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1.27

    秦皓的工作室是有专人负责盯着这些娱乐圈知名论坛的,发新专辑的时候,大家的工作情绪更是紧绷,帖子一出现,相关工作人员就去和海角论坛的管理员协商,看能不能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但这个帖子的楼主其实是个标题党,标题起得足够长,里面的内容倒不算太耸动,大致意思是《川流不息》和乐坛的口水情歌差不多,不像专辑里的另外九首,一听就极富秦皓的个人特色。

    这内容说褒不似褒,说贬也不似贬,管理员琢磨了半小时,回复:没有问题,不予删除。

    就这么半小时的功夫,海角论坛的大流量已经将帖子沉到了第二页。工作人员又点进去刷新了下,只有稀稀拉拉几个回复,大概还都是秦皓的真爱粉,回的无非是“哈哈,难得改变风格也是种尝试嘛”之类无关痛痒的话。

    总之,确实没有人跳出来反驳说《川流不息》是首好歌,但也没有人认为这样一首平庸的情歌就足以动摇秦皓身上音乐鬼才的标签。

    凌晨三点半,国内各个主流社交平台的人流终于趋向平静,夜色如同在真实世界中一般,平等地笼罩了那片虚拟的网络。

    工作室的小伙伴们很多都已经连续奋战了48小时以上,这会儿个个哈欠连天。他们强打精神交流了一天的战斗简报,听说新专辑首发日销量比上一张同比激增了120%,欢天喜地雀跃不已,然后终于找沙发的找沙发、搬凳子的搬凳子,各自找个角落休息去了。

    明天起床之后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歌曲上架24小时后,各大音乐网站的排行榜就会收录数据进行排序,专辑的第一主打歌应该是妥妥地登顶新歌榜首了,不知道第二、第三的位置有没有机会一举收入囊中。

    许多人梦里都在幻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嘴角挂着口水睡得香甜,直到——

    “都特么吃安眠药啦?睡够了没有!”经纪人田伟带着他那口破锣嗓子冲进工作室,手上的公文包重重往桌子上一拍,“海角论坛的帖子是怎么回事?!”

    田伟说的,就是昨天质疑秦皓的那个帖子,它在第二、第三页蛰伏了一晚上,却在第二天清晨七点半的时候,迎来了一条爆炸性的回复。

    有人以公用马甲登录海角论坛,自称是一名入行多年的专业调音师,并发表了一个图文并茂的长篇回帖。

    帖子发得逻辑严密,论据清晰,一开始就支持了楼主的观点,指出“秦皓确实没有认真在做音乐,他的这首《川流不息》之所以听起来水准大失,乃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首完成度很低的作品,甚至连demo都称不上。”

    这个公马以浅显易懂的语言向吃瓜群众普及了一般完成一首新歌需要多长的时间,同时指出按照秦皓一贯“专注音乐”的人设,录制歌曲应该作业更严谨、耗时也更长的。

    到了这里,他拿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重要论据:《川流不息》音频的谱面。

    那是一张从专业软件上保存下来的谱面,虽然看帖的十有八-九完全不懂上面花花绿绿的条纹代表什么,但只是这么一张图甩出来,就让回帖的逼格提升了n个档次,可信度嗖嗖嗖地就上去了。

    公马跟着祭出一番专业分析,让人除了“高大上”以外完全不知所云,但ta的节奏掌握得很好,不会因冗长赘述令人生厌,而是在适当的时机总结了一番:这首歌编曲敷衍、后期仓促,一看就是在极短时间内赶制而成的,其制作水平在国内三流歌手身上都不会出现。秦皓的新专辑大摇大摆地上了这首歌,显然就是压根没走心,还不怕你们知道。

    到了这里,回帖已经足够有理有据了,而那个公马尚嫌不够似的,又把《川流不息》里的副歌旋律、唱功技巧等,和秦皓的其他两首同类型作品做了比较,并最后给出了“他瞎jb写、瞎jb唱、瞎jb录,然而,你们还是买得不亦乐乎”的评语。

    这个帖子,把工作室的小伙伴们全都看呆了。

    “还看!看什么看,快联系公关团队啊!!”老田咆哮道。

    大概是正赶上了人民群众上班上学的碎片化阅读高峰,这个沉寂了一晚的帖子,在收到上述回复以后,呈现出了一个爆炸式顶贴的趋势,人工置顶自不必说,就刚才老田收到消息后让大家看帖的十来分钟,又硬生生地翻了3、4页。

