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1.27

    秦皓当天就开车回了上海。

    本来他的新专辑进度已经远远落后于计划,在河边和赵助理进行了一段莫名其妙的对话以后,更是一天也不想多待下去了。

    听说秦老板回来了,当晚上一群狐朋狗友张罗着给他接风,秦皓把别墅的钥匙还给朋友时,那人笑着对其他人道:“你们猜秦老板去那个破地方待了多久?”

    有其他朋友也借过此人的别墅,立刻反应过来:“你是说那个鸡不拉屎的小镇?住半个月顶破天了吧。”

    房子的主人摇摇头,食指勾着钥匙转啊转:“咱们秦大少爷在那里足足住了一个多月!”

    “我靠!”一群人都惊呼了起来,“在那干嘛呢秦少,金屋藏娇哪?”

    “是不是看上镇上的哪个良家妇女了?”

    “屁,秦少要看上也是良家妇男好不好。”

    “快说说,说说呗。你不是从来不喜欢那些土了吧唧的吗,这次到底是谁魅力那么大啊?”

    秦皓被烦得不行,酒瓶往桌上一敲:“都给我闭嘴!”

    “哟,火气真大~”

    “看这架势,没追上吧。”

    “秦老板出马,还能有搞不定的人?”

    “没准那儿民风朴素,审美独特,接受不了秦老板这种世界级的美貌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烟灰缸擦着笑得最凶的那人的眉骨飞了出去,在他背后的墙上砸得粉碎。

    “我说闭嘴,听得懂吗?”秦皓阴沉地说道。

    “懂了懂了。”

    “别生气嘛秦大少,来来来,喝酒喝酒!”

    一群起哄的人脸上都有些尴尬,纷纷拿起酒瓶来一口饮尽。

    老实说,秦皓自己也弄不懂自己在生什么气。

    他甚至不愿意去承认自己留在那幢别墅里的原因。

    没错,赵志学一告诉他白小川通宵看护他,他心里又洋洋得意起来,忍不住觉得两人之间的冷战有了转圜的余地。如果他在那里多待几天,给白川这么大一个台阶下,白川不可能不去找他吧?

    谁知等来等去,等得连下一张专辑的作曲都写完了一半,白小川愣是连人影都不见半个。

    秦皓发现自己有一点焦躁。

    这个认知让他没办法很好地消化,毕竟,他从前虽然经常焦躁,但从来没有因为一个人产生过这样的感情。素来都是别人上赶着巴结他,哪怕遇到几个公认高冷的,只要他勾勾手指给点暗示,没有不乖乖摇着尾巴自己过来的。

    白川这一年来给他添了那么多的堵、给他拆了那么多的台,他计较过吗?没有!他在演艺圈为难过白川吗?没有!都大度到这个份上了,这人居然还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度,这就让秦皓很不解了。

    一开始,他甚至没有想过两人能真的连续冷战一年。

    这时间跨度长到了,他对于这段关系究竟算不算冷战,也开始感到动摇了。

    莫非白小川是真的打算跟他绝交了?

    从小学开始的这段孽缘,丫居然说放就放了?

    想到这里,秦皓的感觉十分矛盾。有时候他会暴跳如雷,觉得这么不识抬举的东西,以后永远滚出他的视野最好;有时候又忍不住开始想,特么服个软能死么?他白小川从来不都是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么?

