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1.27

    赵志学的“回头道谢”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第三天他就提着小镇上最贵的那家水果店里常年用来骗骗冤大头的豪华至尊水果篮去了陶瓷工厂。

    比起那个穿t恤牛仔裤的“大明星”白川,陶瓷厂的工人们显然觉得西装革履带备厚礼的赵志学更像个大人物,一群人从车间里有一眼没一眼地瞟着他,有两个年轻的后勤组姑娘还借故倒水故意从他面前走了一圈。

    好不容易等姚厂长派人领他去见白川,进去的却是一个医务室。

    彼时白川正坐在窗口的椅子上打点滴,春末夏初的太阳穿过树杈懒洋洋地洒落在他身上,伴着时不时的一阵鸟鸣,直晒得他昏昏欲睡。

    赵助理看到白川手上的管子,大惊失色:“白川哥,你生病了?”

    白川转过头,笑着打招呼道:“你好,赵哥,你怎么来了?”

    赵助理把手上的果篮提了提:“我来向你道谢的,没想到你居然病了,是不是跟、呃……跟那天晚上的事有关?”

    秦皓在此地度假的事是机密,看到厂医也在室内,赵志学立刻把老板的名字隐去了。那天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接近天亮,白川等于是看护了秦皓一个通宵,他走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好,没想到这还生病了,赵志学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白川现在的心情比起方才听鸟欲眠的时候差了一大截,为什么呢?赵志学在这里,就说明秦老板也还没走嘛。秦皓仿佛天生自带头条体质,去到哪里都能搞出个大新闻,白川一心盼望着能够安安静静地过完这两个月的体验生活,秦皓在附近,总让他觉得像是埋了颗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炸出点动静来。

    当然了,对秦皓的不待见,他不至于迁怒到赵助理身上,人家特意来看他,他还是礼貌地点点头:“谢谢你,赵哥,我只是着了凉,没事的。”

    “还没事呢,”坐在一边看书的厂医凉飕飕来了一句,“小青年不懂得爱护身体,晚上这么冷居然去河里游泳,被风一吹,发烧了吧?”

    “您是说白川哥下河了?”赵志学若有所思,转头问厂医。

    厂医把书往桌子上一拍:“可不是么!换季的天气最容易着凉,你看都挂两天点滴了,还没退烧。”

    “黄医生,我知道错啦。”白川鼓着一张脸,万分抱歉地看着那位厂医。

    “知道就好,让你长点记性,那么大的人了,别想一出是一出的。”

    黄医生是个严谨的中年妇女,平日不苟言笑,但心地其实很好,今天当着外人的面这番教训,也是因为被白川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气坏了。长得蛮好看又精神的小伙子,怎么会半夜里去游什么泳?有毛病啊?第二天还硬撑着捏了一天的陶器,要不是她发现得早,感冒发烧也是会酿成大病的!

    白川知道黄医生都是为自己好,因此一句辩驳也没有。这两天体温没降下来,黄医生逮着机会就教训他,他倒是完全不生气。毕竟从小母亲就不在了,姑姑对他比较客气,能被一位阿姨如此担心和当面教训,让白川莫名地觉得开心。

    所以黄医生一说白川,白川就点头认错,还总是弯起眼睛挂着无辜的笑。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这人长得还特别讨阿姨欢心,黄医生想想教训不下去了,站起身来往外走:“我去给你洗个苹果,你们聊吧。”

    她走之后,赵志学的脸立刻垮了下来:“白川哥,对不起啊,你下河肯定是为了去找皓哥吧?都怪我们,害你受了一场无妄之灾。”

    “真的没事,你别听黄医生说得那么夸张,现在我的烧已经退了。”白川安慰赵志学道。

    赵志学看白川的脸色确实有点血色,不像是大病未愈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又道:“这次皓哥也是多亏了你,医生说再晚一天可能就会转成肺炎了。”

    白川把头转向窗外,随意地“哦”了一声。

    他这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让赵助理还想接着汇报情况的话,就有些说不下去了。

    以前白川最想听到的就是秦皓的消息,如果见不到本人,从助理这里听说个一星半点,也能开心上半天。现在上赶着来告诉他,他反而不痛不痒了。

    赵助理无声地叹了口气,默默地在心里给老板插了一枝蜡烛——

    风水轮流转啊,老板现在反而很关注白川哥的一举一动,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说起来赵助理这次来看白川,其实还不是完全出自本意。

    他到底是个有社会经验的人,白川帮了他们这么大一个忙,一个果篮就准备把人打发了?赵志学当然不会这么做,他本来跟经纪人都商量好了,等回上海以后去买一份贵重的礼物,正式向白川登门道谢的时候再送给人家。