    更糟糕的是,大家发现,现在的回帖里,并不再是秦皓粉丝们喝茶看戏的节奏了。大量的舆论都在对那个公马的言论表示支持,许多路人说昨天听了那首歌就觉得不像出自秦皓之手,而更多的是则表示“呵呵,早就因为这人膨胀得厉害而脱粉了”。

    “皓哥的粉丝团体和我们一直有联系,根本不可能出现那么多脱粉的人,一定是有人买水军黑他!”工作室的一个姑娘边刷新边义愤填膺地说道。

    “出了这种新闻,对手趁机买水军黑不是必然的么?”田伟冷笑道,“关键是别人动作够快!你们呢?公关团队到底出方案了没!还有海角论坛的管理员是中风了吗?还没把帖子删掉?!”

    一个看起来大学刚毕业的男生怯怯地回头:“田哥,他们还是不肯删……”

    “whatthe*!”田伟怒骂一声,“加价多少?让他开!”

    “不,他没有要钱……”接收到老田身上的杀气,男生的声音更加嗫嚅了起来,“他坚持说……帖子内容没问题,不、不可以删……”

    田伟气得脸都红了,“他叫什么?不删-帖是吧,我让他滚蛋!”

    不得不说,当了几年金牌经纪人的田伟,路子还是比工作室的小朋友粗得多,二十分钟后,那个已经翻了近二十页的帖子终于在大家的又一次刷新中消失了踪影。

    来不及高兴,一个工作人员拿着手机说道:“田哥,公关团队的初步方案出来了,他们叮嘱说务必别去招惹那个原帖。”

    “哈?”田伟紧紧蹙着眉,怔了一下。

    “说是什么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宜疏不宜堵。”那人拿着电话,别听别学。

    “说人话!”田伟吼道。

    那人被吓得脖子一缩,直接将电话调成了免提,话筒中传来一个成熟的女声:“你们这群傻……晚了!这下可好,微博要爆炸了!”

    微博是真的爆炸了。

    不是文字修辞的那种,而是确确实实地因为#秦皓川流不息#这个话题的热度,而一度被刷到服务器崩溃。

    “又不是秦皓三了哪个首富的太太、还合伙把人全部家产转移了,费得着他们操心成这样么?这帮愚民真他妈吃饱了撑的!”田伟已经开始破口大骂。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公关团队表示请微博封禁关键词也绝非上策了,那回帖的截图保存得完完整整,网盘下载量早就突破了几十万,现在不让人说,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为今之计,只有己方也赶快调动水军,从正面的角度想办法洗白这首歌,只要能证明《川流不息》是一首能体现秦皓音乐价值的歌曲,那么所有的传言就会不攻自破。

    “所以说,这首口水歌到底有什么故事啊内涵啊意义啊之类的?”公关团队的老大在电话里急切地问道。

    老田心塞地不得了:“我特么哪知道这首难听得要命的歌有什么jb内涵!”

    ◎

    秦皓睡到了下午一点才起床。

    对他来说,这时间不早不晚、刚好睡饱。

    睡饱了的秦老板就没有起床气,没有起床气,他的杀伤力应该会下降那么5~10个百分点,所以不管外面兵荒马乱成什么样,你还是让他睡到自然醒吧。这是老田早上十万火急地打电话给赵志学、却又没让他叫醒秦皓的理由。

    说真的,现在外患已经够焦头烂额了,如果再加上秦皓这个大规模杀伤性内忧,整个工作室可能真的会去跳楼。

    但是拖归拖,秦皓醒了,迟早还是会听说这件事,所以,老田把通知秦老板坏消息的艰巨任务,全权交给了赵助理。

    赵志学坐在餐厅里,听见秦皓的卧室传来响动,一颗心直提到了嗓子眼,等人真的光着上身穿一条休闲裤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已经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皓、皓、皓哥,今、今、今天的三明、治、是你最、最喜欢、的——”

    “闭嘴,”秦皓斜了赵志学一眼,“口吃别说话,会影响空气。”

    我只是紧张,又不是变成了雾霾!赵助理泪流满面。

    他看着秦皓优雅地在桌边坐下,两条长腿一直一屈伸展开来,白皙的手指夹起一片三明治,放进口中的角度让下颚线条看起来堪称完美。

    啊,老板吃起东西来就像一幅画……我一定要告诉他那个坏消息吗?等会儿这幅画就会变成地狱修罗图了啊啊啊!

