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1.27

    白川回到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李默打电话。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连道了三声歉,“听说我不在的一个多月,有人去家里找麻烦了?”

    “啊哈,”李默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的轻松,“你说那个半夜砸窗的?小case啦,要不是他跑得快,我一定把他揍到他妈都认不出来。”

    白川知道李默这是在安慰自己,只觉更加愧疚,“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真的没事儿,”听声音,李默像是啃起了苹果,“对了,你到新家了吧?你原来那些东西我还给你收着,不过最近就别来取了,避避风头吧。”

    白川有点奇怪,“你知道公司给我安排了公寓?”

    “废话,你家老板都给我找了个新住处,还能落下你?”

    “什么,你也搬家了?”这一下,白川更吃惊了,“一定特别麻烦吧……哎,你在电话里告诉我就好了,我好回来处理……”

    “你回来也处理不了,”李默快速地说道,“而且这家搬得一点都不麻烦,简直超值!活儿都是你老板找人干的,帮我找的新房子地段不错、交通方便,面积大了三成,房租还便宜了一半。”

    听起来,李默是真的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白川终于笑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家老板对你未免也太上心了吧?”李默的声音有点不怀好意,“怎么,你们是不是真的有一腿——”

    “呸呸呸呸呸,”白川连忙否认,“你说我也就算了,景总那么好的人,你快别瞎说了。”

    “啧啧啧,还不承认,你看看你,现在多维护他啊~”

    白川拿着电话,表情囧囧的,不反驳是默认,反驳就是维护,这逻辑有点强盗啊。

    “说真的,从你进天艺娱乐这一年来,那个景总真是没少提携你,说他对你没意思,那是打死我也不信的,但要说有意思吧,出手这么慢,他……会不会是ed啊?”

    白川张了张嘴,急着说话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隔着话筒咳了个天昏地暗。

    厉害了啊李默同学!他边咳边悲愤地想到,脑洞这么大,你干脆去做小黄片编剧好啦!

    李默当然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并不是真的对景予恒抱有什么恶意,逗弄了白川一阵,他见好就收,乐呵呵地挂断了电话。

    ◎

    白川在家休息了三天,期间上微博发了一张自己坐在飘窗上看剧本的照片,算是表示他已经回到现代社会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刷出这条信息的八方群众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地涌到了白川的微博下,把他的评论转发数又顶上了一个新高。

    白川一开始还拿着手机有一下没一下地看看回复,后来发现群众热情实在太高,他一目十行也来不及看。加上真的没有多少人在黑他,难得有一两个因为角色行为而攻击演员的,也被许多理智的粉丝有理有据地摆平了。

    这么看起来,自己的人气是涨了一些,而且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负面骚动呢,白川觉得挺开心的。

    唯一的疑惑就是,那个去他之前的住处蹲点、还朝他房间扔砖头的人到底是谁?如果这真的不只是个巧合的话,那人一定是个有办法知道自己住处、却又对自己的行踪不太了解的人。

    比如说……公司同事?

    这件事景总说他会解决,因此白川只是闲下来想想,并没太当回事。三天之后,文导正式召集《陶心匠气》的演员参加围读会,白川作为剧中当仁不让的主角,自然是不能缺席的。

    这部作品走的并不是偶像剧路线,连和白川搭感情戏的女主角都没有,反而汇集了一群老戏骨。围读的时候,一群中年演员坐在屋子里,有几位甚至已经称得上“表演艺术家”,把白川紧张出了一身冷汗。

    “好年轻的娃娃啊。”一位出演重要配角的老演员说道,“文导还真是喜欢用新人。”

    “用新人不好吗?”文永安导演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背后,开玩笑道,“你们这些屏霸,就算想要再横行二十年,观众可不买账哪。”

    一位看起来四十出头,保养得非常好的女演员笑了起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还是当导演好啊,越老越吃香。”

    文导没介意她调侃自己,只是说道:“那你们来试试这波后浪够不够劲道吧,如果不够,你们可以反过去把他拍死。”

    白川本来就有点紧张,听到文导这么说,更是直接磕巴了起来,在家明明念得很顺的剧本,这会儿都读不利索了。

    好在其他人都是经验丰富的前辈,因为紧张而念不好,和因为懈怠而念不好,他们还是分得出来的。

    念完了一长段,文导沉默片刻,拍拍白川的肩膀,“你要用配音。”