    谁知道他家秦老板在别墅的房间昏睡了一天一夜之后,醒了。

    有他、经纪人和私人医生24小时轮番看护,秦皓很快一扫病中萎靡的状态,又开始颐指气使地给大家添麻烦了。

    先是让医生炖汤给他喝,人医生又不是营养师,对厨房之事一窍不通,好歹回家让老婆炖了几盅,还统统被秦老板一票否决,气得脸都绿了。

    再就是指挥经纪人把他这周的通告全部推了,他要留在镇上,暂时不打算回去。经纪人当然是不同意了,可他只有在山中无老虎的时候才能称大王,秦皓一发飙,他当即只剩下点头听命的份,无奈地抱着手机去给秦皓擦屁股了。

    赵志学听到这个噩耗后,一阵捶胸顿足。他好不容易和隔壁的美女能聊上几句了,还以为约会喝咖啡的美梦即将成真,怎么一下子又变成异地攻略了?太难啦!

    不过秦皓也没让赵志学闲着,很快就给他派了个任务:去接近白小川,打听他来此地做什么,待多久。

    赵助理心里那个苦啊。

    他是私人助理,又不是私家侦探,你这个老板跟人闹翻了,凭啥让我去当二五仔,我丢不丢人啊?

    不过,丢人事小,失业事大,被老板在屁股后面催了三次之后,赵志学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人是看到了,寒暄也寒暄过了,但是话题很明显有点滞塞啊是不是?白川以前跟他熟,那聊的都是秦皓的事,现在核心关注点没有了,他们根本没什么话题好聊的嘛!

    摸了摸鼻子,赵助理决定单刀直入:“白川哥,你来陶瓷厂做什么?”

    白川总算把视线从窗外转了回来,微笑着说道:“是为了拍戏,不过我签了保密协议,现在还不能透露内容。”

    “哦,我懂的,我懂的。”

    对、话、又、卡、啦!

    赵助理开动脑筋,急中生智道:“那下周你回上海吗?我想请你吃顿饭,正式表示感谢。”

    “下周?”白川有些抱歉,“下周我应该还在这里。”

    “那下下周呢?”

    “恐怕也不行……”

    “下个月初?”

    “可能还是……这件事你真的不用放在心上,吃饭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白川从来没见过赵助理如此执着,一时很是过意不去。

    赵助理点了点头,泪流满面。

    他终于打听到啦,白川至少会在陶瓷厂待到下个月初。秦老板,请称我名侦探赵助理!

    那天赵志学离开的表情,仿佛是出征胜利的将士凯旋而归,让白川稍微有点在意。

    不过好在后来几天并没有发生其他可值一提的事。

    小镇的时光平和又宁静,白川病好之后,很快恢复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他每天重复地做着揉泥、拉坯、修坯,还有雕刻、上釉、烧制。看起来是重复而枯燥的工作,但其实做出的每一件成品都是不同的,在陶器离开窑火之前,自己究竟做出了什么、是成功还是失败,谁也预料不到。

    对白川来说,每次打开窑门,就像是打开薛定谔的盒子,总是充满了未知和惊喜,让他乐此不疲。

    而闲暇的时候,他就会给刘师傅沏一壶茶,听他娓娓道起刘爷爷年轻时的事迹。

    刘师傅将白川烧出的成品都陈列在房间一隅,随着成品越来越多,他对白川的态度,也渐渐从关注变成了肯定。

    有一天快收工时,他甚至看着白川问出了一句话:“你有没有想过留下来做陶艺这一行?”

    白川欣喜若狂,“刘师傅,这么说我的手艺有进步了?”

    刘师傅神色一变,摆了摆手,“还是算了。”说完匆匆转身离去。

    奇了怪了,白川在这一行毫无天分,这些天的埋头苦练只是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看法,他是怎么会头脑一热问出那种话的?

    想来想去,刘师傅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白川的手艺虽然还是很糟糕,但他的表情神态,却依稀让自己看到了爷爷年轻时的神采。

    白川不知道自己在刘师傅这里已经“合格”了,他还是每天过着怡然自得的制陶生活,有时候宅起来,一整天都不会下二楼。

    所以当一个月之后,有工友上来喊他下楼见朋友时,他一下子愣了愣。

    李默来了?不可能吧。

    白川洗过手,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下了楼,走到大门外一看,只见一个高挑的身影斜倚在墙边,头戴棒球帽,一副大墨镜从额头遮到了鼻梁,再往下则是厚厚的医学口罩。

    妈呀,这一看就像不法分子的打扮,工友们居然一点也不怀疑?