    一件事想得时间太长了,人就难免会钻进死胡同。

    有那么一两次,秦皓甚至想到,要是白小川能把那张臭脸收起来,自己以后可以对他好一点,不在生气的时候迁怒他、也不三更半夜把他从被窝里拖起来支使了。

    于是,离开小镇的那一天,秦老板做出了自己生平最大的妥协,全身变装之后亲自到陶瓷厂去找了一趟白小川。

    结果很明显,秦老板感觉自己一片真心喂了狗。

    白川最近的日子倒是很舒坦。

    确认秦皓已经不再住在那幢别墅之后,他就跟解除了安全警报似的,每天都过得兴高采烈。

    如今制陶的那套流程,他已是倒背如流,每天从早做到晚,忙得不亦乐乎。这副热衷的样子如果被李默看到,可能会大吃一惊,自家室友几天不见,举手投足已经完全是道地的制陶师风范了。

    刘师傅遵照姚厂长的话,从半个月前起,就不再点评白川的作品了。在他看来,白川的手艺确实没有长足的进步,但厂长说了:“秘密指示,不许再埋汰他!”刘师傅乐得省事,全然照办。

    就这样相安无事地又过了半个多月,在外求学的游子们渐渐都放假回到了家乡,而白川离开的日子也终于要到了。

    体验生活结束的前一天,陶瓷厂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当工友把白川叫出去的时候,看着面前两鬓微白一派知识分子气质的中年男子,白川怔了怔。

    “您好,请问您是……?”

    “文永安。”男子伸出手,“初次见面,白川。”

    文导演!

    白川激动地瞪大了眼睛,连忙伸出手要和导演交握,伸到一半发现右手上还沾着一小块泥巴,又不好意思地往回缩去。

    文导却是眼明手快,一下子抓住了白川的手,眯着眼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嗯,这双手有点儿意思了。”

    白川任凭导演打量,心里微微忐忑:“文导演,您怎么亲自到这里来了?”

    文永安导演放开他的手,半是玩笑半是严肃地说道:“我来验收你的学习成果啊。”

    居然是考试。身为被动型前学霸,白川一下子又紧张又期待起来。

    文导的考核内容很简单,给他一块泥,随便做一件什么出来就可以。

    参与的评审也不多,围观人员一概遣散,连千方百计想要上来套近乎的姚厂长也被他毫不留情地关在门外,只留下了刘师傅一人在屋里。

    找了两张小圆凳和刘师傅分别坐好,文导对白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开始吧。”

    “文导演,您真的什么要求都没有吗?”

    文导笑了笑,“让我觉得自己没有选错人,这就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白川深深吸了一口气。

    听起来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他却一下子感到了沉重的压力。

    文导演选他出演《陶心匠气》主角的时候,只是通过公司发来了剧本,在陈总监和小景总首肯后,又安排助理来完成了签约。从头到尾,他没有亲自来见过白川,更勿论是试镜了,这也就是一开始陈总监和白川都以为小景总在其中穿针引线的缘故。

    一直到现在,所有人都还不明白文永安导演选择白川的理由,包括白川自己。

    今天表现得不好,文导演会失望吗?他会不会就在这里拂袖而去,直接将自己的角色换掉?

    白川心中惴惴,双手却更加沉稳起来,他本来就是那种越有压力,越能迎难而上的人。

    挑选的矿土被拿到工作台上的时候,文导觉得室内的空气一下子变了。

    那并不是一种生理上的感觉,当然了,他仍然呼吸得很顺畅,只是从心理上来说,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凝重感将他完全裹挟到了其中。

    他看到白小川认真地把手覆盖到泥土上,阳光从窗外斜斜地洒在他身上,那双专心致志的眼睛,竟让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有了一种虔诚的模样。

    文导的手在身侧不由自主地攥了起来。

    白川做得很慢,慢而细致。他并没有遭遇到什么麻烦,事实上,今天的整个拉坯过程都可以用顺利来形容,白川的手在转盘上舞得行云流水,他没有一次抬起头来看向身边的两位“评审”,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室内还有其他人在观察他。

    他兀自沉浸在只有自己和陶器的世界里,嘴角还挂着浅淡的笑意。

    修坯、雕刻、上釉,一直到把陶坯送进窑中,白川都一直维持着同样的表情,关上窑门的一瞬间,他的心微微吊了起来,因为从这里开始,没有什么是他可以做的了,剩下的唯有等待。

    然而,一直安静地跟在他身后的文导却在此时鼓了两下掌。

    白川回过头去,有些诧异地看着文导,站在边上的刘师傅也是一脸不解。

    只听文导淡淡宣布道:“恭喜你,白川,你通过了。”

    白川的眼神瞬间亮了一下,最初的惊喜过后,他马上冷静下来,“可是,陶器还没有烧制好。”

    很显然,刘师傅和白川也是同样的心思,他看了一眼比自己还大一些的文导演,目光颇有些审视外行的意味。

    窑门打开之前,何来成败之说?