    其他人都是台词功底深厚的老戏骨,全部是原声上阵,只有白川被要求用配音,他羞愧得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

    其他人面面相觑,这情况吧就有点儿尴尬了,他们有些德高望重、有些圆滑世故,总之并不会对一个新人落井下石,但这会儿要就他的表现安慰几句,似乎也有点强人所难。

    好在文导并没有苛责白川的意思:“你不是科班出身,之前出演的又是偶像剧,台词要求才不那么严格。我本来就准备要给你用配音的,倒也不是因为你刚才的表现。”

    所以说,导演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的台词没有抱着期待吗?白川更加手足无措了起来。

    文导转向其他人,“看起来,你们好像都有点失望?呵呵,今天时间还早,要不咱们就现场对一段戏吧,谁愿意来?”

    几乎所有人和主角都有丰富的对手戏,所以大家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导演指定就好。

    文导一扬手,指了刚才头一个和白川打招呼的那位老戏骨。

    “老杨,我知道你心思最活络,看你想试哪一段,就试哪一段。白川,你可以吗?”

    白川听话地点了点头。

    被点到的老杨也不推让,在剧本上哗哗翻了几页,报数道:“就这段吧。”

    众人翻过去看内容,那是一场老杨和主角的对手戏,在主角制作陶器的时候,饰演工作室合伙人的老杨冲进去跟他展开激辩,是一场台词多、冲突又激烈的戏。

    老戏骨们纷纷点头,明白了老杨的心思,老杨则是转过头,冲他们做了一个“看我的”表情。

    越是这样激烈的桥段,需要演员释放的能量就越大。现在有许多偶像,演起戏来状若面瘫,悲痛欲绝和欣喜若狂的表情完全重合,这让真正有演技的老戏骨们颇为看不上。

    试试白川能不能演出激烈的状态,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算是滑头老杨的一点私心。以他的演技,在这样的场景中,如果以气势压制对方,再带动对方来表演,是做得到的。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小演员觉得跟老戏骨对戏非常畅快,有种演技被“逼”出来的感觉。

    而老杨这一次不打算这样做。相反,他决定采取不配合主义,看看在自己消极抵抗的过程中,这个文导演钦定的毛头小子可以演到什么程度。

    没有灯光、摄像和场记,文永安姑且喊了一声“”,排演就正式开始了。

    ◎

    白川在空空的房间中央放了一张椅子,他在椅子上坐下来,头一低,双手扶着看不见的轴心,缓缓动了起来。

    几乎是在一瞬间,那个动作就让所有人都沉浸到了他所创建的场景中——

    那是一个拉坯机,年轻的制陶师正在转盘上细心雕琢着他的新作品。

    老杨做了一个踢门的动作,一溜烟冲到白川面前,开口嚷道:“后天完不了工?你是什么意思!”

    此话一出,文导微微皱了皱眉。

    按照剧情,老杨现在面临的情况非常紧迫,和主角合开的制陶工作室,主角负责艺术,而他负责商业部分。这场戏中是他无法如期举办陶艺展、面临巨额损失的情节,作为一个商人,他应该暴跳如雷才是,绝不可能是刚才那种轻飘飘的语气。

    经验丰富、五次提名电影节最佳男配角的老杨,难道会搞不懂这段该怎么演?文导知道他不会,他是故意的。如果白川受到他的影响,很可能就会把整场戏演得流于平淡、不尽如人意了。

    按照剧本,白川的下一句台词是:“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然而众人等了一会儿,却发现白川压根没有开口的打算,他仍然专心致志地拉着自己的坯,紧抿的双唇看起来比平时略薄一些,一缕刘海松落到额前,让他情不自禁地偏了一点头,那专注的神情,仿佛根本没有在意老杨这个大活人站在眼前。

    所有人都屏气等他开口,然而他就是不开口,死寂的空气中似乎传来了微微的机械声。啊,都幻听到拉坯机了,有人想着。

    终于,是老杨先憋不住了。

    他的声音明显比之前暴躁了一倍:“我在问你话,你听见了没有!!”

