓一把抓住。

    “放手!”他生气地说道。

    秦皓的手牢牢固定住白川的手腕,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白小川,你现在真是翅膀硬了,人话都不会说了?”

    两人一个拼命压制一个奋力挣脱,正在扭打间,白川忽然看到不远处出现了两个行人,样子有点古怪,不像偶尔路过,而是直奔自己的位置。

    “住手!快住手秦皓,那两个人有点怪!”见那两名男子体格健壮,白川担心他们是狗仔,急切地对秦皓低吼道。

    秦皓偏头看了一眼,终于也意识到两人当街扭打不太体面了。

    他迅速地放开白川,把歪向一边的墨镜扶正后,转身朝自己的跑车大步走去。

    甭管是狗仔还是路人,要是被认出来,麻烦就大了。

    兰博基尼带着刺耳的响声冲了出去,空旷的街道成了最好的辅助,其他人只能看着它一骑绝尘而去。

    白川从前没少替秦皓挡狗仔,秦皓开溜他殿后的套路太熟悉了,一时居然没觉得哪里不对。等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也是要躲狗仔的人时,那两个奇怪的路人已经近在眼前了。

    他强作镇定,转身按下钥匙开车门,然而紧接着,脑后就传来了一声破风的轻啸。

    白川反应奇快,一边伏倒一边飞快地转头,发现自己果然是堪堪避过一劫——

    其中一个路人手上戴着指虎,刚刚挥过了他站立的地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8》,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8|12.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8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8|12.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