    白川直觉就想把脚缩回去,他的朋友里可没有这么神经兮兮的人,但身形一动,那人已经发现了他,隔着十层厚的口罩,他闷闷地说道:“白小川,你慢死了!”

    秦皓?

    他居然还没离开本镇?!

    白川脑袋里蹦出“秦皓”两个字后,本能反应就是转身走人,可是眼角瞥到门卫室里几个吃瓜群众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这里,决定还是不要把动静闹大为妙。

    他于是走到秦皓身边,压低了嗓音道:“你来干什么?”

    秦皓答非所问:“我要走了,新专辑的制作不能再延期了。你什么时候回上海?”

    白川莫名其妙,回了一个“关你什么事”的眼神。

    秦皓似乎一点也没读懂对方的意思,自顾往下说道:“回来就给我打电话。”

    “我们有什么需要联系的公务么?”白川皱起了眉。

    秦皓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嘴里逸出一丝笑意,“别装了白小川,赵志学都告诉我了,你那天为了给我送药,大半夜从这条河里游到对岸,自己还生了一场病。”

    赵助理对他老板真是知无不言啊,白川扶额。

    “我那天是看你情况危急,并不是……”

    秦皓打断他:“关心我就关心我,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以前你黏在我身边的时候,脸皮不是挺厚的吗?”

    白川脸色一阵发青。

    要是有时光机就好了,他多想能回滚个十几年,把当初脑子进水的那个自己吊起来胖揍一顿。不是说人年轻时都爱过个把渣男吗,总得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他已经回头是岸了,秦皓隔了快一年又来找他翻旧账是几个意思?

    “我救你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定了定心神,白川说道,“就算那天在别墅的不是你,而是其他陌生人,我也一样会帮忙的。”

    “你就是嘴硬。”秦皓冷笑道,“不是还说什么要往上爬之类的么,敢问你爬的如何了?在乡下陶瓷厂待两个月,是能帮你上天还是怎么着?”

    白川转过脸,倔强地没有说话。

    “下个月的时尚盛典,主办方有邀请我,如果你想来走个红毯,打电话给我。”说完了这句,秦皓一转身,踢着他的尖头皮鞋,走位风骚地离开了。

    白川真的是一脸懵逼,所以这人到底是来干嘛的?特地跑过来羞辱他一番?

    他并不知道,出了工厂大门的秦皓一把扯掉了墨镜和口罩,白皙的脸上止不住的冲天怒气。

    守在墙根的赵助理立刻跑了出来,跟自家老板打上伞。

    “皓哥,请白川吃饭的事说了吗?”

    “说个屁!”秦皓低吼。

    哦,听起来事情似乎像他预料的一样不顺利呢。赵助理镇定地点了点头。

    “你点什么头啊你,”秦皓气不打一处来,伸出手指戳了一下赵志学的脑门,“不是说白小川特别紧张我生病吗?为什么现在又是一副我热脸贴他冷屁股的样子!”

    老板,我只说白川哥第一时间赶来照顾您,没说他紧张您啊。另外,您的脸也真的看不出哪里热乎的样子。

    这话赵志学只敢在心里腹诽,到底没有说出来。

    “白小川现在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真是太讨厌了,你说我怎么才能让他变回原来那样呢?”过了一会儿,秦皓又开始自言自语。

    赵志学想了想,大着胆子插嘴道:“其实白川哥说过,您跪着向他道歉的话——”

    “你再说一遍!”

    “您跪着……向他……”接收到秦皓身上散发的杀气,赵志学说不下去了。

    “你脑子是不是跟他一样坏掉了?”秦皓的声音冷若冰霜,“我凭什么向他道歉?我做错什么了我?!约炮是不是我的人身自由?他白小川有什么权利干涉?我给他这个权利了么?是不是跟我出来念大学,有我家房门钥匙,就以为自己是个角色了?”

    老板生气了,雷区不能再踩了!赵助理的心中警铃大作。

    但是难得说到这个份上,有句话他最近一直憋在心里不吐不快,“皓哥,其实,您也不是非要照着白川哥的话去做的。”

    “哦?”

    “只要您不去招惹他,你们井水不犯河水,不就好了?”赵助理发誓他这么说不止是为了简化自己的工作。如果秦皓不去招惹白川,他不会变得暴躁,白川也不会觉得麻烦,这分明就是一个对双方都好的局面。

    哪知道秦皓一听,嗤之以鼻:“我为什么不能去?”

    “您以前不就很少搭理白川哥么……”赵志学小心翼翼地说道。

    “以前我是不乐意,但现在我乐意!”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愣住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1》,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1|11.2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1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1|11.2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1。