    咆哮出口之后,连同老杨自己在内,旁人都怔住了。

    他生气了。明明打算不配合的老杨,因为白川一段巧妙的沉默,情绪焦躁起来,已经达到了剧情需要的饱和度。

    这大概是巧合吧?除了文导,其他人这样想到。

    白川终于停下了手中的作业,抬起头来,圆眼半眯,声音中透着一丝怠慢:“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他的语气不是剧本中以“!”表达的激动,和进门后与大家打招呼的礼貌青年也是判若两人,那是一种会让对方感到极度不悦的语气,因为它轻描淡写,却包含着轻视,仿佛自己看重的问题,在说话者看来根本不值一提。

    老杨果然快速地接了一句:“延期一天我们要损失几十万,你难道不知道吗!!”

    “那又怎么样?”白川说着,挺直背脊抻了抻双手,“对我来说,把完成度不够的作品呈现在世人眼前,才是最大的损失。”

    “那定日子签合同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你扪心自问,我说过没有?”白川反问他。按照剧本,两人这时应该激烈的对视,眼神中仿佛能碰撞出火花,然而白川的视线却很快从老杨脸上移开,飘向了不存在的陶坯。他眼中的轻视和厌倦瞬间敛起,换上了满怀期待的浅笑,“相信我,多给我十天,我一定能做出完美的六方龙凤壶。”

    “拉倒吧你!”没有被白川正眼看的老杨更加愤怒,“十天!六百万!这钱是不是你出啊!!”

    文导演的嘴角,露出了所有所思的笑容。他果然没有看错白川,这个年轻人台词功力固然还要加强,但一旦沉入角色,演绎出的感染力却是惊人的。他不是一个完全按照剧本和导演来演戏的演员,相反,他一直在思考,或者说,他一直在表现那个角色的自身意识。

    一场因为制陶师和合伙人价值观不同而产生的纠纷,在白川漫不经心的动作下,以老杨异常激烈的抗辩结束了。

    和剧本写的一样,老杨最终没能说服白川,愤然摔门而去。而白川虽然全程脸不红气不粗,所有人却都看得捏了一把汗。

    “卡——”

    文导喊出这句话后,白川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老杨的背影一鞠躬:“谢谢前辈和我对戏。”

    语毕露齿一笑,俨然又回到了之前活泼亲和的青年模样。

    “怎么样?”文导的视线依次扫过众人,最后停在表情复杂的老杨身上,“这个主角,你还满意吗?”

    平复了一下气息,老杨油嘴滑舌道,“文导,你还是那么会挑人,这小子前途无量啊!”

    “哈哈哈。”文永安笑了起来。

    他很高兴。白川第一次排演的表现,比他预期的还要好。

    ◎

    《陶心匠气》正式开机前的最后一个周末,vers时尚盛典十周年纪念典礼如期举行了。

    秦皓今年也入围了“年度最有魅力男性”的评选,在vers盛典中,这是最有分量的一个男性奖项,不过赵志学觉得自家老板并没有很激动的样子。

    也对,如果一个人刚出道就拿过这个奖,第二年又蝉联成功,那么第三次入围的时候,确实没什么新鲜感了。

    老实说,赵助理觉得,秦老板最近除了新专辑制作,最最上心的似乎是打听白川的消息。

    “白小川最近干嘛呢?”

    “他来找过我没有?”

    “时尚盛典他难道不想参加?这个死脑筋!”

    “喂,你去打听打听消息啊,别是他不好意思跟我开口。”

    “操!不来就不来,不来拉倒!就让他当一辈子死宅吧!”

    以上内容隔天轮播,赵助理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他其实是不大理解的,白川以前像瞎了眼一样的迷恋他家老板,有些举动贴心到他这个外人都招架不住,可他老板偏偏无动于衷,真的就是把发小当佣人在使唤。

    可现在两人关系已经闹僵了,赵助理觉得要不是因为白川天性温和,大概每次见面都会把秦皓揍一顿。打是没有打,怼却没少怼,秦皓上通告被他调侃,录综艺被他无间,在《未来战纪》几乎回回输给白川,就连下了节目亲自去撩菜,也被当面拍死了。

    白川哥分明就是不鸟他老板了啊。没一点拖泥带水,就好像“喜欢秦皓”的那个开关直接短路烧掉了。

    娱乐圈闹掰的前情侣闺蜜不少,好一点的老死不相往来,差一点的就互相黑到死。秦老板现在算个什么情况?赵志学是真心实意地看不懂。白川不理他,他反而三天两头地惦记人家,是不是因为自己这张脸从来没有搞不定的人,所以觉得白川还能再瞎一次眼,跟他约个回笼炮?

    醒醒啊老板,放过白川哥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4》,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4|11.2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4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4|11.2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