    文导演却是笑了起来,“陶器做得好不好,是制陶师需要考虑的问题,而我想要的答案,只是你能不能扮演一个好的制陶师。”

    看到两人还有些不明所以,文导演问刘师傅道:“你觉得,白川的身上有没有你爷爷的影子?”

    刘师傅一愣:“你认识我爷爷?”

    文导演脸上的线条柔和了起来:“刘老师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匠人。”

    没有人会抵触别人这样夸奖自己的先人,更何况是出自一位国内名导之口,刘师傅觉得脸上有光,禁不住也笑了起来。

    文导又道:“白川、你爷爷、和楼下的普通制陶人之间有什么区别,你发现了没有?”

    “……”这个问题可真是难倒了刘师傅,每个人都是一手泥巴一身汗,除了看成品,还能有什么不一样?

    “最好的匠人都是谦虚的,”文导似乎也没有在等刘师傅回答,自顾往下说道,“他们对待作品认真又严谨,从不因自己技艺精湛而产生一点点懈怠。但是,光是这样仍然不够,他们又是自信的,自信而骄傲,远甚外表所见。作品里藏着创造者的魂,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出最好的器什,那他就永远只能做个制陶人,绝对到达不了‘大师’的高度。”

    刘师傅灵光一闪,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

    “所以你让姚厂长告诉我,别再批评白……”

    文导没让刘师傅继续说下去,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站在稍远一些的白川疑惑地看着二人,“怎么了,你们在说什么?”

    刘师傅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一拍脑袋:“难怪我觉得导演你这么眼熟!”

    “哦?”

    “我在爷爷的遗物里见过你的照片,不过是张黑白的,年代久远,里面的人又年轻,所以一时才没想起来。”

    文导微微垂下了眼睑:“那大概是我的父亲吧。”

    考试合格,白川同学得以衣锦还乡。

    他走的那天,姚厂长破例放了全厂职工半天假,还买了一大堆肉食,让食堂师傅好生做了几桌菜来欢送大明星。

    “姚厂长,您太破费了。”白川一边喝着汽水,一边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没事,你家老板都给钱了。”姚厂长啃着大鸡腿,红光满面,“有空常来啊大明星,咱们厂的大门随时为你打开!当然,也为你老板打开。”

    白川吃得不多,但作为主角,敬陪到了下午,这才辞别姚厂长、刘师傅和一干工友,与文导演一起坐上了天艺娱乐派来接他们的专车。

    开车的司机是公司的正式员工,白川见过几次,还算熟悉,于是问他怎么回程的时候特意来接,他自己坐高铁回去也是一样方便的。

    “白川哥,你可别再说笑了,”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你现在要是贸贸然出现在高铁站,还不得惹出大麻烦啊?”

    白川眨眨眼,样子十分无辜,“发生什么事了?”

    文导在一旁笑出了声,“我以为我对娱乐圈的新闻已经关心得够少了,没想到有人比我还出尘脱俗。”

    “不是啦,导演,厂里信号不好,不怎么能上网。”白川不好意思地掏出了手机。

    车子一路往东行驶,手机很快就连上了4g网络,白川也不知道该去查哪天的新闻,姑且先上了一下自己的微博。哪只一打开客户端,新增粉丝和转发点赞数如同炸裂一般烫到了白川的眼睛。

    492万!

    粉丝数翻了一倍有余,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2》,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2|11.2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2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2|11.2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