    赵志学抱着头,单眼皮一眨一眨,可怜巴巴地看着秦皓。

    难得今天秦皓心情好,没有侮辱赵助理的打算,咀嚼完一口三明治后,他缓缓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喉结性感地在脖颈上滑动了一个来回。

    转过头,他问赵志学,“喂,白小川有没有给你发消息?”

    “啊?”赵助理一愣,条件反射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没有啊。”

    居然没有?

    秦皓略感失望。

    从他高中开始在练习册上写曲子之后,白小川似乎就一直有个妄想:秦皓能写首曲子给他。

    这个心思倒也不难理解,就像身边要是有位画家,如果能收到那人专门为自己创作的画作,肯定也会非常高兴吧。

    但是从秦皓的角度来说,过去的白小川从来不是一个能刺激他创作*的人。两人从泥坑里摸爬滚打的年纪就相识了,白川什么糗样子他没见过啊,他的灵感会从一个接力跑摔成狗□□的人身上冒出来吗?断断没可能!更何况那人还渐渐长成了土肥圆嫌二。

    所以这一次,当秦皓被白川在时尚盛典上挑衅的那一眼勾起了莫大的兴趣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替白小川写首歌。

    之前送花请吃饭这么俗套是他没走心,白小川抹不开面子回头他也勉强不计较了,但这首《川流不息》,从名字就表达得够清楚了吧?更何况秦皓还挑了自己并不擅长但白小川大概(?)还挺喜欢的口水情歌。

    听了居然没反应?秦皓觉得这不合理,绝对不合理。

    “他不来消息,你不会打个电话去问问?”放下三明治,秦老板白了一眼那个朽木不可雕的助理。

    “啊?”赵志学满腹心事,还要应付老板跳跃的思考回路,只觉得苦不堪言,“给白川哥打电话?为啥?要跟他说啥?”

    “当然是说我的新专辑啊!”秦皓抄起手边的杂志一敲桌子,“难道说你家养的母狗发情啦?”

    我家养的不是母狗,哦不,勇敢的助理啊,快去英勇赴死吧!

    赵志学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抬头看着秦皓:“皓哥,我正想和你说说新专辑的事。”

    “说毛!我不想和你说,快去联络白小川。”扔下这句话,秦皓施施然站起身,拿着咖啡直接去客厅看电视了。

    他眼睛落在屏幕上,耳朵却分外关注餐厅的声响,听到赵志学半天没动静,压根咬得咔嚓响。

    要不是白小川各种拉黑了自己,要不是白小川也就跟这个赵志学比较熟,他真的要考虑换个机灵点的助理了。

    过了好一会儿,赵志学才磨磨蹭蹭地摸到了客厅外,双手扒着门框,乱乱的脑袋伸了进来,“皓哥,那个啥,新专辑的事现在真的不太适合跟白川哥聊。其实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午间娱乐新闻的主持人这会儿忽然提高了音量,以完全压倒赵助理的气势播报道:“歌坛小天王秦皓在昨天发布了自己的第三张个人专辑,从之前两首主打歌在电台打榜的成绩来看,这本来应该又是一张横扫乐坛的作品。但今天上午在某国内知名娱乐论坛,有一位自称专业调音师的匿名人士发帖指出,秦皓新专辑中的《川流不息》这首歌唱功粗糙、编曲敷衍、后期仓促,是一首赶制痕迹非常明显的作品,比国内三流偶像歌手都不如。该帖虽然在两个小时后就被论坛管理员删除,但其爆炸性的内容却已在微博、贴吧等社交平台引起了广泛关注,截至中午12点,相关话题在微博热搜榜上高居榜首,并致使微博服务器一度瘫痪。”

    白川哥,你能来皓哥家一趟吗?不然我可能会没命。赵助理飞快地在微信界面上打了一行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7》,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7|11.2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7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7|11.2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